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塑人生(娱乐圈)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在二月初刚刚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而震惊业界的华夏电影《秋露白》,再次入围了戛纳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

    “我想你需要准备一下,好在本届的戛纳红毯上,再一次的惊艳亮相。”方恺之说到这里,忍不住调侃道:“你在m国散心,不知道有没有关注最近的时尚杂志。实际上,自从《秋露白》入围戛纳电影节的新闻传出来以后,那些时尚杂志可比电影界的人还要关注我们的《秋露白》,大家都想知道你在亮相戛纳红毯时,会穿什么样的礼服出现。”

    每年,各大电影节的红毯亮相时间,同样也是一场全球最具看点的时尚盛会。受邀前来的明星嘉宾们精心打扮争妍斗艳,力求成为红毯上最靓丽的一抹风景线。

    与之相比,一直以来都穿着传统西服亮相红毯的男明星们便有些逊色,只要能保证在礼节上不出错,几乎没有谁会成为时尚杂志们特别关注的对象。

    不过这种情形是在陆衡亮相奥斯卡红毯之前。

    一套deer少年系列的出现不仅仅让年仅十五岁的陆衡成为全球时尚界关注的焦点,同样也在全球引起了一场有关于“男色”的时装风暴。

    受到deer系列的启发,国际各大品牌男装也都纷纷开拓起自己的“男色”系列。所以五月份的戛纳红毯,大家的关注焦点除了那些华服亮相的女星们,恐怕还会分出不少精力给原本“不受关注”的男明星。

    对于一向追逐时尚元素的时尚界来说,女星们的“争妍斗艳”看久了,偶尔换换口味,也许更值得期待。

    而在奥斯卡红毯上引起这一场“男色”风暴的东方少年,也必将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全球时尚界都在期待,这位在奥斯卡红毯秀上惊艳亮相的东方少年,在戛纳红毯上又会带来什么让人耳目一新的时尚元素。而那些高傲的国际大品牌们也想要知道,一个开发出deer少年系列的华夏男装品牌,是否有能力将这一份惊艳世界的能力持续下去。

    就像m国《时尚》杂志的主编——劳伦格尼尔女士在自己的专栏中抒发的:“全世界都在期待东方少年的红毯之旅。”

    “这位来自神秘东方的,年仅十五岁的,容貌精致的少年,毫无疑问的,将成为全球时尚界的宠儿。”

    ……

    按说以方恺之的年纪和性格,很少会关注这些时尚界的八卦传闻。可是他之所以会这么说,完全是因为他在给刘嘉伟打电话的时候,从刘影帝的口中得知陆衡因为入戏太深患上抑郁症的消息。

    方恺之执导二十多年,见过很多优秀的演员,因为在拍摄过程中过于投入剧情,即便杀青之后,也难以摆脱角色带来的影响。也知道大部分人的症状都是怀疑自己怀疑人生,觉得自己是最没用且不被人需要的。再严重的甚至会产生厌世或者自杀的情绪。

    而这个时候,病人最需要的就是来自亲友们的关心和鼓励。

    方导想让陆衡明白,拍戏是拍戏,人生是人生。演员可以经历角色的人生,但必须知道角色不等于人生。

    “……你有一个好老板。”再得知陆衡杀青后,就被卫麟煊拽到m国治病的方恺之导演异常欣慰的说道:“你是陆衡,不是犬牙。你有家人,有朋友,有我们这些人在关心你。你有天赋,你有大好的前途,你将成为华夏电影史上最璀璨的一颗明星。你必须知道,犬牙只是你演艺事业的起点,在你未来的演艺道路上,你将诠释出无数个像犬牙这样的角色。所以小衡,你要振作呀。你今年才十五岁,不要为了一个犬牙绊住自己前进的脚步。”

    真难为方导这样年纪一大把的人,是怎么想到这一套热血少年漫的台词的。

    陆衡吸了吸鼻子,很感动方导的一片心意。他握着电话:“谢谢方导,您放心吧,我没事儿的。”

    “没事儿就好。年轻人,未来的路还长着呢。可千万不要在这儿退缩了。”方导笑眯眯的嘱咐着,随后挂断了电话。

    卫麟煊一脸感慨的说道:“方导真是一位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

    话音未落,又满脸嫌弃的评价道:“相比之下,那个麦城梁就差多了。就知道压榨童工,咱们以后再也不拍他的戏了。”

    陆衡:“……”

    知道卫麟煊是被这次的事情吓到了。陆衡微微一笑,温声说道:“放心吧,我这不是好了吗。”

    生怕卫麟煊还纠结这事儿,陆衡连忙把《秋露白》入围戛纳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还没有准备红毯礼服呢!这可怎么办?”

    卫麟煊冷哼一声,也没计较陆衡如此笨拙明显的转移话题,特傲娇的说道:“我早就准备好了。”

    事实上从《秋露白》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消息传出来后,卫麟煊就有预感,这部电影肯定还能获得其他电影节的提名。陆衡是一门心思扑到了新戏上,完全没有精力考虑其他。可是华夏帝娱身为陆衡的经纪公司,总要把这些琐事考虑周全安排明白。

    再说华夏男装刚刚上市,只靠一个deer少年系列撑场面可不行。得让孟秋阳继续设计陆衡的戛纳红毯礼服,顺便为华夏男装的第二款系列打宣传。

    卫麟煊什么都算好了,就是没算到陆衡拍一部戏居然能患上抑郁症,更没想到杀青之后陆衡暴瘦这么多。原本的尺寸显然不合适了,卫麟煊只好在飞m国治病之前,把陆衡的新尺寸传给孟秋阳,让他尽快照着新尺寸改动礼服。

    陆衡是真没想到卫麟煊在忙着《唱响未来》的同时,还能兼顾他这点儿事儿。颇为动容的说了一句“让你费心了。”

    卫麟煊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目光诡异的看着陆衡:“你一跟我客气,我怎么觉得这么瘆得慌?”

    陆衡:“……”

    第二天,原本准备打包回国的陆衡直接转道飞戛纳。卫麟煊一通电话打到国内,让孟秋阳把陆衡的戛纳礼服直接空运过来。

    * * * * * *

    戛纳,这个濒临地中海,位于f国南部港湾城市附近的休闲小镇,土地面积只有不到二十平方公里,却因为戛纳国际电影节的影响力,成为全球电影人心目中的另一个电影圣地。

    五月份的戛纳,风光明媚,气候宜人。

    陆衡抵达戛纳的时候,方恺之和《秋露白》剧组的主创演员们都已经到了快一个礼拜了,入围主竞赛单元的各种程序都走的差不多了。陆衡这个时候过来,基本上就是蹭红毯的。还得劳驾《秋露白》剧组给报销酒店住宿的钱。

    好在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之后,所有人都知道《秋露白》再次斩获国际奖项的可能性非常高,为了犒赏有功之臣,财大气粗的投资组和制片方一致表示不差钱。征得剧组的同意后,直接把入住地点定在电影宫对面的五洋酒店。同样也是整个戛纳地理位置最好的一家酒店。

    几个月的时间没有见面,方导、荣琇等人看着瘦了一大圈的陆衡,顿时有些心疼。比陆衡提早一个礼拜过来的赵淼大惊失色的说道:“你这是拍戏去了还是受虐去了,怎么变成这样了?”

    一句话说完,没等陆衡回话,赵淼又吐槽道:“要我说你就是太认真了。一个男二号而已,就算演的再好,也不需要你来担票房,干嘛那么拼呀。你得学学我,把钱赚了就ok啦,干嘛跟自己过不去。”

    赵淼说话的时候,只想着劝陆衡,没有留意他口中“需要担票房的男主角”就站在他的旁边。

    刘嘉伟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赵淼是口无遮拦,并非是故意针对自己。

    方恺之、荣琇等人对赵淼的人生格言不置可否。赵淼有底气这么说,是因为他从四岁拍戏,观众已经熟悉了他这套表演风格,十多年的演艺经历让他拥有了一大票死忠粉。所以他不用费心打磨自己的演技,无论演什么都有人肯捧场。可是这样的局面也同样限制了赵淼的发展,身为一个童星,赵淼在大屏幕上一直活跃了十多年,可是他总不能一直扮演中二少年机灵鬼的角色。一旦他想要转型,他过去的拍摄习惯塑造的银屏形象甚至是拍摄过程中的心态问题都必定会限制他的发展。

    不过很显然,赵淼似乎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值得玩味的是,赵淼的经纪公司好像也从来没有考虑过赵淼转型的事。据说赵淼的经纪人孙叔亮倒是跟星娱乐反映了几回,想让公司出资,为赵淼量身定做一部电影,帮助赵淼转型。但是星娱乐的管理层总是敷衍塞责,大概是觉得赵淼的现状挺好,完全没必要冒着转型失败的危险再去折腾。

    孙叔亮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大家,及时给赵淼递了个眼色。

    赵淼一愣,旋即顺着孙叔亮的眼神看向刘嘉伟,恍然大悟的说道:“抱歉啦,刘大哥,我不是说你呀……”

    “我知道。”刘嘉伟摆了摆手,他当然知道赵淼是有口无心,也不会跟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不过赵淼这个性格还真是……

    人红任性啊!

    陆衡心下默默一叹,开口说道:“我很好。倒是你最近怎么样?我看娱乐报纸,说你拍戏的时候威亚出问题差点从楼上掉下来?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陆衡一来是不想让赵淼继续纠缠抑郁症的话题,二来也是真的关心赵淼的现状,他记得上辈子这个时候,可没这么多事儿。

    不过陆衡却忘记了,上辈子的这个时候,他还是星娱乐力捧的新人。挣扎在三线小明星的路上,没有《秋露白》的试镜机会,也就没有星娱乐为了跟华夏帝娱抬杠,让赵淼横插一脚截胡小岑秋白的事儿,更没有岳森南在背地里阴赵淼的一笔账。赵淼没有跟岳森南提前接触的机会,就不会那么快的对上岳森南。

    实际上,上辈子的星娱乐一哥之争,基本上是在岳森南完全站稳脚跟之后才开始的。那会儿岳森南的优势明显,为了爱惜羽毛,虽然背地里也搞过不少小动作,但都是暗中指使狗仔跟踪偷拍爆料抹黑之类的。还是等到星娱乐倒闭,岳森南和赵淼都转投英顿以后,岳森南为了挣上位,才不惜暴露了真面目。

    想到这里,陆衡微微一叹,想着有机会的话得提醒赵淼一下。

    只是现在人多口杂,不合适。

    赵淼却不知道陆衡在想什么,他嗤笑一声,目光往某个人的身上一瞥,冷笑道:“还能怎么回事儿?有人心黑呗。不过我命大福气大,想用这种手段整我,没那么容易。”

    一直默默站在人群之后的岳森南听到赵淼意有所指的话,忍不住摸了摸鼻子,露出一份很无奈很隐忍的笑容。

    赵淼的经纪人孙叔亮不动声色地说道:“小淼你没有证据,不要乱说话。”

    “当然是没有证据才这么说喽!”赵淼理直气壮地反驳道:“有证据的话我就报警抓人了,还在这里浪费什么口水。”

    卫麟煊有些头疼的皱了皱眉,他虽然对于星娱乐的内斗乐见其成,却不想陆衡听到这些污七糟八的事情影响心情。

    抑郁症好不容易治好了一大半,要保持身心愉悦才行。

    卫麟煊看了一眼《秋露白》剧组的人,突然笑眯眯的开口说道:“这次过来的匆忙,完全没有想到订酒店的事情。看来我得跟小衡蹭着住了。说起来也是借了剧组的光。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请大家吃晚饭怎么样?”

    卫麟煊跟着陆衡飞戛纳,一方面是想贴身照顾陆衡,免得他一个人的时候胡思乱想;另一方面也是想趁此机会,谈一谈这些入围戛纳主竞赛或者其他竞赛单元的电影作品的网络播放权。

    为了扩充视频网站的资源,《唱响未来》计划实施之前,卫家父子先到香城谈了一拨影视剧作品的播放权,后来又到好莱坞谈了一拨,现在又来戛纳,主要是想做一个全球经典电影盛宴的策划。

    要知道能来这些电影节参展的,几乎都是没有什么发行能力的独立电影。片子叫好不叫座,未必能走进电影院登上大屏幕,但是经典总是值得人反复推敲观看的。把这些影片放到视频网站上,一来可供小众影迷们反复阅览,二来也可以让剧组收获一笔资金,最重要的是得到了一个宣传机会。

    在华夏帝娱看来,这是口碑与市场两不误的策划宣传,在卫麟煊看来,这也算是公私两不误的请假理由╮(╯_╰)╭

    面对华夏帝娱少东家的盛情邀请,大家当然不会拒绝。恰好也到了晚饭时间,卫麟煊直接邀请大家在金棕榈餐厅用晚饭,美其名曰讨个好口彩。

    “……菜的口味有点重。说实话我不是很喜欢迷迭香,洋苏草的味道。不过这份龙虾浓汤还不错。”吃晚饭的时候,卫麟煊边吃边给陆衡建议道:“我觉得那个红酒焖牛肉你也应该爱吃……”

    “你要不要试一下那个布丁摊鸡蛋?这个鱼的口感还蛮新鲜的。”

    跟卫麟煊一样吃不惯外国菜的陆衡默默咬了一口香葱咖喱面包。抑郁症的情况得到治疗缓解后,原本还有些厌食的陆衡胃口打开,每天都像是胃里长了个黑洞似的,怎么都填不饱肚子。彻底回归了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的状态。

    他在卫麟煊的建议下要了一份红酒焖牛肉,顺便还追加了一份香葱咖喱面包。卫麟煊尝试着让他吃一块可丽饼,陆衡一脸“我看不懂你”的表情,挑眉说道:“谁吃饼的时候会往饼里加水果?”

    就跟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和往豆腐脑里放糖一样,陆衡实在不能理解很多地方的饮食习惯。

    这都是邪教啊!

    “你要说吃葡萄应该吐葡萄皮也就算了,吃豆腐脑怎么就不能放糖了?”绝对的甜教党死忠粉子卫麟煊就不服气了。“你们家炖小鸡炖红烧肉的时候是不是也得放糖?这不是一个道理吗?为什么你就不能接受豆腐脑里放糖呢?”

    “这就不是一个道理。豆腐脑里怎么能放糖呢?”陆衡执着的说道:“还有你吃麻辣烫的时候居然也放糖。我就不明白了,你吃麻辣烫为什么还放糖?”

    “那你吃粽子还放糖呢。吃粽子为什么放糖,吃豆腐脑就为什么放糖。你有能耐下回吃粽子你别沾糖,你也吃个肉粽子……”

    在陆衡治疗抑郁症期间,卫麟煊每天费劲脑汁的逗着陆衡多说几句话,甚至有时候会故意胡搅蛮缠,逼得陆衡不说话都不行。两人坐一块就下意识的想要掐架,而且掐的还都是毫无意义的生活琐事。完全忘记了周围还有一大票同行的食客。

    好在方恺之等人不以为意,一边吃东西一边津津有味的看着咸甜党死掐。

    不过他们没有想到,卫麟煊和陆衡掐着掐着,就把战火引到了他们的身上。

    “方导您德高望重,您说,豆腐脑里边儿放牛肉咸口儿卤子,是不是才正宗?”

    “荣大哥刘大哥你们说,吃粽子得吃裹腊肉裹鸭蛋黄的吧?”

    “小淼你拍着良心说,一个大男人吃麻辣烫的时候怎么能放糖呢?”

    “岳森南,虽然你已经离开华夏帝娱了,但是作为一个男人,你来说,豆腐脑里怎么就不能放糖了?”

    方恺之、赵淼都是北方人,荣琇、刘嘉伟是香城人,岳森南嗜甜的喜好圈内皆知,几年后甚至还炒作过“喜欢吃糖的男人通常不会太坏”的通稿。

    几个人面面相觑。

    最后还是唯一的,没有被“战火”波及到的女士周婧晓举手投降,充和事佬道:“这个嘛,我们还是尊重各个地方的饮食文化。来来来,菜都凉了,大家快点吃饭。吃完了我们可以去海滩逛一逛……”

    卫麟煊和陆衡相互→_→←_←的斜视一眼,傲娇的冷哼一声,各自低头吃饭。

    就在卫麟煊和陆衡抵达戛纳的第二天上午,华夏帝娱执行总裁卫展杰也飞了过来。

    卫麟煊想要通过华夏视频网站这个平台举办全球经典电影盛宴的策划做的不错,但是涉及到具体实施部分,就需要卫展杰亲自过来和入围了主竞赛单元和其他竞赛单元的导演和剧组谈。不管卫麟煊如何天纵奇才,毕竟还只是个上高中的少年,让他在谈判桌上独当一面,暂时还不合适。

    卫展杰飞过来的时候,还给陆衡和宝贝儿子带来了卫家掌厨老周亲手做的虎皮肘子红烧肉蒜香排骨荷叶鸡,东西是放在保险饭盒里空运过来的,让酒店帮忙加热一下,味道虽然不如新做的好,但也绝对是原汁原味。

    卫展杰坐在餐桌前,看着两个狼吞虎咽的孩子,笑眯眯的说道:“慢点吃,慢点吃。这一段时间辛苦你们了。”

    又问陆衡:“最近状态怎么样?想吃什么就跟叔叔说,这边儿做不出地道的华夏菜,叔叔就让老周做好了再空运过来。”

    “谢谢卫叔叔。”陆衡咽下口中饭菜,非常满足的道谢:“这已经很棒啦。”

    “要多吃一点才行,你怎么瘦了这么多。怪不得不敢回去,要是让你爸爸妈妈看到了,得多心疼。”卫展杰摸了摸陆衡的头,忍不住叹道:“你这孩子心眼儿太实。拍戏是得认真揣摩角色,可也要掌握一个度。凡事有度,过犹不及。”

    卫展杰说着,放在餐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卫展杰微微一顿,拿起手机走到阳台上。

    添了足足两碗饭的卫麟煊心满意足的放下碗筷,拍了拍陆衡的肩膀说道:“瞧见没,以后拍戏的时候悠着点,再乱来,连我爸这一关你都挡不住。”

    陆衡微微一笑,心下却是暖暖的。他看着卫麟煊,再次说道:“谢谢。”

    卫麟煊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立刻转移话题道:“对了,有一件事儿我得告诉你一声。”

    身为陆衡的经纪公司,华夏帝娱在得知《秋露白》入围戛纳电影节竞赛主单元的消息后,也没有闲着。利用陆衡在奥斯卡红毯上的惊艳亮相,再加上华夏帝娱的影响力,为陆衡成功运作了几个时尚杂志的采访。

    其中就有f国《尤卡》杂志的封面采访。

    “正好华夏男装要推出秋季新款。一共是两个系列,其中一个系列的主打作品留给你在红毯上穿。另外这个系列,就让f国《尤卡》率先曝光吧。”

    “对了,回国之后,我们再正式商谈一下你来担任华夏男装品牌代言人的问题。话说同样都是公司的品牌,你收取代言费的时候,能否打一个内部折扣价什么哒?”

    陆衡毫无形象可言的翻了个白眼。

    “要不就干脆别要代言费了,给你换成原始股份怎么样?也算是聘请你担任华夏品牌首席形象顾问的代价。”

    卫麟煊笑嘻嘻的搂住陆衡的脖颈:“so,骚年呀,为了品牌的业绩,为了你的荷包,请继续你艳压红毯哒旅程吧~干巴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