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塑人生(娱乐圈)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码头抓人的戏份结束后,陆衡足足休息了两天,什么戏都没拍。也不进片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足足睡了两天。

    这下子可把麦城梁吓得不轻。直接带着酒店的服务人员跑到楼上砸门叫人。服务员拿着酒店房卡划开房门,麦城梁直接推门而入,一大帮人看到躺在床上昏死过去的陆衡,险些没把魂儿吓出来。

    刘嘉伟立刻打电话叫剧组医生过来。刘医生带着听诊器和各种医疗设备在陆衡身上折腾大半天,又是听诊又是把脉的,最后发现陆衡的心跳血压心率都没毛病,这丫就是睡的太死了。

    第三天一大早,睡得昏天暗地的陆衡从床上爬起来,要了一份早餐狼吞虎咽的吃完,在泰半剧组成员又担忧又害怕的目光中,才施施然的揭开谜底——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最近一段时间,我晚上克制着不怎么睡觉。”

    为了更好的诠释犬牙这个角色,陆衡没少做准备工作。可是有一条限制摆在那儿——他可以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推敲人物小传,揣摩人物心理,却没有办法完全的再现出犬牙吸毒时的状态——他总不能为了这么一个角色,再试验一下吸毒的感觉吧?

    既然不能亲自吸毒,那就得想办法找找感觉。在陆衡跑到戒毒所里观摩了不少瘾君子毒瘾发作的现状后,他隐隐约约的琢磨出,其实犯毒瘾的感觉和缺觉的感觉差不多——

    基本上都是精神崩溃,哈气连天,不能控制自己那一款的。

    所以陆衡在入组拍戏后,就有意识的减少了睡眠的时间。刚开始由每天八小时减到六个小时,再由每天六个小时减到四个小时,直到开拍码头抓人这场高、潮戏份之前,陆衡已经遭受了一个多月的睡眠不足,外带三天三宿没合眼了。

    长时间不能睡觉的折磨,再加上日益精湛的演技,角□□绪的累积,让陆衡在昨天的拍摄中毅然决然的爆发出来,完美的诠释出犬牙的疯狂、绝望、阴郁、痛苦、暴躁和生不如死。

    拍完了这一段,陆衡的文戏就差不多结束了。剩下的还有一段结尾,再有就是t国的外景部分。

    “我觉得我现在的状态也蛮适合拍结尾那幕戏的。”吃完早饭的陆衡轻轻勾了勾嘴角,脸上浮现出一抹大病初愈后的惨白羸弱。虽然是在微笑,可是眉宇间浓浓的郁郁和一点也透不出笑意的眼眸却让众人心下一沉。

    大家伙儿相互对视一眼,敏锐的觉察到事情……似乎没有陆衡想象的那么简单。

    麦城梁紧皱着眉头,目光纠结的落在陆衡的脸上,不知道是该欣慰于陆衡的刻苦认真,还是该埋怨这孩子:“……怎么可以这么胡来?”

    麦城梁长叹一声:“你为了拍戏晚上不睡觉,这件事情你怎么不跟我们商量一下?”

    他还以为陆衡只是沉迷在角色中,却没想到陆衡为了体验角色,竟然还遭受了心理和身体上的双重折磨。

    这孩子也太狠了呀!

    “放心吧,麦导。”陆衡微微一笑,看着满脸纠结的麦城梁,温声说道:“我心里有数,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的。”

    他只是不想拍戏的时候总被刘嘉伟、王振这些老戏骨压着。在拍摄《秋露白》的时候已经尝到了甜头,甚至好莱坞巨星和学院派认可的陆衡总觉得,他其实是有能力把演技磨出来的。所以他得努力折腾出一条不一样的路,才不辜负这重来一回。

    你已经把玩笑开大了!

    并不知道陆衡心中的那些傲骨铮铮,麦城梁连连摇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执导这么多年,拍过那么多电影,还是第一次有了后悔的感觉……早知道这样,他当初就应该听文杰和刘嘉伟的劝,直接给陆衡做一下心理疏导。

    至少也该问出陆衡为了拍戏偷偷不睡觉的事情。

    怎么就为了拍戏弄得鬼迷心窍了!这么点儿一孩子!他就说嘛,陆衡拍戏的时候眼睛里总是通红通红的带着红血丝,这么明显的生理反应,他当初怎么就没注意到!

    麦城梁这会儿整个人都被负罪感淹没了。可是事已至此,他就算再怎么马后炮也无济于事。只能按部就班的拍摄接下来的戏份。

    麦导心里头倒是暗暗发誓,他一定得把这片子拍好,绝对不能辜负陆衡这一段时间遭的罪!

    同样被陆衡的玩命狠拼震撼住的还有刘嘉伟和王振这两位大影帝。两人面面相觑,都开始敬佩起这位年仅十五岁的小搭档了。

    有天赋有资源,最重要是对自己也够狠,这样的人,一定能在圈内斩获一席之地。

    很快,陆衡为了拍戏找感觉连觉都不睡的新闻就传遍了《a行动》剧组。

    无论是在哪个行业,有能力肯努力且敬业的人都会赢得大家的敬佩。

    陆衡年纪虽然小,但是为人谦逊温润可亲,从来不会耍大牌,也不会仗着自己是小孩儿就给大家添麻烦,提出一些蛮横无理的要求,这一段时间的拍摄表现大家也都看在眼里,原本还羡慕嫉妒恨的觉着陆衡实在是有天分,是老天爷赏这口饭吃。

    这现在看来,就算是老天爷赏饭,人家也是自己把这口饭吃进嘴里的。

    这要是换个仗着自己有天赋就恣意挥霍的,指不定把这口饭丢到哪儿了。

    受到这份努力的感染,整个剧组内的气氛都变了。

    两天之后,再次进组的陆衡敏锐的发觉大家的态度都有些变化。似乎是工作更积极了,不论是灯光道具布景师傅还是那些群众演员,拍戏的时候都不用麦导扯着嗓子提醒,总是自己把工作先做到位了。

    因为是拍整部电影的最后一幕戏,陆衡饰演的犬牙需要改变一下形象。

    在整个拍摄期间,一直维持杀马特邋遢造型的陆衡被造型师按在椅子上,用推子突突突的剃了个板寸。

    这种头型很接近陆衡在《秋露白》饰演小韩露生时留的圆寸。然而发型虽然相似,可是犬牙跟小韩露生的气质却是截然不同。至少此刻的陆衡端端正正地站在镜子面前,同样是拿着眉目精致面容白皙的脸,却绝不会让人看错这两者的身份。

    道具师将事先准备好的服装送进化妆间。是一套时下年轻人最喜欢的品牌运动服。

    为了营造出瘾君子面黄肌瘦形如竹竿的形象,整部电影中,犬牙的穿着大都是异常宽松的长袖衫和肥腿裤子,这套白色运动服穿在身上后,立刻就显出了那一条修长笔直的大长腿。再配上梳着板寸后略显犀利的精致眉眼,哪怕还带着一丝大病初愈的倦怠,也让几位化妆造型师们看直了眼睛。

    其中一人忍不住感叹道:“果然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你说以前那造型咱们就没感觉,现在一打扮起来,这青春逼人美色犀利,简直hold不住啊!”

    陆衡略低着头,微微一笑。因为睡眠充足而重新变得黑白分明的眼眸里似乎有一道流光闪过,就好像有一根羽毛轻轻滑过心尖,让人顿时柔软起来。

    打扮一新的陆衡打开化妆间的大门走进片场。

    那一瞬间,连片场内正在工作或者等戏的人都忍不住恍惚了一下。

    坐在休息椅上的刘嘉伟眨了眨眼睛,笑着打趣道:“麦导,你看看你的戏多折磨人。拍摄这么久,我都险些忘了我们家陆衡还是个相貌英俊的大帅哥呢!”

    “这会儿记住就行了。”麦城梁特别满意的看了陆衡一眼又一眼,挥手示意大家各就各位。

    最后这一场戏是外景戏。场景就是香城的一家戒毒所门前,顺利完成了任务的李国睿把身中枪伤的犬牙带回华夏。送他去戒毒。

    一声“action”后,几部摄像机按部就班的推进,犬牙站在戒毒所门前,看着已经换成警服的李国睿,笑着说道:“没想到,你换上警服还蛮帅的。”

    李国睿笑问:“是吗?”

    “当然,我不骗人的。”

    犬牙微抬着眉眼,盯着李国睿的肩章,突然问道:“在华夏考警察很难吗?”

    李国睿微微一愣:“什么?”

    “我是说……”镜头慢慢的推进,只见犬牙微低着头,浓密的睫毛不安的抖动着,遮住了眼中的情绪。

    “……如果我戒了毒,可以考警察吗?”

    “当然!”李国睿反应了一下,才开口回答。

    “没骗我?”

    “当然。你知道,我不骗人的。”李国睿同样低眉敛目,没有与犬牙对视。而是将手里的一个纸盒递过去。“送你的礼物。”

    “什么东西?”

    “待会儿自己看。”

    接过纸盒的犬牙默默点了点头,他的目光低垂着,看着自己的鞋尖。那是一双崭新的运动鞋。也是他这辈子穿过的第一双运动鞋。犬牙盯着鞋尖跟李国睿说了声再见。抱着盒子转身,没走两步,突然又扭过头来:“你不骗人的,对吧?”

    李国睿又是一愣。

    那一瞬间,早就明白了什么的犬牙突然露出一个笑容。那笑容,就仿佛是经历了一个寒冬的冰封,到了春日融融化开的春水,在明媚日光的照耀下,泛出粼粼的波光,安然静谧,澄澈凛冽,幽邃深远,在眼眸里折射出珠滑玉碎的流光。

    然后,犬牙在李国睿的注视下,抱着礼物,一步一步,头也不回的,走进了戒毒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