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三界第一爹 第20章



    方寒知道自己太苛刻了,如果他是真心想把玄瑶嫁给林远,他大可以听一听他的解释,可是他忍不住,只要稍微想一想,这个男人穿着别的女人一针一线为他缝制的衣裳去见他的阿瑶,还说着什么像女人一样被关在后院里,赘婿之类的话,他简直想一剑砍下他的头。

    方老太太说过,好女婿都是教出来的,可是他一点也不想把花在女儿身上的心思花在别人身上,三千世界,青年才俊无数,若非不是为了那桃心,种种的巧合让他以为林远就是阿瑶的命定,他也不会咬着牙让步,事实证明林远并不是阿瑶的良人,这就够了。

    只是回去的路上,不免心虚。

    方寒一直想把自家女儿养成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让她远离糟糕的命格,什么也不用想,过这世上最幸福的日子,事事对她隐瞒几乎成了习惯,经过了林远的事情,他才开始觉得,这样是不对的,女儿长大了,有自己选择的权力。

    这样想着,心里又忽然多了一股不知道是什么的感觉,有些怅然,有些欣慰,这大抵便是为人父母的必经之路,方寒按了按心口,长出一口气。

    玄瑶自从炼气之后,对于这种干坐着吸收灵气然后在身体里运转的修行方式并不太感兴趣,不过倒是和林远一样,方寒让她修炼她就修,一天至少修行三五个时辰,绝不偷懒。只是她是五灵根,吸收的灵气比一般修士要多,想要修炼出成果来,却是五倍的难度。

    方寒回到院子,原本想揪着方承一起来,方承却见机得快,趁着他去敲门的时候,脖子一缩,绕到了门后。

    玄瑶打开门,只见了方寒,不由奇怪道:“爹,怎么不进来?”

    方寒冷冷的看了一眼躲在门后的方承,对着玄瑶却没了半分气势,轻声道:“爹有话跟你讲,进去吧。”

    进门前衣袖不着痕迹的一摆,正待偷溜的方承就直挺挺的定在了原地,俊美的面庞僵硬如冰,只剩下两个眼珠子滴溜溜转。

    玄瑶修炼的地方是和方承分开的,外面看着不大,进去里面却空旷得很,方寒做了半天的心理建设,才在玄瑶疑惑的目光下开了口:“爹方才……去找了青山派掌门,说了你和林远的事情,这婚事,咱们不办了。”

    眉心顿时就是一嗡,玄瑶撑着没让自己倒下来,理智倒是很清晰,显得那股由眉心传来的强烈感觉更加违和了,玄瑶按了按眉心,道:“怎么回事?爹,林仙长他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心口越来越疼,眉心滚烫,想要保持理智都有些不容易,玄瑶深吸一口气,看向方寒,还是把这些日子以来的困惑问出了口:“自从那天醒过来,我对林仙长的感觉就不对了,爹,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我这具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方寒顿了顿,把桃心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玄瑶,见她脸色实在难看起来,他连说话的声音都小了,“原先我想着你既然喜欢那小子,让他来替你疏导灵气,桃心的事情也就能按过了,没想到那小子不是个良人,我方才和青山派掌门说清楚了,这件事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同意的。”

    玄瑶不太相信温和有礼的林仙长能说出要把她关在后院这种话,但是许灵灵的事情还是相信几分的,按照她的性格,这时候是必定要去找林远问个清楚明白的,只是浑身上下疼得发慌,那种违和的近乎强制的想让她对林远无底线包容的感觉让她十分反感的按住了太阳穴。

    方寒只是大概知道桃心的作用,却不知道玄瑶在忍受着什么样的痛苦,见她疼得脸色都变了,当下画了个法阵,暂时切断了玄瑶神魂和身体的联系。

    桃心化做的身体一离开玄瑶的意念,就克制不住的朝着林远的方向伸手,空洞的眼睛里写满渴望,诡异到吓人,方寒连忙定住住这具身躯,看着玄瑶和身体相连的灵根,有些头疼起来。

    更换身体不是那么好换的,尤其是换过一次后,他倒不是后悔答应给玄瑶用桃心做身体,换身讲究一眼之缘,一眼之缘换来这样的后果,便是注定,若他强行逆反,这种注定只会越变越糟。

    换过一次身之后想要再换,就只能用更高等的材料去炼制,千年桃心虽是妖物,却也有些品级,他手里藏的宝物里,比桃心高阶的不适合炼制身体,比桃心低阶的又不能用,这就是最大的麻烦。

    不管如何说,青山派是呆不下了,好在如今方承已然金丹,阿瑶也已经炼气了,他可以带着女儿和徒弟回到方家,给女儿换一副最好的身体。

    离了身体,疼痛顿时就没了,玄瑶还没来得及松了一口气,只见方寒走了几步定住她的身体,她压根没动,也跟着飘了几步。

    方寒天眼顿开,转头去找玄瑶,却没想到玄瑶正好站在他身后,这一扭头两人顿时只隔不到一张纸的距离,若不是神魂,便是呼吸相闻。

    玄瑶眨了眨眼睛,后退一步,在方寒眼皮底下挥挥手,“爹,你能看见我啦?”

    方寒回过神,微微点头道:“这些天就先这样吧,桃心接受过林远的灵气,只要你有一点想离开他的念头,就会被它折磨,我们去上界,再换一副身体。”

    玄瑶听了,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她对林仙长虽然不到多深爱的程度,也是念着他的名字做过梦的,她是真的觉得林仙长是个好人,只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她现在这个样子也不能亲口问他要一个解释了。

    方寒一向是个想到哪里做到哪里的人,当天就用玉棺收拢起桃心身体防止它逃离去找林远,带着玄瑶的神魂和方承离开了青山派。

    上界并不单指一个世界,正如修真界代表的是三千世界中所有高等修仙世界,方家所在的红莲大世界正是修真界中数一数二的高等世界,世界与世界之间有界膜相隔,只有特定的传送阵或是瀚海飞舟可以安全渡过,瀚海飞舟对乘坐的人要求极高,因为带上了玄瑶,人的神魂十分脆弱,方寒想了想,还是决定自己布传送阵。

    一向节俭的玄瑶这次没有要求带上她在青山派的东西,方寒留了十块上品灵石,然后让方承把院子点了,随即开了传送阵。

    从小世界去到一方大世界,活在世上的大部分人都没经历过,方承一开始还十分兴奋,和玄瑶一起左看右看,不曾想传送阵开启,就是一道刺眼的白光,而后天地一晃,三人就落在了一处废墟上。

    玄瑶是用神魂飘着的,倒是还好,完全没有防备的方承一个踉跄,脚下一滑,就摔了个嘴啃泥。

    方寒环顾四周,他布的传送阵降落点就是他原先在天乾宫的洞府,没想到千年过去,洞府没有成为别人的,反倒成了废墟。

    方承从地上爬起来,若无其事的看了看周围,好奇的说道:“这大世界的天好像比我们那儿要高一些,也更蓝了……师父,这是哪儿啊?”

    方寒没有回答他,微微眯了眯眼睛,衣袖轻挥,随即成片的废墟变成了空气,一个颇为静谧的洞府出现在他们面前。

    洞府门口有禁制,应该是方家长辈后来过了补上的,方寒并没有太小心,微微抬手,拂开了禁制。

    玄瑶飘在他身后,好奇的跟着他漂浮,方承看不见玄瑶,却能感受得到自家师父温柔下来的气息,他对这样的差别待遇早就习惯了,摸了摸鼻子,只是跟在两人身后,不远不近的缀着。

    方寒的洞府很干净,却还是能看得出来曾经打斗过的痕迹,方家人只是过来收了个尾。

    方寒自己知道,方家并不是个很有人情的世家,一切都是为了让方家子弟尽可能的飞升。他是修真界第一天才,只要神魂无恙,筹码就比他那好弟弟重,飞升之前,他不觉得自己还会遇到什么麻烦。

    来到以前修炼的洞府,方寒打开仓库一看,见里面果然一样不少,甚至还多了一些灵药,安魂的灵宝,只是一眼就知道方家人安排的有多周到。

    方寒半点不客气,从玉棺里取出那具桃心炼制的身体,因为两个世界的距离实在太远,也因为被玉棺关了一阵,桃心没有之前那么闹腾了,只是张嘴仍然无声的念着林远的名字,眼神黑洞洞的,玄瑶看了一眼,心里都有些害怕,如果一直这样过下去,会不会有一天她就变成了这样?

    方寒轻轻的拍了拍玄瑶的头,想说什么,玄瑶微微摇头道:“我没事,只是有些后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