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阁下 > 阁下最新章节 > 第21章 Message021:

阁下 第21章 Message021:



    在毫无防备的吃下辣味布丁之后,奥古斯特整整质疑了三分钟的人生,心中的阴霾仍挥之不去。脑袋顶上每天起床时准会坚强站起的呆毛,在此情此景下都不禁弯了下去,一张吹弹可破的白嫩脸蛋上,除了懵逼,还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写着三个问题: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到底经历了?

    奥古斯特的意识至今都停留在布丁入口的那一刻,不适感席卷全身。倒不是说布丁有多难吃,讲真,如果把蒸布丁当做一道荤菜沾上黄油吃下去,味道还不错呢。

    可奥古斯特是怀着吃甜点的心去吃的啊!

    甜点!

    首先、一定要!

    甜!

    谢谢!

    放眼全球,奥古斯特只服大腐国厨子的创造力。

    拉斐尔就坐在奥古斯特身边,明显在看热闹,还故意问了句:“你没吃过?蒸布丁是每年圣诞大餐上的必备甜点。”

    这话就像是一道惊雷,解开了尘封千年的记忆。【喂

    奥古斯特终于回想起来了,这个妹妹,呸,这种布丁他是吃过的。那个时候他脑子还没清醒,做什么都傻乎乎的,在吃了第一口蒸布丁后就哭了,扁着嘴,噙着泪,可伤心可伤心了。自此蒸布丁就从奥古斯特的食谱里被删了去,奥古斯特自然也就没了把蒸布丁当做传统节日食物的概念。

    玛丽小姐见不得拉斐尔欺负奥古斯特,立刻拆台:“当年布丁哭的时候你明明也在,干什么旧事重提?”

    朦胧的记忆因这句话而变得更加清晰。

    是的,那个时候拉斐尔也在,不止他,还有玛丽小姐、王太后、黑太子以及奥古斯特的母亲——肯特的琼安,她在三十岁的时候依旧是整个英格兰追求者最多的大美人。奥古斯特高于皇室平均颜值线的外貌,大部分都要感谢来自母亲的基因改良。

    琼安有一头到腰的栗色长发,眼睛湛蓝又深邃,鼻梁高挺,她用完美的容颜和身材充分诠释了何为英伦玫瑰。

    奥古斯特至今都能回想起被母亲拥抱时的温暖,仿佛她依旧在他的身边。

    直至琼安去世前,奥古斯特的两脚都是很少能够挨着地的,大部分贵族的孩子也都是如此,只不过抱着他们的往往是仆从,唯有奥古斯特是被母亲无时无刻的护在怀里。他就像是她最精美的手袋,走到哪里都肯定不忘记带上他。

    记忆里,吃蒸布丁那次皇室成员齐聚红酒庄园,既是欢度佳节,也是给奥古斯特庆祝生日,那座庄园就是奥古斯特的生日礼物之一。

    母亲请最著名的意大利画师,一起画下了奥古斯人生中第一张、也是唯一的一张全家福。画里的背景就是一望无际的葡萄园和哥特式的主体建筑群,穿着迷你版袍子的奥古斯特被家人簇拥在最中间,呼吸着酒庄空气中散发的酸甜味道,仿佛每一口都有紫罗兰的醇厚,历久弥香。

    “这就是奥尔吗?”少年的声音在奥古斯特的头顶响起。

    黑太子用粗狂的声音回答:“对,这就是你的侄子,你喜欢他吗?”

    琼安用鼓励的眼神,领着拉斐尔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奥古斯特粉扑扑的脸蛋,温柔开口:“看,他是不是很可爱、很好摸?别怕,他喜欢你。”

    少年拉斐尔有着一张已经初见顶级美颜的脸庞,眼神却十分不友善,嘴角还没有如今的习惯性笑容,整个人就像是一株会移动的仙人掌,用尖刺包裹着全身,针对着世界。但那个时候的他是如此真诚,甚至不懂得怎么委婉的拒绝人,面对充满期待的嫂子,他只能十分勉强的把小侄子抱到了自己的怀里。

    最后,拉斐尔甚至带着奥古斯特去坐到了湖边的野餐布上,一大一小……认真的学着拉丁文。

    ——拉斐尔对学习是有多执着?!

    清风徐来,天鹅振翅,划过水岸线,直冲九霄,最后彻底消失在了蓝天下。黑发少年抱着金发稚童,组成了一副超越想象的美好画面。

    但只有当事人奥古斯特知道,在他母亲转身的那一刻,拉斐尔就迫不及待、充满厌恶的把他举了起来,生怕他的口水流到自己身上。

    奥古斯特轻的像是一片羽毛,他被悬空于湖面,也不知道危险害怕,只会咯咯傻笑。

    在那之后的几年里,奥古斯特还见过拉斐尔一次,彼时琼安已经去世,理查的第三任王后终于给皇室生下了一个男性继承人,举国欢庆,烟火放了一天一夜。只有小傻瓜奥古斯特一个人,还在执着的伤心着母亲再也不会睁开眼睛。

    十六岁的拉斐尔冒雨前往了布里斯托尔,奉命探望只剩下孤身一人的侄子。黑夜的哥特建筑总是带着一丝阴森,仿佛随时都会有可怕的怪兽从阴影中咆哮而出。

    古堡有多大、多空荡,奥古斯特就显得有多冷、多寂寞。

    与拉斐尔年幼时是那么相似。

    正是因为这份相似,想起了不太好回忆的拉斐尔,态度变得更加恶劣,他俯视着奥古斯特,故意嘲弄道:“小傻子,你害怕吗?”

    奥古斯特却只会仰着头,不明所以的看着拉斐尔,说不出来哪怕一个简单的单词。

    他不只是个小傻瓜,还貌似是个小哑巴。

    拉斐尔继续恶劣的问:“本应该属于你的王位属于别人了哦,等那个别人将来长大了,他还会忌惮你的身份,时刻防备你从他手里抢走本就属于你的东西。你的叔父也不会再喜欢你,他有了自己的儿子。知道什么叫嫉妒吗?就是苦涩的味道。”

    奥古斯特在对方故意露出来的可怕表情中,腾腾腾的跑远了。却在对方露出“果然如此,连傻子也会嫉妒”的笑容里,又腾腾腾的跑了回来。

    这一次,还有着小坑的肉手里,多了一把糖豆。

    “甜。”小小的男童第一次发出了声音,稚嫩又清脆,一双蓝色的眼眸里倒映着的全是眼前少年的身影,他安慰着眼前的小叔说,“不哭。”

    再然后,奥古斯特就从记忆里清醒了过来。

    原来他和拉斐尔还有过这样的过去,怪不得拉斐尔如今对他这么好,终于找到真正的原因了呢。嘿嘿,没办法,他就是这么可爱啊,哪怕是个小傻瓜的时候也依旧很可爱呢。

    拉斐尔坐在一边,打消了问奥古斯特在想什么的念头,就冲奥古斯特那傻兮兮的笑容,就知道内容肯定没什么营养。

    在蒸布丁和回忆的双重刺激下,本来还因为醒的过早有些困顿的奥古斯特,彻底清醒了过来,终于有了精力参加属于他和耶稣共同的生日。

    理查二世为侄子的生日宴会费了不少心,几乎请遍了上流圈里最顶尖的那一批贵族,不管大家内心是怎么想的,在那一天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恭喜着年轻的公爵终于九岁了。温暖的大厅里充斥着水果的芳香,大部分味道都来自于一层又一层摆放着水果的水果塔。长长的矩形餐桌上,每隔一个固定的距离还会摆放一簇明快的花朵,照亮了宴会上绅士们的心情,也衬托了小姐们娇艳的容颜。

    临行前,奥古斯特承诺给他的骑士和见习骑士们的事情,得到了百分之三百的实现。之前还有人失望于没办法在国王面前展露自己狩猎的能力,如今却早已经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了。

    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这一切只为你——”黑色长发的青年由远及近的走带,手里带着金色的镂空酒杯,脸上挂着礼貌疏远的高贵笑容,如蛰伏在皑皑白雪里的银狐,连血都是冷的。他看上去好像很好亲近,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升起一丁点的不敬之意。

    他在奥古斯特眼前站定,远胜世人的面容,掩住了整个宴会的色彩:“——我的阁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