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阁下 > 阁下最新章节 > 第35章 Message035:

阁下 第35章 Message035:



    朱莉自信满满,觉得她肯定不会被拒绝。

    拉斐尔也没有出声阻拦,因为他相信奥古斯特……

    “是什么给了您如此自信,让您觉得在您只需要动动口之后,我就一定会答应您?”毒舌奥重出江湖!从语言到神情到动作,都仿佛在说“你个渣渣”!

    朱莉一愣,很显然这并不在她的设想之内,漂亮的眼睛里有着藏也藏不住的错愕。她没指望过九岁的公爵懂什么叫怜香惜玉,但至少不该、不该这个样子吧?说好的小可爱呢?说好的特别好说话呢?说好的……好糊弄呢?

    如果乔神父在这里,一定会气到吐血,谁就和你就说好了?

    奥古斯特是容易心软没错,可那并不代表着他贱得慌,给一个他国的人提供庇护是一件很费心费力的事情,他最初答应让乔神父来城堡的小教堂暂住,乔神父的容貌占一部分原因,但更多的还是因为奥古斯特需要交好白衣主教啊。

    如今嘛,奥古斯特作为乔神父的□□,到底是谁需要讨好谁?!

    朱莉连主次供需关系都没有搞清楚,就贸贸然的开口,仿佛奥古斯特能收留她是一件奥古斯特占了多大便宜的事情……这必然会招致奥古斯特的不满。包子脸的公爵阁下,对外的人设一种是高贵冷艳款的来着。哪怕他的个子需要他仰着头看人,但他的心不需要。

    连奥古斯特头上金色的呆毛,如今都显出了一种不屈的傲慢,他对朱莉说:“一如您所言,您只能为我唱歌,而我却需要冒着有可能是在窝藏敌国间谍的巨大风险,还要承担下您在英格兰未来所有有可能会惹出的麻烦——不用怀疑,从您在法兰西的精彩人生里就能看出,这点是一定会发生的。那么,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嫌自己的生活不够刺激是吗?”

    朱莉语塞,刚刚的势在必得在如今看来,确实是有点自以为是了。

    但朱莉还是不想就此放弃,她其实已经厌倦了爱情游戏,最起码暂时是如此,而位高权重又可以不用担心他要和她发展什么人,就只有眼前这位豆丁公爵了。

    朱莉重新勉强找回了自己的嘴,尝试着说:“因为您……善良?”

    “您嘴里的善良可真不值钱。”奥古斯特不屑一顾,并决定言尽于此,带着拉斐尔就准备转身离开。

    朱莉焦急的上前几步,想要吸引奥古斯特的注意力,她提高了声音,着急了语气,一时没过脑子就直接开口道:“您每年都会做很多慈善,定时给粥棚捐赠,给孤儿院的孩子送礼物,您还帮助了乔。为什么就不能也帮帮我呢?”

    奥古斯特转身,把仰视的动作做的更像是昂着下巴的傲慢,他问朱莉:“您听过图尔的圣马丹的那句名言吗?”

    朱莉摇摇头,等待着奥古斯特继续说下去。

    “分享,是慈善的一个度,超过了就变成了赠送。这句话的意思是圣人在鼓励我们进行分享,却又不希望我们过度。”

    奥古斯特往前走了几步:“粥棚的捐赠和给孤们的礼物,对于我来说是九牛一毛的;乔神父是我及城堡里其他人精神上的信仰,我的帮助与之对比几乎微不足道;但是您呢?您能为我带来什么?除了几岁的小孩子都能完成的、我已经有了一个唱诗班在完成的演唱工作。”

    “这么说吧,把对您的帮助必做10,您能给我的回报却连0.1都不如。您刚刚问我要不要考虑一下,我现在就可以郑重的回答您,对不起,不考虑。”

    奥古斯特把话说的很直白,因为这就是这个时代的风格。

    ——没有人会认为,试图尽可能多的赚取利益,在任何情况下会有损绅士的尊严。by:《欧洲贵族》(美)

    朱莉被彻彻底底的镇住了,奥古斯特没进一步,她就忍不住的后退一点。很显然她从未想过这个问题,格洛斯特公爵凭什么帮助她呢?他和她以前遇到的那些因为她的美色而对她言听计从的人是完全不同的。先不说对方会不会被她的美色打动,只说如果她不准备付出美色,那她就该考虑点更加实际的回报,而不是像哄孩子给块糖一样的那种东西。

    奥古斯特带着拉斐尔从容退场,只留给了朱莉一个越走越远的背影,没有一丝留恋。第一美人又如何,他是个死基佬欸。

    咳,开玩笑。

    奥古斯特和拉斐尔如今已经礼节性的参观完了教堂,在布里斯托尔的居民面前表达出了足够的对教会的重视,剩下的自然是终于可以继续安心的回城堡里当宅男了。

    为什么一定要来参观呢?

    因为奥古斯特在给自己留后路,不想给领衔主教任何泼脏水的机会。

    领主确实是很少有对当地教堂建设上出资的,可一旦领衔主教闹开了,在全民信仰宗教的情况下,奥古斯特也会受到很大的谴责。

    不用怀疑,如果可以,领衔主教那样的卑鄙小人一定会那么做,而且他特别会卖惨。有了这趟参观就不一样了,在日后奥古斯特可以把此行解读为——领衔主教和我哭诉教堂建设缺钱,我二话不说在第二天就马不停蹄的来了教堂,在和义工们亲切交谈后,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所以我才没捐钱。

    领衔主教大概也想到了这点,只能苦着脸送走了奥古斯特和拉斐尔,希望拉斐尔能看在他已经如此老实的份儿上忘记曾经的不愉快。

    拉斐尔的回答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马车离开后,奥古斯特才想起来问:“给朱莉留人了吗?”朱莉的马车坏了,总不能把她扔在教堂就不管了。

    “留了,会送她回她暂住的地方的。”拉斐尔做事一向细心。

    奥古斯特点点头,然后就双眼亮闪闪的等着拉斐尔问他,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前面拒绝了朱莉,如今却还要关心。

    但拉斐尔就是不问,他好像全然没注意到这里的矛盾,反而拿起了他文件,作势要抓紧时间工作。

    “!!!”怎么可这样!奥古斯特还等着听拉斐尔的赞叹,或者表扬呢!拉斐尔不问,让奥古斯特怎么顺利说出他的计划!他的谋算!啊啊啊,拉斐尔不是很聪明吗,怎么这种时候突然如此迟钝了,该怎么提示他才好?!

    拉斐尔当然很聪明,哪怕一开始没想通奥古斯特到底是怎么想的,如今也都明白了。他是故意不问的,看着奥古斯特那急的像是被抢走了食物的小松鼠样子就觉得有趣。

    逗弄了好一会儿,拉斐尔这才不急不忙的抛出了奥古斯特想要的问题:“你到底是真的不想收留朱莉,还是在欲擒故纵?”

    奥古斯特啊呜一口,立刻咬钩。他晃着金色的脑袋,得意洋洋:“你猜!”

    “欲擒故纵。”拉斐尔的脸上根本没有丝毫的意外。

    “……”突然觉得成就感少了四分之三的奥古斯特,想了一下他终于反应过来,“你早就猜到了!”

    拉斐尔耸肩:“我也没说我没猜到啊。”

    奥古斯特想咬人,却又不知道从何咬起,只能哼哼了两句,不甘心道:“那你知道我为什想帮她吗?除了助人为乐以外,我可不是个好人!”

    拉斐尔看着张牙舞爪郑重强调自己不是好人的奥古斯特,笑的更厉害了:“是是是,你多厉害啊,你是的大反派,不是好人。”

    “对!”

    大反派开始详细的解说他的理由,作为一个难得有点算计的人,奥古斯特此时此刻充满了倾诉欲,俗称表演型人格。

    一般小孩子都有这个毛病。咳。

    第一美人对于奥古斯特来说确实没什么吸引力,不过,第一美人的头衔,对于别的盲目追赶流行的贵族来说却是致命的。

    之前奥古斯特还在愁交际问题,如今朱莉就自己主动送上了门。

    交际是什么?对于贵族来说,就是无穷无尽的宴会、舞会以及茶话会,这不只是贵族淑女们的爱好,绅士们也十分热衷。

    奥古斯特准备以“马特小姐”为噱头,在布里斯托尔举办一场盛大的告别舞会,让舞会在哪怕过去很久后,依旧有人在讨论,觉得毕生难忘的那种。贵族们印象深刻,短期内就不会忘了奥古斯特,奥古斯特还用愁社交吗?

    简单来说就是艹热度,和明星要一直保持话题度没什么区别。

    当然了,奥古斯特没指望用这种办法维持一辈子。这个只是治标不治本,但是却给了奥古斯特足够的时间去想、去准备长久的解决办法。这些他可以等去了伦敦再想。

    不仅如此,等去了伦敦之后,“马特小姐”可以成为奥古斯特打开伦敦交际圈的一个重要手段。之前圣诞节拉斐尔为奥古斯特举办过的那次成功的宴会只是开了一个好头,却并不稳定,奥古斯特需要一个噱头来维持自己这个公爵的品牌。先有关注度,等形成一种“公爵的宴会必是好的、一票难求的”的意识,就会自动开始良性循环。

    顺便的,奥古斯特在伦敦的受欢迎程度,还能影响他在布里斯托尔的人气,让他有更长的生命力和更大的影响力。

    人类就是这么奇怪,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得到,若无人问津,那本来想的也会变得不那么想了。若奥古斯特的设想成功,那就不是他要苦心经营和别人的关系,而是别人想方设法的和他保持社交了。这可比奥古斯特费劲巴拉的做别的要轻松的多。

    布里斯托尔的贵族不仅不会忘记、疏远奥古斯特,反而会恨不能和他一直保持联系,哪怕仅仅是作为谈资都是高兴的。

    这一切的前提是奥古斯特能够收留朱莉。

    “朱莉习惯了被人关注,被人有求必应,所以她根本不会珍惜。”奥古斯特太了解朱莉这种类型了,因为……他上辈子的妈妈就是如此,她不是个好情人,也不是好的结婚对象,但她却是个好母亲,在她去世前,一直对儿子耳提面命,要小心她那样凉薄性格的人,“但若是她千方百计追求到的,她却一定会视若珍宝。”

    好比在朱莉心中难忘的永远是那个和她无法在一起的富商之女。

    如果奥古斯特直接答应了朱莉,这样太过容易到手的东西,会让朱莉形成一种理所当然而毫不在乎的态度。

    但事实上,奥古斯特要收留朱莉,真的要顶住很大的风险。

    奥古斯特希望他能得到与他的付出等价的回报。而且,奥古斯特也确实有点生气大家都仿佛觉得他很好欺负的态度,如果没有昨天的领衔主教,奥古斯特今天大概会好说话一点。

    不过木已成舟,只能这样了。

    若朱莉愿意锲而不舍,那奥古斯特会高兴;若她就此放弃,奥古斯特也不会觉得遗憾,大不了再想其他办法。

    拉斐尔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奥古斯特的头:“你做的已经很棒了。不过要是我,我会让她回报我百分之五百。”

    “!!!”

    拉斐尔回答的很冷酷,却也现实:“没有巨大的好处,我又为什么要平白无故的给自己惹麻烦呢。”

    众所周知,马特小姐是法兰西人,不说她自己本身有没有问题,只说她的存在就很容易被政敌拿来做文章。而且,万一朱莉真的是谍战片里都那种演的都不能再演的情-色间谍,勾搭了好色的理查二世,那奥古斯特连哭都没地方哭去。

    风险太多,收益必须值得铤而走险才会让人心动。

    在拉斐尔看来奥古斯特这种等价交换,本身就已经是在做慈善了,他还是太心软了。不过,这样的一套想法,一大大超越了拉斐尔对奥古斯特的期待,还是值得表扬的:“我甚至做好了你会谈着谈着就心软的准备。”

    “我为什么要心软?”

    讲真,朱莉如今不得不远逃英格兰,完全是她自己作的。朱莉的情况和乔神父不一样,教皇要迫害乔神父,那是因为乔神父有个他没办法选择的亲爹;朱莉却可以选择她自己的人生,没人逼着她去决斗,也没人逼着她不日后留一线的直接斗死了她的情敌。她有太多可以改变的点了,却偏偏选了地狱模式,这怪谁呢?

    当然,那些贵族家庭也很莫名其妙,明明同意了生死不论的是他们,最后却因为死的不是自己这方而翻脸,有点无耻。

    所以奥古斯特才会愿意出手,而不是直接拒绝。

    回到城堡后,乔神父已经等在了那里。

    这当然不是巧合,而是拉斐尔提前派奥古斯特的仆从去通知了乔神父,要么现在就出现,大家谈谈;要么这辈子都不用出现了。

    乔神父穿着一身不那么常见的神父黑袍,外表朴素,内里……色彩鲜艳的简直没眼看。一如他的性格,不开口、只是笑的时候,倒是有几分从业多年的圣洁感,不过一旦说话,暴露真实性情,那就是一段幻想的破灭了。

    乔神父倒也没什么特别出格的举动,就是单纯的文艺男青年,爱生活,爱享受,张口以梦为马,闭嘴诗和远方,对艺术和文学有着独到的追求和理解。他最难得的一点是,他是神父泥石流中的一股清流——从不接近女色。不管城堡里或者城堡外的女信徒对乔神父有多狂热,他都能维持住一副淡淡的表情,保持着绝对纯洁的关系,仿佛真的要为上帝把持心灵与身体的干净。

    不过,奥古斯特却觉得有另外一个理由更能解释乔神父的这种行为,他也是个死基佬。

    真.基佬,不是奥古斯特在心里开老管家玩笑的那种,而是乔神父确确实实是喜欢男人的,看见骑士们光着膀子训练就走不动道的那种。

    作为同道中人,奥古斯特特别能理解乔神父。也更加明白了乔神父的“叔叔”为什么要把乔神父送走,私生子都已经是小问题了,真正的麻烦是性向。在这个只因为同性恋行为就能被抓起来关上个几年的中世纪,乔神父简直是真的勇士,毕竟他很少掩饰他对男性这种异乎寻常的“热爱”。

    拉斐尔没有和奥古斯特一起出现,因为半路上出了点问题。

    乔神父在没看到拉斐尔时,松了好大一口气,特别明显。然后他就和奥古斯特找了个既温暖又光量充足的地方,一边喝茶看骑士训练,一边聊了起来。

    “我很抱歉,一直没来得及和您说起朱莉的事情。”

    奥古斯特摇摇头,他并不介意,因为乔神父会犹豫,就证明了乔神父其实并没有那种觉得奥古斯特就活该帮他的理直气壮。乔神父在害怕奥古斯特会拒绝他,也在害怕给奥古斯特增添麻烦。这样的人,奥古斯特反而更愿意上赶着去帮忙,别问为什么,大概是闲得慌。

    “你和她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奥古斯特很好奇。

    朱莉小姐姐的经历不可谓不彪悍,但她却也从未走出国门,一直在法兰西境内搅风搅雨;乔神父按理来说则是土生土长的罗马人,甚至有可能很长时间都没离开过梵蒂冈;这样的两个人,到底是怎么接触到并成为朋友的呢?总不能是笔友吧。

    “我们是笔友。”

    “……”还真特么是啊。

    不过也算能说得通。神父在这个年代开导人的方式,可不就是当面说和对面写信嘛,朱莉虽然看上去活的挺肆意,一副特别想得开的样子,但她也不是没可能会因为已经去世的富商之女而寻求精神上的安慰的。

    看着奥古斯特全无保留的信任,乔神父反而开始坐立不安。他享受过如在云端的日子,明白什么是花团锦簇、人人追捧,但他却只在年幼的奥古斯特公爵身上感受过什么叫雪中送炭。

    乔神父突然有些罪恶感。

    于是,在千回百转后,乔神父还是决定冒险说出真相:“我和朱莉此前其实完全不认识。对不起,我骗了您,她不是我的朋友,而是对于我来说很重要的一个长辈来信,希望我能够照顾她。”

    朱莉在法兰西能量很大,请动别人给她当说客,替她安排了在英格兰的生活。奥古斯特对此不以为奇。他只是没想到,乔神父已经是泥菩萨过江了,却还坚持收留了朱莉。

    “有可能我这么说您不会相信,但我本来是在犹豫的。”到底该不该把朱莉介绍给奥古斯特,有他就已经够给奥古斯特添麻烦了,“但那位在法兰西的长辈对我真的很重要,没有他,我未必能活到现在。我必须报答他。我其实是想把朱莉送到别人那里的。”

    好比介绍了乔神父给奥古斯特的白衣主教那里。

    奥古斯特在心里想着,这才是求人该有的态度嘛。也因为乔神父的这种退让,奥古斯特反而坚定了要留下朱莉的想法。

    不过目前来说,奥古斯特并不打算公布,他只是道:“我会看在你的面子上,好好考虑这件事的,不要有压力。”

    乔神父又坐了一回后,就离开了。他打算趁着拉斐尔没回来之前,暂时继续避开拉斐尔。

    却没想到,拉斐尔根本就是故意的,没有什么临时有事,他特意等在门口,就是准备出其不意的见乔神父一面,他想要和他私下谈谈。

    在见到乔神父的那一刻,拉斐尔就明白了为什么对方会对他避而不见。

    因为他们之前就见过。

    “又见面了,”拉斐尔笑了,“乔凡尼大主教。”

    乔神父的真正身份并不是什么红衣主教的私生子,而是他就是枢机主教!因为参与了一年前的教皇选举失败而仓惶逃跑。那个八岁就因为裙带关系而成为了大主教的神职人员。

    “好久不见。”乔神父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马奇伯爵,别来无恙。”

    “请。”拉斐尔不准备和乔废话,对车门做了个动作,乔不想上也是不可能的。

    等乔神父只能走上马车,然后看着拉斐尔对送出来的奥古斯特挥了挥手,笑的再阳光灿烂不过,他还威胁乔说:“笑的开心点,别让奥尔看出来。”

    乔神父只能也回了一个职业性的笑容,仿佛两人一见如故。

    然后,拉斐尔就送乔神父离开了城堡。

    “你知道窝藏一个红衣主教的私生子,和窝藏一个大主教的区别吗?”

    用普世的政治理论来说,乔神父就是皇位竞争的失败者,伪装成了一个权臣的儿子,奥古斯特为此需要冒的风险是完全不同的。

    “我很抱歉。”所以乔神父才会不想把朱莉这个麻烦也介绍给奥古斯特,他自己就是就已经是最大的麻烦了,“我会主动离开的。”

    “凭什么?”拉斐尔反问。

    “啊?”乔神父还没酝酿起的离别哀愁就被强行打断了。

    “奥尔收留了你一年,还没等到收获期,你就拍拍屁股走人了,想得倒美。”拉斐尔叠腿,双手交叉,眼神不屑,“我希望你能记住,奥尔为你承担了多大的风险,哪怕他自己对此一无所知。日后该如何回报,你心里应该有数,奥尔不懂,我会为他记得。”

    比起投资红衣主教的儿子,明显投资一个红衣主教更令人心动啊,对方未来可是有可能当上教皇的。

    当然,如今乔神父已经没有了大主教的位置,他当教皇的姐夫做过的荒唐事,如今已经被撤销的差不多了。

    不过,乔神父还是有可能回到梵蒂冈的,名正言顺的那种。

    一年前教皇选举的时候,乔神父不是和现任教皇不是唯二的候选人,有一个比他们更有资历的红衣主教也在其中。不过最终的赢家是现任教皇,通过贿赂的手段。乔神父和另外一个教皇一个逃到了英格兰,一个去了法兰西,在乔神父还只会陪奥古斯特过家家的时候,那位红衣主教已经说动了法兰西的国王,不顾与英格兰的战争,毅然双线作战,参与到了哈布斯堡-瓦卢瓦的战争里。

    拉斐尔很看好这位红衣主教,觉得对方早晚有天会回到梵蒂冈,成为新的教皇。而这位红衣主教已经很老了,哪怕当上教皇也不过是几年的事儿,他的继任者里乔神父就是最有可能的人选之一。

    毕竟他们也算是共患难,而乔神父还如此的“听话”。

    “不知道我是否有这个荣幸,得到一位准教皇的友谊。”拉斐尔笑的很好看,说的话也很好听。

    乔神父却有点胸无大志,并并不觉得自己能乐观的成为未来的教皇,如今他能活下去继续享受生活就不错了。他摇摇头,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只要您别在我没当上教皇后翻脸无情就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