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三界第一爹 第7章



    方承原本是想走的,但是方寒说的确实没错,他这一走至少得有十年才能结丹,修真界没有时间的概念,也许一走就是永别,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的就应下多留一夜。

    不能等到寿宴那天,多待一个晚上也是好事,方家主听了也欢喜,连忙让人去收拾房间出来,方陵看得生气,他想象中的大哥应该是父亲这样的,哪怕不是多疼爱他,也不至于是这种目下无人的样子。

    被自家弟弟狠狠瞪视的方承顿了顿,并没有在意,方陵更生气了,把懵懵懂懂还想往自家大哥那里蹭的三弟方凭拉到一边,见玄瑶有些不知所措,方寒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头。

    嘴上说着不孝,可孙子能留下来住一晚,方家二老还是很开心的,寿宴什么时候都能办,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坐下来吃个饭,却仿佛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临近傍晚,宴席就备下了,玄瑶这些天本以为自己见识的已经够多的了,没想到只有更夸张没有最夸张,平时一家子吃饭三四十道菜也就算了,这一遭足足摆了一百多道,丫鬟们流水似的,在玄瑶的想象里,这大概就是皇帝的日子了。

    方寒并不贪口腹之欲,只是象征性的喝了酒,用了些下酒菜,前世他六岁辟谷,此后就再也没有用过俗世食物,即使是仙果灵物,也因为会揠苗助长被他摒弃,他无从理解为什么仅仅是用膳,还要弄出这么多的花样来。

    玄瑶已经吃饱了,小口小口的喝着侍女盛给她的燕窝汤,脸上露出非常珍惜的神色,燕窝汤里加了冰糖,喝着其实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好,至少玄瑶就不太能理解,为什么一点点的燕窝就能喝掉三件青砖大瓦房。

    方承什么也没有动,他辟谷几年了,师尊说食用凡人吃食便是心境不到家,所以即使方家人怎么劝,还是坐在那里一口也不动。

    方家主想要多看几眼儿子,然而宴席总是要散的,最后一道菜冷透,方承起身,对方家主道:“父亲,我先下去休息了,明日还要早起。

    ”

    方陵狠狠的哼了一声,放下筷子,方家主叹了口气,无力的挥挥手,“去吧,你的房间没动过,都已经收拾好了,早点睡。”

    方承微微对方家主颔首,然后毫不犹豫转身离去,方家主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说什么。

    方寒低低的咳了几声,道:“大哥,他还小。”

    “我哪里是怪他和家里不亲近,我是怕他被人带坏了性子啊。”方家主摇摇头,“他在仙门有前程,我也不后悔送他去,可是他那个师尊究竟是怎么教的……”

    百善孝为先,都能带得他儿子不去孝顺他这个父亲了,难道还指望他以后做个堂堂正正的男人吗?

    方寒眼中闪过些微的冷芒,竟是轻声赞同道:“是啊,他那个师尊真是不会教徒弟,上梁不正,还想下梁好吗?”

    方家主没说什么,让人撤了席,方家二老知道儿子心里只有比他们更不好受的,也没提这事,只有方陵气哼哼的,一直到走,嘴里还在嘟嘟囔囔,说那个目中无人的木桩子才不是他大哥。

    回去梅园的路上,玄瑶忽然问方寒,“爹,你说修仙的人是不是都是一样的?”

    方寒有些意外,“怎么了?”

    “没什么,”玄瑶闷闷的,“我就是在想,修仙真的是太可怕了,二狗子之前人其实不错的,还帮我打过水,青山派的仙长一来,他就变了嘴脸,我知道的,他要带我走,才不是想娶我。”

    方寒微微怔了一下,月光下少女的模样被照得有些朦胧,她眼睫微微抬起,眸子亮若星辰。

    “如果一个人只能活一百年,那一定是很珍惜的,一旦知道自己能活几百年,几千年,甚至更长时间,会不会活到最后,连为什么活下去都忘了?”

    良久,方寒才喃喃道:“修仙是为了长生,长生到最后,为的是什么……”

    玄瑶面露困惑之色,“就像大堂兄,大伯把他送去仙门是为他前程着想,可是他修行有成之后,却连给大伯磕个头都不愿意,修仙修到六亲不认,这便是仙道?”

    方寒回过神,哭笑不得道,“他那是被人教歪了,修真界有几个大能不拖家带口的?就像千年前……”

    他顿了顿,话到嘴边不出声了,玄瑶有些好奇,“千年前怎么了,爹?”

    方寒眯了眯眼睛,轻声道:“千年前有个和爹爹同名的人,他想带未婚妻一起飞升,在大乘进阶渡劫的时候,被未婚妻和自己的弟弟暗算了,然后死了。”

    玄瑶啊了一声,然后说道:“最后呢?最后怎么样了?”

    方寒道:“没了,这就是结局。”

    “可是,坏人还没有得到报应啊……”玄瑶看着自家爹,觉得他实在是不会讲故事,她严肃了神色,用自己在镇子上听来的话本经验教育他,“一般这种情况,这两个人都会被过路的大侠行侠仗义,最后被砍下人头祭拜苦主。”

    方寒被她严肃的小脸逗乐了,轻轻拍拍她的头,“从哪学来这些鬼精灵,方陵说你老实,我还真不信他。”

    玄瑶眨了眨眼睛,也跟着笑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特别喜欢看自家爹爹笑起来的样子,比林仙长都要好看。

    只是,她又低下头了,有些低落的说道:“这故事要是真的,那个人该有多难过啊。”

    方寒愣了愣,“为什么这么说?”

    玄瑶奇怪的问:“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说,那个人会很难过?”方寒又问了一遍,眼里几乎带上了茫然。

    玄瑶不太能理解他问话的意思,不过还是按着自己的想法说道:“我不知道带着人飞升是什么意思,不过既然会被暗算,应该是很危险的事情,那个人肯带着未婚妻,一定很喜欢她,却落得被自己的弟弟和喜欢的人一起暗算的下场,不是会很难过吗?”

    方寒微微的顿住了脚步,被背叛的时候他想了很多,这些年神魂漂泊,他也不是没有感觉,然而他恨过自己没有防人之心,恨过那庶子心怀不正,也恨过那女子明明心有所属却不肯同他明言解除婚约,但是从来就没有难过。

    他大约并不爱那个面容都记不太清的女子,会答应带她飞升也只是相信自己的实力罢了。

    玄瑶见他陷入沉思,顿时不敢说话了,沉思的人都是面无表情的,她从小就害怕见到自家爹爹面无表情的样子,总觉得他们之前相差了一个天地那么远。

    方寒回过神,拍了拍玄瑶的脑袋,说道:“好了,去睡觉吧,别想太多了。”

    玄瑶觉得他这话有些奇怪,没有多想,正好路也到了尽头,清荷在院门口打了灯笼等她,她连忙小跑过去了,一转身见自家爹爹也缓缓的朝正院走去,背影在月光下微微透明,仿佛下一刻就要乘风而去。

    玄瑶的心里忽然漫上大片大片的惶恐,这些日子学的礼仪统统消失不见,仿佛还在村口似的,大叫了一声:“爹!”

    方寒一顿,转身回眸,就看到女儿朝他跑过来,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

    “爹,你不会丢下我吧?”玄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心里一瞬间空荡荡的,仿佛只有抱着方寒才能安抚住她内心的惶恐。

    方寒愣了愣,下意识的说道:“不会。”

    玄瑶用力的抱了一下方寒,然后不好意思的退后一步,抓抓后脑勺,小声的说道:“我,我刚刚不知道怎么回事……”

    方寒弯了弯眼眸,轻声说道:“多大的人了,还撒娇,好了,快回去睡吧,乖乖的。”

    被自家爹爹当成小孩子哄,玄瑶更加不好意思,低着头跑走了,那一刻,方寒的心忽然变得很宁静。

    他是天之骄子,从来都是,连他自己都这样认为,后来他被人暗害一朝陨落,有多少人为他叹息,就有多少人幸灾乐祸,前者说他可怜,后者说他可笑,兜兜转转一千年,终于有个人问他,难过不难过。

    玄瑶睡到半夜,忽然听到外面一阵嘈杂声响,王家村外有狼,夜间时常来偷鸡鸭羊,每每有狼来都是全村出动,她夜里睡觉警醒得很,也不贪床,一翻身就起来穿衣服了。

    衣服刚刚穿好,清荷急急忙忙的走进来,把她按住,“小姐可别折腾了,外头传来消息,说是大公子被恶人袭击了,现下生死未知,老太太专程让人来告诉小姐一声,天亮前就在院子里待着,哪儿也别去。”

    玄瑶被吓了一跳,着急的说道:“大堂兄不是修仙之人吗?那恶人呢?我爹他……”

    清荷赶忙给她按回去了,“我的小姐,可说不得,老爷说八成就是那起子修仙的人干的呢,仔细外头被那恶人听了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