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塑人生(娱乐圈) 第十六章



    卫麟煊来片场探班的第二天,星娱乐也派人过来了。

    来人是星娱乐的经纪总监胡月曦和副总曹岩。两人同样是带着饮料和美食过来探班,一到场就给方导和几位主演道歉,明言岳森南因为身体问题耽误了剧组的拍摄进程,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有句话叫伸手不打笑脸人,方恺之纵然对岳森南的为人处世有些不满,但岳森南毕竟是带资进组,看在星娱乐和投资商的面子上,他也只有忍耐。至于不相干的荣琇等人,就更不会多说什么。只是一次合作而已,他们在圈内混了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之后胡月曦和曹岩主动提出要去酒店看看“生病”的岳森南,作为同公司的演员,赵淼也被叫走了。

    其余人继续拍戏的拍戏,等戏的等戏。陆衡只在下午有一场戏,就是小男二初次登台献艺一鸣惊人的戏份。

    这样的安排让陆衡大感意外——他原以为自己能先来几场小戏找找感觉。却没想到方恺之一出手就是大招。

    方导对自己的安排也是振振有词。他觉得陆衡本来就是新人,初次站在镜头前的心情,跟小男二初次登台的心情理应有异曲同工之妙。希望陆衡能够好好琢磨自己现在的心境,争取“一鸣惊人”。

    陆衡转念一想,可不是么,自己拍了半辈子的戏,还真没在镜头前演过京剧花旦。被方导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压力。

    主要是荣琇演的韩露生实在是风华绝代太出彩,陆衡知道自己的戏肯定比不过荣琇,却也不愿意差的太远——

    同样是在燕影场学了三个月的戏,同样吃了那么多苦遭了那么多罪,他陆衡总不能三个月的罪白遭了。哪怕这一段儿戏在剪辑的时候注定会被删,他也要做到全力以赴。

    ******

    下午两点钟,早已经布景妥当的云吉班戏台,灯光摄像全都到位,临时找来的群众演员也都换上长衫马褂或西装短打粉墨登场。

    陆衡就坐在云吉班的后台,已经换上了昆剧杜丽娘的行头,粉嫩嫩绣着花草纹样的裙袄,鹅黄色的斗篷,颤巍巍地点翠头面,昆剧花旦浓丽的妆容将陆衡本就俊秀的五官衬托出十二分的精致。

    周遭的戏子们乱纷纷,有的在上妆,有的在换衣服,还有武生捧着花枪棍棒在狭小的空间内穿梭来回。

    云吉班的老班主站在小韩露生的身后,手里托着的两个石球光滑如玉,在摩擦时发出细微的声响。

    老班主打量着自己苦心调、教多少年的得意高徒,慢悠悠的说道:“今儿可就上场了。是龙是虫,能不能成角儿,可就看这一出了。你可得争气。”

    陆衡没有接话,放在身侧的手悄悄的握紧了。直到前头有人报场儿,陆衡才默不作声的站起来,双手拢着斗篷边儿,身姿袅袅的穿过细长且窄仄的后台,一个摄像机在前头细拍他的表情,一个摄像机跟在身后不断推进,房梁上头还有几个摄像头从不同的角度进行拍摄。后台的灯光明明灭灭,照在陆衡勾勒出精致妆容的脸上。

    镜头一黑一亮,扮相上杜丽娘的小韩露生粉墨登场。

    丝竹管弦的昆曲前奏幽幽响起,缱绻温柔的丝竹声中,小韩露生身形袅娜如一株被风吹过的睡莲,徐徐缓缓地出现在镜头中。

    长长的水袖叠在手上,只露出尖尖的指头,纤纤玉指如葱白,小韩露生捧袖轻遮面,只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眼尾被勾勒的狭长的眸子,眼波流转处,数不尽的风流缱绻自眼角氤氲而出。

    昏黄柔和地光色里,万众瞩目地戏台上,小韩露生轻抛水袖,素白的缎子在空中抛出两道柔美的痕迹,然后,一点一点,一点一点的被人轻轻收拢在手内,轻迈秀步:“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荡春如线……”

    那声音悠然婉转,清丽静谧,抬手投足间缱绻温柔,举止间流露出的春闺幽怨袅袅风流,便如泼洒在白色宣纸上的水墨,一点点的氤氲开来。

    方恺之坐在监视器前,眼睛刷的就亮了。他忍不住挺直脊背,将自己凑到了屏幕前,目光灼灼地看着兀自在台上轻吟浅唱的杜丽娘。

    端的是春情缱绻,仿佛连那一段泛着昏黄色的岁月,都被惊艳。

    ******

    方导异常激动的喊了一声“过”,他克制不住的站起身来,走到戏台子下面对着陆衡竖起两个大拇指,不要钱的夸道:“好,好,好,小衡你简直太棒了。你就是一个天才,这么难的戏你竟然一遍就过了。你太棒了……”

    陆衡看着戏台子下面语无伦次的方恺之,被夸的有点不好意思。

    虽然下午没有戏,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也跑过来围观的荣琇看着陆衡,满眼惊艳的笑道:“小衡好棒呀。你这一出戏,简直把首次登场一鸣惊人的韩老板给演活了。我好有压力。”

    这下子连陆衡都莞尔了,他十分无语的看着荣琇,无奈说道:“荣大哥你不要打趣我呀!”

    “我是认真的。”荣琇态度郑重的看着陆衡,开口说道:“我要更努力才行。小衡你这么优秀,我接下来的表演可不能辜负这一出戏。”

    陆衡笑了笑,觉得荣琇是在逗他。可是亲眼看到了陆衡表现的其他演员却不觉得荣琇是在开玩笑,大家伙儿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心中莫名升起了丝丝压力。

    这一场戏后,方导又接连补拍了好几个台上台下的镜头。这种群戏看起来一扫而过,可是真拍摄的时候却比较麻烦,场记要负责调动群演,镜头扫过的时候谁该做什么样的表情谁该说哪句台词,还要注意镜头别穿帮。

    这一回陆衡的任务就比较轻松了,他只需要在台上做动作,可就算如此,这一场戏反反复复也拍了两个多小时。期间有化妆师上来补妆,助理送水,新拧开的矿泉水瓶里面细心的差了一根吸管,笑嘻嘻的尊称陆衡是“小陆老师”。

    陆衡知道大家一半是玩笑一半是真心的尊重。有能力的人不管到哪儿都比较容易混得开。这句话放之四海而皆准。

    等到这一场戏拍完了,被叫到酒店探望“病患”的赵淼才气冲冲的返回剧组。一到片场就敏锐的留意到大家对陆衡的态度有点不一样。

    赵淼挑了挑眉,凑上来笑嘻嘻问道:“怎么回事儿?”

    正在卸妆的陆衡微微一笑,随口说道:“没什么。”

    帮忙卸妆的化妆师却没忍住,拉着赵淼叽叽喳喳的说了陆衡下午拍戏的事儿。

    “……真是太好看了。别说是演戏,就算是真的登台唱戏,咱们小陆老师也绝对是个角儿。”化妆师边说话边真情实感的竖大拇指。

    赵淼伸手拍了拍陆衡的肩膀,笑道:“你行啊,这么一会儿没见就混成老师啦!”

    陆衡扫了一眼强颜欢笑的赵淼,挑眉问道:“你这又是怎么了?”

    不问还好点,一提起这茬,赵淼原本笑眯眯的脸立刻撂下来了。也不顾化妆师还在一旁工作,旁若无人的骂道:“还不是岳森南那个小人,居然背着我给公司打小报告。现在胡月曦和曹岩都埋怨我胳膊肘往外拐,帮着外人坑自己家里人……”

    陆衡一听就明白了,昨天发布会结束后赵淼以“吃相难看”嘲讽岳森南,其后卫麟煊就带着开封菜来剧组探班。岳森南把这两桩事儿算到一块儿了,下午回酒店就给星娱乐去了电话,直接告了赵淼的黑状。

    星娱乐今天之所以会派胡月曦和曹岩过来,一来是为了安抚岳森南,二来也是为了解决这一桩麻烦。本来岳森南还想借助公司施加压力,让赵淼给他道歉。结果赵淼压根儿不理这茬,连胡月曦让他帮忙替赵淼说好话这事儿都拒绝了。

    “你知道吗?原来昨天晚上岳森南回酒店,就是为了跟公司沟通华夏帝娱拍下他在片场推人这事儿。岳森南想让公司跟华夏帝娱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把视频要过来。结果卫麟煊没干。他们现在还在想别的办法,以胡姐的能力,估计你那视频就算拿出来也掀不出什么风浪。”

    赵淼看了陆衡一眼,提前打招呼道:“我虽然看不上岳森南这个人。不过既然胡姐要求了,我之后也不会再说什么。”

    赵淼虽然不是胡月曦手下的艺人,但是两个人在同一个公司呆了这么多年,私底下的交情自然不错。赵淼把胡月曦当自己的亲姐姐,他虽然讨厌岳森南,但也不会为了一个岳森南让胡月曦为难。更何况这其中还牵扯到华夏帝娱和星娱乐的较劲,他就更不能做什么。

    否则就真成了胳膊肘往外拐了。

    以赵淼的高傲,他不会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之所以跟陆衡解释一句,也是看陆衡顺眼,真心把他当朋友。

    陆衡也明白赵淼的顾虑,当即点头说道:“放心吧。公司是公司,咱们是咱们。”

    换好妆后,陆衡再次赶回摄影棚。这一回要拍的是韩露生老父死后,兄嫂不想养这拖油瓶,商量着把人往相公堂子卖,韩露生哭着央求的剧情。

    因为之前那一出戏的表现太令人惊艳,一下子就把方导的标准提了起来。他满心期待着陆衡接下来的精彩表现。结果一走戏方恺之的牙就痒了——

    跟陆衡堪称专业水准的戏曲功底比起来,他的文戏简直是百年老酒和食用油的区别。

    方导承受不住这样剧烈的反差,忍不住挠头道:“小衡你试镜时的感觉不错啊!你看你扮的小岑秋白,潇洒不羁义薄云天,多入戏。怎么现在就……”

    也不是说陆衡饰演的韩露生有多差。毕竟十多年的从影经验搁那儿摆着呢。

    方导就是觉得,陆衡的表演可以再精确再细腻一点儿,明明是一块璞玉,总要雕琢出那一份浑然天成出来。

    陆衡也有点尴尬,身为国内最知名的功夫巨星,陆衡的演技当然没有文艺片演员的精湛细腻,上辈子饰演的大多都是功夫硬朗的英雄角色,就算是琢磨演技,也都是往铁马硬桥那方面琢磨。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演戏风格,举个例子,你让令狐冲去演东方不败,明显不能够啊!

    赵淼在旁围观许久,言简意赅的总结道:“演的太油了,娘娘腔的劲儿是出来了,但不走心。”

    陆衡下意识的点头附和:“对,走肾惯了,不爱走心。”

    陆衡的意思是自己上辈子出演的角色,大都是以武打枪战爆破场面吸人眼球的肾上腺素之作,很少拍摄这种文火慢炖的文艺片。却没留意到他说出这一句话,全剧组的人都面带深意的看了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