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塑人生(娱乐圈)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为了能在半年后的升学考试中顺利过关,陆衡决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凭借自己痴长十六年的经历,以及头悬梁锥刺股通宵背题的毅力,总能在期末考试的时候将九科成绩提高到及格线以上——

    陆衡是这么想的,然而现实比小说更喜欢打脸!

    智商这种东西,似乎和年龄的增长真的没啥关系!

    下午第四节自习课上,陆衡死死盯着自己面前的地理试卷。他花费了四十五分钟,各种翻书开卷答题,然后对比正确答案……妈哒59.5分是几个意思。

    似乎是察觉到了陆衡几乎要溢出毛孔的委屈挫败,同桌把脑袋凑过来,目光瞄了一眼卷子上的大红叉,笑眯眯说道:“哦,这种题啊,其实也蛮简单,只要脑子转过弯来就行。首先你得会看图,往东越来愈大的是东经,往西越来越大的是西经,东西半球的分界线……所以a点在……b点在……每15度是一个小时,已知a点的时间求b点的时间,就是##$$%%^^&&,然后$$%^&*^&因为东加西减……”

    等、等一下!你刚才再说什么?是在说绕口令吗?我怎么一句都没听明白?

    陆衡一脸懵逼的看着同桌,胖乎乎的同桌用圆珠笔在卷子上边比划边讲题,口干舌燥的说了大半天,抬头就看到陆衡越发茫然呆滞的小眼神儿。

    同桌:“……”

    陆衡:qaq

    过了好半天,同桌小心翼翼地,生怕伤害到什么的口吻试探着问道:“你……没听明白?”

    陆衡点了点头。

    同桌眨了眨眼睛,伸出胖乎乎地爪子翻了翻陆衡桌面上的习题卷子,发现除了语文、英语、历史、政治这些死记硬背的知识点外,剩下的数学、物理、化学卷子的得分情况简直有些惨不忍睹。

    胖乎乎的同桌砸吧砸吧嘴,一脸唏嘘的说道:“你这基础……”不是一般的差呀!

    重生之前辍学十六年的陆衡:qaq

    胖同桌抓了抓脑袋,忍不住说道:“我觉得吧……以你这情况,要是想补习的话,你得从初一的课程开始学。现在做习题卷子没什么用了。”

    燕大附中是全国重点高校,学习进度和学习难度本来就比普通中学强很多。平常的习题卷子也有很多竞赛拔高题,这种难度的卷子对于燕大附中的学生来说,习以为常。可是对于上辈子已经十六年都没上过学,这辈子也没啥学习经验的陆衡来说,那就不是一般的难啊!

    胖同桌偷偷瞄了一眼陆衡相比同龄人很大只的身材,忍不住摇了摇头。华夏的古代俗语很通透啊,四肢发达什么的……果然是头脑咳咳!

    不过记忆力还蛮好哒!

    胖同桌从作业本上撕下一页纸,用圆珠笔刷刷刷写了好几本书的名字递给陆衡:“这些都是我以前用的比较好的辅导书。我还有一些初一初二时候的笔记,明天拿来给你。”

    胖同桌说到这里,拍了拍陆衡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同桌,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陆衡双爪接过书单,眼巴巴地道谢,门口突然有人喊道:“陆衡,有人找。”

    陆衡扭头,就看到穿着高中部校服的卫麟煊站在门外。

    卫麟煊异常震惊地打量着浑身上下都抽条,看上去比之前瘦了好多的陆衡,怒气满满地问道:“你居然背着我偷偷减肥了?”

    “没有。”陆衡摇了摇头,连头发丝儿都蔫哒哒的说道:“学习累的。”

    卫麟煊:“……”总觉得这句话糟点太多无处吐槽!

    卫麟煊干脆无视这句话:“走吧,晚上请你吃饭。”

    陆衡摇了摇头:“不用了,我晚上就在食堂随便吃点就行。”吃完饭后还得回来背题呢!

    卫麟煊简直呵呵哒,特别不信任的看了陆衡一眼:“我听说青少年减肥的话,以后会长不高哦!”

    陆衡:“?”

    卫麟煊干脆说道:“总之你快点出来,从今天开始我要盯着你吃饭!”

    陆衡蔫哒哒的澄清道:“我没减肥,真的是学习累的。”

    不过他还是没有拗过卫麟煊,被人扣着到了学校附近的一家私房菜。

    酥茶虾、荷叶糯米鸡、水煮鱼、蟹肉煲,卫麟煊按照陆衡的口味点了几道菜。

    等菜上齐后,卫麟煊顺手给陆衡拨了一个虾,笑眯眯问道:“最近过的怎么样?”

    不怎么样,都头悬梁锥刺股恨不得通宵学习了,离及格大关还有很遥远的距离。

    “主要是理科的基础太差了。数学、物理、化学这几门……你说我要不要请个补习老师?”

    陆衡现在觉得,就算是报补习班都弥补不了他巨大的分差。唯有听从同桌的建议,把初中的知识从头学一遍,兴许还有抢救的机会。

    “要不我帮你补习?”卫麟煊自告奋勇的说道。

    “你?”陆衡一脸怀疑,好像某人的成绩没比他好到哪儿去吧?

    “你那是什么表情?”卫麟煊挑眉:“你要相信,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的老板是万能的。”

    “就这么决定了。从明天开始,我帮你补习功课。”顺便监督你吃饭。

    卫麟煊说到做到。果然从第二天开始盯着陆衡学习。

    似乎是觉得食堂饭菜的口味一般,卫麟煊竟然每天都让家里送饭。老周的手艺无可挑剔,送来的盒饭又专门照顾到卫麟煊和陆衡的口味,再加上方虞卿时不时的爱心煲汤,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因为学习压力暴瘦的陆衡虽然没有把肉胖回来,但是整个人的气色却更好了。

    大概是汤喝多了真能补脑,又或者是胖同桌的课堂笔记给力,陆衡发现自己终于能勉强看懂书上的知识点了。

    自感进入正轨的陆衡小小松了口气,也有心情改善一下生活——比如周末的时候把在燕京附小念书的苗苗和在高中部念书的大哥都接到家里来,撸胳膊做饭给大家吃。

    做饭的次数多了,卫麟煊欣慰的发现陆衡的厨艺好像比之前更棒了。

    不过卫麟煊想要帮陆衡补课的约定却食言了。因为某人诧异的发现,就算他能写出真人秀和选秀节目的策划案,也不一定能解决三次元方程的难题。别说是帮陆衡补课了,他自己都得请个补课老师。

    而卫麟煊聘请的“补习老师”就是陆衡的大哥陆持。

    所以说学习这种事情,还真的要靠天分。陆大哥高一下学期的时候从j市的高中转到燕大附中,刚转学的时候听课都有点吃力。短短一学期之内,陆大哥的成绩不但赶上来了,期末考试竟然考出了全年级第十名的成绩。

    学霸的世界简直不可理喻!

    而在陆持大哥具有针对性的辅导下,陆衡的期末考试终于拿到了九科及格的成绩。升学考试过关在望~

    真是普天同庆!

    期末之后就是寒假,一直在陆家村奋斗创业的陆爸爸陆妈妈北上燕京参加三个孩子的家长会,顺便接孩子们回家。

    这大概是陆家这几十年中最具变化的一年。

    半年前,陆爸爸拿着警方奖励陆衡的一万块钱,回到j市租了一支车队,又找到了自己在部队退伍的几位老战友,开始跑车拉货。

    主要就是把陆家村的蔬菜粮食拉到市里或者更远的地方去卖。

    陆爸爸虽然不太会种地,但是为人实在讲义气,在村里的人缘向来都好。大家也都信任他。秋末打粮食的时候,因为陆爸爸没钱收粮,乡亲们就直接就把自家的粮食交给陆爸爸,让陆爸爸带着车队卖到南方,拿回钱后再去陆家取钱。完全不担心陆爸爸是不是会带着货物跑路。

    而陆爸爸载着粮食到南方交货以后,顺带买了不少南方的特产回来卖。一来一去不跑空车,刨除还给乡亲们的粮钱、战友们的工钱以及租车队的佣金和油钱后,竟然还剩下八十多万。

    这可是陆家这么多年都没赚过的巨款。

    陆爸爸陆妈妈简直不敢相信,自家竟然还有这么风光的一天。最重要的是经过这几个月的折腾,陆家的车队已经有了稳定的客户群。即便是收粮的时节过去了,也能接单跑物流。

    兜里有钱心里不慌,准备大干一场的陆爸爸将租来的车队还给车行,带着战友们跑到车市买了几辆运输车。有跑长途的大货车,也有跑市内的面包车,就这么一边维持老客户,一边努力开发新客源。

    除此之外,陆爸爸还拿出一千块钱把家里重新翻修一遍,主要就是收拾收拾屋子刮个大白盘盘炕,天冷了不能动土,先对付一年,等来年开春儿后直接把老房子扒了盖新房。

    要盖两层小楼带四合院的,家里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房间,就跟城里人一样,房间里有床有书桌有大衣柜,家里都是彩电冰箱,连厨房做饭都用电饭煲……

    陆爸爸陆妈妈来燕京的时候坐火车,一家五口回来的时候却是坐飞机。抵达c市后陆爸爸直接开车送大家回家。

    一家人小半年没见,似乎都有说不完的话。不是畅谈大人的生意经就是追问三个孩子的学习成绩;在学校过的怎么样?同学好不好相处?到了陆衡这儿还得加上在剧组过的怎么样?导演和其他明星好不好相处之类的。

    陆妈妈抱着陆苗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笑眯眯地听着老公和孩子们说话。她相信家里的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

    陆衡却把心思放在了陆爸爸的生意上。

    “爸你有没有想过,把车队开到燕京去?”

    一句话出口,整个车厢内都安静了。

    陆衡开口说道:“现在大哥、我和小妹都在燕京念书。虽然学校的设施很好,宿舍食堂的条件都不错。但总是住宿舍吃食堂,一点都没有家的感觉。我都想妈做的饭了。”

    陆苗立刻接口道:“我也想吃妈妈做的小鸡炖土豆。虽然哥哥做的也好吃。”

    陆持也说道:“我觉得小衡的话很有道理。爸、妈,你们明年能不能来燕京做生意?我好想你们。”

    陆妈妈一下子就忍不住了。她把陆苗搂在怀中亲了亲,哽咽道:“对不起,是爸妈对不起你们,没能好好的照顾你们。”

    陆爸爸的眼角也有点红。向来沉闷老实的男人动了动嘴唇,沉默半天,斩钉截铁的说道:“那就去燕京。娃的话对,一家人就应该在一起。要不然挣那么多钱干什么!”

    “可是我们去燕京能做什么呀?”陆妈妈小声说道。

    在这个从来没有离开过j市的女人眼中,燕京实在是太大了。大的都让人找不到东南西北。太过繁华的大都市让陆妈妈本能的心生畏惧。

    陆爸爸开口笑道:“小衡不是说了嘛!把车队开到燕京去。其实想想也没什么,我们都能把生意做到南方了,难道就不能把生意再做到燕京?回头我让兄弟们都留意一下,看看有什么活儿,等年后,咱们就去燕京。”

    陆衡笑眯眯说道:“正好公司给我在燕大附中附近租了一套小公寓,等爸妈过去以后,大哥和小妹就能申请走读了。”

    尤其是小妹陆苗,之前陆衡的档期不稳定,初三放学的时间又比小学晚太多,陆衡除了能在周末把人接到家里改善改善伙食,其余什么都做不了。

    如果爸妈能到燕京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反正陆家的车队已经组建好了,第一桶金也赚到了,物流公司基本成型。剩下的发展阶段,其实把总部设在燕京,比设在陆家村或者j市更有利于未来发展。

    回到陆家村的时候是在下午两点多。看到陆爸爸的车开进村子,一直留意动静的乡里乡亲们全都迎了出来。

    乡下人生性纯朴热情,也没有太多的客套讲究。知道陆家五口是从燕京赶回来的,估计都没吃好饭,陆爸爸的兄嫂直接招呼人到家里吃饭。

    “……知道你们赶远路肯定吃不好饭。家里把饭都做好了就在灶上热着,快上我们家吃饭。”

    陆家大伯一下子就把陆苗抱了起来,又冲着陆持陆衡说道:“哎呀我这两个大侄子,都长这么高了。出息了。”

    又拉着陆衡问长问短。

    “拍电影赚了不少钱吧?”

    “那些大明星是不是长得真那么好看?”

    “燕京的学校是不是特别严?听说还得学英语和电脑,课程跟得上不?”

    村里的乡亲们全都闻讯赶到了陆大伯家。炕上炕下那么一坐,家长里短的都聊开了。

    话里话外的都在羡慕陆家三个孩子能到大城市念书,陆衡能当大明星赚钱,还有不少小伙伴们追着陆衡要其他明星的签名儿。

    陆衡笑眯眯的答应下来。回到村里第二天,就被这帮小伙伴们拽到了乡中学。

    从前只是平房土坑操场的乡中学大变样。一排三层高的小楼,平整的操场和图书馆,干干净净琳琅满目的课外书,窗明几净的教室和焕然一新的桌椅,还有一栋设施齐全的体育馆……

    小伙伴们看着陆衡,争前恐后的笑道:“外面那条公路也是新修的,学校还给配了校车,以前要走好几个小时才能上学,现在在村口等校车就可以了,半个小时就到学校。”

    “……可惜你以后不在这读书了。”

    陆衡被村里的小伙伴们簇拥着,看着被白雪覆盖的学校,听到小伙伴们由衷的感慨道:“……我们喜欢那个节目,也喜欢卫麟煊哥哥。他以后还来不来陆家村了?”

    陆衡微微一笑,“就算他不来,你们要好好读书,以后去燕京看他好不好?”

    一句话勾起了小伙伴们的雄心壮志。大家纷纷举手宣誓,一定要好好学习考燕京的大学。到时候就可以去看卫麟煊哥哥。

    然而陆衡实在没有想到,就在他说完这句话的半个月后,卫麟煊居然带着《交换人生》节目组的成员风尘仆仆地赶过来了。

    看着一进村后就被村头玩耍的小伙伴们簇拥起来,浩浩汤汤到达自家门口的卫麟煊,陆衡诧异问道:“大过年的,你怎么跑这来了?”

    卫麟煊粲然一笑,冲着陆衡露出一口大白牙,指了指身后扛着长期按短篇的节目组成员,笑眯眯说道:“我来做节目呀~”

    今年十月份的时候,第二季《交换人生》也在华夏电视台如期播出。火爆的收视率和热烈的社会反响同样激起了观众们获知第一期小嘉宾们生活现状的渴望。

    很多忠实观众纷纷寄信到电视台,询问第一期嘉宾的现状。电视台把观众的要求反映到公司,卫麟煊得知以后,索性拍板定下《交换人生》新年感恩季这一档节目。邀请曾经在第一期参加节目的城市小嘉宾们返回他们录制节目时的农村家庭,探望他们在农村的“爸爸妈妈”。

    由于节目组的人手有限,所以这一档新年感恩季的录制是完全自愿的。卫麟煊和节目组本来以为会有很多小嘉宾不愿意在大过年的折腾那么远的路途,却没想到大多数嘉宾在节目组的劝说下,都答应了这一次的节目录制。还有几位小嘉宾的家长也要跟着去农村探望孩子的另一个“爸妈”。

    导致《交换人生》节目组不得不临时抽调电视台的员工帮忙录制节目。

    卫麟煊这一行人就是在大年初七的早上赶到陆家村的。

    看到顶着大风学被冻得满脸通红的卫麟煊和节目组成员,陆爸爸陆妈妈赶紧把人往屋里让。

    小编导笑眯眯的递给陆衡两大编织袋的信,全都是观众写给陆衡的。因为不知道陆衡家的具体位置,大部分观众都把信寄到了电视台。卫麟煊之前已经转交给陆衡一批,这些是最近寄来的。

    一行人被陆妈妈催着进到里屋上炕。摄像大哥下意识的举起摄像机到处拍。

    半年的时间过去了,陆家也是大变样。原本糊满报纸的墙壁和天花板刮了一层大白,看起来特别亮堂。堂屋里新添了一台大彩电,衣柜立柜也都是新买的。陆衡和陆持住的西厢房里还打了两张书桌,上面堆满了课本课外书。

    陆妈妈查了查客人的数量,赶紧去厨房熬粥蒸馒头煮鸡蛋,不到半个小时,黄澄澄的小米粥,白软软的大馒头,自家小鸡儿下的笨鸡蛋就摆上了炕桌。陆妈妈又切了十来个腌的油汪汪的咸鸭蛋,各种清扮小菜往桌上一摆,笑眯眯说道:“早上没什么好吃的,你们先喝点粥垫垫肚子暖暖胃,中午阿姨给你们做好吃的。”

    卫麟煊笑嘻嘻的道谢,一大帮人脱下羽绒服坐在炕上开始吃东西。没一会儿村里的老乡们也都过来了。

    陆妈妈所说的好吃的,自然就是农村自家养的小鸡肥鸭子大白鹅大黑猪,全都是粮食喂大的,绝对绿色无污染。

    陆爸爸在年前办年货的时候直接从老乡的手里买的活鸡活鸭活猪,除了一只猪在除夕那天杀了,猪肉和排骨挂在院子里,剩下的鸡鸭鹅全都圈在窝里养着。还有水库里放养的胖头鱼鲤鱼,也都买了活的放在大水盆里养着,现吃现杀。

    如今要招待客人,陆妈妈就从窝里拽出一只鸡一只鹅,又从棚里取了一扇排骨,几只猪蹄,一块肘子肉,盆里托出一条鱼。

    卫麟煊隔着窗户看到院子里磨刀霍霍的陆爸爸陆妈妈,用肩膀撞了撞陆衡,笑兮兮问道:“喂,你不是跟我吹你会杀鸡吗?怎么不出去杀鸡?”

    陆衡好笑地看了卫麟煊一眼:“那怎么能是吹呢?我本来就会杀鸡。”

    “那你就去呀。我让摄像大哥好好记录下你的风姿。到时候你可就厉害了,是见过血的男人!”

    陆衡看着卫麟煊一脸“我就不信你”的表情,呵呵一笑,披上大衣就出去了。

    卫麟煊尾随其后,就看到陆衡走到陆妈妈身边,伸手拍了拍陆妈妈的肩膀,从陆妈妈的手里接过菜刀。

    陆妈妈扭头说道:“这孩子,你过来凑什么热闹,陪麟煊在屋里消消停停的说会儿话,多好。”

    “卫麟煊让我给他表演杀鸡。”陆衡颠了颠手里的菜刀,扭头看了卫麟煊一眼。然后——

    卫麟煊猛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陆衡云淡风轻的用刀抹了鸡脖子,特别熟练的给鸡放血,用热水退毛,开膛破肚把鸡肠子鸡内脏什么的全都拽了出来,又点火燎掉小鸡的绒毛。最后换一把菜刀把小鸡儿剁成块扔进盆里。

    正在院子里溜达的几只大芦花全都虎躯一震,菊花一紧,夹着屁股咕咕咕的跑掉了。

    虽然知道主人不会杀掉自己吃肉,但每年经历这么几回,还是饱受惊吓哒!

    几只大芦花惊魂未定的跑回鸡窝里,决定来年一定要好好吃饭努力下蛋qaq

    摄像大哥站在陆衡的面前一脸恍惚地拍下了陆衡“草菅鸡命”的全过程。

    卫麟煊看着淡定自若的陆衡,突然觉得:“妈哒,看起来好性感好有魅力肿么破?”

    难道会做饭的男人都是这样吗?

    卫麟煊下意识的看了眼坐在院子里收拾大鹅的陆爸爸,又看了看一旁刮鱼鳞的陆大哥,由衷的觉得:“这事儿还得看颜值。”

    同样在处理食材,陆大哥看起来就比陆爸爸帅多了。

    卫麟煊觉得如果是他来做饭的话,肯定会比陆衡还帅。

    陆衡回头看着卫麟煊,挑眉问道:“信了吧?”

    卫麟煊嘿嘿一笑。也没回答陆衡的话,走上前拿起菜刀说道:“我也要帮忙做菜。”

    因为中午有小鸡炖土豆这道菜,卫麟煊觉得自己可以帮忙切个土豆块什么的。

    陆衡默默看着卫麟煊磨刀霍霍信誓旦旦的样子,忍不住告诉他:“切菜跟切肉,不能用一把刀。”

    卫麟煊:“……”

    陆衡笑眯眯科普道:“也不能用同一块砧板。混味儿,而且不卫生。”

    卫麟煊:“……”

    “最重要的是炖小鸡的土豆不用刀切,直接用勺挖就可以了。”

    卫麟煊板着脸,一脸“宝宝有情绪但是宝宝不说”的放下菜刀。闷闷的回到厨房找陆妈妈。

    陆妈妈莞尔一笑:“别听小衡胡说,炖小鸡的土豆用刀切也可以。”

    “妈你还是给他一个勺子挖吧。”尾随进厨房的陆衡说道:“他没做过饭,动刀再割到手指,大过年的,不吉利。”

    “倒是这个理儿。”陆妈妈恍然大悟,还是儿子细心。她从筷笼子里抽出一个不锈钢勺子递给卫麟煊,还不忘嘱咐道:“小心一点。”

    卫麟煊有些呆滞的看着面前没打皮的大土豆,真的很大,拿在手里沉甸甸的,比他的手掌都大。

    卫麟煊一手托着土豆一手拿着勺子,在那儿比比划划无从下手。

    站在卫麟煊身后的陆衡暗搓搓的笑了大半天,才走上去拿过土豆刷刷刷的开始打皮。然后把打完皮的土豆塞到卫麟煊手里,按着他握勺子的另一只手往下一挖。“……这样就行了。你慢慢玩儿,小心点儿别划伤手。”

    “小瞧我了吧?”卫麟煊冷哼一声,挥手示意摄像大哥务必录下自己做饭的英姿。

    还友情提示对方:“45度角冲下,侧面,我那个角度最好看。”

    陆衡:“……”简直不想吐槽。

    两人站在厨房里,一个削土豆皮,一个挖土豆块,等陆衡把所有土豆皮都削完了,卫麟煊才慢慢悠悠的弄完了两个土豆。

    这效率慢的也真没谁了。

    要是指着卫大少爷的工作效率,估计中午只能吃小鸡儿炖干豆角干茄子,土豆块儿基本没戏!

    陆衡顺手从筷笼子里拿出一只勺子,站在卫麟煊旁边挖土豆。

    卫麟煊被吐槽的满心不服气。看着陆衡熟练又粗鲁的动作,忍不住挑刺儿道:“你看看你,我挖的土豆块大小都一样,连弧度都差不多。你再看看你挖的土豆块,就跟狗啃的一样。你也是我们华夏帝娱力捧的新人,能不能有一点审美观念?”

    陆衡指了指堂屋墙上挂着的石英钟,开口提醒道:“还有一个小时吃午饭,小鸡炖土豆,你吃不吃土豆?”

    卫麟煊不说话了。

    陆衡嗖嗖嗖的干完活,端着装土豆的盆路过卫麟煊,故意颠了颠盆,笑眯眯问道:“你能找到你弧度优美线条流畅的土豆块吗?”

    卫麟煊忍无可忍,伸手打了陆衡一个暴栗。然后跑到摄像大哥身边,检查对方的摄像工作。

    得出的结论是——

    “陆衡你总喜欢抢镜这个习惯可不好!我跟你说你拍戏的时候这么干,很容易得罪人的造不造?”

    农村的基础设施肯定比不上城市,陆家村和周边的村子一样,完全没有普及煤气罐,老乡做饭还是习惯于大灶台大锅柴火烧。

    这样简陋的设施如果是做精致菜肴的话,肯定逊色多多。但是用来做东北特色的农家菜乱锅炖,那就很有风情了。

    干干的柴火塞进灶膛里,烧出红彤彤的火舌,厚厚的大铁锅里,家养的小笨鸡儿炖的正香,散发着浓郁香气的汤汁咕嘟咕嘟的冒泡,金黄色的土豆块儿炖的绵绵的软软的,还有干豆角干切条,油汪汪香喷喷的,闻着味儿都直流口水。

    家里最小的陆苗急的围着灶台团团转。掌勺的陆衡看到小妹急的馋猫一样,从锅里夹了一块鸡肉放到嘴边吹吹,然后递到陆苗嘴边。

    小陆苗啊呜一口把鸡肉吃掉,眼睛瞪得圆圆的,连连点头说道:“好吃,好好吃。”

    陆衡又看了一眼站在他旁边的卫麟煊。想了想,又夹了一块鸡腿肉,凑到卫麟煊身边。

    卫麟煊低头看着还冒着热气的鸡腿肉,不满的说道:“我怎么没有吹吹?”

    陆衡:“……”

    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陆衡说道:“你多大了。”

    卫麟煊哼哼,伸出食指碰了碰鸡腿骨的部分,感觉没那么烫,这才用拇指和食指捻着鸡腿块,把肉放进嘴里。

    浓郁的香味瞬间在口中弥漫。卫麟煊眼睛一亮:“好吃。”

    卫麟煊回味了一下:“总觉得比你在燕京做的好吃。”

    “那当然了。这可是纯家养喂苞谷的小笨鸡儿,用柴火铁锅炖了至少两个小时,跟城里肉食鸡煤气罐炖出来的能一样吗?”陆衡指了指锅里的汤:“就是这个汤,都更沙更浓更炼糊,要不怎么叫农家菜呢!”

    看到卫麟煊的目光跟陆苗一样,仍然掉在锅里出不来。陆衡笑了笑,又盛了两块土豆分给卫麟煊和陆苗:“你再尝尝这个土豆,炖进了鸡肉的味道,特别面特别好吃。”

    陆妈妈正在用另一个灶台炖鱼,吃完了土豆的陆苗知道二哥大概不可能再投喂了。笑嘻嘻的蹭到了陆妈妈面前。陆妈妈伸手摸了摸陆苗头上的小辫儿,给她夹了一块鱼肉。

    又招手叫卫麟煊过去。

    卫麟煊不大好意思。陆苗笑嘻嘻说道:“卫哥哥过来吧。二哥不会给我们吃的了。”

    卫麟煊:“……”我其实不馋的。

    中午的菜是柴火炖鸡炖鱼,酸菜炖大鹅,红烧排骨,红焖牛肉,虎皮肘子,四喜丸子,焖猪蹄,还有几道素菜。饭是用玉米粒闷的新饭,一蒸熟扑面而来一股清香气息。

    陆爸爸和陆妈妈在堂屋里放了两张大圆桌,陆家五口、卫麟煊和节目组的人团团坐在席上吃了一顿特别丰盛的年饭。

    期间卫麟煊不止一次的感慨道:“太香了,还没吃过这么香的农家饭。估计咱们这一期播出去后,能把电视机前的观众们馋死了。”

    “真是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特色菜。上次我们去滇省的一个小村子录制节目,他们那个地方的汽锅鸡特别好吃。那村长请我们吃的,哎呀,特别香,我觉得跟今天的柴火炖鸡不相上下。”

    “哎,我觉得咱们什么时候能不能录制一个美食节目,就是把全国各地的特色菜都搜罗起来,我觉得一定特别好玩儿。”摄像大哥夹了一筷子鱼肉放进碗里,突发奇想的道:“要不等《交换人生》录制第三期的时候,咱们尝试着加点元素怎么样?”

    “那你还不如自己写一份策划书交到公司,单立一个项目得了。”卫麟煊随口说道:“到时候你来当导演,我找人给你当制片,你自己组织团队怎么样?”

    坐在一个桌上的几个年轻编导立刻举手说道:“那得算我一个,我发誓要吃遍全天下的美食。”

    摄像大哥嘿嘿一笑,也没把卫麟煊的话当真。

    大概是这顿饭太香了,大家吃的都有点撑。

    饭后,卫麟煊、陆衡和节目组的人出去散步遛弯。摄像大哥特别尽职尽责的扛着摄像机,在村里各种拍摄。拍银装素裹的树挂,拍大雪覆盖的田地,拍柴火垛,拍道路两旁放鞭炮摔炮的小孩儿。

    陆衡看着摄像大哥艰难找素材的样子,灵光一闪:“要不我带你们去乡中学吧?那边现在大变样了。我觉得你们可以拍一下。”

    卫麟煊也觉得这个提议不错,就看到陆衡跑到一堆小孩儿面前,让人通知村里的孩子都去乡中学集合。

    卫麟煊挑眉问道:“这是干嘛?”

    “我跟你说乡中学操场上的雪特别大,放寒假以后没人清理,又赶上这几天接连下雪。咱们可以过去打雪仗——”

    陆衡说到这里,回头看着卫麟煊:“你打过雪仗吗?”

    卫麟煊呵呵一笑,刚要说话,看到陆衡清亮的眼眸直视着他,讪讪说道:“挺小的时候跟嘉怡一起堆过雪人儿。”

    陆衡嘿嘿一笑:“坐过土狗拉的爬犁吗?”

    卫麟煊这回真呵呵了,特别冷艳高贵的说道:“我去过瑞士滑雪!我还会空翻转体,拿过某某追逐赛的冠军!我坐过三傻拉的雪橇~”

    “那就是没坐过土狗拉的爬犁。”陆衡笑嘻嘻,斩钉截铁的说道:“那你肯定也没打过醋溜坡,没抽过冰尜儿!”

    卫麟煊一脸茫然的看着陆衡!

    说什么呢?他怎么没听懂?是普通话吗?

    没等卫麟煊开口追问,陆衡已经揽着他的肩膀兴冲冲的往家走,为了方便搬挪机器,节目组是开车过来的,正好让司机大哥送他们去学校。

    俗话说客随主便,宾至如归,难得卫麟煊过来一趟,他总得让这位小少爷感受一下乡村娃冬天玩雪的乐趣︿(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