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三界第一爹 第12章



    直到出了方府大门,玄瑶才回过神来,握着她的手的掌心前所未有的温暖,极为陌生又极为熨帖。

    走出不多远,玄瑶抽手。方寒顿住脚步,任由玄瑶挣脱开他,他静静的看着她,脸色平静。

    “爹,你……究竟是什么人?”玄瑶咬了咬唇,小声的说道:“还有我,我到底是不是爹的女儿?”

    方寒道:“我养你长大,做了你十六年的父亲,有没有血缘很重要?”

    玄瑶握了握拳,极为紧张又有些不安的说道:“爹爹这次上京,是为了把我丢下吗?”

    方寒没说话,良久,就在玄瑶一汪眼泪要涌出来的时候,他抬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脑袋,拇指温柔的擦过她眼角,柔声道:“爹爹知道错了,跟爹爹走吧,爹爹再也不会把你丢下了。”

    玄瑶看着方寒,他看上去最多只有二十五六,俊美的近乎纯粹,身上带着一股冷冽的剑意,怎么看都很陌生,然而只要对上她的眼睛,就会不自觉的倾泻出温柔的神色来,一如往昔。

    玄瑶忽然就觉得,这个男人是可以信任的,他身上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全感,仿佛能一手支撑起她的未来,和方家人不同,这是陪伴了她十六年的父亲,她也只活了十六岁,朝夕相处,日夜相对,她对他有着天然的亲近。

    一把扑进这个男人的怀抱,仿佛什么都不用去想,什么都不用她做,这便是能为她遮风挡雨的存在,永远的避风港。

    大半夜的,方府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整个京都都乱哄哄的,方寒索性带着玄瑶出了城,却未走远,只在城外找了一处酒家暂住,玄瑶也有些担心方家老太太,后半夜几乎没怎么睡。

    方寒知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之后,即便方家人再怎么大度也不会愿意让一个占了自家亲人躯壳的人和他们一起生活,但是他确确实实欠了方家人许多,自然不能一走了之。

    昨日突破时他的小乾坤就解封了,从前他一心剑道,收藏的大多是兵器灵宝秘籍,这些于方家人是无用的,翻找了半天,也不过从最底层的箱子里找出几瓶延寿丹。

    方寒不想就这么了结他和方家人的恩怨,忽然又想起方承来,方承虽然各方面的资质都很差,却和他有些缘分,他若能带他走上真正的仙途,方家人的债才算是清了。

    方寒一向是个想到哪里就做到哪里的人,于是第二天玄瑶就在马车里看到了被定身的方承,再看看自家一派仙人气派的爹爹,懵逼了一会儿。

    “我留了书信并一瓶上等延寿丹,可供你方家这一代延寿五百年,在这之前,你便做我的徒儿,若是五百年尚且不能飞升,就算我和方家两清。”

    见方承神色呆滞,方寒抬手给他解了封印,方承呆呆的感受着灵根显现,灵气回笼,境界恢复,已经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来了。

    方寒说完,就不再管方承,转而对玄瑶说道:“我们先回南岭,见过你亲生父母,征得他们同意之后,我便开坛祭拜天地神灵,认你为女。”

    玄瑶惊道:“我还有亲生父母?”

    方寒微微点头,“你大约是见过的,就是在李家村卖豆浆的那对老夫妻,当年就是他们把你放在我门前的。”

    玄瑶愣愣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原本以为自己就算不是爹爹的女儿,也该是那位方公子的骨肉,却没想到爹爹真的只是随手捡到了她而已。

    看出玄瑶的想法,方寒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头,说道:“不要胡思乱想,今后你就是我的女儿,把头抬起来。”

    玄瑶忍不住的想要低头,却被方寒按住脑袋,微微抬高,他露出了些许满意的神色,说道:“日后看人不必低头。”

    玄瑶从来没听过自家爹爹说这种话,平时她说什么,做什么,爹爹都是不管的,只是有时候受了欺辱,爹爹会很生气的让她硬气一点,她却从来没有做到过。

    马车是从方寒的小乾坤里取出来的,装上灵石便是日行千里的灵器,方承只在宗门的供奉手里见过,但也绝不会有方寒的精致,他忍不住的想要猜测方寒的身份,可终究没猜出个所以然来。

    只行了一日半,马车就落在了王家村的一处山林,方寒也不害怕方承逃跑,让他留下,带着玄瑶去了隔壁的李家村。

    玄瑶是见过这对李家村的夫妻的,这对夫妻的名声很不好,养着一个傻儿子,年年都在生女儿,女儿养大一点就送到青楼,青楼里的姑娘小时候当杂役,大一点挂牌卖身,她也跟着村里的小姐妹在背后戳过这对夫妻的脊梁骨,没想到竟然是自己的亲生父母。

    方寒感觉到了玄瑶的颤抖,他按住她的肩膀道:“不想去的话你在这里等着,只是要他们一个点头罢了。”

    玄瑶摇摇头,小声说道:“爹,你让我跟他们面对面的断了吧,不管怎么样,是他们生了我。”

    方寒看着玄瑶,良久,微微的点了点头,不过他却走在了玄瑶的前面,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背影,玄瑶忍不住弯了弯嘴角,哪怕是换了一副样子,爹爹还是那个疼她爱她的爹爹。

    这会儿正是中午,李家两口子正在吃饭,两口子看上去很像,都是又黄又瘦的样子,只有他们的傻儿子胖得像个肥猪,正抱着碗大口大口的吃着。

    方寒径直走进了院子,他此刻一点也没有了病弱秀才的模样,腰间佩着本命灵剑,一袭白衣,看上去就是一派仙人模样,李家人被吓了一跳,刚要叫仙长,就看到了跟在方寒身后的玄瑶。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李老头找回了一点胆子,对着玄瑶叫道:“方丫头,你不是跟你爹上京去了吗?”

    玄瑶看着眼前这个干瘦的老头,咬了咬唇,方寒按住她肩膀,转而对李老头道:“阿瑶的事情我就不多说了,你们只要答应从此以后和阿瑶断了亲缘,我就不杀你们。”

    被他话里的杀意吓了一跳,李老头缩了缩脖子,正想说些什么,一边的李大娘眼珠子骨碌一转,咬着牙道:“大侠,既然您都知道了,我们是这丫头的亲生父母,那血缘也不是说断就能断的是不是?您看啊,您既然和我们家这丫头两情相悦,不如我这个当娘的做个主,把这丫头许给您,只要五十两银子,做妻做妾您说话!”

    方寒眼神顿厉,周身杀意近乎凝结成实质,吓得李家的傻儿子一口饭噎在嗓子里,半天咳不出来,李大娘原本也在瑟瑟发抖,一看到自家宝贝儿子噎住,连本能的害怕都顾不得了,扑上去就抠儿子嗓子眼。

    李老头总算还有点脑子,他抖着声音道:“我,我们把这孩子生下来也不容易……”

    方寒微微拧起眉头,忽而又舒展开,他微微噙着一抹笑意瞥了一眼哇哇大哭的傻子,轻声道:“我让他不再痴傻,你们和阿瑶断绝关系,如何?”

    李家两口子顿时惊住,他们为了这个傻儿子不知道花了多少心力,到现在也只盼着多生几个女儿去卖,给儿子买个媳妇回来生孙子,要是自家儿子能不再痴傻,他们后半辈子不也就有了指望!

    李老头咬牙,当即说道:“好,只要能让大牛变聪明,这丫头我就当送给你了!”

    方寒纠正道:“是断绝和阿瑶的关系。”

    李家两口子自然满口答应,方寒目光落在了李大牛身上,人但凡痴傻,大部分都是三魂七魄中少了爽灵,李家这个傻儿子却不然,他是李家两口子前生的孽障,是来讨债的,生就一副人的躯壳,其实内里什么都没有,从道家的角度来说,这并不是人,想要让他变得聪明,除非是借魂。

    借魂是把别人的生魂拘禁在已死的躯壳中,造成复活的假象,生魂在死躯内再次死亡后却不得入轮回,成为孤魂野鬼,十分可怜,方寒自然不会去做借魂的恶事,他要做的,乃是引魂。

    从一进来他就发现了,李家两口子身边围绕着一股死气,开启灵视之后,他就看到了躲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少女魂魄,这少女眉眼间和阿瑶有些相似,却一.丝.不.挂,遍体鳞伤,被他的威压吓得动都不敢动,看向李家两口子的眼神却充满了恨意。

    方寒微叹一口气,抬手按上李大牛的天灵盖,将他内里气息打理干净,手中一圈蓝色光晕结成法阵,朝角落的少女微微一点,随即少女惊叫着化为一点荧光,慢慢落入李大牛眉心。

    原本一脸呆滞的李大牛忽然在方寒手下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良久,看向李家两口子,轻声道:“爹,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