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在B站做菜的那些日子 第34章 拔丝



    柯小航被女孩这么一问,当即就愣住了,他面上努力的保持镇定,心里却是惊涛骇浪。

    他耳朵上的那枚黑色的耳钉当初就是他在学校里帮忙送外卖捡到的,他当时还疑惑耳钉是不是有人丢的,因为耳钉看起来很精致,还有一个小小的黑色天鹅绒盒子装起来。

    可那个时候,主播系统明确的表示:这个耳钉现在属于你,你就是它的主人。

    柯小航见识到了主播系统的智能和各种高科技,也就没有心里顾虑,就老老实实的按照主播系统的要求把这枚黑色的耳钉给别在耳朵上。

    说实话,现在带耳钉的人路上随处可见,不管女孩还是男孩,别说带一个,带一串的人都有,各种颜色,各种款式的,他耳朵上的这枚就外形来看,真的太大街货了,正常人看到也不会多看一眼,而这个女生却第一时间拉住他的胳膊不说,还表明要拿下来给她看。

    怎么看,都觉得有猫腻。

    他甚至是怀疑,这个女孩很有可能就是主播系统的上一个主人。

    因为时间真的太巧了,女孩说这个耳钉是她上个月丢的,柯小航得到这枚耳钉的时间是这个月的月初……

    较为庆幸的是,女孩还不算太聪明,一上来就暴露了自己的目的。她要是再聪明点,找个其他的借口,比如说你这耳钉是哪里买的,看起来很特别,我也想买同一款,可以给我看看吗?

    如果是这样,柯小航还真的不会想那么多。

    “不好意思,我不想摘下来。”柯小航淡淡的说道,看向还抓住他肩膀的手,柯小航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用力的扯下来。

    女孩脸上的表情有点不好看,甩了甩被蛮力揪痛的手,心里有点怨恨。

    长的斯斯文文的,还蛮秀气的,怎么就是个不懂风情的家伙。

    对女孩子还那么粗鲁。

    “抱歉,是我要求太无礼了。可是你耳朵上的那个耳钉对我真的太重要了,它,它是我外婆给我的遗物,把它丢了我自责好长一段时间,拜托你就给我看一眼吧,我保证还给你。”女孩双手和十,露出期待的目光,语气真诚的不得了。

    她旁边的几个女孩彼此相互看了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她们的好朋友如此温柔的一面呢。

    “哦,是这样啊,你说是你外婆给你的,那你把另外一枚耳钉也拿出来看看,要是真的一样,就对比一下怎么样?”柯小航说的心平气和,眼皮子都不带眨一下,心里却是好笑。

    知道这个女孩的目的,他可一点都不相信这个女孩的鬼话。

    给她看看,怎么可能!

    她拿到手里,一口咬定这个耳钉是她的,而且她身边还有不少朋友,他真的是有一百张嘴都说不清楚,搞不好,抢不过,还说这耳钉是他偷的。

    主播系统后台有相关的条约,任何位面星球上的主播,都是主播系统自己挑选确认的,并非是宿主挑选。同时每一位主播正常拥有主播系统的有效时间为一年,如果一年之内,尚未开通系统商城,主播系统会被收回,寻找下一个主播。

    这是正常拥有主播权限的时间,期间主播若是在录制节目的时候,涉嫌违规内容:色,情,抄袭,暴力,对当前位面做出有损其他人利益的事,主播系统会相应的警告一次,若是第二次再犯,主播系统会提前收回。

    对于这些,柯小航是看得很认真,所以每次涉及到家人和其他事情的时候,他会尽可能的关掉主播系统。

    就是不知道这个女孩子是什么原因导致主播系统抛弃了她。

    对于这点柯小航没有丝毫的同情,主播系统对于每一个临时宿主都是公平的,自己不努力,没能留住,怪不了任何人。

    现在主播系统在他的手里,还给他带来巨大的利益,他是不可能交给任何人。

    “…………这个,这个。”女孩子没想到这个斯文秀气的男孩居然这样回她。

    她一时间气的眼圈都红了。

    她都如此低声下气了,往日她在学校可是众星捧月,哪个男孩子不是围着她转,她只要一开口,大家都是讨好她,顺着她来着。

    这人未免太得寸进尺了,要不是她觉得那枚耳钉太熟悉,熟悉到她一眼就看出来,她也不会对一个冷脸相待的人如此温声细语。

    那枚耳钉她戴了三个月,每次披着头发也看不出什么,在耳钉带给她莫名的荣誉和虚荣,还有金钱上的诱,惑,虽然那些钱对她而言不算什么,可越是到后面,钱财越滚越多,她还从直播间的观众那里得到不少有用的消息,她觉得她就是小说里面的女主角。

    可是上个月,因为一些事,被主播系统警告后,她先是按耐住了一段时间,看到没事,就没放在心上,可没料到她一回神那枚耳钉就彻底消失了。

    她不甘心!

    不甘心啊!

    找了一段时间没找到,她渐渐的放弃了,在离开学校的前一天又让她看到熟悉的耳钉,这让她欣喜若狂,要不是因为人多,她都想当场把那枚耳钉抢过来!

    那是她的!

    内心深处,如同住着一只猛兽在疯狂的咆哮。

    “我另一枚丢了,真的,要不是因为它对于我来说太重要了,我也不想打搅你……”女孩低着头,声音很脆弱,只是在低头的一瞬间,一抹凶狠和怨念在漂亮的眸子里闪过。

    柯小航是没看到,可直播间里那么多双眼睛在盯着呢,而且还是全方位,折射出真实现场直播,有不少观众看到了,当即直播间弹幕就跟炸了似的。

    “我去!我就知道这女的不怀好意!看看这表里不一的样子,表面上看起来温柔,一低头就原形毕露。估计她这会儿都想要撕了主播的心都有了。”

    “还别说,我也看到了,太可恶了这女人,还说是外婆给她的,真特么不要脸啊,主播系统是随便可以给的吗?向来只有主播系统挑选主播的,就算她拿走了,也没用。她脸还真是大啊,开口闭口就想要,恨不得就去抢了。”

    “我现在很肯定的说,这个女孩一定是主播系统的上一任主人,就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给抛弃了,可能是因为诱,惑太大了,你们看到没,她想得到主播系统都快疯了。”

    “这种主播早点被抛弃也好,就她现在这种心态,拿到主播系统也干不出什么好事来。心胸狭窄,气量小,拿得起放不下。”

    “你们讨论这个,就不担心主播吗?主播看起来那么软绵绵的,我现在特别担心主播会被欺负啊,担心死我了,这个女人一看就不好惹,而且从穿戴来看,肯定是有钱有势的那种,这种人做好多事都方便,主播肯定会被欺负的。”

    “卧槽(*`へ*)!楼上别乌鸦嘴啊,你一说我心脏都跟捏成了一团。”

    “求别说!我特害怕主播被欺负,要是主播系统被这个女的抢走,我会哭的。主播太不容易了,主播系统对于主播一家人都很重要啊。我特么的想要冲上去帮主播揍那个女人一顿!”

    “同想揍一顿!”

    直播间的观众们都把心悬在了半空,为柯小航捏了一把冷汗。

    玄冥在直播间里也是深深的皱着眉头,遇到上一任主播的事根本无法预料,而且这耳钉太常见了,可这小主播还是遇到了。

    玄冥也特别赞同那几位刷评的网友的话,恨不得想要过去帮一把。

    别的不说,先揍一顿。

    想抢主播系统就直说,说的那么委婉,当人是傻子啊!

    玄冥心里腾腾的冒着火,压抑着暴躁的异能,为小主播的现状感到揪心。

    柯小航正一心对峙那白衣女孩,还有她身边的几位朋友,哪里还有时间去看直播间。

    人多总是带有一股莫名的压力,亦是可以壮胆,可这对于柯小航说不算什么。他早年带着弟弟妹妹来这个城市里,身无分文,遇到形形□□的人,什么人贩子,天桥下抢地盘的乞丐,一些喜欢闹事的小流氓,那个时候的柯小航就像是一只残弱又凶残的野狗,张开獠牙的大嘴,残忍且冷漠的咬伤别人,也伤害到了自己。

    一个孩子带着两个小孩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下生活下来,软弱只能让困境更惨淡,被更多人欺辱,甚至是走投无路。

    表面上的斯文秀气给了柯小航很好的伪装,骨子里柯小航比任何一个同龄人都要凶残冷漠。

    看似温柔腼腆性子,那是残酷的生活,艰辛的岁月洗礼过后给他行走在正常生活的一张通行证。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不就是让你拿来看看吗?我说你一个大男生,怎么就那么小气。”白色连衣裙的一个朋友有些不满的说道。

    “我们雪柔家室好,有钱有势,是不会看上你的耳钉的,她就是怀念她外婆才会如此心急,你知道吗?这是一种情怀,一种思念,是金钱买不买的,呵呵,不过说了你也不懂。”另一个女生插嘴。

    “是男人就拿出来啊,你这个样子搞得好像是我们在抢你的东西一样,你爽快一点啊我们还赶时间去吃饭呢。”

    张雪柔,也就是那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目光柔柔的看向柯小航。

    柯小航无动于衷,对几个女孩的话嗤之以鼻。

    情怀?

    呵呵。

    “这耳钉是我的,我为什么要拿出来?”柯小航冷笑,眼里的讽刺和鄙视毫不掩饰,可是把几个漂亮的女孩傻眼了。

    “那我说你这钱包很像我丢了,你能给我看看吗?”

    “还有你,你的衣服很像我妹妹穿的那件,就前天不见了,能脱下来吗?我还有记号呢。”

    “还有你那双鞋看起来也特别眼熟……”

    这种随便乱捏造的话谁不会啊,柯小航一点也没客气全部反驳回去,几个女孩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

    “你有病啊,居然说这样的话,是不是神经病吧你……”最开始帮忙说话的女孩气的直跳脚。

    柯小航直直的看了她一眼,黝黑的眸子里阴冷一片,像是看待死人一样。

    “她刚刚说话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柯小航手指着张雪柔。

    “看到一个陌生人就抓住胳膊,说我耳钉是她丢的,不是脑子有病是什么。”

    那个女孩缩了缩肩膀,大夏天的,她居然感到冷意。

    刚刚这个男孩的眼神好可怕,就好像动物园里被关的那些动物的眼神,看似很冷静,可那种随时会扑过来撕咬的残忍简直一模一样。

    她不再敢出声了。

    “我,我当时真的太着急了……”张雪柔有点着急了,她的几个朋友一点用也没有,她都使了好几个眼色了。

    真是没用!

    一点小事都办不好,张雪柔在心里咒骂,要是这次没拿到手,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遇到。

    “你说再多也没用,耳钉是我的,我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就你这态度,我就算是丢了,也不给你。就这玩意我家里还有三个,知道吗?夜市街上买的,五块钱三个,我妹妹那里有两个,这个多余的我就戴上了。”为了打消这个女孩的猜忌,柯小航便撒了个谎。

    有了今天这事,也算是在柯小航的心里敲响了警钟,他打算回去后就买几个跟耳钉外形一模一样的山寨版,以便不时之需。

    “啊,五,五块钱三个?”张雪柔有点呆了。

    这怎么跟她想象中的不一样呢。

    她的几个朋友也是面面相觑。

    柯小航懒得再啰嗦了,扭身离开,不想再多废话。

    “等等,我知道是我弄错了,可是,可是我想看一眼,看一眼不行吗?”张雪柔觉得自己丢脸极了。

    等耳钉拿到手,她一定要找人好好的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一顿。

    柯小航真的被烦透了,他又被人抓住了胳膊,这次抓的特别用力,柯小航很怀疑对方指甲都抠到他皮肉了,很有可能出血了。

    一忍再忍,柯小航没有再忍,胳膊用力一甩,抓住他胳膊的人被大力的甩开,狼狈的摔在地上,发出一声惨叫。

    “啊!”女孩吃痛的声音很快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她的几个朋友连忙扶起张雪柔,用谴责鄙夷的目光看向柯小航。

    那眼神就好像是看苍蝇一样恶心。

    柯小航冷冷的看着,掀起袖子,亮出被抓的破皮流血的胳膊。

    “看看,这是你朋友干的,我说她脑子有病你们还不相信。你们就觉得一个正常人会干出这样的事?看到个陌生人说半天莫名其妙的话不说,还一副跟我有仇的样子,我脾气好只是流点血,要是我脾气不好,是不是要找人把我剁了?”

    几个女孩被呛的说不出话来,因为柯小航手臂白,那爪子印,还有刚刚被指甲抠出血肉翻滚的样子太过于骇人,看得就触目惊心,她们一时间还真的有点傻了。

    好像是自己太过分了啊。

    对方什么都没做,还受伤了,真不知道雪柔今天是怎么发疯了。

    柯小航见她们还算是懂得是非的,也没再多说什么,看了一眼被摔破膝盖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的张雪柔恶心劲儿直翻腾。

    他那一下子用了多大劲儿他自己清楚,对方不是小孩子,不至于摔的那么惨。

    “以后说话不要拿死人做什么情怀,你要是敢对天发誓,说这枚耳钉是你外婆给你的,要是有半句谎话就五雷轰顶,全家死无葬身之地,你敢吗?”

    “还有你们,不要随便别人说什么就相信,有人把你们当枪使唤呢,长点脑子吧。”

    “…………”张雪柔脸上彻底白了。

    “…………”

    几个女孩心思莫名。

    柯小航怼完后,除了手臂有点痛,其他的到没什么。

    就是略微有点不爽。

    心里特别纳闷,怎么就遇到了前一任的主播呢。

    回去的路上买了点消炎药擦了擦后,柯小航回家又变成了那个脸上挂着很温柔,特腼腆的好哥哥。

    给弟弟做好了中饭,一盘炒面后他要准备今天的直播节目——拔丝水果。

    直播间里心揪揪的观众们目睹全过程后,都有点懵逼。

    嗯?

    这剧情有点不对啊。

    我们的小绵羊主播呢,那个看起来软绵绵的,特别好说话,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的主播去哪了?

    这么以一怼几,没有一点压力的样子害他们白担心了。

    “……其实主播只是软,并不蠢是吧。”

    “嗯嗯没错,我这一路都没回过神,看到主播回家后,感觉主播又变了一个人一样,又变回了我们认识的那个主播了。”

    “有点心疼主播,主播以前肯定受了不少苦。”

    “那个女的也活该!摔的好,我还觉得轻了,看看主播的手,掐的都出血了,主播都没皱一下眉,那个女的哭的那么伤心,好像全世界都欺负她了似的。”

    “那几个帮忙说话的也很过分,好在她们后面没做什么,否则我都想一人踹一脚!”

    “不过主播也倒霉啊,这么小的概率他也碰到了,居然遇到了前一任主播,还是个心态有问题的。”

    “对啊,当时那个女孩问主播话的时候,我都懵逼了。心想卧槽,这都什么事啊,这都能遇到,主播又是那种不出风头,小心翼翼过日子,是我见过最低调的主播,每天三点一线生活,这都遇到了,我当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也没办法,谁也没料到啊。不过这种事也有发生的,我以前看到过,是一个修仙位面,妈呀,想起来就恐怖,厮杀的太厉害了。后面好像因为这事出了好几类,你们也知道一个位面很多星球了,有时候主播都很菜,诱,惑力大,自控能力弱,很容易丢失主播系统的,主播换多了有人高调做事就容易出事,星际官方那边好像有针对这方面的措施。”

    “希望那个女的不要再来搞事,我还是喜欢现在的主播,就不知道那个女的是因为什么事丢了主播系统。”

    “这个应该可以查询的,通过主播系统编号,应该有记录,不过还得需要一些手续,普通星际网民可能没有资格,当然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

    “这事我来查询,主播这里有什么问题,记得多留言。”潜水许久的玄冥又浮出了水面。

    “……”

    “……我去!土豪好手段!”

    “看到土豪说这话,莫名的很激动是怎么回事,主播看到了肯定很感动吧。”

    “其实我也能查到,但是我还没说,这话就被人抢了(e)”

    “……楼上这种话你应该早点说,马后炮什么的很想打人知道吗?”

    “哎我现在特别郁闷的是,明明我们那么关心主播被欺负的问题,可主播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在那里淡定的做甜点。我现在对甜点不怎么感兴趣了,特别想撕前任主播……”

    “……这事可能就这么散了吧,我觉得主播有能力搞定,我们还是安心看主播做菜好了。”

    柯小航不担心主播系统被抢走的问题吗?

    当然是不可能的,他现在对主播系统很重视,可以说比自己命看得还还要重,怎么可能不担心。

    只是担心也没用,直播还是得继续,就像去上班,不可能因为今天有烦心事就不去上班,不去上学。

    今天做的是拔丝,有切小块的苹果,香蕉,菠萝,芒果,把这些都切成滚刀片后,放入鸡蛋液滚一滚,鸡蛋液不要鸡蛋黄,滚好后拍上淀粉,放入油锅里炸,避免过老炸两次。

    待几样水果炸的焦焦的黄黄的,表皮起了小泡泡后,捞起来。

    然后再热锅,放入白糖,少量的水,小火慢慢的熬,熬出糖汁,把几样炸好的水果分开放入锅里,糖汁翻炒,撒上白芝麻,即可出锅。

    出锅要乘热,拉出一根根细细的,绵长的糖丝,如金丝绒线一样,裹好糖浆的拔丝水果色如蜜,光泽透亮,十分诱人。

    装盘之前,盘子里摸上一层油,免得拔丝都沾在盘子里。

    拔丝水果真正的做到了外脆里嫩,脆脆的是糖浆,有些黏牙,又有着脆口,咬在嘴里咯嘣响亮,甜丝丝的糖分又不是很多。而咬到里面是炸熟的水果,又香又酥,淡淡的甜,清幽的水果香气。

    柯小航每一样做的少,几样加起来也有一盘子了,足够他们一家三个小孩吃了。

    拔丝做好后,柯小航翻看了一下直播间弹幕的留言,把有用的信息归纳记在心里后,他像直播系统的管理员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管理员你好,今天我遇到了前一任主播,她向我索要主播系统,针对这个问题,主播系统这里有没有防范措施?”

    管理员很快给予了答复。

    “有的,如果是普通的索要,主播系统会对外形做出相应的改变,情况恶劣的,官方会给予相应的帮助。比如保护主播的一些手段,还有就是前任主播的一些弱点,要害,主播可以通过这个保护好自己。同时主播不能以这些私密信息危害他人,否则算是主播违反条约。”

    “一旦有危害到主播的事情发生,请主播联系系统管理员,管理员会及时帮助主播解决麻烦。”

    柯小航松了口气,心里也不再那么压抑。

    “好,谢谢你。我需要改变我的主播系统外形,不过得需要一天时间,我想先买几个和耳钉相似的。”柯小航有自己的打算。

    “好的,没问题。星际快递专员会在未来的两天内帮你解决主播系统外形改造问题。”

    有了这个答复,柯小航就彻底放松了,不过需要做一些预备性的工作还是要做的,主播系统太有诱,惑力力了,得到的越久,越是不想失去。

    怀璧其罪这个道理柯小航还是懂的。

    等第二天他去学校结账完拿到钱,他第一时间就去很多饰品店买了诸多山寨版的黑色耳钉,至于主播系统那枚他花了大价钱让一位做首饰的师傅暂时给它加了一个模子,做成一个手链。

    山寨版的耳钉别在耳朵上,真的耳钉变成不收敛上诸多耳钉串起来的手链。

    有了这层保护,柯小航耐心的等待星际快递员的到来。

    而这一天,张雪柔回去后百般不甘心,总觉得那耳钉就是她丢的,费尽心思打听到了柯小航这个人,摸到了柯小航以前住的看老房子。

    “人呢?他不是住在这里的吗?”张雪柔是从餐馆哪里得到消息的,还听说这一家有三个小孩,日子特别苦。

    天啦,三个小孩!

    日子特别苦,那好啊,对付穷人最好拿捏了。

    “听说是搬到市里去了,好像最近赚了不少钱,就搬走了。”这是小巷子里热心的陪读大妈们在听到这个漂亮的女孩子说是柯小航的同学,很热情的告诉她。

    一点一滴的,就差把祖宗十八代给说完。

    “这三个小孩可不容易呀,以前就吃着干巴巴的馒头稀饭,最近他家里总是飘着香味,应该过好日子了。”

    “嘿嘿那天我还看到叫了车子来搬家呢。”

    “天天有鱼有肉的,可不是有钱了,就是不知道在外面干什么赚来的,长的倒是白白净净的。”

    “嘿!别乱说,那孩子好着呢。”

    ……

    张雪柔听着听着,眼珠子就滴溜的转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