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阁下 > 阁下最新章节 > 第26章 Message026:

阁下 第26章 Message026:



    然后,奥古斯特就下马和傻鹿斑比玩了个爽。

    至于说好的猎鹿……那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欸。这一定是鹿星人的阴谋!玩到最后,奥古斯特甚至生出了养这头鹿的冲动。

    高大的骑士长一直沉默的陪在奥古斯特身后,时刻警惕着周围,生怕有别的猎物突然冲出,工作量比奥古斯特在马上时多了不少,却也不见他抱怨,或者出声催促奥古斯特离开。直至奥古斯特真的要领这头鹿回去了,骑士长这才不得不开口进行劝阻。

    “为什么?”公爵阁下问。

    “如果我们把它带走,那他的爸爸妈妈找不到它了,会着急的。”骑士长这样柔声回答,生怕破坏了年幼的公爵的童心。

    早就没童心的奥古斯特回了骑士长一个眼神死的表情:“我看上去像是那种很好哄的七八岁小孩吗?”

    “不,阁下,您今年九岁了。”

    “……”再拆台咬你哦!

    拉锯战僵持不下,骑士长最后只能道出了真正的原因:“这是肉鹿,养它有点丢脸。”

    鹿一直到现代,都是可食用的肉类,只有一部分品种才是禁止捕猎的保护动物。事实上,英国的专家甚至曾因为国内的野生鹿太多,而鼓励过猎杀野生鹿群,用以保护生态平衡。在还没有迪士尼、没有《小鹿斑比》的中世纪,对于大部分贵族来说,这些肉鹿和家养的鸡鸭其实没什么太大区别,只是一种瘦肉更多、油脂更加细腻的高级肉而已。

    家长会给孩子买小猫小狗当宠物,但是很少买小牛小驴当宠物,对吧?肉鹿的印象就属于后者。

    兼之贵族这个特殊群体一直都是吹毛求疵又闲的蛋疼的,连别人在不同的舞会上穿了同一条裙子都会开讽,就更不用说是奥古斯特这种情况了。

    奥古斯特低头,摸了摸一点攻击性都没有、还很喜欢他的傻鹿,最后在骑士长心疼到差点就说出“管别人怎么说呢,你想养就养吧”的前一刻,奥古斯特点头同意了,打消了养眼前这头傻鹿的想法。

    如果奥古斯特只代表他自己,他可以不畏人言,甚至是去直接怼那些贵族,我就喜欢养,怎么了?但他如今并不只代表着他自己。奥古斯特是黑太子唯一的儿子,是嘉德骑士团未来的主人,是格洛斯特、布里斯托尔以及剑桥三郡的领主,他不能让他们因为他的一些无意之举而遭受非议。

    决定了之后,奥古斯特就立刻起身离开了,免得自己后悔。

    傻鹿没搞清楚状况,还追着奥古斯特跑了一会儿,被侍从几经驱赶才依依不舍的停在了树林边,直至一直看着奥古斯特的队伍离开了它的视野。

    奥古斯特回到休息厅时,拉斐尔刚刚短暂结束了和权贵们的应酬,此前他们一直在玩一种奥古斯特完全不懂规则的名叫扔旗的中世纪游戏。见奥古斯特回来,拉斐尔特意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亲自把奥古斯特从马上抱了下来。

    “怎么了,你看上去有点低落。”拉斐尔对奥古斯特的观察总是体贴入微到深想会觉得有些可怕的地步,哪怕奥古斯特嘴角的弧度下降一度,他都会有所察觉。

    奥古斯特摇摇头,没说话,他不太想谈论这件事情,不想让自己显得像是一个得不到玩具也要发脾气的小孩子。

    “好吧。”拉斐尔没坚持问,他总是能把握好谈话的尺寸,在该追问的时候坚持,在不该问的时候快速换个话题。拉斐尔在抱过奥古斯特之后就再没把他放下,一路抱进了温暖的休息厅,在一众休息的女士们好奇的眼神中目不斜视的走过,直奔更加私人一些的偏厅休息。自有拉斐尔的副手帮忙收尾,解释公爵阁下太累了,困得都有些睁不开眼,这才让众人重新恢复了嬉笑,表示理解,小孩子嘛。

    偏厅的布置仿的是波斯风格,到处都是软垫和异域情调的流苏,专门供小孩子嬉戏打闹玩的,累了躺倒就能睡。房间里不止有玩具,还有一些更适合小孩子看的插画书籍,更有王储强烈要求给准备好的有关于东方的书籍。

    奥古斯特停顿了一下,总觉得送点心的男仆特意说的这句话哪里怪怪的。

    不过,当奥古斯特陷进软垫堆里之后,他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瘫在那里,一动也不想动。他真的有点累,只不过刚刚因为心情激动而没有注意到。拉斐尔比他还了解他。

    “一会儿还出去吗?”拉斐尔一边给奥古斯特解披风外套,一边问他。

    老管家和贴身男仆只能站在一边干着急,被抢了工作什么的真的好忧虑。

    奥古斯特摇摇头,他已经没兴趣出去玩了:“你出去的时候帮我和安德烈他们说一声吧,他们可以自由活动,玩的开心点。”

    “好的。”拉斐尔完全没觉得由他一个伯爵只传达这么一个信息有什么屈尊降贵的,在给奥古斯特脱完衣服之后,他开始给抱着书看起来的奥古斯特喂坚果。奥古斯特很喜欢吃杏仁,咔嚓咔嚓,咀嚼的速度奇快无比,越看越像金红色的蓬松尾松鼠。

    喂着喂着,奥古斯特就习惯性的眼睛不离书了,只单纯动动脖颈去追逐拉斐尔飘忽的投喂技巧,然后挪着挪着,就被拉斐尔亲到了额头。带着某种微凉又甜蜜的感觉。

    “嘿!”被戏弄了的奥古斯特反而一下子就控制不住的笑了。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奇怪的生理反应,有点生气又很想笑,早把一开始的低落情绪忘的一干二净。他扔下书,翻身跨坐到了拉斐尔身上,威胁道,“让我吃不到杏仁,信不信我吃了你啊!”

    拉斐尔干脆乱没有形象的躺倒,摆出一副“任君品尝”的无赖样子。

    奥古斯特更生气了,身子前倾,在真的准备去啃拉斐尔一脸口水的时候,被老管家的咳嗽声惊醒了过来。

    老管家在一边看的已经胆战心惊了,总觉得这对叔侄的互动发展很迷。

    拉斐尔见好就收,重新起身,在把奥古斯特放回到了一堆软垫里后就准备离开了:“如果实在太累就睡一会儿吧,我很快就回来。”

    奥古斯特盖着小毯子,有一眼没一眼的开始看手里的图画书,看着看着就真的在软垫堆里睡着了。

    出了门的拉斐尔则在把奥古斯特的话转达给他的骑士长安德烈后,顺便有技巧的询问了一下奥古斯特之前的不开心。

    “能请你把那头鹿具体的样子给我说一下吗?”

    “恩?”骑士长警觉的看着拉斐尔。

    “既然奥尔喜欢,哪怕不能养,也不能让人杀了它,对吧?”拉斐尔道,“我会命人找到它,送出鹿园的。”

    骑士长这才点了点头,耐心的描述了一下那头鹿的样子,然后把它傻乎乎追着要吃的事迹重点强调了三遍。

    拉斐尔摸着下巴若有所思,总觉得这头傻鹿在自投罗网方面,和某人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

    奥古斯特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他身边蜷缩着睡的小脸红扑扑的包子王储。奥古斯特愣了一下,他什么时候来的?不过这也终于解释了他为什么会做梦梦到暖气片,两个小火炉抱在一起互相取暖,能不热嘛!

    奥古斯特和王储的贴身男仆一直尽职尽责的守在房间里,见奥古斯特醒来,便想要上前询问。

    奥古斯特摇摇头,指了指还在睡的王储,小心翼翼的抽身,主动和自己的贴身男仆去了隔壁洗漱,顺便在闻讯而来的老管家的建议下,换了身衣服,以便参加晚上的全鹿宴。

    “耶尔还没回来吗?”

    “应该快了。”老管家道。

    隔音效果不算好的隔壁,突然传来了一声比较激动的尖叫:“什么?陛下和凯瑟琳在一起了?你真的看到他们打野战偷情了吗?”

    “……”那一刻,场面无比尴尬。

    老管家很生气,觉得对方破坏了他们家纯洁无垢的公爵阁下,生硬的解释了一下,希望奥古斯特能忘记那些乱七八糟的词汇。

    奥古斯特却反而在想一个问题,他叔父也一把年纪了,大冬天还这么拼,到底是不怕冷,还是觉得摩擦可以生热?

    咳,未免尴尬,在洗漱完之后,奥古斯特就打着看夜景的名义,去了休息厅外面。

    “啊,下雪了。”

    圣诞节没能如约而至的漫天大雪,在迟到了几天后终于纷扬而至。伴随着一阵马蹄声,狩猎归来的贵族们成群结队的回来了。醒目的猩红色骑装、紧身马裤配齐膝长靴,在猎犬与仆从的簇拥下,满载而归的众人由远及近的出现在了奥古斯特的事业。

    马队最前面是地位最尊贵的国王;猎物最多的是年纪七岁的伊丽莎白小姐;最反常的是与红玫瑰男伴你侬我侬的玛丽小姐……但奥古斯特却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拉斐尔。

    头戴毡帽,踏马而来,风吹起他绣着银边的披风,如北欧神话里的凛冬神祗,高贵又不可侵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