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塑人生(娱乐圈)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陆衡就犬牙这个角色的人设问题,跟麦城梁导演以及剧本的另一位编剧文杰大哥商量了好几天。争取能让犬牙这个角色的遭遇更加合理。

    开启较真儿模式的陆衡完全没有想过,不论他把犬牙这个人设的幼时经历改动的如何符合逻辑和常识,这些内容都不会在剧本中正面呈现出来。事实上陆衡在开机之前做了这么多的准备工作,最大的作用就是帮助他自己和剧组里的其他人更加深刻的理解了犬牙这个角色。

    发展到后来,就连一直在旁围观的刘影帝都不禁动容。为了帮助陆衡更好的体会角色,刘嘉伟也用自己饰演男主角李国睿的视角,帮助陆衡侧面分析犬牙这个角色。

    当然,在整个讨论的过程中,刘嘉伟影帝也觉得自己受益匪浅。

    就在陆衡和刘嘉伟入组《a行动》的一个礼拜后,红姐的扮演者影后梁毓琳也暂时结束其他工作,低调入组。因为是客串角色,梁毓琳在影片中的出场时间不多,大概需要一个礼拜就能拍完。再加上梁毓琳自身的通告特别多,行程特别紧,所以剧组为了赶时间,就把红姐相关的戏份全部挪到前边儿来拍摄。

    这就让陆衡又多出一个礼拜的学习时间。陆衡贯彻了自己在《秋露白》剧组时的作息习惯,每天早上跟着剧组一块儿到片场,观摩刘嘉伟、梁毓琳和王振等人的对手戏。

    虽然陆衡在上辈子的时候,跟这些影帝影后都有过合作。但是身临其境的体会和冷眼旁观的琢磨又不一样。陆衡在片场观摩拍戏的过程中,就发现两大影帝和一位影后对如何诠释角色都有自己独到的想法。可以让自己在完美诠释角色的同时,仍旧保留一分属于演员自身的特质。

    陆衡大感受益匪浅。他抱着一个厚厚的笔记本,每天守在片场里边儿,就跟对待期末考试一样认真的记录这些影帝影后们的每一个动作和表情,然后分析对方为什么这么做,就跟影视学院的同学们拉片子差不多。

    可陆衡的学习环境可比那些影视学院的学生们强多了。至少他实在片场里边实时学习,有疑惑不解的地方可以凑上去直接询问。看在陆衡年纪小小长相讨喜态度谦逊前途无量且很有眼色,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过来讨教一下什么时候应该躲得远一些不要打扰他们休息的情分上,这些影帝影后们丝毫不吝啬自己的经验和学识,对陆衡的问题都是耐心回答悉心指点。

    就连麦城梁导演和剧组的摄影大叔都时不时的提点陆衡几句,告诉陆衡不能光揣摩演员的动作和表情,有时候还可以结合道具和布景,甚至是打光来诠释角色的心情。

    陆衡上辈子是拍武打枪战出身,虽然演技够用但是他的表演方式一直比较粗糙,就是那种演啥都是他自己的感觉。虽然观众们也买账,但是一遇见那些炉火纯青的演技派们,陆衡可就遭罪了。平时拍摄总ng不说,等电影上映了还要被观众甚至死忠粉们扔下一句“嘤嘤嘤好出戏,但只要看脸看身材看动作,偶像我们也不会抛弃你哒。”

    虽然粉丝们的语气绵软态度卖萌,然而也弥补不了陆衡偶尔会心塞的一颗玻璃心。

    这辈子因缘巧合,拍摄的第一部电影就是拿到奥斯卡小金人的经典之作。陆衡琢磨着,就算自己可以重走一下上辈子的老路,也应该把演技这一块好好琢磨琢磨。免得拍摄的电影上映之后,被观众们指着角色质疑“能参演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演员就是这个演技?”

    传出去也给伟大的祖国丢人不是?

    等到一个礼拜之后,影后梁毓琳在剧组内的戏份杀青。当天晚上,梁毓琳自掏腰包请大家吃了一顿杀青饭,然后连夜都没有过,直接打包飞f国,据说在那边还有一家珠宝代言在等着梁毓琳拍摄外景广告。

    而在梁毓琳杀青之后,陆衡和其他演员的戏份也提上拍摄日程。因为在拍摄前期已经有了充足的准备工作,再加上一段时间的磨合推敲,陆衡的表现渐入佳境。隐隐有了从诠释角色到融入角色的味道。

    然而沉浸在拍摄中的陆衡并没有留意到导演麦城梁和其他演员们又是惊艳又是担忧的情绪。

    这一天,剧组的拍摄任务是一场室内戏。拍摄内容是讲由刘嘉伟饰演的男主角李国睿在t国执行任务间认出了犬牙的身份,这让李国睿猛然想到了十九年前那位美艳不可方物的线人。出于对红姐的愧疚,李国睿想要帮助犬牙脱离现在的环境。然而犬牙根本就不接受李国睿的好意。在一次抢地盘的巷战中,犬牙被对手一枪打中肩膀。尾随在犬牙后面的李国睿及时救出了犬牙。他把犬牙带到自己的住所,替他取出子弹包扎伤口,做饭给他吃。

    临时搭建好的摄影棚被道具师布置成t国旅馆的风格,红白相间的地板,红绿黄搭配的玻璃隔断,客厅中间摆放着一张棕红色的简单饭桌,坐在椅子上可以通过半开的玻璃隔断看见李国睿在厨房里做菜的身影。屋顶有昏黄的灯光洒落下来,电视机里播放着烂俗的搞笑喜剧,有一种家常的温馨。

    刚刚包扎好伤口的犬牙坐在饭桌前,两只手抱在胸前,翘着二郎腿,面无表情地打量着房间内的每一寸角落。

    摄像大叔以犬牙的视角,将房间内的陈设缓缓扫了一遍。站在厨房内炒菜的李国睿笑着开口问道:“对了,还没问过你,你吃不吃辣?”

    随着李国睿说出这一句话,炒锅里突然爆出“滋啦”的声响,浓郁的香气从厨房飘出来,李国睿将大勺颠了颠,又笑道:“忘记了,你刚刚受了伤,还是不要吃辣的。”

    “对了,你吃东西有没有特别的喜好?喜欢吃酸甜口的还是咸香口的?”

    “你们华夏警察都这么啰嗦吗?”犬牙歪歪斜斜地靠在椅子上,不耐烦的问道。

    厨房里炒菜的李国睿笑了笑,把炒好的菜拨进盘子里,顺手烧了一壶热水,准备待会儿泡点茶,然后端着两个盘子进入客厅。

    李国睿一共炒了四道菜:一道素炒西蓝花,一道西红柿炒青椒,一道油焖大虾,还做了一条鱼。

    李国睿替犬牙盛了一碗饭,把筷子递给他,笑着说道:“好多年不做饭,手艺有点生疏了。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犬牙没说话,接过筷子低头吃饭。犬牙吃饭的样子很凶,一大口一大口狼吞虎咽,好像能把碗茬子一点点咬碎吃进肚子的凶狠。

    李国睿就坐在对面给犬牙夹菜,看到犬牙囫囵的把大虾一口口的吞进肚子里,忍不住笑道:“吃虾要剥皮的,连头带皮一起吃,吃到胃里不消化的。”

    李国睿说着,开始给犬牙剥虾。修长的十指将油焖大虾的虾头和虾皮都剥掉,只剩下白白嫩嫩的虾仁儿,扔到犬牙的碗里。看到犬牙仍旧是闷着头吃饭也不说话的模样,李国睿笑了笑,下意识说道:“你吃饭的口味和你母亲一样,都很喜欢吃——”

    “你有没有跟她睡过?”犬牙突然开口打断了李国睿,他仍旧维持着头塞在碗里吃饭的动作,低沉的声音却让人一愣。

    坐在监视器前面的麦城梁导演和编剧文杰也是一愣。剧本里的原台词是犬牙问李国睿是不是喜欢红姐,不然为什么会记住一个线人喜欢吃什么。可是现在陆衡的话……

    改台词了?

    文杰扭头看了麦城梁一眼,麦城梁换换的摇了摇头。

    而在片场中,被陆衡的临时发挥搞得一愣的刘嘉伟回过神来,立刻接道:“你怎么会这么想?”

    犬牙没有理会李国睿的反问,只是低头巴拉碗里的饭。

    李国睿只觉得嗓子眼儿一堵,他缓缓的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啊。你的母亲,她不是这种人。”

    犬牙一直闷头吃饭的动作停住了。李国睿不知怎么就觉得一阵心酸,他伸出手,摸了摸犬牙的头顶,温柔的说道:“你的母亲,很漂亮很温柔的。对了,我这里有一张红姐的照片,你要不要看?”

    “没睡过她,却留着她的照片。”犬牙死死地握着手里的筷子:“那你不是更蠢?”

    李国睿心里一阵恼火,他不想看到犬牙这么污蔑红姐:“你别这样说你的母亲,她会伤心的。”

    “恩客睡□□,有什么好伤心的。你干嘛生气?”犬牙面无表情地看着李国睿,再次追问:“你真没睡过她?”

    “没有!”李国睿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们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红姐她是一个很值得敬佩的女人。”

    李国睿觉得犬牙的猜测玷污了他跟红姐的相处。他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过身逃避的道:“我去给你找照片。”

    坐在餐桌旁的犬牙看着李国睿在卧室内翻找的样子,半边脸陷入昏黄的光线中。

    昏黄的灯光模糊了犬牙的轮廓,端着饭碗的犬牙愣愣的坐在饭桌前,突然以所有人都听不见的音量喃喃了一句:“怎么没睡过呢?”

    如果睡过的话,那我是不是就能以为……不然的话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救我回来,帮我取子弹包扎伤口,还做饭给我吃……

    李国睿找到红姐的照片从卧室出来的时候,发现客厅里已经没有人了。餐桌上杯盘狼藉,吃的干干净净地碗筷放在桌子上,原本应该坐在一旁的犬牙却不见了。

    李国睿捏着红姐的照片愣在原地,幽暗的光线下,依稀可见那曾经风华绝代的丽人,风情万种的笑容。

    厨房里的水壶突然长鸣,水蒸气咕嘟咕嘟的冒泡,壶盖都被顶的颤动。

    坐在监视器前的麦城梁导演喊了一声“卡”,招手叫过一直呆在片场旁边的场务,吩咐道:“去看看陆衡怎么样了。”

    场务找到陆衡的时候,这小子正蹲在一个堆满了道具的角落里,嘴上叼着一根烟,没点燃,眼神愣愣的盯着前头空无一物的地面。

    场务不知怎么就是心下一突,他走上前,清了清嗓子,小声说道:“麦导叫你。”

    这话足足说了两遍,陆衡才反应过来。他黑黢黢的眼睛看了场务一眼,慢慢的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进了片场。

    麦城梁和文杰正在讨论陆衡改台词儿的事儿。虽然陆衡没有按照剧本的要求念词儿,但是他们翻看了刚才的拍摄,再结合犬牙这个人物的社会层次和所处环境,竟然觉得陆衡的改编才更符合犬牙这个人物形象,尤其是跟剧本的结局相互对应,竟然隐隐约约有了一丝点睛的味道。

    就连刘嘉伟也不得不承认,在刚刚的拍摄中,“好几次都被他带入戏了。”

    坐在一旁的编剧文杰突然说道:“他这几天的状态明显不对。”

    这句话出口,麦城梁也沉默了。

    陆衡入戏太深,以至于拍完戏了情绪都抽不出来,这种现状但凡是有点经验的人都看得出来。可是麦城梁站在电影的角度考虑,却并不想做出任何改变。

    “这部戏大概还有一个月就能杀青了。再看看吧,大不了等杀青以后咱们给他找个心理辅导——”麦城梁话还没说完,目光扫到身侧一片阴影,突然吓了一跳。

    陆衡双手垂在身侧,歪歪斜斜的从阴影里走出来,目光阴郁的看着监视器前的麦城梁。“麦导,你找我?”

    那一瞬间,麦城梁丝毫不夸张的,感觉到浑身地汗毛都竖了起来,他看着陆衡黑魆魆的眼眸,莫名心虚的干咳一声,原本到了嘴边儿的话突然一转,就变成了:“没什么,这一场戏你拍的挺好的。我跟文杰商量了一下,就这么过了,待会儿咱们再补拍几个镜头。”

    陆衡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等到陆衡晃晃悠悠地被化妆师拽去补妆后,刘嘉伟忍不住说道:“这样不行吧?陆衡他毕竟只是个十五岁的孩子,没什么拍摄经验。再任由他这样下去,我担心会出事的。”

    麦城梁导演眉头紧锁,他沉吟了大半天,还是说道:“再看看吧!再看看!”

    见到麦导这样的态度,刘嘉伟和文杰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叹了一口气。

    没过两天,饰演毒枭明哥的王振从另一个剧组赶回来拍戏。猛一看到在片场边上等戏的陆衡,简直吓了一跳。

    “这小子怎么成这样了?”王振可还记得他跟陆衡初照面时,对方笑容可掬气质温和谦虚的样子,这才一个多月下来,咋就把人摧残成这副模样了?

    这苦大仇深阴狠残暴的蛇精病是谁?他们家可爱谦逊的little deer哪里去了?

    * * * * * *

    王振回归剧组要拍的第一场戏就是李国睿带着前来支援的警察和犬牙联手攻破毒枭明哥的老巢。在经过一连串的爆破枪战后,李国睿和犬牙发现了想要逃跑的明哥。两人尾随在明哥之后,直到码头。

    李国睿想要把明哥绳之以法,扣押回华夏,接受人民的审判。可是犬牙却想杀了明哥为自己的母亲红姐报仇。

    李国睿和犬牙产生了争执,犬牙没有想到李国睿在这种时候还坚持那些刻板的规矩。心里积攒了十八年的怒火一下子就爆发了。

    “你看看这个人!就是这个人,十八年前杀了我的母亲,把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犬牙神色狰狞,目光充满了红血丝,神色疯狂阴鸷的瞪着李国睿,眼眶欲裂。他手中的枪口指着码头上的明哥,因为情绪太过激动,毒瘾克制不住的蠢蠢欲动。他吸了吸鼻子,神经质的颤抖了一下:“我不懂你的那些臭规矩,我只想杀了他,为我母亲报仇,为我自己报仇。”

    “你不能这么做。”李国睿目光痛苦且包容的看着犬牙:“听我说,他不值得你这么做。把他交给我,让他接受人民的审判接受法律的制裁。这样才是正确的——”

    “我不管什么正确不正确。我只知道我的仇我亲手报。”犬牙说到这里,干脆的开了一枪打在明哥的腿上。

    明哥哀嚎的跪倒在码头上,犬牙走上前将枪口堵住明哥的脑袋。明哥满脸惊恐的看着犬牙:“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你绝对不能杀我!”

    “没有人比我更有资格杀了你。”犬牙说着,又是一枪干脆的打在明哥的另一条腿上——

    “我是你的父亲!”明哥的惨嚎让犬牙一瞬间怔住了。

    腥咸的海风轻轻拂过,在海浪拍打着礁石的啪啪声中,抱着双腿滚在地上的明哥吃痛的大吼道:“我是你的父亲,我是你的亲生父亲。你是我的儿子,你不能杀我。”

    那一瞬间,仿佛连海鸟的翅膀都安静下来。

    犬牙就着用枪抵着明哥头的姿势,缓缓地蹲了下来,语气轻柔的问道:“你说什么?”

    他向来阴郁疯狂的面容,罕见的出现了一丝温柔的神情。他的目光落在明哥的脸上,黑黝黝的散发着一丝莫名的光亮。那光亮直勾勾的落在人的心尖,然而疼痛且惊恐的明哥已经顾不得这些,他双膝跪在犬牙的面前,痛苦的说道:“求求你不要杀我,你真的不能杀我,我是你的父亲——”

    “证据呢?”犬牙的语气越发轻柔,手中的枪从明哥的额头转向了太阳穴,这样的动作方便犬牙靠近明哥的身边,他贴近明哥的脸颊,脖子神经质的歪着,身体偶尔的抽搐,表情温柔的骇人:“你说你是我的父亲,证据呢?”

    “我有证据!我真的有证据!”明哥不想死,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死。他沾满了鲜血的双手颤抖着摸向自己的心理包。在包里面,有明哥仓皇之间收拾的金条、m金和□□,足够他东山再起。而在行李包里面,还有一张皱皱巴巴的纸。

    那是一张亲子鉴定书。

    “你小子在a区冒头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我原本想杀掉你,可是老彪开玩笑说你的年纪,没准儿是我们几个人的种。我就背着人偷偷做了亲子鉴定……”明哥祈求的看着犬牙:“你小子是我的儿子,你不能杀我……当年我也没有杀你对不对?”

    明哥说到这里,脸色狰狞了一下。他没有想到他当年的一时心软,居然会把自己害成今天这个样子。

    犬牙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封皱巴巴的亲子鉴定书,上面的字他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他原以为他只是不认识字,可是现在,他发现他连自己都不认识了。

    他的父亲,为了报复他的母亲,给他的母亲注射毒品,把他的母亲扔给其他的男人,让他从一出生就染上毒瘾,遭受那么多折磨,眼睁睁的看着他像狗一样的活着。

    不。他的人生,连狗都不如!至少流浪狗小的时候还喝过母亲的一口奶!

    “啊——”犬牙痛苦的嘶吼,原本消瘦的面容已经被泪水模糊了满脸,豆大的泪水顺着两颊滑落,他举起手里的抢,发泄似的接连勾下扳机。

    “犬牙!”

    接连的枪响中,李国睿从后面抱住了激动的犬牙,想要制止他的行为。然而李国睿惊愕的发现犬牙整个人都瘫在了自己的身上。

    鲜红的血液从犬牙的胸口涌出来,濡湿了李国睿给他新买的t恤,濡湿了t恤上的唐老鸭。

    犬牙呆呆的低下头,他的枪口,是冲着天上打的。就算他再恨明哥,再想为母亲和自己报仇,也做不到亲手杀了自己父亲的程度。

    可是明哥却在犬牙开枪的同时拔出了一直藏在腰后的枪。就算明知道犬牙的枪是朝天上打的,明哥还是扣动了扳机。

    身体无力的靠在李国睿的怀中,犬牙瞪大了眼睛看着头顶蔚蓝色的天空。

    “犬牙!”李国睿搂着怀里的犬牙,他看着明哥抱着行李包狼狈的爬进码头旁边的快艇,看到明哥挣扎着想要发动快艇。

    李国睿明明有时间上前追捕明哥,可是他看了看怀中的犬牙,毅然从身后掏出配枪,朝着明哥的方向按动扳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