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三界第一爹 第10章



    方老太太被她吓了一跳,还以为怎么了,回过神却有些哭笑不得,她慈爱的摸了摸玄瑶的头,“说什么傻话呢,阿瑶是我们方家的姑娘,就是天上的皇帝也配得,要不是太子身体不好,祖母就送阿瑶去当太子妃了。”

    玄瑶摇摇头,她是真的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些人,她只是个穷山沟里出来的,虽然现在所有人都告诉她,她是京都方家的小姐,可是这一切对她来说一点真实感都没有。

    她回握住方老太太的手,小声的说道:“我知道祖母是为我好,可是我真的配不上人家,我和爹爹说好了,等祖父寿宴过了就回去,等孙女成了亲,一定带着您曾孙回来看您。”

    方老太太一挑眉头,看向方寒,简直想一巴掌把这个混账儿子扇死,好端端的姑娘家,得吃了多少苦才能养成这种小心翼翼的性子?回去,回哪儿去?难不成她方家的姑娘要找一个村汉,生十个八个孩子去种地?

    方寒也对玄瑶的死心眼无奈了,他看向方陵,示意这个猴精赶紧救场,方陵刚要开口,一直站在旁边不说话的方承道:“阿瑶,你随二叔读过书,可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玄瑶怔愣一下,看向方寒,又看向方老太太,有些不知所措,方承继续道:“你自言配不上这些人,可你是我方家小姐,若你都配不上他们,是不是阿陵就得去找一个村妇才算门当户对?”

    方陵见机,连忙开口道:“就是啊,我还想娶个漂漂亮亮的大家闺秀呢!”

    玄瑶无措道:“不是这样的,我只是说我配不上……”

    方承道:“那便算你配不上,这婚事乃是长者赐,是好是坏又与你何干?多说无益,等着过门便是。”

    玄瑶说不过方承,只好看向方寒,方寒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头,目光和方承对上,这才恍然,这后辈大约也有几分天资,能看出凡人命格,自然知道若是让玄瑶自己来选,必然会是个负心薄幸之人,他暂且记下此事不提。

    玄瑶被方承一通诡辩说的辩无可辩,方寒又打定主意想盲婚哑嫁,两下无靠,一句话也说不出,最后只得默认下来。

    玄瑶默认婚事,但婚事却不是那么好定的,方老太太属意的人选通通被方寒按了下来,理由千奇百怪,不是说这个长得丑,就是说那个没才学,方老太太都有些生气了,差点把名册砸到方寒头上。

    “其他的人也就算了,都有个把个缺点,宣王世子怎么了?你不在京都不知道,满京都没有哪家姑娘不想嫁进宣王府的,就是这,还是我同老王妃有些交情,她才答应让世子相看相看。”

    方寒自然不会当着方老太太说什么孽障缠身桃花入命之类的话,他想了想,说道:“孩儿这些年久病,自学了一些医术,看得出这位世子气血两亏,全靠虎狼之药支撑,若母亲不信,只等上几月,便见分晓。”

    方老太太还真不信,不过方寒连自己的病都拿出来说事了,可见是真不喜欢这个女婿人选,她也不好再说什么,把名册拿过来,气哼哼的又指着其中一个名声很好的世家子弟。

    “周家的孩子我是知根知底的,这孩子相貌好,品性好,年后还要入军营,总没有你说的那些毛病了吧?”

    方寒盯着那名字看了半晌,才想起也是个短命鬼,于是不咸不淡的说道:“他要入军营,难道让阿瑶等他几年吗?”

    方老太太深吸一口气,把名册放到一边,拉过儿子,脸色很严肃的说道:“寒儿,你跟母亲说实话,你是不是想多留阿瑶几年?”

    方寒一怔,摇摇头,“我想让阿瑶嫁出去,只是总不放心,她……她从小运气就很差,我只是担心她日后所嫁非人。”

    “姑娘家长大了,总是要嫁人的,嫁的好和不好,那都是命,你能替她看一时,能替她看一辈子吗?”方老太太摇摇头,“其实按我说,让阿瑶自己看看,眼界开阔了,选的人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方寒道:“母亲不必多说,她的婚事,我会负责。”

    方老太太叹了一口气,看着名册也有些泄气,摆摆手让方寒走了,照着儿子这么挑剔法,她还真不知道自家孙女日后得嫁个什么样的,难道真得是天上的皇帝,地下的真龙吗?

    方寒并不觉得自己钻了牛角尖,阿瑶是他的女儿,陪伴着他渡过了最初借尸还魂的那段时间,一千年的神魂飘荡对他来说只是一场格外长久的噩梦,他知道,如果不是当初捡到了阿瑶,刚刚清醒的他听说仇人飞升,只怕真的就能去做鬼修,甚至夺舍入魔。

    好在他在那个寒冷的冬夜捡到了一个柔软的小生命,他被那种极力想要活下去的眼神触动,他开始笨拙的照料着这个婴儿,抱着暖烘烘的小生命熬过了生命里第一次寒流。

    他是真的把阿瑶当成自己的家人来看的,想要找一副契合他神魂的身体需要太多时间,他担心一转眼便是沧海桑田,总想着尽量安排好这个没有灵根的女儿再离开,可他却发现,这个世间没有一个人能让他放心的把女儿交出去。

    玄瑶自从那次之后,整个人就显得有些沉闷起来,她能理解长辈的好意,可她根本就不想嫁给什么权贵子弟,她知道方府的生活和她从前的生活就像是一个天一个地,可她就是莫名想念还在村里的时候,只有她跟爹爹的日子。

    自家爹爹不是太爱说话,不教书的时候就喜欢看书,虽然考了秀才,却和那些振振有词的说女人就该洗衣做饭的读书人不一样,他心情好了会做一大桌子的菜,心情不好只做一两样,还会教她做,她学会做饭之后本来以为这些都要自己包揽下来,可大部分的时候还是爹爹在做。

    玄瑶知道,自家爹爹嘴上不说,其实是很疼爱她的,可这不是不顾及她意愿逼她成婚的理由,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男人,但是她就是无法想象会在哪一天被自家爹爹逼着上花轿,去嫁给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

    方陵和她关系好,知道她心里不好过,加上自己最近也被逼着相看姑娘,顿时觉得自己找到了同盟。

    “阿瑶,我说你要是实在不想嫁人,就跟我一起走吧,”方陵十分认真的说道,“我师父是个剑客,常年在各地游走,我这次其实是被骗回来的,你跟我走,我带你去找我师父,我们一起出去游玩,还有我师父保护,多好!”

    玄瑶着实愣了一下,这也是她最近才知道的事情,因为修真门派林立,凡间王朝的威信力其实并不是那么大,相对而言,权贵世家的规矩也就不那么严苛,若是一个姑娘不言不语离家出走几年,名声自然坏了,但若是跟着可靠的长者游历天下,不仅不会是污点,还是值得一生炫耀的事情。

    然而仔细想了想,玄瑶还是拒绝了方陵的好意,她认真的说道:“我爹会担心我的,你虽然在外惯了,可是大伯肯定也是担心你的,只是不怎么说出来罢了。你要是想跑,我不会说出去,可事后大伯要是问起,我还是会实话实说的。”

    方陵气得跌脚,“啊呀!早知道不跟你说了,要不是见你可怜巴巴的,我才不会心软!当心二叔把你卖了,你还给他数钱呢!”

    玄瑶摇摇头,声音有些低落,“他总是会为我好的,哪怕是想强迫我嫁人,也是为我好,我知道的。”

    方陵气坏了,“二叔到底是怎么教才教出你这么个榆木脑袋!”

    “我爹给我做饭,给我洗衣服,即使他身体不好,也从来不肯让我做重活,这些我都知道的!”

    玄瑶也有些生气了,一条一条的反驳,气得方陵来回转圈,发觉自己怎么也说不过她,跺着脚走了。

    早在方陵踏入梅园的时候,他就踏入了方寒的威压范围,见这个混不吝的臭小子竟然敢蛊惑阿瑶离家出走,方寒差点没给气乐了,正想着好好教训一下方陵,却没想到玄瑶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方寒一直不知道,原来这些年他做的这些外人看上去简直是不负责任的事情,在自家女儿看来,已经足够。都说父母的爱是天性,可他天生冷情,阿瑶是个例外,他却还是无法像一个正常的父亲那样去照顾她,他只能做到自己能做的,他原以为自己在阿瑶的眼里也该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没想到她早就能够理解他,并且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维护他,只因为不想让他被误解。

    千年前的方寒高高在上,从不曾俯视蝼蚁,千年后的方寒依然高高在上,可他的心里不知何时已经悄无声息的住进了一只蝼蚁,慢慢腐蚀开他的心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