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塑人生(娱乐圈)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卫麟煊和《交换人生》节目组在陆家村一共呆了三天,之后便赶回燕京。而新年感恩季这一期节目则会放到元宵节这一天播出。

    元宵节后,一直在家里窝年假的陆衡接到了方恺之导演的电话,一向对陆衡提携有加的方大导演在电话里笑眯眯的询问:“想不想去m国?”

    去m国?

    陆衡在脑子里飞快的反映了一下,脱口说道:“难道是《秋露白》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提名了?”

    方导呵呵的笑,开口说道:“我就说你小子很机灵,这都让你猜到了?”

    对于影视业的从业者来说,国际四大电影节应该是本行业能够获得的最高荣誉,哪怕陆衡只是个新人,也应该知道这些最基本的常识。更何况陆衡还有上辈子的记忆,所以他用异常肯定的口吻向方恺之道喜:“恭喜方导,《秋露白》一定会拿到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

    方恺之哈哈一笑,他对《秋露白》的信心很大,不过在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为人自然稳重,就算胸有成竹也不会随便说出口。没想到陆衡这个小子比他信心更足,还这么心直口快。

    方导就喜欢陆衡这个心直口快的性子。

    他笑眯眯的说道:“那就承你吉言了。”

    方导报了个时间:“你快点回燕京,到时候跟剧组其他人一起飞m国。”

    而方导和制片方的人却为了公关奥斯卡,提前杀青后——也就是几个月前就已经飞过去了。

    方导想了想,又事无巨细地叮嘱道:“别忘了提醒你的经纪公司给你定制礼服。我们家的小衡第一次在红毯亮相,一定要让人眼睛一亮才行。”

    听到方导这句话,陆衡突然想起了后世很多“艳压”通稿。忍不住莞尔一笑,开口说道:“谢谢方导,我知道了。”

    就在方恺之给陆衡打过电话的当天晚上,各大娱乐报纸才竞相报道出《秋露白》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提名的新闻。这信息传递的速度实在比后世慢了太多。

    第二天下午,乘坐飞机返回燕京的陆衡给卫麟煊打了个电话,约对方陪自己逛街。

    卫麟煊特别诧异的说道:“没想到方导还挺看重你的,居然邀请你去蹭红毯。”

    一般情况下,会跟着剧组走红毯的只有电影的主创人员。像陆衡这种戏份很少的小龙套,根本不会得到走红毯的邀请。更别说是奥斯卡这种全球知名的电影节红毯了。

    “出道第一部电影就能登上星光大道,你行呀!”卫麟煊笑眯眯地打趣陆衡一句,还是答应了对方一起逛街的请求。

    既然是走奥斯卡红毯,那么行头必须重要。两人在国贸大厦集合,直接到达顶楼各大国际品牌旗舰店。

    可惜十六年前的时尚风格实在有点不够入眼,陆衡在几家品牌店试了几套西服,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好像是小孩儿偷偷穿了大人的衣服!”卫麟煊挑了挑眉,一语中的。

    在2001年,各大国际品牌还没有意识到东方或者说是华夏市场的消费能力。因此也就没有迎合东方人的审美观点裁制出符合东方人体型的西装。

    修身、精致、优雅、纤细、少年感,这些在后世几乎泛滥的字眼,使得十六年前有关于男士西装的流行时尚总是显得那么的沉闷匮乏,卫麟煊打量着身穿黑色西装的陆衡,突然眼睛一亮。

    两人抛下了昂贵且不能贴合身份的名牌西装,兜兜转转来到了经常给卫家的主人们裁制礼服的私人工作室。

    陆衡把自己的需求告知设计师,设计师根据陆衡的要求给出了设计稿,并且在画设计稿的期间灵感爆发。

    十天后,陆衡拿到了自己的定制西装。几乎一个礼拜没有睡觉,眼睛遍布红血丝,鸡窝头蜡黄脸的设计师先生眼冒绿光地看着陆衡,不断催促道:“试穿一下,让我看看。”

    陆衡拿着西服进入换衣间,片刻后,一个穿着黑色修身西装的少年走了出来。

    柔软的毛料服帖地包裹着少年修长而纤细的身躯,看起来越发的悬垂挺括,举手投足间可以勾勒出腰线的弧度,修长的双腿下是一双漆面牛津皮鞋,雪白色衬衫再配上黑色蝴蝶领结,面带微笑的少年站在落地镜前面,周身散发出精致优雅的气息。

    卫麟煊笑眯眯地拍了拍手,由衷的感慨道:“这才像话嘛。我们家的小衡可是要艳压红毯的男人。”

    艳压什么的……

    陆衡无奈地看了卫麟煊一眼,回到试衣间内换好衣服,把新鲜出炉的西装包好。

    在此期间,颇具商业天赋的卫麟煊正好同设计师商量合作成立服装品牌的事情。

    做了一辈子定制礼服的设计师先生异常激动的说道:“这一次,我们会成为时尚的引领者。”

    “您一定会成为震惊世界的时尚大师。”卫麟煊笑眯眯地恭维了一句,顺便收起两人草签的合作意向书。

    ******

    “……你还真是地刮三尺雁过拔毛啊!”回程路上,得知卫麟煊又做成一笔生意的陆衡如是叹道。

    “这种话一向都是形容贪官的,怎么能用在我的身上?”卫麟煊瞥了陆衡一眼,一副宽容大量的模样:“不过考虑到你的学习成绩,我原谅你的词不达意,言语匮乏。”

    陆衡呵呵哒:“那还真是谢谢你呀!”

    “不用客气。”卫麟煊挑眉打量着陆衡,突然贱兮兮的笑道:“不过该怎么说呢,你还真是有旺老板的体质。自从我代表华夏帝娱签下你,运气就特别好,不论做什么都特别顺利,陪你逛一次街也能促成一项生意。我看我有必要把你的违约金再提高十倍。留着你在公司镇风水也好。”

    还有这种说法?

    陆衡瞥了卫麟煊一眼,还真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2月20号,《秋露白》剧组的主创人员在燕京机场集合。这次要去参加奥斯卡颁奖典礼的演员有男主角岳森南、女主角周婧晓、男二号荣琇、男三号刘嘉伟、饰演戏班班主的老演员顾岱鸿,以及赵淼和陆衡这两位客串演员。

    大半年的时间没有见面,尤其还是年后初见,一帮人坐在vip候机室里相互拜年。刘嘉伟还笑着打趣陆衡:“人物小传写的怎么样?麦导说开机的时候他可是要检查作业的。”

    “写了一半,但是我有挺多疑问的。”陆衡坐在刘嘉伟的身边,刚要跟他探讨剧本的事儿,坐在刘嘉伟另一边的荣琇就探头说道:“小衡到香城试镜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可惜那会儿我还没有杀青。等你们开机的时候,荣大哥再去剧组探班。”

    荣琇说到这里顿了顿,笑着补充道:“带好吃的去看你。”

    大家听到荣琇的补充,立刻哄笑出声。可见陆衡的吃货属性已经深入人心了。赵淼就更夸张了,立刻从行李箱里掏出两包薯片拎在手里晃个不停:“我投喂你呀~”

    岳森南坐在另外一排椅子上,冷眼旁观这边嘻嘻哈哈热热闹闹的闲聊,忍不住说道:“说起来小衡的际遇还真不错。出道第一部电影就能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提名,饰演的第二部电影则是麦城梁导演的大作,我想圈内九成九的艺人都没有你这份运气。”

    赵淼微微一笑,随口说道:“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何况运气这种事情也是羡慕不来的。就好像有些人处心积虑的想要上位,就是缺了那么点运气。”

    一句话说出口,气氛立刻有点尴尬。

    《秋露白》杀青以后,星娱乐力捧岳森南,邀请国内某位知名导演为岳森南量身打造了一部贺岁喜剧。可惜影片上映后,不论是票房还是口碑都不尽如人意。一共四千五百万的投资连成本都没收回来。至此岳森南野心勃勃想要上位的算盘完全落空。

    赵淼笑眯眯地看着岳森南,开口说道:“业界一直都有传言,说岳先生是收视率帝王票房□□,就因为主演的电影票房太差,就连你的老东家华夏帝娱都不肯捧你拍电影,所以你才会跳槽星娱乐。不过现在看来星娱乐的底蕴也没能挽救岳先生的大屏幕前途。果然人的气运是羡慕不来的。”

    被人当面这么打脸,岳森南的脸色立刻撂了下来,他深呼吸,似乎强忍着怒气,异常无奈的苦笑道:“看来小淼你对我的意见很大。我已经说过了,公司愿意投资四千五百万给我拍电影,这是股东大会的决定。不是由我说的算。你大可不必这么排斥我。不管怎么说,我们也算是同事吧?”

    赵淼闻言冷笑,不管不顾的说道:“少在我面充无辜。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过我也以前辈的身份奉劝你一句,电影跟电视的差别很大。就算你曾经是收视率冠军,也不代表你的粉丝舍得花钱进电影院看你。年纪大了也不要操之过急,否则赔钱的还是公司。温乃霖那个女人肯花四千五百万捧你,不代表她亏得起两千万。你要是真把她那点儿家底都折腾没了,她这个金主也就当到头了。”

    “既然同在一个公司,那我也只能提点一句,杀鸡也不能取卵呀!”

    这一句话的信息量太大,不光是岳森南,就连vip候机室内的其他几名演员都有些色变。

    赵淼恍若未觉,故作狐疑地挑眉说道:“其实我也觉得很纳闷,一直想不通你为什么要抛弃老东家跳槽星娱乐。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华夏帝娱捧出来的,参演的第一部电影也算为公司赚了钱。后来几部票房不佳,那也是时运不济,华夏帝娱也没说放弃你,只是让你一边接电视剧一边上艺人培训班锤炼演技,更没有限制你接外面的电影。你怎么就选择叛逃华夏帝娱了呢?”

    岳森南脸色很不好看,他目光冷冷地盯着赵淼,冷笑道:“看来你对华夏帝娱很有好感!”

    “这种低端的挑拨没有人会信的。你真以为你在温乃霖那个女人的耳边吹风,说我私下接触华夏帝娱,合约结束后就会离开公司的说法有人会信?大家都不是傻子。他们充其量只是拿你的存在压压我而已。觉得我脾气太大不好控制,又舍不得我这颗摇钱树。当然要有人当白脸有人充红脸的哄我玩嘛!”赵淼也抱以冷笑:“要不然你以为公司高层怎么会为了你这种人pass掉我的电影。难道真的是你会哄人啊?不过这种事情,以后大概不会有了,毕竟没有人会蠢的跟钱过不去。”

    星娱乐为了捧岳森南投资四千五百万拍电影,结果票房惨赔两千万。赵淼一气之下跑到香城接贺岁喜剧,上映后票房高达六千万。此消彼长之下,早就有股东后悔了。

    说到底也是岳森南自己不争气,当初说的天花乱坠,结果票房教做人。

    岳森南再次深吸了一口气,冷冷说道:“赵淼,你太咄咄逼人了。”

    赵淼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指名道姓了呀!”

    原本还笑眯眯的赵淼忽然板起脸:“你以为你是谁?论出道时间比我晚,论名气没我大,论票房论资历你哪一点比我强?就凭你白长了几十岁就敢在我的面前大呼小叫?还真以为自己是一哥了?”

    “我是不是一哥没所谓,不过你的家教,我也是见识了。”岳森南终于忍不住了,冷颜说道:“小小年纪就这么出口不逊,你很得意自己出道的早?也对,四岁就开始出来拍戏,没念过几年书吧?怪不得素质这么差!你爸妈没教好你?”

    赵淼面无表情地瞪着岳森南,突然站了起来,一脚踹开面前的行李箱,大步流星的走到岳森南面前,伸手拽住他的衣领:“你想打架?”

    赵淼从小父母离异妈,是被爷爷奶奶抚养长大的,赵淼的爷爷是剧组的道具师,所以赵淼从会走路就跟着爷爷混迹各大剧组。四岁的时候被某位导演看中开始演戏,这么多年确实没念过多少书,也确实没有爸妈教。

    岳森南一句话踩到了赵淼的痛脚,也无怪乎赵淼立刻爆发了。

    岳森南没有想到一直嘴炮的赵淼竟然这么激动,直到衣襟被人拽住,才忽然想起业界传言的赵淼的身世。据说赵淼能拍戏赚钱后,赵淼的爸爸妈妈都来抢夺赵淼的抚养权。可惜两个人都组成了新家庭,没有哪一个是真心对赵淼真好。赵淼他爸更是差点听信高利贷的挑唆,引诱赵淼赌博。还好事情被赵淼的爷爷及时发现,他跟赵淼的爸爸大吵了一架,还因此犯了心脏病住院。

    后来赵淼不胜其烦,主动找律师打官司,又登报宣布断绝父子母子关系,一直跟着爷爷奶奶过。

    这件事情当初闹的很大,现在岳森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嘲笑赵淼没有父母教,也难怪赵淼一下子就炸了。

    面对星娱乐两员大将抛开脸面的撕逼,其他人都特别尴尬。全都站了起来,想要劝架又不知道从何劝起。

    还好赵淼的经纪人孙叔亮走上前搂住赵淼低声顺毛,岳森南的经纪人也顺势把岳森南拽到另一边。剩下的人面面相觑,都有点坐立不安。

    就在气氛极其僵持尴尬的时候,一阵礼貌的敲门声在外面响起,卫麟煊推开vip候机室的门,伸进来一个脑袋,笑眯眯问道:“长路漫漫,请问大家需不需要陪聊男?”

    陆衡一下子就愣住了,脱口问道:“你怎么也来机场了?”

    卫麟煊推门而入,理直气壮地说道:“我要陪着我爸到m国公干。想起你们也是今天的飞机,就找过来喽。大家搭个伴,路上也好打发时间嘛!”

    西装革履的卫展杰站在儿子的身后,彬彬有礼地笑道:“还请多多关照。”

    接待室内的艺人们面面相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岳森南和赵淼。这两人刚刚还因为华夏帝娱的事情撕逼,没想到下一秒华夏帝娱的当家人就推门而入。再联想到《秋露白》首映礼上卫麟煊和赵淼的默契程度。

    一时间,候机室内的气氛越发的古怪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