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塑人生(娱乐圈)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

    《a行动》在香城的拍摄结束后,麦城梁导演带着部分演员和必要的后勤组飞去t国拍外景。

    因为预算问题,剧组在t国拍摄的日程很紧,最多只能在曼谷部分地区取景,而且拍摄的时间只有一个礼拜。

    这让习惯了后世大投资拍摄的陆衡略显不适应。不过就算是这样,麦城梁也已经很满意了。毕竟香城电影向来都以拍摄时间短拍摄节奏快布景成本低著称。

    这些在陆衡眼中略显抠门的取景拍摄,在制片方手中,完全可以宣传出“国外真实取景,剧组十分良心”的噱头。

    想来也蛮感慨。在这个时代,电影制作真正拼的还是演员的演技和剧情,华夏电影人们费劲脑汁,尽量用最简陋的布景最省钱的方式拍出一幕幕经典镜头一部部经典电影。等到十多年后,资本彻底进入影视界,大家开始比拼投资比拼特效比拼演员的人气比拼炒作手段,没人再精心推敲剧本,没人再精心打磨演技,导致电影上映后票房大卖烂评横行。反倒给人一种拍戏不再是为了艺术,而是为了圈钱的悲凉。

    陆衡上辈子来t国拍戏的机会虽然不多,但是拍戏闲暇时间,带着家人过来旅游散心的次数却不少。时光倒退十五年,这里的风土人情虽然有诸多变化,看在陆衡眼中,却没啥物是人非的感慨。当然也没啥出去玩的欲、望也就是了。

    休息时间,他宁愿躺在沙发上看书看剧本,趴在酒店客房的大床上养精蓄锐,也不愿意和那些游客一样满大街各景区的乱窜。

    陆衡的兴趣缺缺和整日的哈气连天看在麦城梁和刘嘉伟等人的眼中,却不免多了几分忧思。

    一般像陆衡这个年纪的孩子,又是第一次出国,哪有不兴奋的?

    陆衡越是这样,大家越担心陆衡入戏太深,一头扎进剧情里出不来。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缓解陆衡的现状。

    于是在《a行动》剧组抵达t国拍摄外景的第六天,正在忙活选秀节目的卫麟煊接到了刘影帝的一通电话,立刻放下了手边的工作飞过来探班。

    卫麟煊过来的时候,照例给剧组带了一大堆好吃的。八个保镖提着满满当当的零食,当中有t国本地的特色小吃,也有卫麟煊不远千里从祖国带来的燕京小吃和粤式美味。

    卫小公子固执的以本朝大吃货的思维揣摩别人,总觉得剧组里边肯定有跟他一样吃不惯外国菜的。再加上《a行动》的剧组成员除了陆衡以外,全都是香城或者粤省那边儿的。所以请他们吃粤式下午茶,肯定就味儿对了。

    果然,卫麟煊带来的家乡土特产立刻赢得了剧组里不少灯光道具摄影师傅们甚至是剧组演员们的欢呼。大家一边享受着家乡和异国风味的美食,一边笑意满满的称赞华夏帝娱就是体贴细心,连探班都想的这么周到。这才是不差钱的土豪呀~

    相比之下,只允许剧组在t国拍外景一个礼拜还要把盒饭钱算到每一分每一厘的剧组投资商就显得分外抠搜。

    卫麟煊听着大家满口的赞誉,笑眯眯的说了几句“还请多多关照我们家陆衡”的场面话,目光却一直在片场内来来回回地扫视。最终在某处角落里看到了安安静静坐在椅子上,仰着脸闭着眼睛,让化妆师为自己补妆的陆衡。

    t国午后的阳光肆意洒落,炫目的日光倾洒在大皇宫金碧辉煌的建筑上,倾洒在青翠欲滴的草坪上,倾洒在那一段红顶白墙上,倾洒在少年身上。

    陆衡头上依旧带着那杀马特的头套,造型邋遢,宽大的戏服包裹着单薄的身躯,整个人由内自外的散发着阴郁疲惫的气息。脸上手上和脖子上抹了一层黑粉,那张脸明显比参加奥斯卡颁奖典礼时瘦了一圈,尖下巴都出来了。连那见鬼的杀马特造型和浓浓的戏妆都没能遮住眼睛底下的硕大黑眼圈儿。

    看到陆衡形容懒散身形佝偻歪歪斜斜地靠在椅子上,卫麟煊简直都不敢相信,这孙子竟然就是过年时非拽着他去几十里外的学校打雪仗的那个小少年。

    就是拍了一部电影,满打满算也就是三个来月的时间,怎么就把他们家的陆衡给折腾成这样了?

    卫麟煊心里的一股火蹭一下的窜了上来,他强忍怒气的看了一眼麦城梁,一言不发的走上前去,拽起半瘫在椅子上的陆衡,感觉到掌下握着的纤细胳膊,不由分说的把人推进了一旁简易搭造的化妆间。

    满剧组的人刷一下的看向导演麦城梁,麦城梁自觉心虚的摸了摸鼻子。语气讪讪地跟刘嘉伟说道:“看来华夏帝娱真的很关心自家艺人的状况。”

    刘嘉伟特别无奈的看着麦城梁,心里暗暗一叹,也不好说什么。

    化妆间内,陆衡眯着眼睛看了卫麟煊一眼,好像才注意到有这么个人,勉强勾了勾嘴角,做出一个微笑的表情,开口问道:“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没提前打个招呼?”

    “那你为了拍戏连觉都不睡的事儿怎么也不想着给我打个招呼?”卫麟煊翻了个白眼,伸出手从陆衡的肩膀摸到腰,没好气儿的说道:“你是不是背着我减肥了?咱们不是说好了吗,演员可以不用减肥,角色形象从化妆造型上找。这可都是签了合同的。是麦城梁违约还是你为了拍戏连命都不要了?”

    “没有减肥。”陆衡低垂着眼眸,没精打采的摇了摇头,有问必答的解释道:“就是最近一段时间,晚上睡不着觉,白天也没胃口吃东西,折腾的。”

    卫麟煊心下一沉:“什么叫晚上睡不着觉?你不是为了拍戏克制着不让自己睡觉吗?现在该拍的戏份也都拍的差不多了。你想睡就睡呗,谁还拦着不让你睡?”

    陆衡低着头,没吭声。

    卫麟煊心中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他深吸了一口气,仔仔细细地打量了陆衡一遍,尤其是陆衡脸上挂着的那俩黑眼圈:“你该不会是……睡不着了吧?”

    陆衡苦笑一下,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打从拍完了香城的最后一场戏,他晚上就睡不着觉了。脑子越困越清醒,眼前翻来覆去的都是犬牙。他明明知道犬牙只是他塑造的一个角色,只是一个虚拟的人物,可是没有用,他就是提不起劲儿来。

    发展到这两天,他连饭都不愿意吃了。每天就想找个地方往那儿一坐一躺,睁着眼睛就能发好几个小时的呆。只有拍戏的时候能痛快点儿。

    “可惜再有几天,这部戏就杀青了。”到那个时候,犬牙也就彻底没了吧。

    陆衡一想到这里,心里就火烧火燎的难受。就好像是搁浅了整个世界的情绪,没地儿安放。

    看到陆衡这个样子,卫麟煊哑口无言,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还真不知道,你丫还有这么一个为艺术献身的高尚情操。”

    卫麟煊只感觉到槽多无口:“我当初就该坚持,不让你拍这部戏就对了。”

    他当初看那麦城梁就觉得那不是什么好人。果然吧!

    连十五岁的小男孩儿都忍心下手,这帮当导演的都疯了吧!

    卫麟煊特别气愤的看着造型邋遢到让人不忍直视的陆衡,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开口吐槽道:“你也是,拍个电影而已,用得着把自己折腾成这样。你说要是你爸你妈看见了,得多心疼。”

    陆衡心下一动,他眨了眨眼睛,有点茫然的看着卫麟煊。

    卫麟煊特别不愿意看到陆衡这种小儿智障的表情,憋了满肚子的怒火也不知道冲谁发泄。

    有人轻轻地敲了敲门,从门缝里伸出一个脑袋,奉命过来叫人的小场务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个……导演叫陆哥去拍戏。”

    虽然陆衡的年纪很小,但是他这一段时间的表现可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大家也都心甘情愿的叫他一声陆哥。

    卫麟煊不悦的皱了皱眉,却也知道这个节骨眼儿上不好冲人发火,只能板着脸说道:“知道了,待会儿就过去。”

    小场务偷偷瞄了一眼陆衡,欲言又止的走了。

    陆衡看着在狭小的化妆间里乱转,毛炸的跟蒲公英似的卫麟煊,扯了扯嘴角说道:“那你等我一会儿,等我下了戏,请你吃好东西。”

    “别笑了!”卫麟煊伸手戳了戳陆衡酒窝的位置,一脸嫌弃的说道:“太难看了,白瞎你的酒窝了。”

    卫麟煊在年假里受陆衡的熏陶,东北话说的那是越来越溜。

    这一场戏拍到了下午五点钟才收工。陆衡卸妆后,换上自己的t恤牛仔裤,准备请卫麟煊到唐人街一家很有名气的大排档吃炭烧海鲜。

    这家海鲜大排档是剧组抵达t国第一天,刘影帝自掏腰包请大家吃的。陆衡当时没什么胃口,却也记住了这家大排档宾客盈门的盛况。如今要请卫麟煊吃当地特色,陆衡自然而然的就想到这里。

    麦城梁出于对陆衡的内疚和心虚,非要做东请这一次客。再加上《a行动》剧组在t国的外景拍摄也都差不多了,只剩下几个镜头需要补,麦城梁索性就趁这个机会,把杀青宴给提前了。

    麦城梁盛意拳拳,卫麟煊就算有一肚子的不满意,这种情况下总不能伸手打笑脸人。他心里边呵呵冷笑,准备等麦城梁请客的工夫,非得好好宰这人一顿不可。

    卫麟煊气势汹汹地跟着《a行动》剧组的人抵达唐人街的那家海鲜大排档。

    晚上七点半左右,这里已经是宾客云集座无虚席,竟然还有不少客人在店内店外排队等位。还好麦城梁导演事先让剧务定了桌,一大帮人被身穿绿色制服的服务员引到特意拼好的桌子旁坐下。按照各自的口味开始点东西吃。

    香甜美味的烤鲜虾,配上了地道辣汁的烤螺,鲜美醇厚的咖喱蟹,酸酸甜甜的t式鱿鱼,用虾酱炒的空心菜,还有加了冰的冰糖燕窝……

    就算卫麟煊这种不怎么习惯吃外国菜的本土吃货,也不得不承认这边的海鲜烧烤确实不错。

    几乎所有人都在幸福的大快朵颐,唯有陆衡,没什么胃口的坐在一旁,只是偶尔喝两口冰糖燕窝。

    卫麟煊看着陆衡食不下咽的模样,忍不住皱了皱眉,用咖喱蟹肉给陆衡拌了小半碗饭。金黄色的咖喱蟹盖在白色的米饭上,咖喱蟹的浓醇鲜香混合着米饭的清香,看起来色泽明艳闻起来味道香浓,卫麟煊又特地扒了几只烤虾,将嫩嫩的虾仁儿摆在米饭上,递到陆衡面前。

    陆衡:“?”

    “伟大的领袖教导我们,要珍惜劳动人民的劳动成果!”卫麟煊态度严肃上纲上线,手指敲了敲桌面,挑眉说道:“你不会是想违背伟大领袖的指示,浪费我的劳动成果吧?”

    陆衡:“……”

    “快点把这碗饭吃光。”卫麟煊依旧严肃的说道:“不然你今天就算是化身表情帝,也弥补不了我这颗受伤的心。”

    陆衡:“……”

    拿起汤勺,陆衡犹犹豫豫地挖了一口饭,凑到嘴边。小口小口的吃东西。

    卫麟煊几乎没见过陆衡这么咽药一样的吃饭,他看着陆衡微皱眉头,特别艰难的咽下一口口饭。期间卫麟煊还不忘继续扒虾,投喂陆衡。

    大概吃了三勺饭四个虾仁,陆衡就停下了进食的动作。开口说道:“我吃饱了。”

    卫麟煊脸上看不出一点儿情绪,只是说道:“那就算了。”

    麦城梁特别尴尬的看着卫麟煊,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当天晚上,连酒店客房都没定的卫麟煊索性赖在陆衡的房间里不走。他接到刘嘉伟的电话,说陆衡最大的问题似乎还是睡眠不好。陆衡自己也亲口承认过。跟这一条比起来,连食欲不振都是次要的。

    刘嘉伟想到陆衡为了拍戏刻意不睡觉,执意要把角□□绪熬出来的执着,生怕陆衡的精神状态受到影响。

    他记得圈里就有不少艺人,刚开始为了拍夜戏不敢睡觉,到了后来想睡都睡不着,只能靠吃药维持睡眠状态。

    可是陆衡才十五岁,哪里能过这种生活?

    卫麟煊在卫生间洗了个热水澡,吹干头发,从卫生间里出来,就发现一直没吭声的陆衡光着脚坐在落在酒店客房的落地窗前,背靠着墙面,整个人半靠在落地窗上,表情落寞的看着窗外的夜色。窗外明明灭灭的灯光打在陆衡的脸上,让陆衡的情绪愈发模糊。

    卫麟煊走上前:“这么晚了,睡觉吧。”

    陆衡缓缓回过头来:“你先睡,我等会儿再睡。”

    卫麟煊皱了皱眉:“那你去床上躺着。”

    陆衡脸上飞快的浮现出一丝暴躁的情绪,旋即克制的吸了吸鼻子:“你先去睡,不用管我。”

    卫麟煊双手抱胸:“那我给叔叔阿姨打个电话怎么样?”

    陆衡抬头看着卫麟煊,两人面无表情地对视了一会儿,陆衡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刚刚走近床铺,就听卫麟煊说道:“我觉得你该先洗个澡。”

    陆衡低着头,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去洗澡。

    卫麟煊坐在床上掐点等了一个多小时,实在忍无可忍的推开卫生间的门。就看到陆衡呆呆的站在淋浴器下面,冷冰冰的凉水从花洒里面倾洒出来,落在陆衡的身上。陆衡头抵着瓷砖,也不知道瓷砖和水哪个更凉一些。

    卫麟煊强忍着怒火,直接把人从浴室里拽出来,扔过去一条毛巾。陆衡眨了眨眼睛,缓缓地看着卫麟煊:“你怎么进来了?”

    “我再不进来天就亮了。”卫麟煊看着陆衡不在状况内的样子,深吸了一口气,刻意打趣道:“就算是住酒店,你也不能这么浪费水资源吧?”

    然而陆衡却没接话,只是默默擦干了身体,换上睡衣跟在卫麟煊的身后,上床睡觉。

    说是睡觉,可是这一个晚上,某人的眼睛闭着,思维却异常活跃,眼前就跟放电影似的,一点睡意都没有。他也不像是那些失眠的人,翻过来转过去的折腾。大概是怕吵醒睡在另一边的卫麟煊,陆衡连动都没动过。

    “你要是睡不着,咱们两个就聊一会儿。”

    陆衡闭着眼睛没吭声。

    “有个事儿得谢谢你。就是神魔数码特效工作室的事儿,我跟我爸亲自去新西兰考察过了,觉得这个工作室的业务能力和潜力都不错,价钱上也比奇迹特效更合适,所以就跟董事会打了报告,直接收购神魔数码。我还提议让这个工作室想办法攻克3d技术的难题,如果成功了,到时候华夏帝娱做投资,让你参演全球第一部3d电影怎么样?”

    “……还有就是咱们公司旗下的《唱响未来》大型选秀节目也在华夏电视台播出了,这节目特别火,全国收视率都涨到37.2%了,连带着推出的华夏视频网站也很受欢迎。我飞过来的时候,公司正在录制全国三十六强的晋级赛,估计等放暑假的时候,收视率会再往上翻一倍……”

    陆衡闭着眼睛听着卫麟煊絮絮叨叨,实在忍无可忍,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没睡着?”

    “咱们两个可是经常睡在一个床上的人,你睡没睡着我还不知道?”卫麟煊轻笑一声,挑了挑眉,索性坐起来,摆出一副彻夜长谈的架势:“陆衡,你不能再这样了。”

    《a行动》在t国的外景拍摄已经接近尾声,只需要再补几个镜头,整部电影就正式杀青了。

    卫麟煊对刘嘉伟这种掐着点给他打电话的举动不置可否。他知道麦城梁是不想耽误拍摄进度。一部电影从开始筹备到杀青再到后期制作,需要剧组里的每一个人通力合作,哪怕有一个环节出问题,都有可能影响到成片的质量。

    麦城梁不想冒这个风险,是出于对剧组的负责,对制片人对投资人的负责,对每一位参演人员的负责。

    这些事情卫麟煊都知道,但是当他看到陆衡身形消瘦精神恍惚食欲不振甚至是隐隐自我厌弃的模样。他就不想理解这些事儿。

    电影杀青后,卫麟煊直接带着陆衡飞去m国看心理医生。

    对于这个职业,陆衡的感触熟悉又陌生。上辈子在圈内拍戏,听过不少艺人入戏太深无法自拔最终患上抑郁症的新闻。可是他自己却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经历或者说是担忧。

    没想到重活一世,他倒经历了不少上辈子没有经历过的事情。

    正在胡思乱想的陆衡在心理医生的示意下,在一张看起来就很舒服的米色布艺沙发上躺了下来。

    帮他做心理疏导的医生是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白人,一头接近于黑色的头发全部梳到脑后,露出饱满的额头和轮廓深邃的五官,脸上还带着一副无框眼镜,精心修剪的胡子让他看起来性感有型,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荷尔蒙的侵略性。完全不像是陆衡印象中的,那些温顺无害的心理医生。

    似乎留意到陆衡的警醒不安,型男医生勾了勾嘴角,笑着安抚道:“放心吧,我是很专业的。”

    陆衡眨了眨眼睛,总觉得更不放心了。

    大约半个小时以后,守在走廊外面的卫麟煊被心理医生叫进办公室,身为病患的陆衡却被赶了出去。

    “……他现在的症状表现,是很明显的抑郁症。”型男医生示意卫麟煊在办公桌对面坐下。看着这位不远万里从另一个国家赶过来的老朋友的儿子,麦克医生开门见山的说道:“不过幸运的是,从病人的种种表现来看,他应该只是轻度的抑郁症。主要还是睡眠不足或者说是无法正常入睡引起的自我认知障碍。当然这其中还有许多因素。你不必担心,很多演员都会有这种郑重。而且他非常明白自己的症状,也并不是很抗拒治疗……”

    麦克医生特别无辜的耸了耸肩膀,习以为常的说道:“他只是有点抗拒我。”

    打量着隔着一张办公桌,满身的雄性荷尔蒙都要扑过来的麦克医生,卫麟煊心有戚戚焉地点了点头。如果不是老爸的强烈推荐,他才不会带着陆衡来找这么一位看起来就不靠谱的心理医生。就算不能找到慈祥阿姨那一款的,怎么着也该找一位身材凹凸有致的金发美女吧?

    脑子里飘过吐槽弹幕,卫麟煊一脸淡定的点了点头,开口询问道:“请问他这种情况,应该怎么治疗?”

    “按照全球通用的治疗方法,我会给你开一些药,告诉你一些可以缓解抑郁症的办法。不过针对little deer的情况,我也有一些非常私人的建议……”

    麦克医生凑到卫麟煊的身边,湛蓝色的眼睛盯着卫麟煊,小声说道:“一些或许会管用,但是并不那么标准的建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