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阁下 > 阁下最新章节 > 第16章 Message016:

阁下 第16章 Message016:



    虽然英格兰贵族们的爵位可以叠加,哪怕已经是公爵了也不影响奥古斯特再多个子爵或者男爵的爵位,但他还是婉拒了王储的一番美意。

    然后陪小包子玩了一天。

    又或者也可以解释为是包子王储尽地主之谊的招待了公爵一天,十分努力,已经是他那个年纪范围内所能想到的最好。

    宾主尽欢。

    但直至奥古斯特被留宿怀特霍尔宫,也没能等到理查二世,王宫的仆从都无法准确的给出“国王去哪儿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有些人是真的不知道,而有些人则是不打算说。

    随奥古斯特一起来的贴身男仆和女仆的脸色都不算好,因为他们觉得自家公爵被怠慢了。虽然公爵年纪小,很多事情都不明白,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但身为公爵身边最得用的人,他们却会替公爵一笔一笔的牢牢记住,然后告诉能为公爵做主的人。

    鉴于奥古斯特当初特殊的个人情况,他身边仆从的选拔有着很与众不同的条件。黑太子安排的人,基本的都是保护欲极强的款式,并且有着一定的自主思想,哪怕是国王也敢质疑。

    沉默的骑士长却有着不一样的想法:“也许真的出事了。”

    棕发的贴身男仆反驳:“但更大的可能还是下马威。”

    奥古斯特以前大脑混沌的时候,理查二世当然可以高枕无忧的当个大方的叔父,但是当理查二世有了自己的儿子,奥古斯特又偏偏恢复智商的时候,理查二世的态度怎么改变都不奇怪。

    如果这么想的话,那今天的很多事情就更说得通了。

    女仆道:“国王在用让王储接待公爵阁下这件事来提醒阁下,王储才是王宫乃至英格兰未来的主人。他能让自己的两个女儿给儿子当侍官,也能让侄子这么做。事实上,他确实这么做了,让他们高贵的公爵阁下,陪个三岁大的孩子玩了一整天!”

    不是说不能玩,而是在明明应该先受到国王接见的时候,却被国王避而不见,还甩了个小不点过来,这就不能忍了。

    “你说的三岁大的孩子是王储殿下。”

    “王储又如何?”

    甚至国王能怎样?

    英格兰是联合王国,国情很特殊,好吧,整个欧洲各国的情况都十分特殊。它们更类似于群雄割据,头顶上还有罗马教廷在辖制,国王的权利很难集中。在最早的时候,国王说白了不过是势力最大的领主,其他领主今天可以联合推选a,明天就可以换成b。

    虽然最近的百年间这种情况已经有所改变,但众人心中对于“血统改变了,也不代表着王朝会变”的认知,可没有淡化多少。

    奥古斯特正是这样一个大领主。

    虽然爵位和领地都是国王册封的,但你让他当年不册封试试看,他根本不敢!

    黑太子手下的嘉德骑士团只认黑太子,其次便是小主人奥古斯特,至于国王什么的,对不起,他们的雇主是黑太子威廉三世!

    咳,想的有点多了。

    但是没办法,贴身男仆就是这么一个脑补boy。黑太子和弟弟理查二师世年幼时因为遭到身为同性恋的父王的漠视,没少吃宫斗的苦头,有了自己的儿子后,黑太子便一直很怕奥古斯特在他照顾不到的地方也被人如此对待。所以在仆从的培养方向上,不怕对方想太多,只怕对方想太少。

    骑士长一直等着贴身男仆从热血沸腾的脑补里清醒过来,才意简言赅道:“马奇伯爵也一天都没有出现了。”

    伦敦上层社会的交际圈一直流传这样一句话:看不到国王不可怕,看不到马奇伯爵才可怕。

    谁也不知道拉斐尔怎么做到的,但他就是用这样一种潜移默化、毫无侵略感的方式,在短短几年间就成为了整个伦敦贵族权的主心骨,只要拉斐尔在,他们就不会慌张。

    换言之,本来有意陪伴奥古斯特的拉斐尔也一整天都没有出现,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一直到接近天亮,拉斐尔才回到王宫。

    奥古斯特为什么知道?因为他也一夜没睡啊,他在等拉斐尔。骑士长的话提醒了他,拉斐尔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在街角突然下车,肯定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一直在等我?”拉斐尔疲倦极了,他长驱直入的走进了奥古斯特所在的客房。

    奥古斯特只从被子里露出一双蓝眼睛,在黑暗的房间里显得异常明亮,他说:“如果我没等你,你就吵醒我了。”

    “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等我啊。”拉斐尔的眼底一片青黑,身体沉重的就像是在时时刻刻背着百斤重的麻袋。他真的很累,累到连他那深入骨髓的招牌笑容都不想维持了,因为他知道奥古斯特一定不会介意。

    “发生了什么?”奥古斯特也没和拉斐尔客气,关心道。

    拉斐尔坐在了床边,揉了揉鼻梁,长叹一口气:“那个男人自杀未遂。”

    那个男人?哪个男人?奥古斯特的眼睛里这样写道。

    “被关在伦敦塔里的那位。”拉斐尔谈起对方的语气是十分冷漠的,甚至带着毫不掩饰的恶意,“该死的时候不死,不该死的时候却总要搞事。”

    伦敦塔里只关着一个囚徒,一个对外宣布早已经被王太后弄死的男人,威廉二世。就是那个搅基又骗婚,懦弱无能的英格兰前国王。他是伊莎贝拉王太后的丈夫,黑太子和理查二世的父亲,奥古斯特的祖父,但他却不是一个好丈夫,也不是一个好父亲,更不是一个好祖父。

    “他今天从伦敦塔里跑了出来,没被人发现就又被抓了回去,然后他就自杀了。直至我和理查回来之前,他才抢救过来。”拉斐尔简单的交待了一下这混乱的一天里都发生了什么。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奥古斯特不解。

    据奥古斯特所知,这位前前国王虽然“被死亡”了,但是他的待遇可不糟,除了没有人生自由以外,不管是黑太子还是理查二世,都不可能虐待他们的生父,即便这位生父从未关心过他们,甚至还曾一度差点害死理查二世。

    这么多年了都相安无事,怎么突然又是逃跑又是自杀的?

    “这也是理查想要搞清楚的问题。”拉斐尔没有直接回答奥古斯特。

    奥古斯特却敏锐的听懂了拉斐尔的言下之意,是理查二世想要搞清楚的问题,不是拉斐尔和理查二世想要搞清楚的,换言之,拉斐尔要么是没兴趣知道,要么就是已经知道了。

    依据对拉斐尔这种算无遗策的控制狂的了解,奥古斯特更倾向于后一种可能。

    拉斐尔点到即止,抬手抚上奥古斯特的眼皮,想要帮他合上:“好了,现在你已经知道了你应该知道的,我很好,理查很好,你父亲和英格兰都很好。我会加强对那个男人的守备,他将不会再成为问题。所以,睡吧,明天早点起,如果你不起来,被‘没能第一时间见你’的愧疚淹没的理查,大概会闯进客房来看你。”

    比起生父一心求死,理查二世更怕自己的宝贝侄子误会他不重视他。他真的是恨透了那个他几乎没见过几面、却让他丢尽了脸的父亲,他总是在关键时刻给他找麻烦!

    “那你呢?——”奥古斯特问拉斐尔。

    国王可以在第二天轻松的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拉斐尔却要做大量的后续处理工作。

    “——你准备睡吗?还是直接开始第二天的工作?”天已经马上就要亮了。

    “你是在邀请我一起睡觉吗?”拉斐尔那张精致到极点的脸上终于重新有了笑意,他甚至真的掀开被子,上了宽大的床,故意与奥古斯特挤在一起,嘴上还说着,“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你不敢一个人睡,可以直接告诉我,叔叔很乐意陪着你。”

    奥古斯特:“……”为什么他总觉得他被拉斐尔占了口头便宜?

    拉斐尔连着被子一起,一把抱过晚上才洗过澡、浑身香香软软的小公爵:“睡吧,我的小饼干。”

    “小饼干是什么鬼?!”

    “怎么?”拉斐尔挑眉,“就允许玛丽叫你布丁,不允许我叫你饼干?还是你更喜欢叫小南瓜?”

    “……”果然是个眼线遍地的控制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