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塑人生(娱乐圈) 第33章 fangdao别点



    请点进来哒小天使萌跟我一起唱~~

    防~盗~章~节防~盗~章~节~

    不♂要♂点↗不♂要♂点↗

    点~了也不用↘害怕

    点~了也不用↘害怕

    会↘换→哒→

    会↘换→哒→

    ︿( ̄︶ ̄)︿

    第三章

    虽然陈小墨伤心的连吃午饭都没有胃口,不过在莫西干头的生拉硬拽下,两个人还是去校门口对面的汉堡店解决了午饭。

    陈小墨也是在吃饭的时候知道莫西干头叫张远航——对此张远航特别无语的翻了翻白眼,认为陈小墨果然是一头见了黄河也不死心的倔驴。拙劣的谎言都已经被大家无情的拆穿那么多回,还能自顾自的玩的那么嗨。

    好在身为发小的张远航早就习惯了陈小墨的有病任性,一边嚼着汉堡一边自觉捧场的自我介绍道:“我是张远航啊,张王李赵的张,远处的远,起航的航。咱们两家是世交,咱们两个是发小,同年同月同日同一个医院出生的。咱俩可是关系最铁的好基友!”

    “所以冲着这一点,商量个事儿呗?”张远航说到这里,突然嬉皮笑脸的用手肘撞了撞陈小墨的胳膊。

    “什么事儿?”陈小墨看着张远航贱兮兮的表情,莫名问道。

    “人不都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嘛!咱俩关系那么好,你把那校花甩了呗。反正人卢雅琪也不喜欢你。你说你天天没事儿往人家身边凑,又是买衣服又是买包的,还得忍着她那张□□脸。咱热脸贴人家冷屁股,犯得着么?”张远航说到此处就是一阵的捶胸顿足,长臂猿一样的胳膊随手搭在陈小墨的肩膀上,勾肩搭背的说道:“其实她长得也就那么回事儿,也就是咱们学校的女生颜值偏低,把她衬得有那么几分姿色,要是真说起来,跟那些电影明星什么的差远了。也就是你被叔叔阿姨管得严,没见过什么世面。才被她迷得五迷三道的。要不这样吧,我大堂哥下个礼拜日过生日,要开一个游艇会。说是自家兄弟小聚一下。到时候请的一水儿的艺校的学生,咱们也过去看看?”

    张远航说的满口的京片子,说话速度跟机关枪似的,长篇大论下来都不带喘口气儿的。吐沫星子险些没喷到陈小墨的脸上,陈小墨随手把凑在面前的一颗大头拍开,开口说道:“什么卢雅琪,我不记得这个人!”

    张远航嗤笑了一声,好像是在嘲笑陈小墨的态度,又深知陈小墨的脾性,怕他恼羞成怒一般,特别敷衍的摆了摆手,顺着陈小墨的话接口道:“那行吧,既然你都不记得了,那咱们就说准了。下个礼拜日,跟我一起去参加我大堂哥的生日派对。”

    顿了顿,又不放心的嘱咐道:“你回去好好想个借口,看周日那天怎么能出来。可千万别被你大哥知道了。”

    张远航说着,突然看了眼放在餐桌上的手机,骂了一句“哎呦卧槽,都特么这个点儿了,怪不得店里没人了。你快点吃,下午第一节可是灭绝师太的课。让她抓住咱俩迟到,走廊罚站都是小事儿。非得给我爸打电话不可!”

    陈小墨一个汉堡才吃了一半,就被张远航催着返回学校。慌乱中陈小墨只得把没吃的东西全部打包。还被张远航吐槽了一句“你今天怎么扣扣搜搜的,半个破汉堡你也打包。快点别墨迹了,真要迟到了。”

    陈小墨被张远航催命一样的拽着飞奔回学校,恰好压着上课铃的点儿跑进教室。被张远航称为灭绝师太的班主任秦老师拿着一沓语文卷子站在教室前面的讲台上,看到仓皇回窜的张远航和陈小墨,横眉怒目的瞪了陈小墨一眼。

    向来都是优等生的陈小墨完全没有察觉到老师的恼怒,嗅觉敏锐的张远航却大感不妙,鬼鬼祟祟的凑到陈小墨身边,小声说道:“完了,肯定是那卷子出事儿了。我都跟你说了别那么写别那么写,灭绝师太这是要发飙啊——”

    “上课时间不要说悄悄话!”灭绝师太满面杀气的瞪着坐在靠窗最后一排的张远航和陈小墨,张远航特别没骨气的缩了缩脖子,挪着屁股往旁边坐了坐。

    灭绝师太的杀人目光继续盯在陈小墨的身上,冷冷的喊道:“陈墨!”

    陈小墨下意识的站了起来,就听灭绝师太说道:“那卷子上第六道古诗文默写题,你把你的答案给大家念念。”

    陈小墨下意识的拿起刚刚被课代表发下来的试卷,待找到第六道古诗文默写题时,就算他被这莫名其妙的人生搞得愁肠百结,此刻也忍不住闷笑出声。

    灭绝师太身上的杀气一瞬间窜起能有三丈高,连声音都瞬间高了几个分贝的呵斥道:“你还有脸笑?你既然敢笑就给大家念念你的答案。”

    陈小墨这下子不说话了。

    “念!”灭绝师太杀气腾腾的看着陈小墨,声如洪钟的说道。

    班里同学大概也从秦老师的态度中猜到了什么,见怪不怪的扭着头看过来,全都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陈小墨觉得自己前十六年的人生大概都没有这么丢脸过,只能硬着头皮念道:“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

    “继续!”判卷子的时候还被陈墨的答案气的哭笑不得,等到陈小墨真的念出来时,秦老师反而没那么生气了,只是催着陈小墨快念。

    陈小墨声如蚊子似的念了一句,大家都没有听清,秦老师就说道:“大声点。”

    陈小墨闭了闭眼睛,干脆破罐子破摔的念道:“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一锅炖不下。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大,需要两个烧烤架,一个孜然,一个微辣……”

    “哈哈哈哈哈!”

    陈小墨还没念完,班里边已经笑倒了一大片。

    受到这种情绪的渲染,灭绝师太也微微缓和了脸色,打断陈小墨道:“行了,坐下吧!”

    满面通红的陈小墨立刻坐了下去。

    秦老师有点意外的看着羞涩赧然的陈小墨,要是搁往常,这货还不得顾盼神飞洋洋得意,以自己雕虫小技就能逗得大家哄堂大笑而洋洋得意。

    说实话秦老师并不讨厌陈小墨这个学生,这与陈家的家世无关。而是陈小墨这个人,除了在学习上不上进,特别喜欢早恋,娇生惯养脾气大以外,还真没有什么别的毛病。

    家世优越人帅嘴甜,高兴的时候能把周围的长辈和老师们哄得心花怒放,就是调皮捣蛋起来真让人头疼。大上个礼拜六跑到教学楼顶上拿着大喇叭跟人女同学告白,连教务处和校长都被惊动了。处分他在升旗仪式上面对全校学生做检讨,他能把检讨做的跟表彰大会似的。打电话叫家长,来的是他的妈妈,当着全体老师的面儿还特别自豪的评价“我儿子就是长得帅嘴甜会哄人,不像他爸和他哥,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

    闹得全校老师都哑然无语了。才上高中就知道早年追女学生,这种破事儿有什么可自豪的?

    由此可见陈墨这个同学之所以敢在学校这么闹腾,纯粹都是家长惯出来的!

    想到这里,秦老师有些无奈的瞪了陈小墨一眼,清了清嗓子制止班级内连绵不断的哄笑声,开口批评道:“我知道现在的网络咨询很发达,网上有很多人为了博取大家的关注度,写出很多搞笑的段子博人一笑。也知道有些同学家里背景好,就算不努力学习,将来找不到好工作,也不用犯愁生计的问题。可我想说的是,你们现在还年轻,漫长的人生还没有正式开始,你们并不知道未来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父母的宠溺兄长的疼爱终究不如自己有本事。高中三年是你们人生最重要的阶段,如果这个阶段荒废了,是会影响你们的一辈子的。金钱财富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唯有智慧和才学才能跟随你们一生。”

    “好了,闲话不多说,上课吧!”

    ******

    晚上放学的时候,陈小墨背着书包在张远航和一众自称为是陈墨好伙伴的同学的簇拥下走出教学楼。浩浩汤汤的大队人马立刻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更别提打头的一个还是他们耳熟能详的话题人物!

    学生的生活总是单纯枯燥的,就好像是一泓波澜不惊的池水,即便是一颗小石子投下去的波澜,都能瞬间荡漾起无数圈涟漪。

    家世优渥人帅嘴甜且不甘寂寞的陈墨自入学起就是燕京一中的风云人物。为了给大家枯燥乏味的学习生活增添一抹亮色,自觉担负重任的某人以平均半个月刷一回存在感的方式娱乐着普罗大众,给陷入无涯学海的同学们奉献一笔笔茶余饭后的谈资。

    对于燕京一中的学生们说,你可以不知道校花是谁,也可以不知道年级第一名是谁,但是你绝对不会不知道陈墨是谁。

    当然了,只要知道陈墨是谁的同学,一般不会不知道校花是谁,哪怕这个光环的拥有者时常变换——这取决于陈墨都向哪位女同学献了殷勤。

    因此仅仅是一个下午的时间,陈墨在考试时随意填写语文默写题,并且被灭绝师太要求当着全班朗诵的逸闻趣事就传遍了燕京一中三个年级。以至于放学后,自出了教室门到学校大门口这短短一段路上,陈小墨收获了至少百分之九十九的回头率。

    身处人潮之中,被人窃窃私语的指指点点,说的还都是陈墨身为学渣的各种八卦,这种待遇是学神级别的陈小墨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跟在陈小墨身边的张远航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时不时的朝周围看过来的同学们挥了挥手,身后跟着七八个玩得好的同学,一副明星出行的架势。

    好不容易走到校门口,司机老赵已经等在外面了。

    第三章

    虽然陈小墨伤心的连吃午饭都没有胃口,不过在莫西干头的生拉硬拽下,两个人还是去校门口对面的汉堡店解决了午饭。

    陈小墨也是在吃饭的时候知道莫西干头叫张远航——对此张远航特别无语的翻了翻白眼,认为陈小墨果然是一头见了黄河也不死心的倔驴。拙劣的谎言都已经被大家无情的拆穿那么多回,还能自顾自的玩的那么嗨。

    好在身为发小的张远航早就习惯了陈小墨的有病任性,一边嚼着汉堡一边自觉捧场的自我介绍道:“我是张远航啊,张王李赵的张,远处的远,起航的航。咱们两家是世交,咱们两个是发小,同年同月同日同一个医院出生的。咱俩可是关系最铁的好基友!”

    “所以冲着这一点,商量个事儿呗?”张远航说到这里,突然嬉皮笑脸的用手肘撞了撞陈小墨的胳膊。

    “什么事儿?”陈小墨看着张远航贱兮兮的表情,莫名问道。

    “人不都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嘛!咱俩关系那么好,你把那校花甩了呗。反正人卢雅琪也不喜欢你。你说你天天没事儿往人家身边凑,又是买衣服又是买包的,还得忍着她那张□□脸。咱热脸贴人家冷屁股,犯得着么?”张远航说到此处就是一阵的捶胸顿足,长臂猿一样的胳膊随手搭在陈小墨的肩膀上,勾肩搭背的说道:“其实她长得也就那么回事儿,也就是咱们学校的女生颜值偏低,把她衬得有那么几分姿色,要是真说起来,跟那些电影明星什么的差远了。也就是你被叔叔阿姨管得严,没见过什么世面。才被她迷得五迷三道的。要不这样吧,我大堂哥下个礼拜日过生日,要开一个游艇会。说是自家兄弟小聚一下。到时候请的一水儿的艺校的学生,咱们也过去看看?”

    张远航说的满口的京片子,说话速度跟机关枪似的,长篇大论下来都不带喘口气儿的。吐沫星子险些没喷到陈小墨的脸上,陈小墨随手把凑在面前的一颗大头拍开,开口说道:“什么卢雅琪,我不记得这个人!”

    张远航嗤笑了一声,好像是在嘲笑陈小墨的态度,又深知陈小墨的脾性,怕他恼羞成怒一般,特别敷衍的摆了摆手,顺着陈小墨的话接口道:“那行吧,既然你都不记得了,那咱们就说准了。下个礼拜日,跟我一起去参加我大堂哥的生日派对。”

    顿了顿,又不放心的嘱咐道:“你回去好好想个借口,看周日那天怎么能出来。可千万别被你大哥知道了。”

    张远航说着,突然看了眼放在餐桌上的手机,骂了一句“哎呦卧槽,都特么这个点儿了,怪不得店里没人了。你快点吃,下午第一节可是灭绝师太的课。让她抓住咱俩迟到,走廊罚站都是小事儿。非得给我爸打电话不可!”

    陈小墨一个汉堡才吃了一半,就被张远航催着返回学校。慌乱中陈小墨只得把没吃的东西全部打包。还被张远航吐槽了一句“你今天怎么扣扣搜搜的,半个破汉堡你也打包。快点别墨迹了,真要迟到了。”

    陈小墨被张远航催命一样的拽着飞奔回学校,恰好压着上课铃的点儿跑进教室。被张远航称为灭绝师太的班主任秦老师拿着一沓语文卷子站在教室前面的讲台上,看到仓皇回窜的张远航和陈小墨,横眉怒目的瞪了陈小墨一眼。

    向来都是优等生的陈小墨完全没有察觉到老师的恼怒,嗅觉敏锐的张远航却大感不妙,鬼鬼祟祟的凑到陈小墨身边,小声说道:“完了,肯定是那卷子出事儿了。我都跟你说了别那么写别那么写,灭绝师太这是要发飙啊——”

    “上课时间不要说悄悄话!”灭绝师太满面杀气的瞪着坐在靠窗最后一排的张远航和陈小墨,张远航特别没骨气的缩了缩脖子,挪着屁股往旁边坐了坐。

    灭绝师太的杀人目光继续盯在陈小墨的身上,冷冷的喊道:“陈墨!”

    陈小墨下意识的站了起来,就听灭绝师太说道:“那卷子上第六道古诗文默写题,你把你的答案给大家念念。”

    陈小墨下意识的拿起刚刚被课代表发下来的试卷,待找到第六道古诗文默写题时,就算他被这莫名其妙的人生搞得愁肠百结,此刻也忍不住闷笑出声。

    灭绝师太身上的杀气一瞬间窜起能有三丈高,连声音都瞬间高了几个分贝的呵斥道:“你还有脸笑?你既然敢笑就给大家念念你的答案。”

    陈小墨这下子不说话了。

    “念!”灭绝师太杀气腾腾的看着陈小墨,声如洪钟的说道。

    班里同学大概也从秦老师的态度中猜到了什么,见怪不怪的扭着头看过来,全都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陈小墨觉得自己前十六年的人生大概都没有这么丢脸过,只能硬着头皮念道:“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

    “继续!”判卷子的时候还被陈墨的答案气的哭笑不得,等到陈小墨真的念出来时,秦老师反而没那么生气了,只是催着陈小墨快念。

    陈小墨声如蚊子似的念了一句,大家都没有听清,秦老师就说道:“大声点。”

    陈小墨闭了闭眼睛,干脆破罐子破摔的念道:“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一锅炖不下。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大,需要两个烧烤架,一个孜然,一个微辣……”

    “哈哈哈哈哈!”

    陈小墨还没念完,班里边已经笑倒了一大片。

    受到这种情绪的渲染,灭绝师太也微微缓和了脸色,打断陈小墨道:“行了,坐下吧!”

    满面通红的陈小墨立刻坐了下去。

    秦老师有点意外的看着羞涩赧然的陈小墨,要是搁往常,这货还不得顾盼神飞洋洋得意,以自己雕虫小技就能逗得大家哄堂大笑而洋洋得意。

    说实话秦老师并不讨厌陈小墨这个学生,这与陈家的家世无关。而是陈小墨这个人,除了在学习上不上进,特别喜欢早恋,娇生惯养脾气大以外,还真没有什么别的毛病。

    家世优越人帅嘴甜,高兴的时候能把周围的长辈和老师们哄得心花怒放,就是调皮捣蛋起来真让人头疼。大上个礼拜六跑到教学楼顶上拿着大喇叭跟人女同学告白,连教务处和校长都被惊动了。处分他在升旗仪式上面对全校学生做检讨,他能把检讨做的跟表彰大会似的。打电话叫家长,来的是他的妈妈,当着全体老师的面儿还特别自豪的评价“我儿子就是长得帅嘴甜会哄人,不像他爸和他哥,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

    闹得全校老师都哑然无语了。才上高中就知道早年追女学生,这种破事儿有什么可自豪的?

    由此可见陈墨这个同学之所以敢在学校这么闹腾,纯粹都是家长惯出来的!

    想到这里,秦老师有些无奈的瞪了陈小墨一眼,清了清嗓子制止班级内连绵不断的哄笑声,开口批评道:“我知道现在的网络咨询很发达,网上有很多人为了博取大家的关注度,写出很多搞笑的段子博人一笑。也知道有些同学家里背景好,就算不努力学习,将来找不到好工作,也不用犯愁生计的问题。可我想说的是,你们现在还年轻,漫长的人生还没有正式开始,你们并不知道未来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父母的宠溺兄长的疼爱终究不如自己有本事。高中三年是你们人生最重要的阶段,如果这个阶段荒废了,是会影响你们的一辈子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