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塑人生(娱乐圈) 第七章



    陆衡惊魂未定的样子逗笑了所有人,一个跟卫麟煊长得有点像,看起来二十多岁的青年靠在门口,用他明显带着外国腔调的普通话朝里面喊道:“爷爷,咱们家的小公主自己找到女婿啦!”

    屋内立刻传来一声训斥,是叫青年不乱讲话。

    青年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膀,向陆衡伸手笑道:“你好,我是卫鸿煊,麟煊他大哥。”

    抱着卫嘉怡的陆衡抽不出手,只好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我是陆衡。”

    说完,一双清澈明亮的眸子眼巴巴地看着卫鸿煊。其实是想卫鸿煊把卫嘉怡接过去。

    结果卫鸿煊只是点了点头,保持着他风流倜傥的绅士风度,转身走了。只留给陆衡一个潇洒的背影。

    还是随后赶过来的方虞卿笑着接过了卫嘉怡。她嘴角噙笑,温柔的寒暄道:“是小衡吧?坐了一晚上的火车累不累,快点进来吧。”

    陆衡明显能听到身后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是摄像大哥和编导们激动的惊呼。还有人小声喊了一句“真的是方虞卿呀!”

    陆衡非常能够体会这种激动的心情。那是雄性动物在见到了周身散发出浑然魅力的异性时,油然而生的本能反应。

    无论上辈子在拍戏时合作过多少被外界称之为“美女”的演员,陆衡都不得不承认,方虞卿的美,和那些人都有不同之处。精致完美毫无瑕疵的五官,自带柔光的温柔气质,一颦一笑都让人心跳加速,那是一种冲破了性别界限的瑰丽。如果说卫麟煊的容貌还能让人联想到俊美隽秀这样的词汇,到了方虞卿的身上,你会觉得什么样的辞藻堆砌到她的身上都显俗套。

    唯有一句美艳不可方物,大抵能描绘众人现在的感受。

    感觉到大家的意乱神迷,卫展杰非常得意的挺直了脊背,他从方虞卿的怀里接过卫嘉怡,笑眯眯说道:“都别傻站在门口了,快点进屋吧。小衡都饿了吧?”

    说话间,已经有佣人准备好了拖鞋。

    几人换鞋进屋,就看到刚刚在门口露了一面的卫鸿煊正坐在一位鬓发如霜,气质优雅,穿着翡翠色旗袍的老夫人身边悄声耳语。客厅里还坐着一位清癯儒雅的老者,还有一对看起来五十多岁的中年夫妇。

    卫展杰笑眯眯的介绍道:“这是爷爷、奶奶、大伯、大伯母、大堂哥。”

    陆衡一一打过了招呼。

    卫展杰怀里的卫嘉怡不依不饶的说道:“二叔,还有我呢!”

    卫展杰莞尔一笑:“这是我们家的小公主卫嘉怡,她可是对你一见钟情了啊。”

    卫嘉怡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大家都为卫展杰的打趣笑出声来。

    唯有卫大伯脸色一板,看着卫展杰怀里的女儿训斥道:“嘉怡,还不快点从你二叔怀中下来。家里来了客人,你这样成什么样子?”

    卫嘉怡嘟了嘟嘴巴,从卫展杰怀里下来后,径自跑到卫爷爷的身旁。搂着卫爷爷的胳膊摇了摇,道:“爷爷!”

    卫爷爷笑眯眯的应了一声,伸手摸了摸卫嘉怡的头发,缓缓说道:“小孩子嘛,活泼一点很好。小衡也不算是外人,他现在不是我的孙子吗?”

    卫老爷子的话,明面是说现在正录制节目,按照节目要求,陆衡代替了卫麟煊的身份,并不是外人。当然这话也有暗暗告诫的意思,虽说节目组都是自家人,怎么剪辑怎么播都是自家说了算。可毕竟是在镜头下,还是一团和气的好。

    对于卫家潜藏在一团和气下的暗潮汹涌,曾经是华夏帝娱一员“悍将”的陆衡心知肚明。不免又想起上辈子录制节目时卫嘉怡对他的挑剔不满。事后才知道,那些让卫嘉怡误会的只言片语,大都是卫鸿煊以开玩笑的口吻故意含糊其辞。

    “你要有新哥哥了。”

    “二叔二婶跟人换了儿子,到时候那乡下小子来给你当哥哥,卫麟煊就要去乡下了。每天喝粥吃咸菜,还得干农活,连新衣服都穿不起,也不能上学了。”

    “二叔二婶有了新儿子就不要你二哥了。新哥哥不认识你,到时候对你不好怎么办?”

    “新哥哥在乡下还有个妹妹,不过到时候就是你二哥的妹妹了。你二哥有了新妹妹,肯定就把你给忘了……”

    陆衡不知道看起来彬彬有礼的卫鸿煊是出于什么目的,才会和年仅七岁的卫嘉怡说出这样的话。那些听在许多大人的耳中,不过是付之一笑的玩笑话。却不知道这种玩笑话会给当事人带来多大的恐惧和伤害。

    陆衡想到这里,不动声色地看了眼卫鸿煊的父亲,也就是卫家长子卫仁杰。

    卫仁并没有留意到陆衡的打量,他听到卫老爷子的告诫只是微微一笑:“嘉怡的性子就是太娇气了,父亲和二弟都这么纵着她,我要是再不当个严父,将来可怎么好?”

    “咱们卫家祖孙三代就这么一个小公主,当然要千娇万宠才好。难道都像你似的,孩子刚上中学就送到国外去念书吗?”大伯母赵亚楠笑着接过了话头,起身说道:“我带着小衡去洗漱,咱们就吃饭吧。”

    方虞卿也笑道:“老爷子是沪城人,吃惯了浓油赤酱的本帮菜,怕你不习惯。我叫厨房做了一道锅包肉,一道拔丝地瓜,也不知道正宗不正宗。”

    这便是方虞卿的温柔体贴之处。她总是能在布置出一桌丰盛菜肴时,兼顾客人的胃口。使客人感觉到宾至如归。并且为主家的温情器重所感动。

    午饭早就准备好了。等陆衡洗漱回来时,餐桌上已经摆的琳琅满目。

    卫老爷子的口味重,向来是无肉不欢。不过考虑到三高问题以及医生的建议,摆在老爷子面前的本帮菜不多,其他菜色也大多清淡,满眼的绿油油让卫老爷子不悦的挑了挑眉,刚要说话,却见卫奶奶笑眯眯的夹了一筷子白灼菜心到碗里。卫老爷子只好压下心中的不满,板着脸将青菜吃掉。

    镜头再次转到陆衡这一边,摆放在长桌上的蒜蓉蒸龙虾、大闸蟹、海参、鲍鱼和各种色泽艳丽品相精美的菜肴立刻吸引了大家的视线。

    方虞卿拿了一个螃蟹放进骨碟里,用蟹八件掏出大闸蟹里面的蟹膏蟹黄和蟹腿肉,动作优雅温柔的仿佛是在拍吃蟹的广告,还不忘将掏空的螃蟹按照原样摆好。

    卫展杰十分得意的看了一眼镜头,刚要把碗递过去,就见方虞卿将蟹肉蟹黄递到陆衡的面前,温颜笑道:“你尝一尝,看看合不合口味?”

    卫展杰连忙放下了自己的碗,拿起一旁调好的的姜醋递过来:“蟹肉性寒,沾着姜醋吃。”

    陆衡压根儿就没有想到方虞卿是在给自己剥螃蟹,上辈子来卫家的次数多了,主客双方都没有了最初接触时的礼貌拘谨。再加上卫展杰又是个特别小气的人——就算方虞卿给卫麟煊多夹几次菜都能吃醋的主儿,因而在相熟过后,陆衡就再也没有享受过美女夹菜的待遇,更不要提剥螃蟹这么麻烦的照顾。

    一时间,陆衡还真有些受宠若惊。他一边将蟹肉接过来一边道谢。

    “不客气。”方虞卿笑着说道:“趁热吃。看看好不好吃?”

    陆衡用筷子夹了一点蟹肉放进嘴里,那蟹肉跟蟹黄蟹膏是拌在一起的,鲜香中还有一种十分浓稠的口感,肥美的让人恨不得咬掉舌头。

    陆衡一向存着温润笑意的眼眸瞬间变得亮晶晶的,忍不住又夹了一筷子。

    上辈子成名以后要参加各种晚宴酒会,为了避免陆衡的举止惹人议论,公司特地请来礼仪老师对陆衡进行各方面的培训。因此陆衡用餐时的姿态很好看……也很快。

    毕竟是武打影星出身,出道太早的尴尬之处就在于盛名时正处于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的状态,比不得某些艺人饭量小,一场酒会下来就算什么也不吃晃着高脚杯也能挺过来。陆衡总觉得自己一天24小时都在饿,实在饿的没办法了,就无师自通了“优雅偷吃”这一项技能。

    看在卫家人的眼中,坐在餐桌前的陆衡就好像是一只仓鼠,虽然小口小口的样子优雅从容,但进食的速度却快的不可思议。大家只觉得眨了眨眼睛的工夫,那一碗的蟹黄蟹肉都吃光了。

    陆衡餍足的眯了眯眼睛,由衷的赞道:“很好吃,谢谢。”

    这是怎么做到的?!

    卫家几口面面相觑,坐在首位的卫老爷子忍不住夹了一筷子红烧狮子头给陆衡,陆衡笑着道谢,一口两口的又吃光了。这一回大家倒是清楚的看到了陆衡进食时微微鼓起的腮帮子。

    卫展杰也觉得有些手痒,夹了一块锅包肉递过去。还特意挑了盘子里最大的一块,想看看陆衡是怎么“优雅从容又不引人注意”的解决掉这么一大块肉的。

    结果陆衡特别没有压力的把锅包肉一口两口嗖嗖嗖地塞进嘴巴,在众人眨眼之间迅速完成了咀嚼吞咽的动作。留意到摄像头转过来,还不忘露出一脸无辜的笑容,竭力保持在镜头面前优雅淡定的样子。

    卫展杰终于明白陈导一直在念叨的“超有镜头感”是怎么回事儿了。

    陆衡在餐桌上的表现勾起了大家投喂的兴趣。于是你一筷子我一筷子的喂下去……不好意思回绝也舍不得回绝的陆衡就吃撑了==!

    饭后,肚子涨的厉害的陆衡不得不出门溜溜弯。已经变成陆衡迷妹的卫家小公主自告奋勇要当导游,带着陆衡和一帮摄像大哥在安静的街道上漫步。

    盛夏的午后,晴空一碧如洗,炫目的阳光肆意倾洒着,从碧绿的枝叶间隙落下斑驳的光影,将满目的绿荫渲染出更加鲜亮的绿色。

    天气有些热,穿着白色公主裙的卫嘉怡握着陆衡的手,一路上喋喋不休。询问陆衡的家人爱好,更多还是想问陆衡为什么会那么厉害,和坏人打仗的时候会不会害怕?

    刚刚重生的陆衡并不能清楚得记得十六年前发生的每一件琐事,又习惯性的不愿意敷衍,因此回忆的略有些吃力。往往卫嘉怡抛出七八个问题,陆衡才勉强能答得上一个,过于迟缓的态度让卫家小公主非常伤心。她嘟着嘴巴很是忧愁的看着陆衡,泫然欲泣的问道:“陆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不是的。”陆衡立刻回答。

    “那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卫嘉怡歪着脑袋,认真问道:“是觉得我太唐突了吗?”

    年仅七岁的小姑娘其实并不太理解“唐突”的意思,只是在大人聊天的时候,经常听到有人提起“会不会太唐突”之类的客套话,便知道“唐突”是个不好的意思,因此十分忧愁。

    看到卫嘉怡一副小大人的模样,还一本正经的烦恼着,陆衡险些笑出声来。他其实蛮喜欢小孩子的,更何况卫嘉怡长得好,举止又很可爱,打扮的像个洋娃娃一样,性子活泼聪明伶俐,如果她愿意的话,可以轻易的讨得所有人的喜欢。

    陆衡想了想,蹲下来与卫嘉怡的视线平齐,一脸认真的解释道:“我很喜欢你。所以在回答问题的时候必须要认真想好。”

    “我明白了。爷爷说孔子也说要三思而后行。”卫嘉怡特别认真的点了点头:“陆哥哥真厉害,是我这辈子见过的第二聪明的人。”

    陆衡哑然失笑,下意识问道:“那第一聪明的人是谁?”

    “是我二哥!”大概是想到了自己崇拜的对象,卫嘉怡回答的响亮又肯定。

    童言稚语让所有人会心一笑。

    小小的卫嘉怡抬头看了看炽热的太阳,突然伸出双手对陆衡说道:“陆哥哥,我有点走不动了。你可不可以抱抱我,我们去暮云碧旁边的凉亭坐一坐吧?”

    暮云碧就是那一片人工湖的名字,据说是取自一句古诗,旁边的凉亭就叫做揽碧亭,汉白玉造的亭子在一片苍翠荫绿中愈显精致,如果是在盛夏的午后坐在亭子中,便从湖上吹来丝丝凉风,趴在栏杆上极目远眺,能看到被映照成一块翡翠的湖面波光粼粼,远远看上去,就好像是上好的玉石,苍翠欲滴中有波光流动。

    卫嘉怡拽了拽陆衡的袖子,指着湖面小声说道:“从前这湖里还养了锦鲤,有人会拿着面包来喂,那些鱼特别笨,看到人就游过来。我二哥曾经拿着塑料袋把鱼兜上来,请我吃烤鱼。可是特别难吃。”

    不但难吃,还险些烧了草坪,还好安保人员发现的早,扑灭了火堆把人送回卫家。守在家里的卫奶奶和方虞卿一面道歉一面赔付修缮草坪的钱,等到人走后十分严厉的教训了卫麟煊一顿,第二天却带着全家人去郊外的度假村钓鱼自助烧烤,并勒令卫麟煊必须把自己烤好的鱼全部吃下去。

    从那以后,卫麟煊再也不提烤鱼的事情了!

    这些童年琐事陆衡并不知道。在他固有的印象中,卫麟煊只是那个笑容可掬城府深沉手段狠厉,在熟人面前偶尔有些抽风,时常因为桃色绯闻登上报纸头条的小卫总,对待下属很懂得恩威并施,更懂得怎么借助卫家的势力纵横商场和娱乐圈,拆分并购整合资源,是被所有竞争对手评价为“掠夺者”的霸道总裁。

    没想到霸道总裁小时候也干过这种事情。

    陆衡回过神来,感觉到有人不停戳着自己的肩膀,一低头,就看到站在面前的卫嘉怡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

    “你怎么又不理我了?”卫家小公主满是控诉的看着陆衡。

    陆衡歉然一笑,只是这一回认真解释也拯救不了卫嘉怡挂在眼角摇摇欲坠的眼泪。

    陆衡实在没有办法,只好举手投降:“哥哥错了,你想怎么惩罚哥哥都可以。”

    “那你给我唱首歌吧!”卫嘉怡顺势要求道。

    陆衡一愣,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不会唱歌呀!”

    更何况是十六年前的歌。歌词都记不住啦!

    卫嘉怡委屈的吸了吸鼻子,又要哭。

    陆衡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硬着头皮说道:“要不我给你吹个口哨儿吧?”

    “吹口哨儿?”卫嘉怡微微一怔。

    陆衡点了点头,起身看了看周围,对卫嘉怡说道:“你在这等我一下。”

    陆衡跑出凉亭,绕着湖边的几棵观赏性棕榈树下看了看,然后挑中一颗最具眼缘的爬上去,挑选了两片柔韧适度、平整光滑、品相很好看的叶子摘下。

    摄像大哥和节目组的编导一个扛着摄像机,一个抱着卫嘉怡跑到树下。

    就见陆衡身轻如燕的从树上跳了下来,将两片棕榈叶撕成宽窄不一的条状,修长的手指将棕榈叶翻来折去,眨眼之间竟编出一只翠绿精致的小鸟,一根细细的树叶条穿过小鸟的背部,另一端拎在陆衡的手上。

    陆衡将草编的小鸟在卫嘉怡面前晃了晃,口中突然传出一阵清脆的鸟叫声。

    卫嘉怡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