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三界第一爹 第16章



    引气入体的事情足足折腾了一个多月,方承都快给自家师父跪了,玄瑶也知道自己的悟性大约是很差的,笔记都快记下了半屋子,倒背如流,但是她就是没那个灵光一闪。

    方寒也有些无奈,他想给女儿捷径走,但是走捷径的前提是她先要把鞋穿上,连鞋都穿不上,还谈什么将来?

    玄瑶开始变的有些沉默,有时候抱着笔记一看就是一整天,方承打坐修炼的时候她就盯着他看,筑基临近金丹带动起来的灵气很足,方寒也不拦着她,只是心中暗暗想着,要是再有三天还不能炼气,他就要走些不同寻常的路子了。

    在寻常宗门里,炼气是考验弟子的最终关,不是所有身具灵根之人都能修仙,灵根只是代表了修仙的能力,能够炼气才是步入仙途第一关,当初方承和六皇子一同被送入昆仑仙宗,两人都是单灵根的天才,方承早早炼气,六皇子却迟迟不能引气入体,因为是单灵根的关系,足足拖了十几年,终究还是被送归凡间。

    这些抽象的事情到了方寒眼里,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悟性,悟性和灵根无关,是资质的一种,人的资质一看根骨二看悟性三看气运,悟性有时候比根骨重要得多,所以即使是双灵根三灵根也常常会出一些大能,而玄瑶……根骨奇差,气运奇差,如今看来,悟性也不怎么好的样子。

    方寒是有立刻让玄瑶引气入体的法子的,正常的引气入体是由修真者自身感悟天地灵气,引动灵气入体,这便是步入仙途了,还有一些古老的世家会为多灵根的子弟选择一位实力高强的长辈,全程由长辈引动最强的灵根,吸收灵气入体,这并不是说这些子弟不能自己引气入体,而是为了日后剔除不必要的废灵根做准备。

    灵根至多只能剔除两根,否则会对修士身体造成损伤,而且剔除灵根工程极大,一般来说不是特别有底蕴的世家或是顶级宗门,是没有这个底气的,玄瑶是五灵根,最多也只能成为三灵根,尤其她的灵根纤弱黯淡,成为三灵根后吸收的灵气可能还不如五灵根,所以方寒是没有想过剔除她的灵根的,只是觉得引气入体的法子可以试一试,如果玄瑶的身体不是千年桃心炼制的话。

    桃妖本性放荡,千年桃心虽然是一味不可多得的灵药,却也带着桃妖生前种种恶习,他原本不想拿出来,可是玄瑶一眼就挑中了桃心,这便是一眼之缘,再用其他灵药也许适得其反,他便默许了,不曾想会带来后续种种麻烦。

    桃心滴血认主,让他没有办法成为阿瑶血缘上的父亲,与此同时桃心乃是妖灵,不能接受旁人的灵气,一旦引动桃心便是真正意义上的春心萌动,那时他未曾想过阿瑶连引气入体都做不到,到如今束手束脚。

    玄瑶快被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折腾崩溃了,她是真的感觉不到半点灵气的存在,哪怕贴着方承都感觉不到,更别说什么灵根丹田之类的,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凡人,就好像方承说隔音结界是浅蓝色的,她却只能摸到一片硬硬的空气墙。

    折腾了一个多月,玄瑶一点突破的迹象都没有,方承却要突破了,感受到天地契机的那一刻他简直不敢置信,咣当一声扔下劈了一半的柴,就朝着自己的洞府飞奔而去。

    玄瑶愣了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方寒却淡淡道:“那小子气息不稳,大概还要出什么幺蛾子,我去看看,你待在这儿,哪都别去。”

    玄瑶连忙点点头,和方承相处了这些日子,她已经渐渐把他当成大哥看待,自然担心他安危,见方寒面色如常,才有些安下心来。

    方承这次突破来的迅猛,连他自己都未曾想到,半路上就不得不停下来,就地准备渡劫,青山派近些年收的筑基弟子很多都未曾见过师兄姐们突破的情景,询问过方承本人的意见,几个长老便带了众多弟子在另外一边山头上远远的观望。

    筑基没有天劫,在方寒这些高阶修士的眼里,到了元婴之后,天劫才是真正的天劫。金丹要渡的是小雷劫,不会造成修士的陨落,渡不过去至多就是掉落回筑基境界,但一般渡不过小雷劫的修士,打落境界之后,很少有能再次结丹的机会,就算勉强结丹,也走不了太远。

    方寒皱着眉头打量着方承,方承正在缔结法阵,一道一道的法阵将他整个人包裹的像是一个法阵团子,然后他又从乾坤袋里掏出各式各样的保命符箓,甚至还有一个等身的替命人偶。

    见方承还要再掏,方寒眉头皱得更深了,一抬手就把他那堆破烂扔出了法阵范围,方承正要布下最后一道防护,冷不丁手里空了,一抬头看见自家师父微冷的俊脸,心头就是一个咯噔。

    方寒甚至剑都没出鞘,就把他腰间挂着的乾坤袋给挑成了碎布,随后一道剑气,轻而易举的把方承的所有法阵都打裂。

    方承手里还握着乾坤袋变成的碎布条条,整个人都懵逼了,整整一座山头的青山派弟子也懵逼了,这是,这是要谋杀徒弟吗?我们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

    这时,方寒冷冷的说道:“不以肉身抗雷劫,如何锻筋炼骨?收起你的那些小心思,若还敢作怪,不等天劫劈下,我先结果了你这个庸徒!”

    肉身抗雷劫!方承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开始回想起自家师父当初渡劫时的情景,他承认,一人一剑对抗天地雷劫看上去确实帅到没朋友,但是他做不到啊!

    空中的劫云越来越重,仿佛有雷光闪烁其中,被天地契机锁定的方承感觉尤其明显,最可怕的是,他手里什么都没有,天雷劈下来直接劈的就是他的脑壳!

    第一道雷劫劈下的时候,青山派的弟子里有些年纪小的,都快要捂着嘴尖叫出声了,完全没有半点转折的,天雷劈下,站在原地的青年整个人都被劈成了一块焦煤,晃了两下,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第二道劫雷在劫云中酝酿,方寒却一动不动,静静的看着倒在地上的方承。

    如果方承现在还能说话,他一定要狠狠的骂娘,但是他现在不能,整个嗓子眼都干裂开了,他甚至能感觉到天雷劈开了他的脑壳,一道道麻麻的细小雷光在他脑子里蔓延,浑身上下疼得他恨不能撕开焦烂的嗓子,惨嚎出声。

    然而雷光代表的不仅仅的破坏,还有新生,蔓延的细小雷光将焦煤一样的皮肉慢慢修复,与此同时,经脉拓展,丹田洞开,无数的灵气压缩再压缩,最终变成了一团金色的灵气。

    方承在地上挣扎了两下,抬眼看向方寒,方寒微微低眼看着他,并没有多少鼓励的意思,反而有种莫名的嘲讽的意味。

    少年的风光,青年的傲慢,一朝落魄之后的世态炎凉,无数的过往飞快的掠过脑海,方承咬牙在地上挣扎,想要证明他配得上父亲和弟弟的维护,他仍然是那个昆仑仙宗的无上天才,他要站起来!

    被劈成一块焦煤的方承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然而他还未曾站稳,又是一道天雷当头劈下,焦煤静静的躺在地上躺了一会儿,又慢慢的开始挣扎着站起来。

    方寒静静的打量着方承,良久,在最后一道天劫带着摧木拉朽之势朝着奄奄一息的方承劈下时,他起手斩出一剑,将气势汹汹的天雷拦腰斩断。

    灰黑色的劫云渐渐化作金光灿烂的霞云,细细密密的雨丝落下,将方承身上的黑灰冲刷干净。

    丹田内濒临崩溃的金色灵气忽然像是受到了什么外力的挤压,由气化液,逐渐成形,变为一颗纯净无比的金丹。

    方承以为自己快要死了,他也曾经观摩过不少师兄的金丹劫,从未见过这样气势汹汹的几乎要把人活活劈死的天雷,前几道他还能撑得下去,最后一道竟然是深紫色的劫雷,摆明要劈死他。

    最后的最后,眼前一道迅如雷电的剑光划破天际,方承忍不住睁大眼睛,看着那道剑光轻轻松松的将劫雷拦腰斩断。

    一个山头的青山派弟子都懵逼了,说好的天地契机只会锁定渡劫之人呢?说好的替别人抗雷劫要遭十倍反噬呢?说好的金丹劫怎么就变成劫雷了?无数的疑问还没来得及问出口,方寒已经提起方承走了,只留给他们一个高山仰止的背影。

    刚刚走到院子外,一声难以抑制的娇喘便落入了二人灵敏的耳朵里,方承心里咯噔一声,再看自家师父,俊脸黑沉,仿佛下一刻就要拔剑而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