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三界第一爹 第15章



    玄瑶第二个喜欢的人,是青山派的林远仙长。

    林远仙长实在是个很好的人,脾气好,性格温柔,也不像那些外门弟子那样,当着她的面殷勤,背地里却戳着小人,玄瑶有时候都觉得,所有人在林远仙长的眼里都是一样的。

    玄瑶不是不知世事的小孩子,她已经察觉到了现在和以前的许多不同,这些不同尤其表现在旁人对她的态度上,让她很是不安,这个时候遇到一个从前认识的人,刚刚好那个人对她的态度和从前没什么区别,那么喜欢上他也就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了。

    喜欢归喜欢,玄瑶却能明白自己和林远仙长是没什么可能的,她被爹爹带着习练修仙功法,隐隐约约理解了一些修仙的常识,在修真界并没有什么门第偏见,籍籍无名的散修可以嫁进万世修真世家,顶级宗门的大小姐也可以许给一文不名的穷小子,比起凡人的规矩要少了很多。

    但这些都有一个前提条件,双方的修为必须相当,因为修真界的道侣关系是切身相连的,一旦成了道侣,一方重伤或者陨落,会给另外一方造成反噬,轻则下落三个大境界,重则生死道消,极为严重。

    林远仙长是元婴中期的修士,堂兄说过,筑基便多百年寿元,金丹增加五百,元婴则是千年,而她连炼气都没有达到,妄想也终究只能是妄想,伤春悲秋的念头只是在脑海里转了转,随即就扔到了脑后,比起这些虚无缥缈的事情,眼前的难关才更让她纠结。

    方寒压根就记不清自己当年是怎么炼气的,他筑基时没什么关卡,金丹那日被千年怨鬼缠身,临战突破,元婴是忽有一日悟道晋阶,化神时正在天地战场杀戮,及至大乘,十分顺畅。

    于是卡在金丹数日的方承被拎过来给玄瑶讲解,他同样是幼年炼气,少年筑基,好在如今还未曾走远,回想起炼气情景,仍然十分清晰。

    玄瑶寻了纸笔,仙门都有通用的文房四宝,只是她还没入道,用不起来,这还是林远仙长听说后,转托采买弟子下山给她寻摸来的。

    方承不敢慢待她,讲解的十分细致认真,他讲一句,玄瑶就记一句,玄瑶的字不是很好看,但是很工整,看上去有点像是孩童的手笔,透着稚气。

    方寒倒不会有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想法,只是他不太会手把手教女儿练字,就在教书时让她坐在边上旁听,等到发现玄瑶的字和孩童的越来越像,字迹已经成形,再也改不了了。

    方承其实也有些无奈,他在昆仑仙宗长大,身边的师兄弟们至少都是三灵根,五灵根的弟子在他看来就和杂役没什么区别,偏偏这个杂役灵根的主人是他师父的女儿,而他师父是个横空出世的渡劫老祖。

    方承整整讲解了一下午,玄瑶的笔记也记满了,只是她还是不太明白,不由得再次开口道:“堂兄,气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丹田又怎么能存储气?”

    方承纠结了一下,不得不说对牛弹琴还是很折磨人的,他当年就是跟着师兄弟一起打坐炼气,稍微感悟一下便能引气入体,开始修行了,可他该怎么跟半点悟性都没有的小师妹说?

    玄瑶也知道自己可能有点笨了,可是她真的没有办法理解,只能眼巴巴的望着方承,期望他讲解得更加简单一些。

    方承终于能够理解自家师父看着他的眼神了,他敢保证,自己现在的眼神和师父没有半点区别!……好吧,区别还是有的,师父可以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说他是个榆木脑袋,但他要是真这么做了,师父能把他的手砍下来给小师妹赔罪。

    不远处的小厨房传来阵阵的饭菜香气,闻的方承肚子一阵咕噜,他沾了小师妹的光,最近几天都能过来蹭一顿饭,自家师父别看脸色冷了些,厨艺却是极佳的。

    林远正巧踩着饭点进门,事实上他也不知道什么叫饭点,到了元婴的份上,辟谷丹都不再需要,除了特意去品尝美食,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进院子之前,他以为是方姑娘在做饭,不由得在心里默默念了句真是宜室宜家。

    虽然一开始抱着些许怀疑,那位浑身上下都透着神秘的大能怎么会是王家村的那个教书先生,不过看惯了大能和方姑娘的相处,他倒是也渐渐能理解了,像方姑娘那样的女子,还真是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对她好一点。

    敲门声响起,玄瑶的心里也跟着敲起了鼓点,她霍的一下站起身,见方承不明所以的朝她看来,她脸颊微微的红了一下,急匆匆说了一句“我去开门”,就飞快的跑出了院子。

    林远对着玄瑶笑了笑,把乾坤袋里的东西取出来,说道:“方姑娘,这是你托许师妹带的东西,正巧我顺路过来,这些是她要我带给你的。”

    玄瑶想要接过来,林远却微微避了避,温和道:“有些重,你一个姑娘家搬不动,还是我帮……”

    他话未曾说完,一双修长有力的手伸过来,接走了他怀里的包裹,一抬眼,正是方寒。

    “下次记得叫爹爹,搬不动的东西,不要逞强。”方寒一只手就把包裹提起来,抬手摸了摸玄瑶的头,对着林远点点头,随即就把东西拎进去了。

    玄瑶站在院门前,有些无奈的看了看自家爹爹,又看了看林远,小声道:“我爹他不太喜欢外人上门,怠慢林仙长了……”

    林远一点受到怠慢的感觉都没有,他已经听掌门说了,这位散修前辈乃是一位渡劫期的大能,离飞升都不远,换了旁人想要让他瞥上一眼都难如登天,能给他一个点头,已经是很客气的了。

    林远笑了笑,温和的说道:“能见方前辈一面,已经是我的运气了,许师妹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完了,我也该告辞了,方姑娘,再会。”

    玄瑶脸颊微微的红了,小声的说道:“那,那你明日还来吗?”

    林远一怔,只见美人低眼,晕生两颊,犹如春日桃花含苞待放,极为动人,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弥漫上心头,烧得他耳根发红,不由得胡乱的点了点头。

    玄瑶低着头揪了揪衣角,没听见回应,一抬头发觉林仙长已经踉踉跄跄的御剑上天,摇摇晃晃的飞远。

    说不上来什么心情,玄瑶关上院门,方寒已经一样样的端菜上桌了,有人的厨艺是后天练出来的,有人则是天生的厨子,方寒算是后者,他做菜尤其美味,即便是从前没有做过的菜,只要知道做法,稍微琢磨一下就能会。炼气需要花费的精力很大,尤其是五灵根这种几乎称得上废物的灵根,他这些天花了很多心思在做菜上,各种食补补得方承整个人都圆了一圈,玄瑶却没吃下多少。

    一是修仙入门对她的资质来说简直折磨,二是那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小心思,方寒看在眼里,却不打算支持。

    以他的眼光,自然看不上一个二百岁的元婴老头,虽说修真不在意年纪,可年纪越轻的修仙者代表的是更远大的前程,曾经有人计算过,一百岁内结婴的大多数只要中途不陨落,都能够飞升,一百岁后结婴花费的时间越长,他认了阿瑶为女,日后飞升也必然要带着阿瑶的,万一到时候阿瑶舍不得夫君,难道他还要多带着一个人不成?

    在方寒看来,想成为自己的女婿,不说什么百岁飞升,但是至少也要有自行飞升的能力,方家乃是万世修真世家,想攀上他方家的女儿,就要拿出实力来。

    不过就算不太能理解,他也是知道的,小女儿心思清楚归清楚,却不能当面戳破,当下面色如常的招呼玄瑶过来吃饭。

    方承整个人都有些超脱,见了一桌子的菜,才慢慢恢复了一点精神来,他现在正处在筑基突破金丹的关卡上,身上的气息忽强忽弱,极为缥缈,若是在昆仑仙宗,自然要被层层保护起来,轻易不敢打搅他,然而在方寒面前,他就是个皮糙肉厚的苦力。

    “你现在整天没事情干,过几天我让人把那些外门弟子辞了,你就住过来吧。”方寒给玄瑶盛了一碗鸡汁豆腐羹,给了方承一个空碗,让他自己去盛饭。

    方承懵逼了一秒,忍不住开始想象自己坐在一堆脏衣服里,一边搓衣服一边感悟金丹契机的情景,也许天劫来临时他还在劈柴?

    方寒不知道自己新收的徒弟脑洞这么大,只是看着魂不守舍的扒拉着饭碗的女儿,轻轻叹了一口气,拍拍她脑袋。

    这倒霉丫头,眼光怎么就这么差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