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三界第一爹 第4章



    玄瑶拘谨的坐在马车里,她还没有坐过这么大的马车,车厢里还有一股淡淡的芳香。

    方陵来的匆匆,也没有摆排场的意思,这马车是下人临时雇来的,他本不太满意,但是看着玄瑶这副紧张神色,担心换了马车更让她惶恐,索性不太多说。

    这些东西方寒是看不上眼的,三千世界,无数国土,此地所在的魏氏王朝只算得中上,他轻轻的拍了拍玄瑶的后背,让她安心。

    玄瑶知道自己给自家爹爹丢人了,揪了揪衣角,尽量减小自己的存在感,事实上她也才刚刚反应过来,自家爹爹口中的祖父家,大约不是什么寻常人家。

    原本脑海里想象的带着几只鸡鸭贺礼上门拜寿的情景猝不及防的碎成片,取而代之的是紧张和无措,玄瑶看了看泰然自若的爹爹,努力定了定心神,让自己把注意力放在爹爹和堂兄的对话上。

    方陵知道玄瑶紧张,于是让人去镇子上给她带了些小玩意,自己坐在方寒身边和他说话。

    不过一个上午的相处,他就已经彻底相信了方寒的身份,他这位二叔不仅气度好,学识好,说话还十分通透,尤其是那种淡然自若的眼神,简直和自家爷爷没什么两样。

    “二叔走后没多久,大哥被查出天火灵根,同六皇子一起被送去昆仑仙宗修行,一晃也有十多年没回来了,这次祖父七十大寿,昆仑仙宗才放人,听闻大哥如今已经是筑基后期修为……”

    方陵絮絮叨叨,说起自己这个大哥来,半点不见嫉恨之色,方寒心中不由笑了,这具身子能同大乘期的神魂相契合,虽然没有灵根,却证明了家族血脉的优秀,能出一个天灵根并不算太稀奇。

    只是昆仑仙宗……方寒面上不露声色,仿佛好奇的问道:“进境如此之快,不知阿承拜了哪家名师?”

    方陵对这个倒是很清楚,笑了笑,说道:“大哥是昆仑仙宗玉清峰衍宋真人门下弟子,真人乃是一尊化神大能。”

    方寒目光微冷,却不动声色,方陵没有注意到,玄瑶却发现了,她有些奇怪,却没有问出声,手里抱着包裹,微微的低下头。

    快到傍晚,马车停在一处城镇,方陵的一名随侍先走一步,等他们停下来,客栈早已打点停当,和玄瑶之前定的客房不同,方陵定了三间上房,就连他的那些随侍都是一人一间。

    毕竟花的不是自己的钱,玄瑶也没心疼,只是颇为羡慕的看了看跟着方陵的那几个侍从,倒把几人看得一脑袋问号。

    客栈的上房是配送洗澡水的,玄瑶衣不解带的照顾了方寒三天,身上也有些发痒,谢过了店家,刚要翻找包裹里的换洗衣物,方陵的侍从敲响了门。

    “小姐,这是公子让小的送来的,因为不知道小姐喜好,公子就每样都买了些。”方陵的侍从恭敬的行礼,却没让玄瑶有开口的机会,把东西放下就走了。

    玄瑶看了看,都是从内到外成套的成衣,从棉布到绸缎的衣服都有,五颜六色的,边上还有两套首饰,再看看自己准备好的换洗衣裳,灰扑扑的颜色,下摆还有磨破的痕迹。

    她没有多想,把那张折叠好的一百两银票掏出来,放在成衣上,依旧抱了自己换洗的衣物,进去洗澡了。

    玄瑶已经满十六了,她皮肤天生白皙又细腻,除了手上因为常年做活留下来的茧子外,看上去就和那些养尊处优的大小姐没什么区别,她自己却不在意这个,粗暴的擦洗完身子就从水里站了起来,换上灰扑扑的干净衣裳。

    刚刚穿好衣服,外面又有敲门声,玄瑶也不在意,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开门,却是方寒。

    “爹,怎么了?”玄瑶擦了擦头发,把门打开一点,让方寒进来。

    方寒轻轻咳了一声,因为刚刚沐浴过,整个房间都充斥着少女的馨香,他不由得有些尴尬,微微退了一步,把手里的东西塞给玄瑶,看到桌上的成衣和银票,他也没说什么,转身就走。

    玄瑶展开手里的一团,是件淡青的裙装,裙装里还包着根簪子,她没有耳洞,方寒也就没有买耳环。

    和方陵那些显然是从成衣店里随便买来的衣物不同,方寒给她准备的裙子十分合身,银簪也很漂亮,玄瑶却特别心疼,她知道方寒手里有点余钱,打了这根簪子,再加上裙子,只怕剩不下多少了。

    祖父不是寻常人家,去拜寿穿的好看点也是应该的,玄瑶默默念了两遍,才好受些,她看着裙子,想到花的那些钱,仍然有些生气,可是终究还是抵不过小女儿家天性,咬着唇穿上了。

    房间里就有半身的梳妆镜,玄瑶提着裙子,有些害羞的照了照,镜子里的少女秀眉明眸,微微抿着唇,双颊上有着淡淡红晕,一身淡青色裙装完美的衬托出她恬静的气质,一眼看着,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玄瑶不太懂得装扮,却也隐隐约约感觉自己这样挺好看的,想着想着,脸上不禁带起几分薄红,啐了自己一口,哪有人自己说自己好看的?

    对着镜子照了一会儿,玄瑶又是觉得好看,又是心疼花出去的钱,纠结了许久,还是把身上的裙子脱下来,换了原先的那件,决定等到了祖父家再穿。

    玄瑶把那些成衣首饰并早晨的一百两银子一起送还给了那个来找她的侍从,方陵虽然爱说爱笑,可那一身的富贵公子气却是她望而生畏的,她也不多说什么,转身就走。

    方陵简直都要惊呆了,随即就开始思考起是不是他哪里做错了,说好了给妹妹钱花给妹妹买衣服买首饰就能拉进关系呢?这也没说人家不收怎么办啊!

    侍从实在见不得自家少爷卖蠢,只得委婉的说道:“公子,我看小姐自小跟着二爷长大,说不得有些读书人的气节,今天早晨我就想说的,您送银票的时候小姐就有些不高兴了。”

    方陵更奇怪了,“我是她哥哥,哥哥给妹妹钱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为什么要生气?”

    侍从被自家少爷满身的壕气闪瞎了一秒,低低的咳了几声,小声的说道:“那也要小姐把您当成哥哥才行啊……”

    方陵抓了抓头,知道是自己心急了,摆摆手让侍从下去了。

    隔天上路的时候,方陵对玄瑶换了一个态度,不仅和方寒说话的时候时常带上她,马车经过一些摊子的时候,还会亲自下去买些零食回来,极为自然的分给玄瑶一些,这一切做的不温不火,倒是让玄瑶对这个哥哥产生了一些好感。

    方寒看在眼里,他知道这方陵没什么坏心,所以也就没有做什么,只是玄瑶命格太差,稍微一个错眼就可能遇上极坏的事情,他总是放不下心的。

    南岭到京都,若是飞行法器,转瞬便至,换了普通的马车,则要走上十来天,这十来天方陵刷够了好感度,玄瑶对着他终于不再只剩下拘谨,只是玄瑶和他掰扯清楚了两个人的出生时间,得知自己只比方陵小上半年,顿时就不再叫他哥哥了,方陵怎么哄骗都没有用,气了好几天。

    到京都的那天正是春至,乍暖还寒的天气,玄瑶带来的衣裳都是厚实的冬衣,便换上了方寒买的那身淡青色的裙装,她生得好看,又一直穿的灰扑扑的,忽然换了副模样,方陵看得有些呆了,回过神便笑道:“这些天我只当找回个皮猴子,没想到真是个天仙妹妹。”

    玄瑶听得狠狠瞪他一眼,脸颊却微微泛红,想也是听了那句天仙妹妹,有些害羞了,方陵久在京城,还从未见过这样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的女子,心中不由微微一动。

    方寒从马车里出来,俊美的脸庞上带着几分苍白,几分潮红,他轻轻的咳了几声,玄瑶连忙去给他拍后背,缓过气了,才道:“别闹了,我们走吧。”

    被二叔淡淡的一瞥,方陵这才惊觉自己刚才竟然对自家妹子起了心思,顿时在心里扇了自己几个巴掌,玄瑶见他怔愣,清亮亮的眸子朝他看来,方陵内心痛哭流涕,巴掌扇得更勤了。

    方府人丁稀薄,占地面积倒是很大,方寒远远的看去,只见方府上空盘旋缭绕着一股紫气,紫气中微带金光,这是受龙气庇佑的表现,看样子方府不仅地位尊贵,还很得这一代的天子看重。

    只是走近一些,方寒却又感受到一股极为阴凉的气息缩在团团紫气与龙气中,他双眼微眯,仿佛不经意的问方陵道:“松竹园如今有人住吗?”

    方陵听了,微微一怔,只以为自家二叔是想给堂妹寻个地方住,摇摇头,“被爹爹挪出来给三弟的西席先生了,那地方不好,看着文雅,其实最生蚊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