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三界第一爹 第21章



    方寒无声的叹息一声,这件事情确实是他做的不对,他虽然说着要带阿瑶入仙途,最开始的观念却一直没有变过来,打心底里觉得给她找个终身依靠才是好的,所以才差点犯下大错。

    下次再也不会了,他在默念一句,话没有说出口,却记在了心底,他的女儿只有越来越好,女婿这种事情随缘便是,总要宁缺毋滥。

    桃心诡异,可是再给玄瑶换上什么别的东西,方寒也是不太能相信她的眼光的,好在那日换身过后,那具原本的身体他并没有丢弃,现下那具身体切断了和神魂的联系,剔除血脉之后,再用灵药炼制一番,也能再用。

    方寒没再隐瞒什么,直对玄瑶说了自己的打算,新的身体需要血脉激活,他想要用自己的精血,成为玄瑶真正意义上的父亲,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微微的亮着,显然十分期待。

    玄瑶想了想,忽然问道:“爹,修仙之人的精血很珍贵吧?我那么大的一个人,这得消耗去爹爹多少精血?”

    方寒笑道:“不妨事,爹爹已是渡劫之身,这具肉身……”

    他话未说完,忽然想起他是借尸还魂,这具身体虽然经过天雷淬炼,化成他神魂显露出来的模样,但本质上还是那位方公子的身体,方公子早已入轮回。这种情况飞升之后,要在洗仙池里化去骨肉,重塑仙身,他倒是能忍下那份痛苦,可让娇嫩嫩的女儿受苦,他是怎么也忍不下去的。

    玄瑶眨了眨眼睛,虽然不明白自家爹爹为什么怔愣,也隐约能感受到他的一些纠结,不由劝道:“爹,要不然还是让我回去原来的身体吧,我不觉得污秽,那就该是我本来的样子,爹不是一直说修仙修的乃是一颗本心吗?本身都不要了,哪来的本心啊。”

    她其实也不是很想要那具桃心炼制的身体,可是爹爹坚持,她能理解他不想让她沾染那对夫妇血脉的心情,加上这对爹爹来说大约不是什么难事,那么她也就高高兴兴的接受,可是新的身体如果要以伤害爹爹为前提,那她还不如变回原来的样子。

    感受到玄瑶的体贴,方寒更加舍不得她受苦,他是一定要带着玄瑶飞升的,即使那样难度会很大,知道玄瑶是真的不把那对父母当回事,也是真的认他这个爹的,那么血脉是不是相连,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方寒神魂漂泊的滋味并不好受,所以一回来就忙着玄瑶身体的事情,在这个节骨眼上,想要一个靠谱的血脉提供人就有些麻烦了,方寒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好奇洞府的方承身上。

    方家人的血脉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这个家族百代之内没有做过大恶之事,甚至还是积善之家。方承步入了仙途,未来不可捉摸,他那弟弟大约也有一份机缘,让他看不出将来,除去这对兄弟,方家其他人身上都或多或少的有些福报,都能善终,和李家夫妇的命格成正比。

    询问过玄瑶的意见,玄瑶先问清楚了取精血对身体的危害程度,又看向方承,纠结着道:“这……多个女儿的事情,还是要先问问堂兄的意见吧?”

    她和方承年纪相差不远,原本应该处处避嫌,可是方承成了自家爹爹的徒弟,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怕人误会,她也就只好沿用了之前的称呼,唤他堂兄。

    方寒微微黑了脸,“不过是取些精血的事情,如何就算得上父亲了,一身同根同源之血,日后还当是兄妹便是。”

    玄瑶就不再说话了,看向方承,其实心里还是有些希望他同意的,毕竟她是真的很喜欢方老太太,如果真的能变成老太太的孙女儿,哪怕就是再也回不去了,心里还是会很暖。

    方寒花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让方承点头,然后用了整整三天剔除去李家夫妇给予玄瑶的血脉精髓,又用了一个月将玄瑶的身体调理至和从前一般无二,才开始着手将玄瑶的神魂从桃心上移到她本来的身体里去。

    玄瑶从进入身体之后,感觉简直天翻地覆了一样,她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每到冬日里就手脚发寒,心虚气短,小时候还经常歪缠着爹爹窝进他的被褥里睡,按说这会儿外面也差不多数九寒天了,她却一点都不冷,浑身的热血,精力简直无穷无尽似的。

    方承觉得自己这会儿的脸色肯定很像纵欲过度,小师妹需要的精血不少,一次抽完他就成人干了,所以师父每次只取几滴,过后还给他灵药补身。

    男人嘛,补多了就容易溢出来,他这一个月窝在自己洞府里干了些啥,想起来连自己都脸红。溢出来的多了,精血少了,他现在活脱脱刚从狐狸精窝里出来的样子。

    干撸了一个月,全靠五根手指头过日子,猛然见到一个鲜灵灵的小姑娘,方承的心头就是一颤,随即想到这个鲜灵灵的小姑娘身上流着自己的血,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忽然就理解了自家师父的良苦用心,为了不让他对小师妹做出一种兔子都不会有的行为,师父这局棋下的大啊!

    玄瑶不知道见面的第一秒方承的脑海里就转过了这么多东西,她把自己之前的记的笔记又翻出来了,整个人都有些蔫哒哒的。

    方承现在简直是用看女儿的眼神看着她了,见她皱眉,连忙上前嘘寒问暖,“阿瑶,怎么了?看不懂的话师兄来给你讲……”

    玄瑶看着方承也有些亲近起来,接下师兄这个称呼,微微的皱了一下鼻子,有些委屈的说道:“我之前在那副身体里炼气了,回来这具身体,只有神魂是炼气期,爹爹说还要再从头来一次,可是我已经忘了我那个时候是怎么炼气的了。”

    方承听到炼气两个字浑身上下就条件反射的疼了起来,想到自家小师妹惊人的领悟力,他咬了咬指头,也有些纠结起来,没等他想出个法子来,玄瑶眨了眨眼睛,异想天开的说道:“师兄,我上次引气入体是因为看了你渡劫,那你下一次渡劫是什么时候啊?”

    方承张着嘴巴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自家师父给小师妹普及修真界常识的时候他也在,深刻的了解了什么叫天才和凡人的距离,所以在小师妹的心目中,修仙之人渡劫都是很快很快的,像林远那样的二百岁元婴都是资质不太好的。

    他如今刚刚金丹,按照他原来的师父给他的推测,如果没什么奇遇的话,他再修炼上三百年,应该就可以渡下一次元婴天劫了。

    说是这么说,可当着小师妹的面承认自己是个凡人,这也实在有些丢人了,方承摸了摸下巴,开始瞎编道:“阿瑶,你说的看人渡劫然后自己突破,那个属于顿悟,顿悟是非常难得的事情,也许你看人渡劫几百次,都不会顿悟一次,所以你想要通过看人渡劫突破,这个是很不切实际的。”

    玄瑶惊讶道:“我那天原来是顿悟吗?爹说他这辈子也不过顿悟过三次,我有那么厉害?”

    方承的内心在哭泣,然后面上不动声色的做出了一副孺子可教的欣慰脸。

    可毕竟是从炼气一朝回落成凡人了,还要面临重修,玄瑶高兴了一会儿也就放下了,把笔记翻开来看,大世界的灵气要比小世界纯正的得多,这里又是方寒从前修炼的洞府,玄瑶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会儿,还真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一些灵气。

    方承正思考着要怎么把这事瞒过去不让自家师父知道,忽然发觉玄瑶半天没回话了,连忙回神,却见她一手撑着头,一手翻着笔记,空气中游离的灵气慢慢的形成一个漩涡,在她脚下运转。

    少女黑白分明的眼眸里渐渐浮现了许多玄奥的文字,她的动作明明十分随意,却带着一种仿佛和天地重合的韵律,玄之又玄,又有一种独特的美感,方承几乎要被那美丽的身姿吸引进去,猛然间,一只手将他拽了回来。

    方承的眼里顿时浮现戾气,顿时被一巴掌拍在头上,神志回笼的那一刻,就看到了自家师父冷冽的身影。

    方寒轻声道:“我们出去,不要打扰阿瑶。”随即就把方承拎了出去。

    方承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小师妹刚才那种摄人的美感实在惊心动魄,让他从身到心直到神魂都在叫嚣着靠近,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

    方寒知道他想要问什么,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他道:“阿瑶顿悟了,这是好事,希望她能顿悟的时间长一点,对以后的修行有好处。”

    智商瞬间清空,方承干干净净的脑海里只回荡着一句话:苍天逗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