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塑人生(娱乐圈) 第十二章



    华夏帝娱当天晚上就接到了方恺之导演亲自打来的电话。先是恭喜陆衡拿到了男二号小韩露生的角色,继而通知陆衡在三天后到燕影厂报道。

    卫麟煊对试镜的结果表示疑问:“你不是去试镜男主角的小时候吗?怎么变成男二号了?”

    陆衡微微一笑,避重就轻的说道:“也许方导觉得我更适合男二号的角色。”

    陆衡不想多事,可是试镜当天人多口杂,岳森南搞出的那些小动作,包括陆衡明明通过了试镜,却被赵淼半路截胡的小道消息,最终都传到了华夏帝娱的耳中。

    这下子不但卫麟煊炸毛,就连卫展杰都觉得星娱乐欺人太甚。

    “这也太过分了!真以为我们华夏帝娱的艺人是市场上的大白菜,还得任由他们挑三拣四?”卫麟煊左思右想,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干脆说道:“告诉方恺之,我们不演了!”

    一个小破文艺片的龙套角色!要不是冲着方恺之的名声,谁特么稀罕。

    卫麟煊火冒三丈的拍着桌子:“让制片组和策划组的人全都到公司开会,我们自己成立剧组,找导演找编剧,直接给陆衡量身定做,我就不信华夏帝娱还捧不出来一个男主角!”

    陆衡看着义愤填膺的卫麟煊,起身倒了一杯可乐递过去,温声顺毛道:“其实男二号也不错。我毕竟是一个完全没有经验的新人。方导有顾虑是正常的。”

    卫麟煊冷笑:“他顾虑你演技不够,那就别惦记你的人气!”

    敲定陆衡的角色以后,《秋露白》的制片公司居然还敢打电话来协商影片宣传的问题,希望华夏帝娱在召开陆衡签约发布会时提一提他参演《秋露白》的事情,给电影造造势。顺便也能抬一抬陆衡出道时的身价。

    原本是一个双赢的举动。可现在卫麟煊怎么想怎么不顺心。刚挑拣完就过来占便宜,多大脸?

    上辈子有过十几年的合作经历,陆衡深知卫麟煊护短时的暴脾气是不可理喻的。就像是被人挑衅过的雄狮,非得找机会干上一场才能撒气。

    不过陆衡也知道该怎么安抚炸毛的老板。他将倒满了可乐的玻璃杯往卫麟煊的面前推了推,看着卫麟煊气呼呼地灌下一杯可乐,瞪着他质问:“你难道就不生气?”

    “生气,说到底也不过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而已。”陆衡眼眸低垂,长长的睫毛颤动着,形成两道扇形的阴影。他露出微微苦涩的笑容,低声说道:“我很没用对不对?连一次试镜的机会都把握不住,还连累公司也丢了人。”

    卫麟煊:“……”

    原本窜出头顶的恼火被一盆凉水兜头浇灭,卫麟煊不自然的咳了咳,小声说道:“你……没事儿吧?”

    “其实这事儿不能怪你啊!是星娱乐和方恺之欺人太甚——”

    “星娱乐只是给方导提供了一个更好的选择而已。论人气,论票房号召力,论演技,我一个新人确实没有赵淼强。换做我是导演或者投资商,我也选赵淼。”

    虽然陆衡说的是事实,但是看到自己的人被人这么挑选嫌弃的样子,尤其是看着陆衡居然还想平静接受的样子——

    好生气呀!

    卫麟煊深吸了一口气,硬邦邦问道:“那你想怎么办?”

    “当然是接下这个角色。”陆衡微微一笑,清亮柔和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卫麟煊,温润自信的说道:“如果没有对比,永远都不会知道谁才是最好的。现在抽身而退只是做了逃兵,除了显示我们气量狭小徒增笑柄,起不到什么作用。我虽然只是一个新人,但不会让别人觉得我陆衡是一个赢不了输不起的人。当然,华夏帝娱更不会是这样的公司。”

    卫麟煊看着瞬间爆发出强大气势的陆衡,无奈的发觉自己被说服了。

    “那也不能这么便宜他们!”回过神来,卫麟煊愤愤不平的说道:“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卫麟煊信誓旦旦,要让《秋露白》剧组付出的代价就是给陆衡的片酬增加了十倍——从两千块涨到两万块。

    听上去好像挺厉害的,然而再对比一下片中其他主演动辄几百万的片酬,就连只客串几天的赵淼都因为身价拿到了十万块的片酬。这么一看,陆衡的两万块也就不算什么了。更何况这两万块还包括了华夏帝娱给陆衡召开签约发布会时顺带给《秋露白》做的宣传——

    马哒,单独做广告都没这么便宜的!

    卫麟煊越想越觉得吃亏,索性带着陆衡跑到国贸大厦一通买买买来排解郁闷。

    这期间华夏帝娱还做成了一件事儿,就是把陆衡他大哥小妹的学籍都转到燕京了。其中陆持的学籍直接落到了燕京大学附属中学的高中部,陆苗塞到了燕大附小跟卫嘉怡同班。但是因为暑假将近的关系,卫家只是把陆苗的学籍转了过来,陆苗本人在暑假结束后再来学校报到就行。陆衡则以特长生的身份报考燕大附中的初中部。

    考虑到陆家的特殊情况,卫家给陆持陆苗办理的都是住校生,唯有陆衡申请走读。华夏帝娱在距离燕大附中向西步行10分钟的一个高档住宅小区给陆衡租了一套不到一百平的小复式。卫麟煊还特地询问了一下陆爸爸陆妈妈什么时候来燕京照顾陆衡兄妹。

    “总得把家里的事情安排一下。”陆衡微微笑道。

    陆爸爸听从陆衡的建议,拿着一万块钱回到j市成立物流公司,还得联系从前的很多战友们过来当货车司机。陆妈妈识文断字,先给物流公司当会计和后勤,夫妻两个当然也担心儿子们在燕京过的好不好。

    不过大儿子上高一住校,二儿子还得进组拍戏,眼瞅着又放暑假了,估计三个孩子还得回陆家村过暑假。这个节骨眼儿他们夫妻就是到了燕京也没多大用处。

    ******

    燕京电影制片厂,位于燕京市北三环中路。

    《秋露白》的开机时间定在九月份,可是因为影片中有好几段儿唱戏的剧情,剧组要求所有主创演员在开机之前,都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戏剧培训。

    陆衡扮演的是男二号小韩露生。根据剧本的要求,他有一场登台献艺的戏份。讲述的是小韩露生十三岁第一次登台亮相,唱的一首《游园惊梦》一鸣惊人,成了众人追捧的角儿。为了演好这一场戏,一点儿也没有昆剧底子的陆衡还得跟着老师学习昆剧的身段儿唱腔。最倒霉的是在陆衡的印象中,电影《秋露白》的成片并没有这一段剧情,似乎是被剪掉了。

    所以不管陆衡怎么努力,他这一段儿做的都是无用功。

    陆衡赶到燕影厂的时候,发现除了导演方恺之和编剧姚素华外,只有扮演男二号韩露生的荣琇在。

    这让陆衡稍感意外——他还以为自己是到的最早的。

    荣琇也看到了站在化妆间门口的陆衡,笑眯眯招呼道:“原来是小露生来了。我就说你的扮相很好。看看吧,果然来演我的小时候了。”

    陆衡微微一笑,叫了声荣哥。又向方导和姚素华打了招呼。

    方恺之和姚素华都有点尴尬。大概是因为选了赵淼来担任小岑秋白的愧疚。其实赵淼的试镜表现并不比陆衡更加出色,但是剧组和投资方不但要考虑演技问题,还得考虑投资成本和回报。

    总的来说,这是非战之过。

    方恺之从桌上拿起一本剧本递给陆衡,笑着说道:“这是《秋露白》的剧本,你没事儿的时候多看看吧。”

    这是陆衡在确定出演《秋露白》之后,第一次拿到剧本全本。

    按照剧组的规定,全本的剧本通常只会分给部分主要演员。这主要是为了避免在拍摄过程中泄露剧本的重要内容,给剧组造成损失。

    以陆衡的身份,原本只能拿到他拍摄部分的剧本。不过方恺之为了弥补自己的愧疚,最终还是把全本剧本给了陆衡。估计是想让陆衡在看过剧本后,能够更好的体会韩露生这个角色。

    这样的决定是出于对陆衡天赋和人品的信赖。

    陆衡心知肚明,十分郑重的向方导道谢。然后趁着其他人没来的时候,缩到一旁看剧本。

    虽然在上辈子看过《秋露白》的成片,但时隔久远,许多细节部分都模糊了。

    这是一段交融着战火与牺牲的风花雪月。男主角岑秋白出身京剧世家,因为家学渊源,年纪轻轻就成为四九城内有名儿的角儿。他利用自己的身份在上流社会斡旋,不断刺探军情机密。并在此期间结识了女主角冷霜。

    冷霜是我党情报人员,她这次抵达燕京就是为了窃取大汉奸吴国维卖国的机密。然而吴国维生性狡猾为人机警,一般人根本无法接近他。可是吴国维却有一个爱好——喜欢听戏,尤喜风月戏文。

    冷霜和岑秋白决定利用这一点接近吴国维。却没想到这场密谋遭到了叛徒的泄密,冷霜和岑秋白非但没能拿到吴国维叛国的机密,反而打草惊蛇。岑秋白也被吴国维以逆党之名抓入大牢。

    为了解救男主角和遭受无妄之灾的云吉班,一直偷偷暗恋岑秋白的男二号韩露生想尽办法才让吴国维相信岑秋白并不是什么革命人士。吴国维将岑秋白放出大牢,韩露生劝师兄尽快离开京城。可是岑秋白为了几百名我党情报人员的性命安危,执意要窃取机密。韩露生没有办法,只能想办法帮助师兄。他只身回到吴国维的公馆,偷偷溜进吴国维的卧房,在保险箱里找到了岑秋白要的那份文件。却在撤离的时候意外发现文件是假的。

    原来吴国维根本就没有相信过他的话,他由始自终都坚信岑秋白是革命党,之所以把人放走,只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这次让韩露生偷到的那份文件,也只是抓捕计划的一部分。

    韩露生想要把事实真相告诉师兄,可是他已经被吴国维的人控制住了。一旦他带着这份文件去找岑秋白,尾随在他身后的人就会知道岑秋白和燕京革命党人的藏身之处。

    绝望之下,韩露生跑到城楼上唱了一曲空城计,跳楼身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