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塑人生(娱乐圈)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尤卡》时尚杂志的摄影棚内,卫麟煊板着脸,双手抱胸站在一旁,冷眼看着那位享誉全球的首席设计师让*莱昂先生站在摄像机前一声高过一声的尖叫。

    “哦,宝贝儿,我爱你,我爱你那一双黑宝石一般的眼睛,你就是我的缪斯,你的魅力足以让世界疯狂……”

    “哦,宝贝儿,太漂亮了,就是这个表情。高傲、冷峻,温柔、性感……我爱死你了……”

    一束强光右前方的上角斜斜的打过来,身穿铁灰色军装礼服的陆衡,坐在一张猩红色天鹅绒材质的欧式黄金王座上,在摄影师大呼小叫的指示下,面容冷峻,神情高傲,眼眸却很温柔的凝视着自己的手。

    他的手里执着一支娇艳欲滴地红色蔷薇,刚刚喷过水,晶莹剔透的水珠还残留在花瓣上,散发出沁人心脾的芬芳,陆衡微低下头,轻嗅着蔷薇花瓣的香气,鲜红色的花瓣与猩红色地王座遥相呼应,又与身上的铁灰色军装礼服形成鲜明对比。头顶斜斜射过来的光线,在让莱昂的镜头里呈现出一种暗金色的质感。强烈的色泽反差给人以绝对的视觉冲击力。而这一期的拍摄主题,则是主编克莱尔沃森特在看到身穿军装的黑发少年后,灵光一闪想到的——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同样也呼应着这一次华夏男装秋季新款的主题——蔷薇少年。

    给一个军装礼服的系列命名为蔷薇少年,就连克莱尔沃森特都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命名法则实在是太过浪漫了。

    “david,你是怎么想到的?这实在是太令人惊艳了。”克莱尔笑眯眯地看着站在身边的卫麟煊,虽然卫麟煊的年纪还小,但是真正的天才无论在哪儿都会被重视。克莱尔坚信卫麟煊就是这样一位天才。

    “正如您所说的,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卫麟煊回过神来,恰到好处的恭维道:“在我们华夏,有一句俗语,叫做英雄所见略同。可见艺术的灵感也是共通的。”

    卫麟煊颇为心机的把问题踢回给克莱尔,克莱尔却丝毫没有介意 ,反而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如此。”

    说着,又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开口问道:“那么礼服帽子上的徽章,以及银色扣子上的花纹,应该就是蔷薇花吧?”

    “是华夏工笔画风格的蔷薇花,我们的设计师在这个基础上略作改动。”卫麟煊笑着回答。

    他绝对不会承认,这个系列之所以被命名为蔷薇少年,完全就是因为这个徽章和扣子上的图样。起名废什么的……这种事情就不必提了。

    “我就说那个徽章和扣子上的花纹很有东方特色。”克莱尔恍然大悟的说道:“很棒的设计思路,完美的风格融合。”

    克莱尔说到这里,又转过头,看着华夏品牌的首席设计师孟秋阳,盛赞道:“孟先生真是一位才华横溢,令人惊艳的设计师。”

    孟秋阳微微一笑,摆手说道:“沃森特主编实在是谬赞了。实际上,我之所以能设计出这样的礼服,完全都是老板给我的灵感。若说起才华横溢,令人惊艳,老板才是货真价实的天才。”

    卫麟煊笑眯眯说道:“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只是提出一点想法罢了。能够把这些想法转化为成熟的时装,全都仰仗于孟先生的扎实工艺。”

    几个人相互恭维了一会儿,摄影棚内的拍摄也顺利结束了。

    克莱尔和孟秋阳只觉得眼前一阵风吹过,身旁的卫麟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晃进了摄影棚内,挡在神情激动的让莱昂和陆衡之间。

    “莱昂先生,非常感谢您的工作。”卫麟煊站在陆衡前面,笑容可掬的伸出手。“我是陆的好朋友兼老板,您可以叫我david。”

    “你好,david。”让莱昂握住了卫麟煊的双手。他是一位美色至上的男人,虽然痴迷于陆衡的禁欲冷峻,却也无法完全抵挡卫麟煊的俊美风流。尤其卫麟煊还长了一张与他的女神十分相似的面容。

    “请问你与华夏影后方是什么关系?”让莱昂稍感疑惑的问了一句。

    “那是我的母亲。”卫麟煊和让莱昂笑眯眯的寒暄,一边示意陆衡去换衣服。

    几分钟后,从换衣间出来的陆衡看着化妆间外交谈甚欢一见如故的让莱昂和卫麟煊,不得不佩服某人在社交上的能力。

    “那好的,莱昂叔叔,我们就先走了。如果你有机会来华夏的话,可以来我们家做客。”在让莱昂的执意要求下,不得不改口的卫麟煊笑着结束了谈话。

    “我会的。”让莱昂点了点头,还不忘热情的说道:“给我留个地址,等到封面照出来以后,我会亲自发给你的。”

    “谢谢。”

    回到酒店以后,卫麟煊看着因为一整天的拍摄而略感疲惫的趴在床铺上的陆衡,笑着调侃道:“哦,我的宝贝儿,我高傲、冷漠、温柔且性感的缪斯啊,你得感谢你的老板,是我倾尽全力严防死守,才保护了你的贞操。”

    陆衡翻了个白眼,不想跟卫麟煊说话并向对方扔了一件外套。

    * * * * * *

    本届戛纳国际电影节的开幕式定在五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三。作为全球最负盛名的国际电影节之一,戛纳电影节的开幕式吸引了全球媒体、业界人士以及影迷们的关注。而戛纳开幕式上的红毯秀同样也是全球时尚界关注的焦点。

    下午四点三十分,在戛纳国际电影节举办方的安排下,《秋露白》剧组全员走上了这个号称全世界最短的红毯。

    仅仅二十米的红毯长度,两边还挤满了来自全球各地的媒体记者和影迷们,为了不造成红毯拥堵,戛纳官方曾经规定每位受邀前来的嘉宾在红毯上逗留的时间不得超过五分钟。在陆衡重生那会儿,据说戛纳官方还宣布了不允许明星在红毯上自拍,以免打乱红毯秩序的奇葩规定。

    如此捉襟见肘的红毯秀,绝对是陆衡见过的最“抠门”的一个红毯秀,但是戛纳红毯对于全球时尚界的影响力,却是举足轻重毋庸置疑的。

    身为全球“男色时尚”的引导者,陆衡刚刚亮相就受到了全球时尚媒体的关注。

    炫目的闪光灯汇聚的银白色海洋中,身穿一套玫瑰粉亚麻西装的东方少年笑容缱绻的站在红毯上。

    西装的样式简洁,线条流畅,柔软服帖的包裹着少年纤细匀称的身躯,勾勒出少年柔软的腰肢与修长的双腿。鲜嫩活泼中还带着一丝独属于少年气息的调皮。

    大胆的用色和用料顿时让这些时尚敏感的媒体记者们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相比于时下更注重“悬垂”“挺括”,注重彰显男士“绅士”“沉稳”“成熟”“内敛”气质的传统西服,陆衡身上的这套玫瑰粉亚麻西服更注重了年轻人的气质,凸显出少年的肌肤白皙,纤细匀称,活泼灵动。绝对令人耳目一新的视觉冲击使得这位来自遥远东方神秘古国的少年顿时攫取了在场所有时尚媒体的关注,“咔咔”不断的快门声中,即便是同行的巨星们也忍不住看了过来。

    短暂的红毯秀后,两旁的媒体记者看着已经消失在电影宫内的玫瑰粉身影,惋惜的叹了一声。

    所有人都知道,随着戛纳红毯秀的结束,又将有一股“男色时尚”的旋风从东方吹来,席卷时尚界。

    “喂,你这身衣服也太闷骚了吧?你难道真想在所有红毯上抢走女明星的风头吗?你就不怕成为全球女星巨星们的公敌?”

    走进电影宫后,即便是在来的路上已经发表了很多次感慨,但是看到红毯上那些时尚媒体被惊艳到的现状后,赵淼仍旧忍不住羡慕嫉妒恨的搂住了陆衡的脖颈,“你的老板对你也太好了吧?”

    陆衡嘿嘿一笑,顺势问道:“那你跳槽来我们华夏帝娱吧?我保证老板对你一样好。”

    “让我为了一件衣服跳槽?你难道不知道我的违约金足够买下你们华夏男装这个品牌的吗?”赵淼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你还不如告诉我你们这个系列什么时候上架,到时候我也去支持下好了。”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华夏男装虽然是卫麟煊投资的服装品牌,但是公司的运营状况却是独立于华夏帝娱,陆衡连华夏帝娱的公司运作都不知道,更何况是其他。实际上如果不是卫麟煊给他送来了戛纳红毯秀的礼服,他都不知道华夏品牌出新款了。

    “你这个代言人当的可真清闲。”赵淼撇了撇嘴,不知道是羡慕华夏帝娱对陆衡的心意,还是羡慕陆衡的运气。

    * * * * * *

    《秋露白》入围了戛纳国际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按照戛纳官方的安排,会在开幕式期间,在电影宫的某个不足四百人的小展厅里举行首映场。

    准确的说是f国首映场。

    大概是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声名远播,《秋露白》的首映吸引了不少媒体和观众。至少不足四百人的展厅里座无虚席。

    卫麟煊和陆衡借助剧组之便,得到了两个观影视角非常不错的位置。电影开场之前,卫麟煊笑着说道:“说起来,我们两个认识这么久,这还是我第一次看你演的电影。”

    陆衡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膀,老老实实地说道:“这也是我第一次观看自己的电影。”这辈子!

    卫麟煊看起来非常满意的挑了挑眉,陆衡也不知道他在满意什么。

    两人正小声说着话,放映厅内的灯光忽然一暗,漆黑的大屏幕上幽幽传出了古筝韵律悠长的伶仃拨弄声,凄冷瑟瑟的秋雨打落在破旧的房檐儿上,打落在荷叶残败的池塘中,打落在枯败的梅花儿树上,年久失修的青砖地上激起一圈圈的涟漪,在浅浅的水痕中,倒映出一张破败寥落的戏台子。

    岳森南的旁白深沉幽远地说道:“师弟在时,最喜欢《牡丹亭》。最喜欢那句人世之事,非人世所可尽。所以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凄凄惨惨无人念……”

    “即便是良辰美景,也奈何不了天。”

    画面一转,便是百余年前的燕京城。泛着焦黄色的镜头里,那些已经定格的旧时光慢慢的鲜活起来,便如尘封在脑海中的久远记忆,一点一点的涌上心头。

    喧闹的人声,带着热乎气儿的叫卖声,街头两边儿耍杂耍的吆喝的喧阗声中,一个留着青头皮穿着长衫的少年一路聊猫逗狗的走了过来。

    少年眉眼清俊,笑嘻嘻的样子很讨喜。他熟稔的和街上的买卖摊子打招呼,听着树根儿底下喝大碗茶的老客闲聊别人家的长短……

    画面再转,方才在街上被人议论短长的那户人家儿,由陆衡扮演的小韩露生穿着一身孝,眼圈儿通红,神色倔强的站在兄嫂面前:“别把我卖掉,我能赚钱,不用家里养。”

    “你能赚钱?你会赚什么钱?肩不能挑手不能抗,也就老爷子在时鬼迷心窍,非送你去念什么书。念书顶饭吃?”

    文艺片的特点向来是情节冗长,起伏平淡,可是在导演方恺之的镜头掌控里,一段好的故事便如文火慢炖的煲汤,不温不火娓娓道来,给人以岁月沉淀,人世从容之感。

    家国大义,儿女情长,放映厅里的观众们早被镜头中那散发着一帧一帧美如画的燕京城和环环相扣的情节所吸引。直到影片开始第十分钟,由陆衡扮演的小韩露生开始第一次登台唱戏,也同样牵出了影片的第一个小高、潮。

    丝竹声声慢,在缱绻温柔的昆曲前奏中,镜头中的小演员宛若一株顾影自怜的水仙花,身形袅娜的勾勒出那一抹独属于东方的含蓄缱绻的风流韵致。

    长长的雪白绸缎在手上叠出百般含蓄的心情,修长白皙的手指透过宽大的水袖露出一点点指尖的部分,纤纤玉指如葱白,少年掩袖半遮面,只露出一双眼尾被浓墨勾勒的狭长的眸子。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轻轻一转,数不尽的袅袅风流春闺幽怨便自眼角氤氲而出。

    好似有轻纱柔柔的抚摸着心尖,便是这些丝毫不懂得华夏文化的外国观众们,也瞬间柔软了心灵。

    坐在放映厅内的卫麟煊眼中闪过一抹惊艳,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大屏幕上低吟浅唱顾影自怜的小韩露生,又看了看坐在身边的陆衡,两相对比后实在看不出来这俩人有什么共同之处。

    “方导的导演能力真的太厉害了。”

    卫麟煊自觉由衷地感叹了一句。耳边听着放映厅内的观众们又是一阵惊艳的大呼小叫,卫麟煊赶紧转过头去,发现荣琇饰演的男二号已经登场了。

    如果说陆衡饰演的小韩露生是执着生长在水边的水仙花,那么荣琇扮演的韩露生便是风华绝代的牡丹。那一片香山红火的枫叶中,身穿白色长衫的韩露生以旦角的嗓音,在枫林间清唱《空城计》哄师哥开心的画面,直直陷入了所有人的眼,让放映厅内的观众们连惊艳的字眼都想不起,已沉醉在韩露生的魅力中。

    而在半山腰上,同样沉醉在这片美景中的还有应邀来赏秋色的吴国维。

    陆衡坐在放映厅内,看着周围已经被剧情吸引了的观众们,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种修罗场一样的镜头,倘若是放在后世,那该引起多少狼的嗷叫咆哮。只可惜放在十几年前,似乎这里的观众们只关注电影情节,并不关注其他。

    这让心有闷骚的陆衡顿时觉得人生,有点儿寂寞如雪。

    两个小时的电影很快就结束了。影片最后,获悉韩露生用生命传达的情报,岑秋白成功解救了即将踏入陷阱而不自知的同伴们,并在大家的帮助下最终获得了吴国维叛国的证据,将吴国维绳之以法。

    一切尘埃落定,岑秋白带着女主角冷霜来到韩露生的墓前,沉默良久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转身离开。

    画面忽地一暗,片尾曲是荣琇亲自献唱的《情深》。

    “情何所起,一往而深……”

    一声叹息过后,放映厅内彻底黯淡下来。

    掌声,一点一点的响起,最后汇聚成一片雷鸣。

    首映场结束后,《秋露白》的名声就在大家口口相传中,再次轰动戛纳。

    这个一举斩获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华夏电影,同样也成为了竞争金棕榈呼声最高的电影。

    与此同时,凭借男二号的精湛演出在戛纳国际电影节上入围最佳男主角的荣琇也成为所有媒体追捧的对象。连带着在片中有过一小段精彩演出的陆衡也进入大家的眼球。

    至少在很多人的印象中,陆衡不再是那个“只知道穿着漂亮衣裳蹭红毯”的小男孩儿,而是一名天赋惊人的专业演员。

    半个月后,戛纳国际电影节在六月份的第一个星期天闭幕。而在闭幕式后的颁奖典礼上,《秋露白》众望所归的拿到了金棕榈的奖项。与此同时,饰演男二号的荣琇也不负众望的斩获了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男配角的奖杯。

    颁奖典礼结束后的庆祝酒会上,荣琇获得了比在奥斯卡晚宴上还要令人瞩目的热情招待。

    同样获得大家关注的还有陆衡,不过同荣琇凭借演技获得关注和尊重的情况不同,陆衡是因为新一期的《尤卡》上市后,蔷薇少年的封面照获得了大家的热情追捧。

    时尚与电影,永远都是戛纳最具吸引力的两个话题。

    几天之后,《秋露白》剧组和卫家父子乘坐同一班飞机返回华夏。

    飞机刚刚抵达燕京,就遭到了华夏媒体和粉丝们的蜂拥堵截。卫麟煊父子特别机智的走vip通道直接离开。

    只剩下陆衡跟着剧组,在机场逗留了半个多小时,脸都笑僵了,眼睛都快被闪光灯晃瞎了,才举步维艰的走进了保姆车。

    车子一路抵达燕大附中小区的公寓外面,陆衡托着行李箱下车。

    几个月没有回家,家里变化好大。客厅和卧室里添了很多家具摆设,阳台上晾着刚刚洗好的衣服,沙发上还仓皇扔着一件外套,门口的拖鞋也摆了好几双,到处都是居家过日子的气息,不再是自己冷冷清清一个人住,干净的仿佛连人气儿都没有的屋子。

    陆衡将行李箱放到卧室里,然后转转悠悠的回到客厅。顺手将沙发上凌乱的外套叠起来收好,将玄关处的拖鞋一一放进鞋柜。又跑到阳台上收拾衣服。

    最后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满满的鱼肉蔬菜水果鲜奶鸡蛋。

    陆衡后仰着身体看了看挂在客厅墙壁上的石英钟,差不多也快到晚上吃饭的时间了。

    陆衡眨了眨眼睛,从冰箱里拿出一扇排骨一条鱼半只鸡还有各种蔬菜,开始撸胳膊挽袖子的给大家做晚饭。

    米饭刚刚煮熟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阵响动。刚刚下班顺道接了女儿回家的陆爸陆妈眼睛一亮,陆妈妈立刻打开鞋柜,看着鞋柜里面摆放的整整齐齐的鞋子,扬声问道:“小衡吧,是小衡回来了吧?”

    “不是呀!”陆衡站在厨房里,一边颠勺一边调侃道:“是勤劳善良的田螺哥哥。”

    “这孩子!”陆妈妈嘴上说着,赶紧换鞋进厨房:“你回来了怎么不在家里好好歇一会儿,等我回来做饭就行。”

    陆衡被心疼儿子的陆妈妈撵到了一边儿,在门口扔下书包连拖鞋都来不及穿的陆苗苗光着脚跑到厨房里,一把搂住陆衡的腰叫道:“二哥回来啦,二哥我老想你了。你怎么去了这么久才回来?”

    “哎呦喂,我们的姑奶奶变胖了。”陆衡把妹妹抱了起来,笑眯眯的说道。

    已经知道美丑的小姑娘就不爱听这话,登时噘着嘴纠正道:“不是长胖了,是长高了。”

    陆衡态度良好的认错:“对,我们家的姑奶奶是长高了。”

    陆衡他爸站在儿子面前仔仔细细的看了儿子好几眼,“怎么瘦这么多呀!”

    陆衡他妈心疼的说道:“得补补,得好好补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