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阁下 > 阁下最新章节 > 第12章 Message012:

阁下 第12章 Message012:



    布里斯托尔在伦敦的西边,两地相隔一百二十英里。

    一百二十英里是什么概念?现代的跑车基本都能在一个小时内跑完,火车大概需要一个半小时,普通家用汽车则是两个小时。

    简单来说,布里斯托尔离伦敦其实很近,哪怕是在马车完全没办法和超跑比的中世纪,这点路程也就是一天的事儿,花在路上的时间绝对超不过十个小时。但很多“身娇体弱”的贵族却偏偏能走出个三五天的风采,因为他们嫌弃道路颠簸,马车舒适度不够。

    奥古斯特正相反,他宁可集中遭一天的罪,也不愿意走走停停的将折磨延长至三五天。

    所以,动身去伦敦那天,公爵阁下的车队一早就从布里斯托尔出发了,当时的天甚至还没有亮,公爵阁下在安德烈的怀里睡的七荤八素,这个总是沉默寡言的骑士长对怎么抱走奥古斯特而不把他吵醒很有一套。很显然的,他这么做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老管家对骑士长也是异常放心,布里斯托尔堡的人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

    拉斐尔也波澜不惊的笑着,但那笑容却无论如何都达不到眼底。

    一直到骑士长把奥古斯特稳妥的放到马车上,他的背脊都是凉的。骑士长忍不住抬头看了一下黎明即将破晓的夜空,为什么会这么冷?要下雪了吗?

    拉斐尔披着大衣站在马车门边,压低了声音,气势却反而变得更加凌厉:“你可以走了。”

    “是,伯爵阁下。”骑士长在行了礼后便离开了。走了几步,他突然想起自己忘记确认给奥古斯特的探子盖的是否严实,一转身,就看到马奇伯爵正一脸温柔的为自家公爵压实毯角,眼里的温柔与笑意仿佛有别于他平时表现出来的那样。是错觉吗?

    伴随着一声划破长空的嘶鸣,车队正式启程。

    骑士长骑在马上,通过车窗看到马奇伯爵已经提前捂住了公爵粉嫩的耳朵,并很有规律的拍抚着他的胸膛,阻止了公爵被吵醒。这次可以确定了,伯爵在公爵面前时,确实是比人前要更加鲜活一些的,就好像……变成了一个拥有七情六欲的正常人。

    车队很长,仆从不多,大部分的人都是护卫在公爵阁下前后左右的骑士。

    这些人在平民眼中笼统的都能被称之为骑士,但是在贵族眼中却讲究很多。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种,骑士和随从。

    随从又分为三种:

    一,仆人,平民出身,与普通仆人无异,这辈子都晋升无望。

    二,见习骑士,也就是侍从,多为年幼的贵族子弟,跟着骑士学习,顺便也负责照顾骑士的起居,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有点类似于实习生,将来会晋升为骑士。

    三,扈从,成分混杂,大部分是长大后的贵族子弟,少部分也有可能是有作战经验的平民士兵,可以随骑士一同战斗,也有机会成为骑士,被奥古斯特戏称为准骑士。

    在这次出行的队伍里,守在最外围的就是久经考验、身高腿长的骑士和准骑士,内围才是有马匹的见习骑士,没马匹的就只能和仆人们一起坐在马车顶上了。

    是的,不是所有见习骑士都有马的,甚至有些扈从也没有。

    因为马匹是十分昂贵的财产,不亚于现代的豪车。奥古斯特身为领主的责任,只需要负责提供食宿和训练教学,并不包括分车分房。马匹都是来学习的孩子们自备的,当然啦,将来他们离开的时候也会把马匹带走。见习骑士家里有没有钱、受不受到家里重视等问题,从他们来到城堡的那一刻起就一目了然,装备如何、有没有马匹都是一个信号。

    这一次能够挤上去伦敦队伍的见习骑士们,虽然不是长子,但在家里也肯定备受宠爱,不管是为了面子还是出于爱,贵族家长们都很舍得给孩子砸钱,鲜少有谁是没有马的。

    反倒是前几年就已经跟在奥古斯特身边,如今沾光也能去伦敦的前辈实习生们,有些还是只能和仆人挤在一起。

    一脸雀斑的红头发约翰便是其中之一,他被嘲笑的不轻,却始终缄默。

    骑士长巡视在队伍的左右,细心观察着这一批见习骑士的举止,估量着他们中有谁是可塑之才,并不是所有的见习骑士都能够成为骑士,也不是所有的见习骑士都一定能在奥古斯特的城堡里待下去。安德烈便是掌握去留大权的那个人,没人敢质疑他的决定,因为他的背后站在谁的面子也不卖的奥古斯特公爵。

    约翰的小伙伴安慰他:“别在意那些新来的说的话,现实早晚会教会他们做人。”

    约翰低着头,小幅度的摇了摇:“我没有在意。”他确实不介意贫穷又或者是见习骑士的他却没有马可骑的讽刺现实,真正令他难过的是他身为小领主的父亲和继承人兄长的冷漠,他们表现的就好像他和他们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

    “嘿,”小伙伴悄悄凑在约翰耳边道,“想听个有关于骑士长的八卦吗?”

    “恩?”

    “据说他最初也没有自己的马。”

    “!!!”约翰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头不受控制的转向身姿欣长仿若神明的骑士长,一个劲儿的看了起来,嘴里还在不断说着,“这怎么可能?这怎么看可能呢?”

    礼仪总是最好的骑士长大人,可一点都看不出来他曾经历过什么贫穷。

    “这当然可能了,据说骑士长的父亲早早就去世了,他的兄长是个吝啬鬼。知道骑士长明明那么厉害,为什么坚持不去那位殿下身边吗?因为对公爵阁下宣了誓,会誓死追随在公爵阁下左右,今生今世只受到公爵阁下的驱使。他的第一匹马就是小时候的公爵阁下送给他的!”小伙伴对约翰挤了挤眼睛,“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骑士长大人真的就像是传说中的骑士那样,忠诚,感恩,又强大!”

    “我是说你去想办法在公爵阁下面前表现啊,笨蛋!说不定阁下一开心,就也给你一匹马了,听说阁下在法兰西的酒庄旁边还有一个很大的马场。这么说吧,你能想象到的最有钱的人的财富,翻十倍,差不多就是阁下所继承财产的冰山一角了。看看他乘坐的马车……”

    奥古斯特搭乘的马车,是伊莎贝拉王太后在奥古斯特出生那年送给他的生日礼物,由四匹马拉动的四轮箱式公爵马车,黑色为底,金色为边,马车的每一处都有着大讲究,透着天然的威严与权势。这是中世纪最大的马车类型了,分为上下两层,上面是露天敞开的,包括车夫在内,可以坐六个仆从;下面则是可以遮风挡雨的封闭式车厢,内部至多可供六个成年人搭乘,不过一般的贵族老爷们只愿意在这样的空间里屈就自己一人。

    奥古斯特没那么挑剔,他事先就稀里糊涂的答应了要与拉斐尔一起分享,无论他后再怎么后悔也不行了。幸好,大部分让他会到不安的独处时间都被他睡过去了。

    当奥古斯特终于舍得睁开眼睛时,太阳已经升到了天空中最高的地方,马车正四平八稳的奔跑在轨道上。

    是的,轨道。

    大部分人都知道马车和火车,却不知道这两者之间还有个将它们连接在一起的过度工具:有轨马车。

    奥古斯特之所以知道,当然是因为他当年为了怼他以为是中二病的拉斐尔,做足了中世纪的功课。他嘲讽的在短信里表示——好吧,既然你坚持不知道什么叫火车,那你总知道有轨马车吧?

    这个问题其实是一个陷进。因为提起有轨马车,给人的感觉只可能是中世纪的落后产物,但事实上有轨马车诞生于十八、九世纪,是正儿八经的在工业革命中诞生的交通工具,短短百年间就被汽车与电车取代了。奥古斯特就不信了,对面的中二病能考究严谨到这个程度!

    结果,中二病还真就能还原到这种程度!

    拉斐尔并不知道有轨马车是什么,但愿闻其详。

    奥古斯特很生气,觉得中二病这是在度娘了有轨马车后,故意挑衅他。但他根本无所畏惧好吗?他买了全套的外国译本,就等着和对方死磕!

    再然后……

    就是奥古斯特如今享受到的福利了。

    拉斐尔根据从奥古斯特那里得到的资料,找人真的提前两百年就研究出了有轨马车,较之传统马车更平稳、快速,也能承载更多的乘客与货物。奥古斯特无心插柳柳成荫的为自己服务了一把,这也是他能一直在车上安睡的原因。

    当奥古斯特醒来后,就被同样坐在马车里的贴身男仆服饰的妥妥帖帖了,换好衣服刷完牙,奥古斯特一边欣赏着车窗外的田园风光,一边思考着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拉斐尔到底是从哪里搞到的钱?

    海峡的那边,英法在打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战场是最烧钱的机器,有多少投入都不够霍霍的;但神奇的是,在这种战事吃紧的情况下,拉斐尔竟然还有本事在国内大兴土木,不仅完成了伦敦排水系统的建立,还开始了全国交通线的铺设。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运输是战争的第二生命线。“拉斐尔回答了奥古斯特没能问出口的问题,他放下手中的手抄书,用那双放佛能一眼就看透人心、充满了智慧的烟灰色双眸,静静的看着奥古斯特。冷不丁的,又或者是蓄谋已久的,他问道,“这可真不像你这个年纪的孩子会考虑到的问题。”

    要知道就在不久前,奥古斯特还是个连一加一等于几都有些糊涂的小傻瓜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