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三界第一爹 第11章



    方寒做了决定,他不想把女儿就这样随意的嫁了,他的女儿,哪怕只是个五灵根,他也要带她走上修行之路,只有逆天修行,才能改变她天生的命格,他要让她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这个决定下的实在艰难,即使是在这个小世界,五灵根也是修士中最底层的存在,五灵根谐音无灵根,同凡人相比只是多了一些对于繁杂灵气的吸引,千年前世家用延寿丹药长期豢养美貌的五灵根,用来给境界尚低的弟子体验灵气的交融,也就是炉鼎。

    稍微有些修为的都看不上这些低等炉鼎,针对五灵根的功法更是少之又少,其中大部分都还是炉鼎功法。

    方寒自幼跟在大能身边修习剑道,每逢晋阶就去天地战场杀戮一番,不交朋友,不谈情爱,是最标准的那一类剑修,然而闲暇时却喜欢看书,天乾宫的藏卷被他看了个遍,其中五灵根的功法虽然对他不适用,但是因为新奇,倒是记得一部分。

    天乾宫乃是大世界一方巨擘,所收藏的功法自然是顶尖的,其中有一套专门为五灵根创出的功法比较得方寒注意,这功法的创始人乃是数万年前一位大能,这大能同五灵根女子相爱,不忍见心爱女子步入轮回,创出这套功法来,同自身契机相连,付出整整下落一个大境界的代价,将爱人修为提升至和他一般无二。

    他如今不急着复仇,这功法原也适用,可是却有个先行条件,便是修习这功法的两个人必须双修千次以上,对对方身体了若指掌,运功时宛若整体,一身修为才能双人共用。

    他乃是阿瑶之父,这功法虽好,却用不得,可是一时之间又找不出比这更好的法子,方寒皱着眉头,忽然想起另外一种使得直接天道认可二人为整体的方式。

    敬拜天地,宣告六方神灵,认阿瑶为女,许她共分他身气运,从此生生世世轮回,他便是阿瑶永远的父亲。

    这个念头一经脑海,便是一阵冥冥之中的感应,方寒感受着心口隐隐的触动,发觉自己从潜意识到想法都是雀跃的,更加坚定了要认阿瑶做女儿的想法,十六年的陪伴,十六年的相守,她应当是他的女儿。

    师尊曾经说,剑道并非独行之道,他原本不能理解,但如今忽然就明白了,他一人独行时天不怕地不怕,可当有了牵挂,他就有了一种求生的信念,这种信念会支撑着他一直走到最后。

    冥冥之中的契机忽然降临,方寒闭上眼睛,感受着薄而又薄的壁障笼罩住他神魂,随即天道契机将他整个人锁定,没有法宝灵器丹药,但他丝毫不惧,一道道磅礴的剑气从方寒的躯壳里升腾而起,凝结成一把长剑,横亘身前。

    夜空中翻腾着无数浓云,雷光如龙,若隐若现,方寒也没想到自己的雷劫来的这么快,不过想想倒也合理,千年之前他就是在渡雷劫时被人暗算,神魂既然没有受伤,他当年只差临门一脚便能突破大乘成为渡劫修士,如今一时顿悟,自然引得天地契机降临。

    只怕今日之后,方家再也住不得了,方寒心中微叹,原想丢开这具肉身,可是十六年神魂相容之下,一时想要神魂出窍也来不及,只能硬着头皮踏空,迎上当头劈下的雷劫。

    第一道天雷便是九重紫雷劫,将方寒肉身劈得血肉模糊的同时也惊醒了熟睡中的方家人,待见得天雷将刚刚回府的二爷园子劈得面目全非时都吓得魂飞魄散,玄瑶睡梦中被人叫醒,拉着跑出梅园之后才渐渐清醒过来。

    方家人脸上带着又惊又惧的神色看向夜空,丫鬟下人们四处奔走把正在熟睡的人们叫醒,最后众人都瑟瑟发抖的聚到了一块空地上,玄瑶也看到了夜空中那个凌空站立的人,虽然看不清楚,可那身形,分明就是自家爹爹!

    方陵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叫喊出声,小声的说道:“别叫,大哥说,二叔是在……渡劫。”

    玄瑶被捂着嘴,看向方承的方向,方承也看到了她,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但还是安抚众人道:“二叔确实是在渡劫,以我的眼力,看不出二叔的境界,天劫契机只会锁定渡劫之人,只要不接近梅园,不会有危险。”

    方承没有说,虽然他没有看过师尊渡劫,但是却能看出来,二叔周身的威压是师尊所不能比的,师尊修行千年,自家二叔满打满算也才三十多岁,如果不是有奇遇……不,就算是有奇遇,也不可能逆天到这种程度,他这二叔,很有可能是个夺舍老鬼。

    掩盖住眼底的惊惧,方承抬眼看向夜空,此刻第二道劫雷降下,横亘方寒身前的巨剑忽然轻轻一动,天雷被拦腰斩断,空气中近乎凝结成块的威压又重一分。

    玄瑶担心极了,虽然不知道自家爹爹什么时候跑去修了仙,可这一道道的天雷威势极大,光是听着就让人心里打鼓,更别说打在人的身上了,就算天雷劈不死人,那得有多疼啊!

    方寒并没有觉得有多疼,天雷降临,带来的不光是破坏,还有新生,这具身体在第一次天雷过后并没有四分五裂,于是天雷余威自动开始修复他的经脉气海,与此同时,紫府洞开,一条新生的雷灵根贯穿他全身,久旱的奇经八脉猛然间被天地灵气充盈,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大乘,渡劫!

    一道道雷劫劈下,天地灵气冲破壁障,大乘期的神魂冲破渡劫期的瞬间,方寒这具凡人的身体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突破了大乘境界,最后一道九九归一天雷劫当头劈下,渡劫期的威压陡然升腾起来,蔓延开八百里外。

    附近的修士们都感受到了这股庞大的大能威压,然而连一个去看看的念头都不敢升起,渡劫期的大能基本上都是各大宗门的供奉,供奉基本上都会在宗门里渡劫,一是给后辈观摩,二是展现自身实力,三便是图个安心了,这种在外渡劫的基本上都是野生的大能,野生大能脾气捉摸不定,能不招惹就尽量不招惹。

    天雷渐渐平复下来,一些细小的雷光仍然在方寒身上蔓延,修复着他身体内外,方寒微微抬手,给自己释放了一个净化术,黑污顿去,露出苍白的皮肤来。

    下落的时候顺手解封了小乾坤,取了件外袍披上,方寒刚刚站定,目光就落在了不远处的空地上,和一双清澈中充满担忧的眼睛对上。

    只是微微一动,他人便到了空地上,方承心中有了怀疑,上前一步挡在方家二老身前,把方家主也拉住,方寒看了他一眼,这时玄瑶挣脱开了方陵,就差没扑进他的怀里了。

    “爹,爹你有没有怎么样,疼不疼?”玄瑶急切的想要说什么,却在方寒看她的第一眼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经过天雷淬炼,方寒的身体变得和上一世一模一样,苍白病弱的容颜变得纯粹俊美,一双亮若星辰的眸子淡淡朝她瞥来,带着说不出的冷冽,她忍不住又退了一步。

    “爹……”玄瑶呆愣愣的,不止是他,方家人的脸上也露出了惊惧的神色,方老太太把方承拉开,指着方寒,颤巍巍的说道:“你,你把我儿子弄到哪里去了?”

    方寒实话实说:“老人家,十六年前,我附身时这具身体就是无主的,我若是夺舍,绝不会这么快晋阶。”

    他再说什么,方老太太也听不下去了,如果一开始就知道儿子死了,至多伤心一阵子,可给了希望之后再迎头一击,造成的伤害是巨大的,方老太太颤巍巍的晃了晃,便晕了过去。

    方家人连忙去扶,方寒也想上前,却被方承方陵两兄弟警惕的眼光逼退了一步,他看向玄瑶,玄瑶连忙上前看方老太太,好在老太太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一时悲恸得晕了过去。

    方老爷子扶着老伴,倒是平静许多,他看着方寒道:“老夫知道,寒儿的身子一直不好,公子乃是修仙之人,就当这是寒儿送公子的一桩缘法,只是这方府,公子是待不得了,阿瑶若是寒儿的子嗣,我们方家自然会好好照顾她,如果不是,也请公子一并带走吧。”

    虽然见识过方寒渡劫时的威压,方老爷子说话仍然不卑不亢,但那微微绷紧的神色仍然说明了他内心的不平静,玄瑶见提到自己,愣了愣,看向方寒。

    方寒也看着玄瑶,蓦然的,对着她伸出一只手来,“阿瑶,跟爹爹走。”

    陌生的容颜,陌生的手掌,那双亮若星辰的眸子看着她,却微微的透出几分熟悉的暖意来,玄瑶愣愣的伸出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