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阁下 > 阁下最新章节 > 第45章 Message045:

阁下 第45章 Message045:



    面对玛丽小姐的嘲讽,理查二世的回报是……

    他两眼放光的看上了又一个凯瑟琳。

    在派对接下来的时间里,理查二世几乎整个人都黏在了帕尔和朱莉身上,就像蜜蜂追逐着花朵,全然不顾日后会有怎么样的八卦席卷伦敦。

    “同时看上两个,也不怕消化不了。”拉斐尔私下里和奥古斯特无不讽刺的说了一句。

    奥古斯特也没想到会成为这样一个局面,他只预想到了他叔父花心,肯定会对朱莉大献殷勤,没想到他叔父还不要脸了,竟然同时对帕尔夫人也充满了性趣。

    不过,这些都不是奥古斯特眼下最关注的事情,他正在和亨利分工合作,时刻盯玛丽小姐,生怕她暴起伤人。

    结果,这晚又一件与众不同的事情发生了,玛丽小姐全程都很,呃,怎么说好呢,比较稳重吧。能看到她不算好的面色,但熟悉她的奥古斯特和亨利都能感受到,玛丽小姐真实的怒气值其实远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高。她更像是在演戏,虽然谁不知道她演戏的用意。

    反倒是伊丽莎白小姐的生气更加真情实感些。

    这位隐形人小姐始终低着头,看上去依旧是那么没有存在感。若不是奥古斯特与她身高差不多,奥古斯特大概也不会发现端倪。

    一直到凌晨四点,派对才结束。大家各回各家,国王及他的子女则选择了在汉普顿宫住下。

    奥古斯特借着送玛丽小姐回房间的时间,趁机问了一下她到底要干什么。

    玛丽小姐耸肩,她给自己和奥古斯特各倒了杯热牛奶,还让女仆准备了些小饼干,一边吃着曲奇,一边心情很好的道:“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我准备安排凯瑟琳嫁给我的父王。”

    在这么多年的父女相争里,玛丽小姐学会了很多,好比理查二世越不让她干的,她越想干;也好比如果她做了什么惹怒理查二世的事情,理查二世也许会对她怒吼,也许不会,但唯一不变是,他会特别明显的做些让她很不爽的事情来作为她此前不敬的惩罚。

    “我们活的就像是一对仇人。”玛丽小姐嘲讽一笑,“不对,我是把他仇人,他把我当宠物。”

    高兴了,就逗两句,给些漂亮衣服和首饰作为奖励;不高兴了,就要想尽办法的让她也不痛快,让她学会如果当个乖女孩。他根本不在乎玛丽的真实想法,他只要求她当好一个花瓶。

    理查二世用暴君统治全国的方式统治着他的家庭,不允许任何人反抗他。

    玛丽小姐曾经的倔强让她因此变得遍体鳞伤,因为她把他还当做自己的父亲;如今,在一次次失望的成长里,她终于学会把他当做一个国王。不仅如此,她还学会了反其道行之来达成自己的愿望:“我讨厌凯瑟琳.霍华德,她和安妮一样,都是女巫!但我不能表现的太明显,你明白吗?那只会加快父王娶她的脚步。”

    但这样也无法阻止国王娶霍华德。

    于是……从安妮公主由未婚妻变姐妹的故事里,玛丽小姐有了新灵感,她找到了母亲过去侍从女官的女儿,凯瑟琳.帕尔,想让这个凯瑟琳取代另外另外一个凯瑟琳。

    奥古斯特愣住了:“我以为霍华德小姐就是你安排的。”

    玛丽小姐是天主教教徒,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想看到出身新教公国的安妮公主当上王后。而所有人都知道的,理查二世动摇了娶安妮公主为妻的决心之一,就是因为他遇到了天主教徒的霍华德小姐。

    “不,不是我。”玛丽小姐皱眉,摇摇头,“我为什么要找安妮女巫的表妹当王后?”

    玛丽小姐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安妮.博林,那个把一切恶意都付诸在她和她母亲身上的邪恶女人。除了伊丽莎白小姐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她不想和任何与安妮女巫有关系的人见面。

    “要安排也应该安排帕尔这样的。”

    人美又温柔,还没有明确的宗教立场,最主要的是,帕尔夫人没有自己的孩子,也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了,她会对国王的三个子女一视同仁。不存在什么为了继承权的问题,故意折辱、虐待其他孩子,就像是第二任王后做过的那些。

    “那是谁呢?”奥古斯特想不明白除了拉斐尔和玛丽小姐以外,谁还有这个本事把霍华德小姐介绍给理查二世。

    “我怎么知道?”玛丽小姐耸耸肩,用一种很是无所谓的态度道,“很重要吗?反正霍华德肯定当不上王后的。”

    玛丽小姐明显不止准备了帕尔这一步棋,真正的杀招还在后面。

    “可……”奥古斯特莫名的觉得这很重要。他已经被*的公爵生活养绣了的脑子,难得深入的想了一回。但大概是他之前的自我催眠太成功了,他不断告诉自己,这辈子你是来享受人生的,不是来享受阴谋诡计的。所以,哪怕他敏感的感觉到了问题,也无法想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

    “好了。”玛丽小姐蛮横的打断了奥古斯特的思考,弯下腰,捏了捏他的脸,“我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不想你再担心我。不是为了制造问题。”

    “如果有危险呢?”

    “能有什么危险?”玛丽小姐哈哈一笑,“我破坏了那人的计划,他or她大不了就是想要报复我呗,但是鹿死谁手还有未可知呢。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安心吧。你该去睡觉了。”

    奥古斯特确实是累到不行,但他还是想再努力一下,提醒玛丽注意。

    可是……注意什么呢?

    奥古斯特拿不出证据,也说不明白,只能暂时偃旗息鼓。他需要先好好想想,最起码是找到更有说服力的证据后再来和玛丽小姐谈谈。

    可惜,现实并没有给奥古斯特太多的思考时间。

    真.没多少时间。

    在仅仅隔了不到六个小时之后,也就是第二天上午十点左右,理查二世愤怒的吼声传遍了整个汉普顿宫,强烈到仿佛连在中庭悠闲散步的各种鸟类也被惊的四处逃散。等连外衣都来不及换只穿着睡衣就跑去查看情况的奥古斯特赶到时,他只看到老管家用心良苦专门为国王准备的房间里一片狼藉。

    理查二世红着眼,穿着粗气,面目狰狞如一头困兽,仿佛随时会撕裂了靠近他的人。

    奥古斯特直接被吓傻在门边,捂着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本就已经在房间里的拉斐尔,赶忙遮掩着奥古斯特,让他赶快离开了。在人与门的缝隙中,奥古斯特觉得理查二世其实是看到了他的,那双充满了血丝与绝望的眼睛像极了在拍恐怖片。可是最终理查二世还是让奥古斯特走了,并没有迁怒到奥古斯特。

    稍晚一些的时候,奥古斯特终于从八卦欲强烈的朱莉和乔神父那里,知道了大概发生了什么。

    “咱们不是给陛下办了个婚前单身派对嘛,”朱莉带着令人头疼的宿醉,依旧happy的喝着杯中的气泡酒,她管这个叫以毒攻毒,喝醉了就不头疼了,“霍华德小姐因为没请她这个准新娘而不开心了就自己也办了一个。”

    “这不是很正常的吗?”奥古斯特一愣,“我记得我特意让你和她解释过了啊,单身派对都是准新郎和准新娘各办各的。”

    “难得你没说?”乔神父接话。

    朱莉哼了一声,瞪着不信任她的乔神父,她是那样不尽心的人吗?这种很容易给奥古斯特招黑的事情,她肯定不会去做,好伐?

    “我怎么没说?但人家就是一门心思觉得我是在找借口,其心可诛,我能怎么办?”

    朱莉喜欢美人,奈何有些美人却因为嫉妒她的长相,一心把她当成狐狸精在防备。她好心好意想要帮奥古斯特结善缘,甚至主动对霍华德小姐提出,可以免费、义务的帮忙策划准新娘的单身派对。结果呢?新娘偏偏要和国王的单身派对撞在同一天打擂台,一边告诉朱莉是在明天,一边自己偷偷办。明显是打算日后借此羞辱朱莉。

    朱莉在想通这一层的时候,有多生气可想而知,她这辈子都没被这么对待过!

    结果,霍华德小姐没能羞辱到朱莉,倒是先羞辱了自己。

    去参加霍华德小姐派对的人不算特别多,毕竟有国王珠玉在前,谁会巴结一个还没有成为王后的人呢?不少家族仅仅派了个无足轻重的次女作为代表。

    霍华德小姐怒火中烧,再加上酒精的作用,她和她之前的情夫在玩游戏的时候过了些火。

    到这一步已经很要命了,但更要命的是,旧情复燃如星星之火,在第二天早上,也就是理查二世砸了房间的那天,有人看着情夫衣衫不整的从霍华德小姐的房间跳窗而逃。但当时国王派去的使者就站在花园里。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人要作死,那是拦也拦不住。”乔神父知道的更详细些,仅仅就是来伦敦的这么一段日子,他已经得到了不少有地位的信徒的信任,想打听个消息的什么特别容易,“衣衫不整都已经是很体面的形容词了,据说是□□。”

    情夫自作聪明,一听说国王派人来看霍华德小姐了,不敢从正门离开,想从阳台逃跑,反而把将奸-情暴露在了大庭广众之下。那开阔的院子,那赤-裸的男人,想假装没看到都不可能。

    奥古斯特懂了,怪不得他叔父会气成这幅样子。

    “不,你不懂。”朱莉摇摇头,一口饮尽杯中之物,然后又给了倒一杯,“到此为止,国王陛下其实还不至于生气到冲动过头。毕竟他们还没结婚,哪怕结了婚,各玩各的贵族夫妻也多了去了。身为国王的他肯定会生气,却不至于气到不顾形象。”

    真正让理查二世无法容忍的是,霍华德见被发现之后,索性就大大方方方的承认了。还……

    “还在所有人面前扬言,她宁可当迪勒姆夫人,也不愿意当王后。”

    迪勒姆便是霍华德小姐的情夫,也是拉斐尔曾对奥古斯特说过的霍华德小姐有过的一段短暂的婚史里的另外一个主角。

    霍华德小姐曾和迪勒姆以夫妻相称,并立下了等迪勒姆从爱尔兰回来就结婚的誓言。后来却被诺福克公爵夫人,也就是霍华德小姐的外祖母棒打鸳鸯。但是从保守的教会角度来看,两人已经是实质上的夫妻关系了,是有效的婚姻。

    奥古斯特不知道玛丽小姐在这件事里出力多少,但可以肯定的是,如今这么难堪的局面至少有一半是玛丽小姐所不能想到的。

    好比迪勒姆情夫的那一个信仰之跃。

    也好比霍华德小姐任性的神来之笔。明显大家都能感觉到她在说气话,可她的话已经说出口了,就没办法再收回。她到底爱着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国王的脑袋顶上不能绿油油的一片。哪怕国王自己出轨成性,并且热爱杀妻。

    婚礼是肯定办不成了。

    不仅如此,理查二世还想杀了霍华德小姐。

    事实上,霍华德小姐如今已经被控制了起来。无论保守派如今进宫如何求情,都于事无补,新教再一次又有了抖起来的迹象。

    在这个关键时刻,一个谁也没想到的人站了出来。

    玛丽小姐。

    她不是要求尽快处死霍华德小姐,而是请求放了她。

    奥古斯特不在现场,但仅仅听别人讲,就已经脊背一片冰凉。

    玛丽小姐当着国王面,指着他的鼻子骂道:“霍华德小姐做了什么要被置于死地呢?如果说出轨是罪,那出轨无数次的您是不是应该先被送上断头台?!”

    没人能想到玛丽小姐那一刻是被什么冲昏了头脑,才能说下这么一席话,去救一个她本来十分讨厌的人。

    但大家知道国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已经成功把伦敦塔住成单间的前前任国王,威廉二世,在那一天终于迎来了他人生的新室友,对方同时也是他的孙女。

    奥古斯特的脑子轰的一下子就炸开了。

    当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奥古斯特已经站在了怀特霍尔宫的客厅里,正在被拉斐尔拦下。拉斐尔这次是真的着急了,哪怕身边有无数大臣围观,他也不在乎,他一定要拦下冲动的奥古斯特。

    “你冷静。”

    “我冷静不了。”

    “你进去也于事无补。”

    “不去尝试,谁也不能肯定结果。”

    “那你想过自己吗?”

    “你在自己的教母出事的时候,还能考虑到自己?”

    “求你……”

    “不,该我求你。”

    “别逼我动粗,奥尔,你知道的,我不想伤害你。”

    “在心上划一刀,就不算伤害了吗?”

    两人针锋相对,步步紧逼,谁也不肯相让。奥古斯特孩子似的外表,第一次展露出了与他这个年纪所完全不符的气势。佛挡杀佛,魔挡杀魔,今天,他一定要见到国王!

    最后,也只能是拉斐尔让了那一步。

    因为拉斐尔其实也很清楚,他是拦不住奥古斯特的,作为公爵,作为国王的侄子,作为王储的堂兄,奥古斯特要是真的想闯怀特霍尔宫,根本不需要拉斐尔的同意。

    奥古斯特在走过拉斐尔身边时,他说:“抱歉,请原谅我的任性,不原谅也没关系,但有些事我必须去做。”

    哪怕没有效果,奥古斯特也希望玛丽小姐能够知道,她不是一个人。

    奥古斯特气势冲冲的闯进了国王的寝室,完全不在乎国王到底同意没同意他的敲门。他准备了一肚子的咆哮与愤怒,却没想到看到的是一个颓唐的倒在地毯上的叔父。

    一夜之间,理查二世就仿佛老了整整十岁,打击太大,甚至有点油尽灯枯的感觉,仿佛有什么精气神从他的身体里离开了。他不再是不到半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国王,他只是个可怜的中年男人,没有妻子,没有孩子,只有一身散不去的酒气。

    看到门口的奥古斯特,理查二世也只是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提醒奥古斯特进来记得关门。

    奥古斯特依言关上了门,隔绝掉了外面大部分的声音与心怀不轨的窥探。他几步上前,蹲在国王的身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大概就是奥古斯特如今的情况。

    反倒是理查二世很强清楚的知道奥古斯特是来做什么的,他沙哑着嗓子问奥古斯特:“你也恨我吗?”

    奥古斯特摇摇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有资格恨理查二世,唯独他没有。

    理查二世笑了笑:“你不恨我,那你讨厌我吗?”

    奥古斯特再次摇了摇头,理查二世给了还是一个傻子的他公爵的爵位,帮助他保护下了他父母留给他的数不尽的财产,他要是讨厌理查二世就太不是个东西了。

    “但是你也不喜欢我。”理查二世一语道破玄机。

    奥古斯特这回没办法否认了,他确实是不太喜欢理查二世,因为他对拉斐尔的利用,因为他对玛丽小姐不珍惜的态度,也因为他不是个好国王。

    “我应该知足的。”理查二世长叹一口气,“毕竟玛丽就很恨我,你知道她恨我吗?”

    奥古斯特点点头,他当然知道,全英格兰,不,全欧洲大概都知道。

    “我却不知道。”国王道。真正打击到他的,肯定不可能是霍华德小姐的出轨,而是他终于意识到了一个他其实早就该意识到的问题,他的孩子恨他。

    那天激怒玛丽的,是他那一句:“把凯瑟琳拖下去!”

    玛丽的母亲也叫凯瑟琳,曾几何时,理查二世也曾对第一任王后说过一模一样的话。那个时候他和凯瑟琳已经离婚了,她说她快死了,她想和自己的女儿说说话。

    但是理查二世却没有同意。

    后来,第一任王后果然死了。那一天他那句当着玛丽的面的一句冰冷冷的“把凯瑟琳拖下去”成为了玛丽对母亲最后的回忆。她甚至没能出席母亲的葬礼。

    这是其他人所不能明白的过去,为什么玛丽小姐会突然出去冲动。

    还有一句是别人哪怕在当场听到了,也不敢传出去的话,玛丽小姐诅咒国王道:“我恨你,恨不能让你即刻就下地狱!”

    “你为什么能不知道她恨你呢?”奥古斯特的火气再一次被点燃,“你放逐了她的母亲,你让她从一个合法的婚生继承人变成了私生女,你让她当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和弟弟的侍从女官,你把她的骄傲放到地上踩……你告诉我,你不知道她恨你?”

    国王很茫然的看着奥古斯特,就像是一个不知所措的孩子,他真的不知道啊。

    “我给她足够暖的衣服穿,给她足够饱的食物吃,我给她请了全世界最好的老师教育她……这还不够吗?”

    “这怎么能够?”奥古斯特觉得他叔父简直不可理喻,“谁会觉得这样就够了?”

    “我啊。”理查二世指了指自己,“你知道你祖父是怎么对待我的吗?他迁怒于因为我的出生,让他的男朋友不开心了,一直在明着虐待我。如果没有你父亲,我吃不饱饭,穿不上暖和的衣服,连受教育的机会都没有,我甚至差点被掐死。我已经把我的童年最幸福的事情都给了她,她为什么还要恨我?”

    不完整的童年,扭曲了理查二世。

    “是,我对不起她的母亲,所以呢?她的母亲是母亲,我就不是她的父亲了吗?我放逐了凯瑟琳,却也只是把凯瑟琳送到了剑桥郡的乡下城堡。剑桥郡当时还是我的领地,后来给了你,你觉得你和我之间的谁会去为难凯瑟琳?”

    “我让她当利兹和理查的侍从女官,是因为我相信她能照顾好他们。只有留着相同血脉的她可以。他们也会反过来保护她。就像是当年我和大哥一样。“

    理论上来说,哪怕是王后也不能随意差遣、为难王储or公主身边的人。

    理查二世真的不明白玛丽为什么要恨他。

    “如果说她是因为觉得王位是她的而没有给她,她就恨我,那就太可笑了。王位是我的,我想传给谁就传给谁,那是我的东西,没谁规定自己的东西就必须留给子女吧?你父亲就没有把王位给你,你会怨恨他吗?我凭什么不能把我的王位给理查,而是非要给她呢?”

    理查二世说了很多,有一定的道理,也有很多是没有道理的。

    奥古斯特用一句就让理查二世安静了下来,他说:“可玛丽想要的不是这些物质,而是爱啊。”

    父亲对女儿的爱,就像是黑太子爱奥古斯特那样,会写长长的信叮嘱他要好好生活;会在所有人都觉得奥古斯特是个傻瓜的时候依旧以自己的儿子为傲;会对妻子忠诚,宁可放弃王位也不愿意承认与发妻的婚姻是不合法的,打死不愿意迎娶来自阿拉贡的公主。

    理查二世不是不想爱他身边的人,他只是不会爱,不会像他大哥那样的去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