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塑人生(娱乐圈)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我是陆衡,华夏帝娱的艺人。”陆衡笑眯眯的介绍自己:“我是跟着《秋露白》剧组来参加奥斯卡颁奖典礼的。”

    查理和杰克面面相觑。无论是华夏帝娱还是《秋露白》剧组,在最近一段时间内,都是好莱坞电影人耳熟能详的存在。前者因为与派蒙影业竞争收购奇迹特效工作室而备受关注,后者就更不必说了——不论是本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得主的名头,还是那个让人津津乐道的赌约,都让人无法忽视。

    查理眨了眨眼睛,伸出右手道:“您好,陆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

    陆衡微微一笑。

    卫麟煊再一次接到陆衡电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卫展杰正在酒会上与那些m国人虚与委蛇,这种层次的谈判卫麟煊还说不上话。他只能端着高脚杯在酒会上乱晃,争取找乐子打发自己。

    “……你说你在奥斯卡举办的官方庆祝派对上帮我找到了另一家特效工作室?”卫麟煊挑了挑眉。

    “是的,这是一家新西兰的特效工作室。名气虽然还没有奇迹特效那么大,但是工作室的业务水平和发展潜力应该不错。”陆衡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有底气,虽然他本人并不太懂这些高科技的东西,但是他有远超旁人十六年的预见能力,他知道眼前这个深陷窘迫的神魔数码在十六年后,会到达一个什么高度。

    举个例子吧,全球第一部3d电影的特效工作,其中最困难最尖端的部分,就是眼前这两位其貌不扬的好基友,带着他们的神魔数码特效团队做出来的。

    那些超前的事情陆衡自然不会说,他只是把神魔数码的现状大概说了一下,询问道:“你们要不要过来看一下?”

    ******

    对于大多数好莱坞明星来说,由《时尚》杂志在沃利斯研究中心举行的庆祝派对会成为他们在颁奖典礼后第一次公开亮相的地方。

    这已经成为了一项约定俗成的共识。

    《秋露白》剧组当然也不会例外。

    正在休息区跟神魔数码的两位创始人闲聊的陆衡接到了方导的通知电话,必须赶回去参加应酬的陆衡只好和两位先生约定了待会儿在《时尚》派对见面。然后他步履匆匆的赶到门口,愕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剧组里唯一的女士周婧晓竟然换了一套晚礼服。

    “你去哪儿了?怎么一个晚上基本没见到你?”方恺之略略皱眉,意味深长的提点道:“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你应该好好接触一下这里的人。”

    陆衡不好说自己帮公司牵线搭桥去了,更不能说自己是偷吃东西去了。只能乖乖的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赵淼站在一旁,突然开口笑道:“我看方导就不用担心小衡了。他刚刚在派对上,和安德烈伊丽莎白那些人聊的很好——”

    “谁在说我?”安德烈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过来,陆衡只觉得身后一沉,安德烈已经把大半个人压了上来,笑眯眯问道:“你藏的可真隐蔽?我在派对上都没有找到你。说吧,你做什么坏事去了?”

    陆衡装作没听懂安德烈的饱含深意,笑着解释道:“我只是在休息区坐了坐,派对上太热了。”

    “哈!”安德烈冲着陆衡挤眉弄眼:“派对太热了!”

    说完,也不容陆衡回答,而是冲着《秋露白》的导演方恺之问道:“你们也是要去沃利斯研究中心吗?”

    方导刚刚点头,就见安德烈拍着胸脯的说道:“正好我也要过去。就让r跟着我吧。你们放心,我不会把他弄丢的。”

    安德烈是好莱坞最近几年人气最火爆的明星,陆衡能和这样的人交好,方恺之自然乐见其成。

    “那就麻烦布鲁克斯先生了。”

    “不麻烦,顺道而已。”安德烈说着,胳膊揽着陆衡的肩膀,笑眯眯的往自己的车架方向走去。

    陆衡看着站在一旁的赵淼,笑着建议道:“能不能让赵淼和我们一起?”

    “怎么?”安德烈挑眉,嘴角挑起一丝坏坏的笑容,怪笑着打趣道:“你怕我吃了你吗?”

    “不,我只是怕我克制不了我自己。”陆衡也笑嘻嘻的回道:“还是有朋友陪着比较放心。至少有他在,你是安全的。”

    调戏不成反被撩的安德烈摸了摸鼻子,仍旧不死心的说道:“那也许会变成3p。”

    “那你就自求多福吧!谁让你引狼入室来着。”陆衡嘴皮子利索的让安德烈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他只好耸了耸肩膀,一脸庆幸的说道:“还好我的车里有司机和保镖在保护我。”

    他伸出另一只胳膊揽住赵淼的肩膀,笑眯眯说道:“走吧,我的小迷弟。记得你曾经说过的话,你可要保护你的偶像啊。”

    赵淼看了陆衡一眼,笑着说道:“这可真是一个令人为难的请求。”

    三个少年插科打诨地离开。一个小时后,抵达沃利斯研究中心。

    《时尚》派对的举办方是m国《时尚》杂志,在奥斯卡举办的官方派对上还是嘉宾身份的劳伦格尼尔摇身一变,成为了派对的主人。

    而在半个小时后,卫展杰父子也从另一个酒会上赶了过来。在奥斯卡颁奖典礼结束后,好莱坞电影人赶场一般的参加庆祝派对早就是大家习以为常的事情,所以没人对卫展杰父子的突然出现表示疑惑。只是在看到卫麟煊手中的披萨外卖纸盒后,大多数人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奥斯卡红毯秀从下午四点钟开始,再算上化妆和路程消耗掉的时间,大部分参加颁奖典礼的明星基本上从下午两点钟就没再吃东西了。即便是颁奖典礼结束后,大家在庆祝派对上也只是克制着喝点酒水,吃点小点心。

    原本就已经饥肠辘辘地状态,再闻到这香味浓郁的披萨之后,哪里还忍得住。

    站在陆衡旁边的安德烈下意识的吸了吸鼻子,眼睛亮晶晶地问道:“是安妮婶婶家的黑椒牛肉披萨对吗?”

    卫麟煊脸色古怪的看了安德烈一眼,能够闻出里面是黑椒牛肉披萨不奇怪,不过居然能闻出是安妮婶婶家的披萨……

    卫麟煊笑了笑,举起手里的外卖盒:“要来一块儿吗?”

    “当然!”安德烈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他接过卫麟煊手中的披萨盒,挑了一块肉多的位置,顾及形象的咬了一口,然后分外满足的说道“太棒了!”

    他扭头看着陆衡,毫不吝啬溢美之词的称赞道:“r,你有一个好老板。”

    陆衡微微一笑,伸手接过安德烈手中的披萨,也挑了一块。然后他忽然发现,自己周围忽然站满了衣冠楚楚的巨星们。此时此刻,他们正用最热情的笑容真挚的目光看着他……手里的披萨。

    “好吧!”陆衡心下无奈的叹息一声,主动把披萨交了出去:“大家都来一块儿吧。”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众人笑眯眯的道谢。然后举动矜持态度优雅的各自挑选了一块儿披萨。只可惜僧多粥少,到最后还是有很多人没分到。

    看到其他人正用自己生平最为优雅的举动吃着手里的披萨,再闻着大厅内弥漫的披萨香味,那些没有吃到披萨的人干脆提议道:“要不然我们点个外卖怎么样?”

    反正大家都在吃披萨,也就不会显得他们叫外卖的举动太无礼。

    这个提议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于是衣着光鲜的好莱坞巨星们开始翻起自己的手包和西服兜——

    太过昂贵的礼服和贴身的剪裁让他们没有办法携带钱包。事实上在此之前,也没有哪位好莱坞巨星会在参加奥斯卡红毯秀以及庆祝派对时携带钱包。即便有人能够在自己光鲜亮丽的礼服和手包中找到一些零钱,凑起来也不够买披萨的。

    这其实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好在卫麟煊兜里还有两张m元大钞,足够支付几个披萨外卖的。

    于是在奥斯卡颁奖典礼结束后的这一个夜晚,来自神秘东方的小卫先生用几个披萨外卖成功获得了大多数好莱坞巨星的好感。

    这份幸运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也真是没谁了╮(╯_╰)╭

    ******

    “……这就是我大吃货国独有的幸运方式!”第二天一早,在酒店大床上醒来的陆衡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忍不住笑道。

    “你说的很对。”卫麟煊笑眯眯的晃了晃手里的娱乐早报:“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因为几个披萨登上好莱坞娱乐报纸的头版头条。”

    陆衡闻言,走上前去接过报纸,看到头版头条上一群巨星吃披萨甚至举着披萨合影的照片,忍不住哈哈大笑。

    “对了,你们昨天晚上和神魔数码谈的怎么样?”洗漱过后,坐在餐桌上的陆衡一边吃早饭一边问道。

    “爸爸和那两个人初步聊了一下,只是昨天晚上的派对太热闹了,不太适合深谈。所以爸爸决定让他们两个带着神魔数码的具体资料,今天上午来酒店找他。”卫麟煊说道。

    陆衡点了点头,没再往下问。

    而在酒店的另一间客房内,刚刚醒过来的赵淼也在和自己的经纪人抱怨:“……早知道这么一个破文艺片也能拿奥斯卡,我当初就应该和他们一样提前入组。你是没看见,昨天晚上,那些好莱坞巨星和荣大哥还有陆衡交谈时的样子。还有安德烈,他能记住陆衡在电影里一共出现了多少分钟,却连我的名字都记不住……”

    孙叔亮笑眯眯地听着赵淼的抱怨,从衣柜里找出合适的衣服递过去:“其实我倒觉得,那些人之所以能记住荣琇和陆衡的表演,是因为韩露生这个角色的人设本来就很好,演员的发挥余地也更大一些。岑秋白就不一样了,剧本在诠释这个角色的时候,限制的比较死,就是一个伟光正的正面形象,主要用来推动剧情。演员的发挥余地反而不如男二号。”

    赵淼有点泄气的躺在床上,想了一会儿,突然说道:“孙哥你说,陆衡这小子的运气是不是太好了。当初他要试镜小男一号,公司非让我半道截胡。还有昨天晚上,那个卫麟煊参加派对时还不忘给陆衡带外卖。那些好莱坞巨星居然也买账,生生把一个时尚派对变成了大吃会,今天早上居然还登上了娱乐报纸的头版头条……”

    孙叔亮微微一笑:“陆衡的运气是很好。不过你的运气也不差呀。其实《秋露白》能够拿奖,是你们所有人的功劳。你完全没必要纠结这个。”

    “……你说的也对。”赵淼想了想,开口笑道:“再说了,韩露生这个角色也不适合我的形象。就算方恺之带着角色来找我,公司也不会答应的。”

    孙叔亮笑了笑,没有说话。

    《秋露白》剧组在奥斯卡结束后,又在洛杉矶逗留一个礼拜。主要是应邀参加各种采访节目和综艺脱口秀,还有几个时尚杂志也给艺人发来邀请。尤其是穿着deer少年系列现身红毯的陆衡,更是被各大时尚杂志所青睐。连带着华夏男装这个品牌也在m国甚至全世界的时尚圈引发了轩然大波。国内的咨询电话接到手发软。然而总部秉持着饥渴营销的法则,愣是不肯上架销售。

    一个礼拜之后,《秋露白》剧组从洛杉矶返回华夏。在首都机场遭遇到了媒体记者和影迷们的蜂拥堵截。

    这是《秋露白》剧组在拿到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后,首次在国内亮相。

    守在机场内的媒体记者们狠命的按着快门,不要命的拍照。整个机场都变成了一边银白色的海洋。

    对于国人来说,能够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斩获小金人,这不仅仅是剧组的事情,更不仅仅是华夏电影圈的事情。这是整个华夏的光荣,整个华夏的骄傲。尤其是这次的胜利还代表着隔壁邻居的惨败——华夏和东瀛一衣带水比邻而居,然而两个国家的恩恩怨怨却能追溯到几百年前。

    面对这个在历史上堪称前倨后恭良心狗肺的国家,只要是状态正常的华夏人,应该都不会有什么好感。更别提这次《秋露白》剧组奔赴奥斯卡,还是东瀛电影人率先挑衅的。

    挑衅不成反被打脸,这样的新闻不仅让华夏观众们觉得扬眉吐气,更能津津乐道好多天。

    鳞次栉比的麦克风伸到面前,面对媒体记者们状态疯狂的提问,方恺之导演仍旧保持着儒雅淡定,在镜头面前略作回答,便带着自己的演员们坐车离开。

    抵达燕京的第二天,陆衡和刘嘉伟影帝直接入组《a行动》。

    自从《秋露白》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荣誉后,曾经参演《秋露白》的演员们就毫无例外的被媒体记者们拖出来“鞭尸”。这些报纸杂志为了拼销量,恨不得把有限的素材编出无限的报道来。不但将《秋露白》的导演和演员们的来历背景演艺经历拖出来各种晒,甚至还发散思维的挖掘出这些演员在《秋露白》杀青后,又参演了哪些作品。并且津津乐道的为这些或上映或者还没上映的影视剧们排名,从票房收视率到观众口碑,再到服装道具布景宣传等等等等,大有不把这个消息的最后一滴价值榨干就不罢休的狠劲。

    《a行动》的主演和男二号分别是在《秋露白》中有过精彩演出的影帝刘嘉伟和新人陆衡。

    前者的演技不容置疑,甚至还有影评人以“如果不是出场时间不够,以吴国维在电影中的戏份和刘影帝的演技,完全可以申请最佳男配角”的理由为刘嘉伟惋惜。

    至于陆衡就更不用说了,虽然初次触电,但是令人惊艳且富有灵气的演绎连全世界最难搞的奥斯卡学院派都征服了。

    在这种情况下,一老一小两位戏骨的倾力加盟立刻让还没有正式开机的《a行动》备受关注。

    这样的现状当然是麦城梁乐见其成的。只是他仍旧担心外界的追捧会让刚刚出道的陆衡失去本心,所以在刘嘉伟和陆衡进组之后,麦城梁连开机发布会都不搞了,直接宣布封闭拍摄。

    而在正式开机之前,麦城梁还特地找到陆衡,询问对方:“人物小传写的怎么样了?”

    麦城梁想要和陆衡讨论一下“犬牙”这个角色,以此来判断陆衡在过去的半年内有没有认真揣摩角色。

    而陆衡在拿到剧本后,写人物小传的过程中,也产生了许多无法自圆其说的疑问。一老一少一拍即合,陆衡立刻从书包里拿出厚厚一个黑色笔记本,翻开自己记录问题的那几页,态度认真的问道:“我确实是有挺多地方难以理解。想听听麦导您的建议。”

    麦城梁看着陆衡拿出来的厚厚一本写满了人物分析的笔记本,又看了看陆衡那满是字迹的剧本,一瞬间老怀大慰。他笑眯眯说道:“没关系,艺术这种东西,都是探讨出来的。你有什么问题直接说。”

    陆衡点了点头,一个个问道:“首先我想问一下,剧本里设定的犬牙是从出生就被抛弃到垃圾堆,吃流浪猫狗的奶还有垃圾堆里的食物充饥。他天生就有毒瘾,然后两三岁的时候被捡垃圾的爷爷奶奶收养,那么在此之前,他毒瘾犯了的话,是怎么克服的?还有如果一个婴儿染上毒瘾却没有合理治疗的话,毒瘾发作的时候会不会死掉?”

    麦城梁:“……”这个问题……他其实没怎么想过。构思剧本的时候光注意戏剧冲突了。

    陆衡继续说道:“还有就是犬牙在被养父母收养之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吸毒的?他吸毒的途径是什么?购买毒品的渠道还有钱都是怎么来的?”

    麦城梁:“……”

    陆衡又问道:“既然犬牙是红姐的儿子,红姐又是被毒枭明哥报复而死。那么毒枭为什么不直接杀掉犬牙斩草除根?反而纵容犬牙在t国建立自己的势力?”

    麦城梁:“……”

    陆衡提出的问题一个又一个,接连不断的吐槽简直都快把麦城梁砸蒙了。这陆衡已经不是认真了,简直就是较真儿。

    然而面对如此较真的陆衡,面对陆衡写满了一个笔记本的人物分析,麦城梁实在说不出“其实香城枪战电影的特点就是这样,情节快场面燃细节部分用不着太推敲,基本上所有的好莱坞大片也都是这样”的搪塞话。

    他轻咳几声,循循善诱的问道:“那么你在设立人物小传的过程中,是怎么考虑这些的?”

    陆衡脸上微微一红。他看着麦城梁,小声说道:“其实我是这么想的……”

    在陆衡的设定中,犬牙自出生后便没有了母亲,所以被红灯区的其他混混带走了。那些混混利用犬牙乞讨赚钱,可是他们并不是犬牙的亲人,也不关心犬牙的死活,所以犬牙讨到的钱多,这些混混就在犬牙犯毒瘾的时候给他喂加了毒品的水,要是犬牙没讨到钱,这些混混就把犬牙扔到门外自生自灭。

    所以小时候的犬牙经常会犯垃圾堆里的食物充饥,甚至还干过抢流浪猫狗奶喝的事情。大概在犬牙三四岁的时候,因为毒瘾发作哭闹不休,吵到了正在吸毒的混混。不耐烦的混混直接给犬牙扎了一针,结果没算好脊梁,害的犬牙口吐白沫昏厥过去。

    吓坏了的混混直接把犬牙带走扔到荒郊,结果被翻垃圾的爷爷看到。爷爷发现犬牙的身体还温热,还有呼吸,就把犬牙带回了家里收养。

    然而犬牙仍旧有在外乞讨的习惯,他刚开始把讨来的钱交给养父母讨他们的欢心,后来就偷偷留下讨饭的钱自己买毒品。再后来就参加了小团伙小偷小摸……

    至于毒枭明哥为什么任由长大后的犬牙发展自己的势力而没有杀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