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阁下 > 阁下最新章节 > 第18章 Message018:

阁下 第18章 Message018:



    奥古斯特并没有在怀特霍尔宫住很多天,即便理查二世和玛丽小姐一再挽留,他也坚持回了汉普顿宫。因为伊莎贝拉王太后已经提前来信,表达了她今年依旧不会住到王宫,还是会继续借住汉普顿的想法。

    是的,王太后从未住在过象征着权力中枢的怀特霍尔宫,因为她觉得自己是个罪人,即便她的儿子们并不这么认为。

    事实上,王太后甚至连汉普顿宫都不想住。她曾在伦敦郊区买过一个不算大但也不算小的庄园,在汉普顿宫还没有修建好的那些年,她一直住在那里。不过等三岁的奥古斯特得到了他的生日礼物之后,他就在他爹黑太子多日的辛苦教导下,哄着王太后同意了只要她在伦敦她就会去住汉普顿宫。

    长辈的恩怨情仇奥古斯特不太清楚,他只知道黑太子是发自真心的想要自己的母亲开心的,他也想让自己的老祖母开心。

    至于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很重要吗?

    奥古斯特前往怀特霍尔宫的时候,带了很多东西,老管家生怕哪里委屈了奥古斯特,即便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在拉斐尔的眼下;奥古斯特离开怀特霍尔宫的时候,带了更多的东西,都是理查二世一家送给奥古斯特的礼物,这大概也是他们家的传统之一?礼物不按件算,按车算。

    奥古斯特按照自己真正的愿望,只主动和国王求带走了一样礼物——

    ——他的堂姐们。

    玛丽小姐在被通知去收拾东西准备和堂弟一起离开时,整整愣了三秒钟。

    奥古斯特从牛奶杯里抬头,带着一圈白胡子道:“你不会真以为我准备一个人在汉普顿宫打发时间吧?”

    玛丽小姐激动的从坐位上挑起,一把抱住奥古斯特,还原地转了好几圈。

    在一片晕眩里,奥古斯特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然后就轮到拉斐尔不开心了。

    这对相差仅一岁多的叔侄在奥古斯特的归属权上,有着不可调和的深层次矛盾。

    最后自然只可能是玛丽小姐败下阵来,她性格强势没错,但手段却不如拉斐尔高杆,只能主动放弃。不过,玛丽小姐的心情依旧愉悦,她真的是受够了在王宫给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当女侍官的日子,哪怕只是躲掉一天都是好的。

    连隐形人伊丽莎白小姐都难得有了存在感,她怀揣着忐忑的心情,大胆在奥古斯特脸颊上亲了一口。

    “口感很好?”

    “就像是吻到了奶油。”伊丽莎白小姐回答,然后她才意识到,刚刚与她搭话的是挂着似笑非笑脸的拉斐尔,她再一次缩回了头,变成了那个住在壳子里的伊丽莎白小姐。

    不管如何,在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大家都热情高涨。

    然后在第二天上午准备出发时被浇灭了全部的热情。因为王储也出现在了队伍里,他依旧很努力在让自己显得威严尊贵,但那双神采飞扬的眼睛却早已经出卖了他。

    拉斐尔也在队伍里,以主人的姿态,仿佛汉普顿宫就是他的住所。

    这样的阵容还不算完,在王太后即将抵达的前一天晚上,连只剩下孤家寡人的理查二世就搬来了汉普顿宫。如果不是碍于大家的心情,理查二世甚至会带上他的未婚妻——那位小国的公主——一起住过来。

    奥古斯特:……这和我住在怀特霍尔宫有什么区别?!

    拉斐尔刚刚结束了晚上的锻炼,路过奥古斯特身边诧异道:“你竟然还曾经奢望过会有区别?噢,你怎么这么可爱呢,我的小苹果。”

    “你什么时候才能放弃对于昵称的尝试?”

    “直至我们找到一个你我都满意的、独一无二的昵称。”拉斐尔大言不惭道。

    “容我说一句,你和玛丽的这种较量简直幼稚极了。”

    拉斐尔耸肩:“你永远都不会明白有一个和你年龄很接近的亲戚是什么感觉的,特别是在她还比你小的时候。”

    “我和利兹也只差了不到两岁。”奥古斯特提醒道,“但我们相处的很好。”

    拉斐尔还是那副“愚蠢的人类啊”的表情:“很快就不会好了。”

    直至伊莎贝拉王太后来,奥古斯特才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理查二世在感情上是个渣男,但在作为叔父时还是很靠谱的。他说王太后能赶上一起去猎鹿,果然王太后就在猎鹿之前抵达了伦敦,一天不多,一天不少。

    这一回连理查二世都站在了门口,亲自迎接自己的母后。

    奥古斯特换了身极其正式的贵族服饰,再没抱怨过一句有关于衣服太过古怪的话,他甚至主动和老管家要求了要法兰西现在最流行的款式。老管家激动的飚了高音,还是那么gaygay的。

    王太后的车队低调驶入汉普顿宫那天,乌云连绵了数日的糟糕天气,难得有了一次放晴。

    奥古斯特的脑海里有不少关于王太后的回忆,因为王太后几乎每年都要去布里斯托尔看他,好几次。他很喜欢这个老祖母,只有她和玛丽小姐曾对奥古斯特的傻不以为杵。

    王太后和大众印象里的强势啊、女王范什么的完全不搭边。她就是个再平和不过的小老太太,穿着低调却不*份的绣花长裙,梳着一丝不苟的圈圈盘发,以及常年携带着加入了橙花水或者玫瑰花水的茴香糖,在见到小辈时挨个发放,不管对方几岁,连人到中年的国王陛下都得到了一大把白色糖丸。

    奥古斯特在之前的八年人生里已经吃过很多次了,说实话,味道不怎么样,就是糖丸味。但这已经是中世纪最奢侈的糖果了,昂贵到哪怕是贵族,也只会在婚礼上用到。

    王太后是唯一的特例,有钱任性。她自己也很喜欢吃,甚至视糖如命到让奥古斯特不得不开始担心她血糖的地步。

    茴香糖不可能平均分,也分不清,但给每人多少还是很直观的。

    一开始大家都差不多,直至只剩下最后一点的时候,它们被均分给了最年幼的伊丽莎白和理查王储。

    曾经永远都能享受“在餐桌上只剩最后一块蛋糕时肯定会属于他”待遇的布丁公爵,终于明白了叔父拉斐尔的话。他讨厌比他小的孩子,这和茴香糖没关系,重点是祖母明明最喜欢的应该是他啊!

    在当天稍晚,只剩下王太后和奥古斯特的时候,小老太太悄悄又给了奥古斯特一盒。

    “别生气了,恩?你当然是我的最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