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三界第一爹 第5章



    方寒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隐隐感觉到那个方位的气息不正,龙气紫气环绕间却有一丝黑色的灰败之气,自然引人注目,听闻并不是方家人,心下微微满意。

    方家人从收到信的那一刻就在盼望着,方家主得了通报,还没等方寒进去拜见,人就已经大步走了出来,玄瑶好奇的看了看,见是个十分威严的中年男人,她曾经在镇子上远远见过一次县太爷出巡,竟然还没这人十分之一的气度。

    方家主的目光落在了方寒身上,虽然一开始也像方陵那样疑惑了一下,但是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庞,他的眼泪就落了下来,口中已经是有些哽咽了。

    “回来就好,什么也别说了,爹娘在里面。”方家主拍拍方寒的背,见他脸色苍白中带着潮红,知道自己这个弟弟从小身体就不好,不再多说,把人往正堂里带。

    方寒微微点了一下头,轻轻推了自家女儿一把,玄瑶一惊,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带到了方家主面前。

    “这是我的女儿,阿瑶,见过你大伯。”方寒轻声说道。

    玄瑶有些拘谨的叫了一声大伯,她没学过礼仪,叫了人之后就干巴巴的站在原地,方寒摸了摸她的头,露出苦笑来,“这些年我没有教好阿瑶,如今厚着脸皮回来,只求母亲能把她带在身边教养,日后找一门亲事,不至于被夫家嫌弃。”

    玄瑶咬了咬唇,有些不知所措,方家主看着好笑,抬手摸摸她的脑袋,“净瞎说,我看阿瑶就不错,来,跟大伯进去见你爷爷奶奶。”

    方寒笑了笑,玄瑶能感觉得到方家人的善意,心中顿时安定了不少,只是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房子,雕梁画栋的,生怕自己行差踏错一步,只跟在方寒身后,恨不得踩着他的脚印一步步的走。

    方老太爷和方老太太得知今天是儿子的归期,半夜里就没肯睡,一大早就穿戴整齐坐在正堂里等了,方家主劝不动,知道他们心里高兴,老两口平时身体又硬朗,也就没再说什么。

    方寒一步踏进去,十六年的时间并没有让这具身体变得苍老,相反,他在一日,这身体就被蕴养一日,看上去竟然要比十六年前更加年轻一些。

    他往前几步,撩袍下跪,并不只是礼数,这对凡人夫妻于他有再造之恩,便如同他亲生父母,这一跪,他们当得起。

    方老太太擦了擦眼泪,脸上却是笑着的,“好,好,回来就好……”

    方老太爷却重重的敲了一下拐棍,生气的说道:“既然没事,那为什么不回来?这些年你娘背地里抹了多少眼泪,不孝子!”

    方老太太连忙按住老伴,她儿子才刚回来,生怕他气着,方老太爷气哼哼的,倒是还是疼爱方寒的,总算是没再说什么。

    方寒早就想好了说辞,轻轻的咳了几声,面露苦色,“当年我病重濒死,不忍爹娘白发人送黑发人,只想着随意找个地方长眠了便是,不曾想侥幸活了下来,那时我远远的瞧见府里挂了白幡,想着我这身子破败至此,就算这次不死,还有下次,倒不如就让爹娘觉得我死了。”

    方老太太早在他开口说第一句的时候就哭了出来,见方老太爷还板着一张脸,伸手就要打他,自家儿子都这样了,他还舍得骂!

    方老太爷其实心也早软了,见儿子脸色苍白,装模作样的咳了一声,喝道:“好了,起来说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谁准你这样糟践的!”

    方寒缓缓起身,见玄瑶还傻愣愣的跪着,顺手把她拎了起来,方老太太早就注意到了这个漂亮的小姑娘,自家儿子信里没有多说,只说是在外面成了婚,没有父母之命也没有媒妁之言,她本有些不高兴,但是看着小姑娘愣头愣脑的样子,活像是刚刚从地里拎出来的田鼠,知道这是儿子唯一的血脉,心里又忍不住的喜欢。

    “这是阿瑶吧,看着可真漂亮,多大了?”方老太太忍不住让玄瑶上前几步,抓着她的手问道。

    玄瑶有些紧张,但知道眼前的人是自己的祖母,心里也有些亲近,怯生生的说道:“十六了。”

    方寒连忙不动声色道:“年后十六,宣政六年正月里生的。”

    玄瑶眨了眨眼睛,这并不是自己的生辰,但是爹爹说的话她一向不会反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配合的点点头。

    方老太太抓着玄瑶的手,越看越欢喜,方家人都是凤眼,生在男人身上还好,对女儿家来说就凌厉了些,玄瑶却生了一双清亮亮的桃花眼,许是遗传了母亲,看上去就温婉得多。

    一连说了几句好,方老太太把手腕上的玉镯子取了下来,不由分说给玄瑶戴上了,虽然看不出玉镯子的好坏,但是玄瑶的印象里,镯子都是很贵很贵的,她吓坏了,赶忙就想脱了镯子还回去,被方寒按住。

    “这是祖母喜欢你,摘了就生份了,拿着,听话。”方寒抬起玄瑶的手腕,把她褪下一半的镯子轻轻的推回去。

    玄瑶听话的不再动了,连声的对方老太太说谢谢,方老太太忍俊不禁,抬手摸了摸她的头,目光慈爱:“好,好孩子,这镯子还是当年我进方家门的时候,婆婆给的,原本留着想给你娘,可惜……替你娘收着吧。”

    玄瑶看到自家爹爹背一僵,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的给摸头,大大的桃花眼里流露出些许茫然,看着可爱极了。

    方寒原先住的地方是梅园,光是一个园子就有半个王家村大,里面四五处院落,原本是预备着给他娶妻生子纳妾用的,现在用不上了,方老太太让人把最好的院子收拾出来给玄瑶住,还特意分拨了几个丫鬟去侍候她。

    被赏赐丫鬟的时候玄瑶整个人都惊呆了,十二个丫鬟个个穿金戴银,最少的那个头上都插着几根银簪,她们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好看,就连说话的腔调都比她好听,这真的不是府上的小姐,而是侍候人的?

    玄瑶一开始的时候紧张极了,等到被带到梅园,她已经紧张的崩断了弦,什么表情都没有了。

    方寒从小身子不好,一直静养,说起来梅园其实还比不得其他地方奢华,但是对于玄瑶这样见惯草屋瓦房的乡下人来说,已经足够了,汉白玉磨成的小路在太阳底下泛着光,两侧雕刻的石灯台栩栩如生,走到一半,小路分成两条,其中一条通往院子,一条通往水榭,玄瑶其实都不太好意思在这样的路面上落脚。

    方寒知道一时想让她扭转过来并不容易,见她紧张,微微叹了口气,拍拍她的背,轻声道:“别怕,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自在些。”

    玄瑶深吸了一口气,但心里还是没什么底气,她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丫鬟们,朝方寒靠近一点,小声说道:“爹啊,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你年纪也不小了,这几年在京都,爹替你留意门好亲事,还回去做什么?”

    玄瑶不太高兴,低头踢了踢脚边不存在的小石子,嘴里嘟囔道:“就是不想在这里呀……”

    村里积年的老人都说,嫁人不能高攀,不能低嫁,高攀了,嫁过去就要伏小做低,低嫁了,人家自己都看不起你,只有门当户对才是最好的,她很认同,祖父家里和自家家里简直是天壤之别,她不想让自家爹爹因为自己的婚事去求人,也不想嫁个门不当户不对的,一辈子都低着头过日子。

    方寒不太能理解女儿的脑回路,毕竟在他的字典里压根就没有自卑这个词,他觉得他的女儿配得上世上最好的男人,哪怕她没有修行的资质,只能同凡人成婚,那也要凡人里最好的才配得上。

    “你还太小,不懂这些,有爹在,不会让你错嫁的。”方寒说话声音很轻,却很坚定,听得玄瑶脸都发红了。

    深吸一口气,玄瑶用不让后面人听到的音量小声的说道:“爹,我就想在村里找个人过日子,这里的人我们攀不起的……”

    心里想是一回事,说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玄瑶忍着羞耻把心里话说了,满心以为自家爹爹能理解她,却没想到方寒只是微微拧了一下眉头,说道:“这事过些日子再说,起码也等你祖父过了七十大寿。”

    玄瑶不说话了,老人家过寿自然是最重要的,她也没有任性到那个地步,只是……她微微偏头看了看自家爹爹,苍白俊美的容颜仿佛谪仙临世,下一刻就能飞升而去,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感觉自己和他的差距那么远。

    明明,她是他的女儿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