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塑人生(娱乐圈)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在向卫麟煊提出自己的“个人建议”之外,麦克医生还给陆衡开了很多药,按照国际治疗标准。并且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还有治疗方法,希望卫麟煊可以传达给陆衡的家人。

    卫麟煊总结了一下,无非就是坚持晨练呀,外出交际呀,重拾自信心呀,感受家庭温暖呀,多看一些心灵鸡汤呀,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呀,甚至还给陆衡开了一张食谱。

    卫麟煊以记录□□的认真态度把麦克医生的医嘱全部记录下来,准备回国后一一照做。

    然而他的打算却遭到了陆衡的反对。

    “我现在还不想回家,我不想让我爸妈担心。”陆衡坐在酒店的大床边儿上,用手抓着头发没精打采的说道。

    卫麟煊冷眼旁观陆衡标准的犬牙式动作,走上前一巴掌拍开陆衡的手,冷笑着开嘲讽:“现在知道担心叔叔阿姨的情绪了?你想没想过要是我没来,就你那副模样,等剧组杀青后你该怎么办?”

    陆衡顺着卫麟煊的手劲儿躺在床上,一双黑漆漆的眼眸看着天花板,不吭声。

    卫麟煊倒了一杯清水,把小药片和玻璃杯递给陆衡。陆衡乖乖的吃药,一双眼睛漫无目的地盯着卫麟煊,看看他走到客厅里鼓捣了一会儿音响。霎时间,旋律优美圆润的小夜曲飘荡在客房中;看到卫麟煊走进卫生间,没一会儿功夫,卫生间里响起流动的水声;看到又走进卧室,从衣柜里翻出一套柔软干净的睡衣扔到头上——

    眼前一黑,陆衡伸手扒拉开照在脸上的睡衣,就听卫麟煊说道:“给你放好水了,快点去洗澡。”

    倘若是在平时,陆衡一定会怪笑着调侃卫麟煊“好贤惠”,可是现在,陆衡只是无意识的把睡衣往怀里抱了抱,整个身体缩成半个团,一张脸都被埋在柔软的被褥中。

    卫麟煊心下微微一叹,突然开口笑道:“哎,这次我去t国探班,我一下飞机,你猜怎么着,我发现t国人特别热情特别大方。”

    身旁的床铺微微一陷,卫麟煊索性也坐在床上,手撑着床铺,笑眯眯的逗贫:“一路上碰见好多人,甭管男的女的老的少的,见了我的面儿没别的话,就是‘刷瓦滴卡’。怪不得大家都爱过来旅游,你说一下飞机就有人主动给你花钱刷卡,这心情,怎一个爽字了得!”

    卫麟煊拿腔作调的唱了一句,没得到陆衡的回应,他也不在意,推着陆衡从床上爬起来走进卫生间。浴缸里的水已经放好了,还特别闷骚的加了一大堆玫瑰花瓣。卫麟煊随手锁上门,走上前就开扒陆衡的衣服。

    陆衡下意识的捂着衣带做出闪躲的动作。卫麟煊挑了挑眉,毫不留情的嘲笑道:“怎么了,你还害羞呀?你有什么我没有呀?”

    陆衡支支吾吾地:“你出去,我想自己洗。”

    “那可不行。”卫麟煊态度坚决的摇了摇头。他可没忘记麦克医生的嘱咐:“我不能放你一个人在里头洗澡。万一你一时想不开,一头扎浴缸里头寻短见可怎么办?我回头怎么跟叔叔阿姨交代?”

    开启了霸道总裁外带啰嗦损友模式的卫麟煊不由分说的扒开陆衡的衣服,把人往浴缸里一按。

    温热的清水亲吻着肌肤,玫瑰花瓣的香味让人情不自禁的放松下来。

    卫麟煊特满意的捞了一手花瓣凑到陆衡眼前显摆:“瞧瞧,这可都是从m国最大的玫瑰花园——格兰弗德玫瑰园空运过来的新鲜玫瑰。你知道就你泡的这一缸玫瑰花,算上运费,至少得两千m刀。”

    “你这可是皇室级别的享受啦。”

    卫麟煊说着,顺手拿起一旁的花洒和洗发露,就要给陆衡洗头。

    温热的清水自头上浇下,陆衡下意识的要挣扎,被卫麟煊一把扣住了不让动:“看在两千m刀的份儿上,别给我添乱。”

    卫麟煊嘴里拿着空运花瓣的事情开玩笑。却从来不提他接到刘嘉伟的电话后,临时决定飞t国,又带着陆衡到m国治疗,把刚刚运营上手的《唱响未来》选秀节目全权交给别人运作。甚至连新成立的华夏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也全都扔给老爸卫展杰。被大伯卫仁杰和大堂哥卫鸿煊在爷爷面前上眼药,说他总是三分钟热血,无论做什么都坚持不到最后……

    在卫麟煊看来,这些事情肯定都没有朋友重要。可是看在陆衡眼中,他却知道上辈子卫麟煊和卫家大房的那些龃龉。“我自己在这边吃药做康复就行,要不然你先回去——”

    “啪”的一巴掌盖在陆衡的脑袋,察觉到掌心毛毛刺刺的寸发,卫麟煊嘿嘿笑道:“手感真不错。等明儿回家,我把家里那几只金毛也剃成这个发型。”

    陆衡没吭声,卫麟煊也不介意,大手往下一滑,直接开始给陆衡搓背。嘴里碎碎叨叨的说道:“我的事儿我心里有数。你要是真觉得对不住我,那就想想应该该做点儿什么回报我?”

    “什么事情?”陆衡下意识的转头看过去。

    卫麟煊嘿嘿一笑,指着浴缸里的玫瑰花瓣说道:“要不然你帮我数数这浴缸里头一共有多少瓣花瓣呗?正好我也算算我这两千m金除了花枝花刺和花叶,均摊到这些花瓣上的话,得多少钱一瓣。”

    陆衡不置可否,竟然真的低下头,开始一瓣一瓣的数花瓣。

    被温水浸泡过的花瓣湿哒哒的黏在一起,好多花瓣重重叠叠根本分不清。陆衡就把这些花瓣从水里捞出来,一瓣一瓣的分开,数清楚了,再把花瓣搜集到卫麟煊事先摆放在一旁的容器里。

    陆衡数着数着,就感觉花瓣好像越来越香,这个人慢慢的有点昏沉,眼皮渐渐的合到了一起,头一点一点的,最后无力的靠在浴缸旁边。

    卫麟煊扭头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洗漱台上的闹钟,小小声的吹了下口哨:“不愧是老爸的朋友,这损招挺好用呀。”

    卫麟煊站起身,从一旁的架子上拽下毛巾,把睡着的陆衡从浴缸里拖出来,胡乱给他擦干身体,直接把人抗回卧室睡觉。

    第二天一早,陆衡是被卫麟煊用力摇醒的。

    这丫也不管陆衡是多少天都没睡过的病人,直接扔了一套运动服过来,特别着忙的催道:“快点起来,我们要去晨跑了。”

    “我不想去。”陆衡痛苦的把自己缩进被子里:“我要睡觉。”

    “不行!你得出去跑步。”卫麟煊生拉硬拽,把人从被窝里拽了出来。推着陆衡进入洗漱间洗漱,然后压着陆衡下楼去跑步。

    跑步、吃早饭、去图书馆看书、参加各种派对。

    陆衡在《a剧组》拍摄小三个月,课程也落下三个月。卫麟煊直接打电话让人把课本和习题册空运过来,两个人坐在设施齐备环境良好的图书馆里,守着一面大落地窗,开始认认真真的复习。

    到了晚上,两人就回到酒店里面,吃晚饭,洗澡,继续背题。睡觉之前给家里边打通电话,陆衡不敢让陆爸陆妈看到他现在的模样,但是他非常想听到爸妈大哥小妹的声音。家人殷殷嘱咐的话语和细碎的唠叨让身在异国治病的陆衡有一种满足感,知道自己是被人需要的,知道自己是有人关爱的。

    可就算是这样,陆衡失眠的状况还没有多大改善。麦克医生提出的损招卫麟煊用了两次就不敢用了,每天兢兢业业的照着医嘱陪陆衡做各种运动,可惜收效甚微。

    到最后,灵机一动的卫麟煊想到了另外一种方法。他打电话给卫爸爸,让对方从国内邮寄几盘初高中的英语磁带过来,每天晚上陪着陆衡做英语卷子听英语磁带。几天之后,卫麟煊惊喜的发现要论起催眠的音乐,没有任何音频可以跟华夏初高中的英语磁带相媲美。

    对于卫麟煊的这个结论,陆衡也深以为然。

    他俩商议过后,决定把这个消息分享给提出损招不偿命的麦克先生。

    然而麦克先生坚决不肯承认这个发现。他坚持认为科学的治疗方式,民俗的催眠手段,再搭配着令人放松的无副作用的药物治疗才是有效的。

    什么民俗的催眠手段……不就是数数嘛,人家是数绵羊他们是数花瓣……卫麟煊都懒得吐槽了。要不是打从心眼儿里信任自己的爸爸,卫麟煊简直怀疑麦克医生究竟是不是正规医生╮(╯_╰)╭

    不过不管是科学的治疗方法有效,还是英语磁带的功用,反正陆衡觉得自己的状态已经好多了。至少他每天晚上,都能够睡着了。虽然每次睡觉之前都要背上一大段英文单词,可是这样的催眠方式也不错。

    至少陆衡的学习成绩可以保证了。

    或者等到陆衡回国以后,他还可以继续尝试一下,看看背数学书、物理书、化学方程式什么的,有没有催眠的功效……

    就在陆衡再次有闲心打趣自己并且包袱款款的准备回国的时候,一封电话的到来改变了陆衡的行程。

    电话是方恺之方导打过来的,他想要和陆衡说的只有一件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