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塑人生(娱乐圈) 第二章



    死而复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就算是身为当事人,陆衡也难以用任何语言来描绘此时此刻的心情。

    在父亲的催促下,回过神来的陆衡默默穿好了衣服,走到院子里打水洗漱。用肥皂洗过脸后的干涩紧绷和充斥着异样味道的劣质牙膏让他有点不习惯,然而空气中弥漫着的冷冽清晰的气息,却让陆衡为之一振。

    那是真实的,活着的气息。

    年轻的身体,因为常年在山上奔跑打猎而锻炼出来的流畅线条,相比于同龄人的竹竿身材,四肢匀称修长的陆衡宛如一只野生散养的小猎豹,清水中倒映出来的青涩眉眼和健康肤色都让陆衡忍不住啧啧称奇。直到后背被人用力推搡两下,陆振军不耐烦的催促道:“洗完脸就赶紧帮着你妈收拾收拾,磨磨蹭蹭干啥呢?”

    陆衡下意识的勾了勾嘴角,伸手拽过搭在脸盆边上的旧毛巾擦了把脸,硬邦邦的纤维触感终于让人感觉到一丝真实。

    深吸了一口气,陆衡顺手将脸盆里的污水泼到院子外头。回到屋里将摊在炕上的被褥叠起放到炕柜上。低矮的土平房里采光有些昏暗,家具的色泽陈旧,有些边角还掉了漆,但是被女主人擦的纤尘不染。窗台上还有一只空了的罐头瓶,里面盛了半瓶水,插着从后山采来的几支小雏菊,黄嫩嫩的为屋子增添了一抹亮色。

    被褥叠的整整齐齐的堆在炕柜上,糊墙的报纸上有女歌星孟如君的照片,还有两幅外公写的毛笔字,装在玻璃镜框内挂在墙上。陆衡坐在炕沿儿上四下打量,感觉尘封的记忆好像被倒退的时光打开开关,一点一点的涌现出来。

    这种感觉异常新奇。

    直到外面陆振军再次不耐烦的喊出声来,陆衡方如梦醒般的跳下地,晕乎乎的走出堂屋。

    一家四口已经围坐在院子里的老榆树下面开始吃早饭了。身为一家之主的陆振军坐在首位,沈云娟站在桌子旁边给大家盛饭盛菜,十六岁的陆家长子陆持端着一盘萝卜咸菜条一盘咸鸭蛋从屋里走出来。七岁的妹妹陆苗拽着刚刚走过来的陆衡的衣摆不撒手。

    自从听到哥哥要离开自己进城的消息,向来跟陆衡关系好的小姑娘就一直哭闹不停。接连哭了几天,怎么劝都劝不住,到现在嗓子都哭哑了,沙沙的嗓音跟小猫崽儿一样可怜。陆衡把妹妹抱在怀里,伸手摸了一把妹妹头上的小辫儿,温声哄道:“苗苗不哭,等哥哥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陆衡的话让陆振军觉得不太舒服,闷声强调道:“进城别随便要人家的东西,不好。”

    沈云娟瞪了陆振军一眼,开口埋怨道:“咱家孩子什么样你还不清楚,别唠唠叨叨的,吃饭呢!”

    陆家的家规,向来不兴在饭桌上数落孩子。

    陆振军摸着脑袋不支声。想了一会儿,还是含糊不清的嘀咕了几句。沈云娟也不搭理他,用筷子敲敲碗边儿,陆振军立刻噤声不语,只低头稀溜溜的喝着米粥。

    早饭是小米粥,还有蒸的金黄金黄的玉米绿豆面窝窝头。腌的油汪汪的咸鸭蛋切开四个摆了一盘儿。每个人的碗里还泡着一个白白的煮鸡蛋。那鸡蛋都是自家养的小母鸡下的蛋,吃的都是家里的粮食,鸡蛋黄都是通红通红的,香的不行。一筷子将鸡蛋夹成两半,白白的蛋清和红红的蛋黄泡在金黄色还带着一层糊糊的小米粥里,晕出好看的颜色。

    陆衡笑着把碗里的鸡蛋夹给小妹陆苗,看小妹惊喜的看过来时,偷偷的眨了眨眼睛。

    陆妈妈皱眉说道:“你怎么不吃鸡蛋呀?”

    陆衡笑着说道:“等会儿要坐车,我怕吃多了晕车。”

    陆妈妈好笑的摇了摇头,指着陆衡道:“你就惯着她吧。”

    陆衡笑了笑,又拿了半个鸭蛋,筷子尖捅下去,抠出筷子尖大小的一块鸭蛋黄,被挤压出来的鸭蛋油淌了满手,陆衡下意识找餐巾纸,被陆爸爸说了一句,“擦什么擦,直接舔了不就得了。”

    陆衡微微一愣,伸出舌尖舔了舔手指,大概是太久没有做过这样的动作,有点不好意思。

    陆爸爸看着耳尖红红的陆衡,皱了皱眉:“这孩子今天早上怎么这么古怪?”

    陆衡笑笑不说话,低头喝了三碗小米粥,吃了一个咸鸭蛋。好久没吃过这么纯天然的家乡饭,肚子微微有点撑。

    家里的大功臣芦花鸡在院子里头晃悠悠的刨食儿。似乎是感觉到了陆衡的注目,大芦花咕咕两声,信步朝着饭桌的方向走了过来。用它那羽毛光亮的翅膀蹭了蹭陆衡的裤腿脚。雄赳赳气昂昂,神气得不得了。

    陆衡下意识的勾了勾嘴角,弯下腰摸了摸大芦花的羽毛。

    早饭过后,村里的乡亲们都过来给陆衡送行。乌泱泱一堆人站在陆家不算大的场院里头,叽叽喳喳的说话声远远的能传到村口儿去。一直聊到了早上六七点钟,节目组的人才扛着摄像机进走进陆衡的家。

    因为前期已经拍摄了一些陆衡在家里帮助父母干农活,在学校学习的场景,节目组跟乡亲们都很熟悉了。进院之后有说有笑的,还逗着陆苗问了些“哥哥进城了高不高兴”的话。眼看着又把小姑娘逗哭了,大哥陆持连忙把妹妹抱到怀里哄着,沈云娟小声催促陆衡进屋拿行李,跟着节目组的人一起离开。

    学校里那些根本记不住面孔的同学也都赶过来送行。

    时隔多年,陆衡对这些同学已经没什么印象了,只是被人关心被人惦记的感觉太过美好,陆衡认真的向所有人道谢,与大家挥手告别。然后坐上节目组预备的面包车。

    车子在黄土道上颠簸的跑着,刚刚下过一场雨,道路很泥泞,车子摇晃的很厉害。但是在雨后初晴的天空,挂着一道大大的彩虹。

    明媚的晨光透过玻璃窗倾洒进来,将少年笼罩在一层耀眼的光晕下,透过高清的摄像头,能够清晰的看见陆衡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那双眼睛此刻正看着雨后的天空,看着远处的群山,看着高高悬挂的彩虹,眸光流转时便有两泓笑意如春水映着日光一样,让人见了,也会不自觉的跟着笑起来。

    坐在面包车内的摄像大哥和编导们面面相觑,身为圈内人的敏感触觉,让他们隐隐约约的察觉到隐藏在陆衡身上的某种天赋。

    这种感觉在众人抵达火车站,当摄像大哥扛着摄像机跟在陆衡身后,慢慢走进人群的时候,越显清晰。

    ******

    十多年前的j城,还是个落后贫困的小地方,没有能力建造飞机场,就连火车站里来来往往的火车都是绿皮的。开起来后哐当哐当,人坐在其中也跟着一左一右的摇晃。车窗外面是飞速倒退的各种参照物,你坐在车厢里看向窗外,以为是在看风景,其实什么也没看清。

    要是盯得时间久了,还会觉得头晕目眩,然后就闭上双眼,好像整个人都在旋转。

    此刻是上午九点钟,火车站上人来人往,广播里播放着各种车次到达或者即将离开的通告。陆衡抱着书包坐在候车室,因为没有手机,只能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行人打发时间。

    在熙熙攘攘的火车站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人衣着光鲜有人贫窘破烂,陆衡身处其中,理应是众生相中最普通的一员,可是当镜头扫过他的时候,那一瞬间整个画面都变得异常有质感。

    这种清晰的视觉冲击再次呈现在眼前,让人忍不住啧啧称叹。

    ******

    陆衡并不知道摄像大哥的惊叹,他无聊的观察周围来来往往的游客,为每一个进入视线的人写人物小传。

    一个五十多岁穿着破旧军装肩上还扛着一个编织袋的老大爷,他应该是一位老父亲,要坐火车到某个大城市,去探望他即将大学毕业后留在某公司任职的儿子,肩上的破麻袋里装着的是积攒了许久的土特产,是给儿子送礼用的……一群十七八岁背着书包坐在拉杆箱上侃大山的学生……两个二十六七岁穿着情侣装的男女……一个穿着绣花棉袄抱着孩子行色匆匆的女人……

    大概是那女人怀中的孩子哭的太厉害。陆衡漫不经心一扫而过的目光又下意识地落回女人的身上。

    那女人看起来三十多岁,皮肤黝黑粗糙,看起来很忠厚老实的样子,她的身份应该是妈妈。一个单身女人抱着孩子从候车大厅里面匆匆的跑出来,什么行李也没带,或许是跟老公吵架了,她的手死死的按在孩子的脖颈后面,将孩子的脸牢牢的捂在胸口,但还是能听见孩子的哭声,大约是捂的太紧了,孩子费力挣扎着,女人险些抱不住,她泄愤的用力拍了拍孩子的后背……

    陆衡其实蛮喜欢小孩子的,看到那女人的动作,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清澈的眸光不由得落在女人的脸上。那女人似乎察觉到陆衡的打量,不自觉的看了过来,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接,那女人看到陆衡身后还跟着扛摄像机的人,顿时流露出紧张的情绪,抱着孩子用最快的速度跑开。

    两人的异样并没有旁人留意到。

    广播员在广播里又一次播报了即将检票启程的车次,然后放了一首流行歌曲。旋律优美缓慢的前奏悠然响起,是张天王的一首经典老歌,作为娱乐圈内人气超高的常青树,即便是在十多年后,天王的身影也一直活跃在大屏幕上。陆衡记得就在自己死前,天王还拍了一部以打拐为题材的电影,据说是根据真实案例改编的。口碑票房双丰收,张天王还凭借男主角的角色一举获封影帝——

    电光火石间,陆衡突然想起了什么。他猛地转过头死死盯着女人离开的方向,终于想起来自己为什么觉得那女人脸熟。

    坐在候车室里一边休息一边闲聊的节目组成员只觉得一阵风从眼前刮过,一直安安静静坐在旁边的陆衡已经窜的只剩一个背影。

    刚刚坐下来想要休息一下的摄像大叔目瞪口呆,立刻举着摄像机跟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