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阴阳师]我的平安京 第38章 比赛比赛



    阿琉一出门就遇到了天羽舞衣,今日的天羽舞衣一身和服,比起以往更加华丽,红色的和服上用金丝线绣了一朵牡丹花,牡丹花代表雍容华贵,在这个时代是身份与地位的象征,只有官宦人家的夫人们会将牡丹花绣在衣物上衬托出她们的与众不同,天羽舞衣也不例外。

    天羽舞衣一看到阿琉就摆出了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她仔细观察了一下阿琉此刻的穿着说道:“你穿得这么寒碜莫不是我天羽家族亏待了你不成?”

    “大姐,你每月都克扣了我的月例钱难道这不算是亏待?”一句话就将天羽舞衣堵得说不出话来。

    天羽舞衣呼了口气压抑住充斥的怒火脸上反而多了一丝笑意,“我的好弟弟,你难不成要去安倍本家?”

    “大姐能去我就不能去了?”阿琉并未生气,天羽舞衣最厉害不过一张嘴,他若是这样就退缩怎么去保护他的孩子,“历代选拔天羽家族的继承人所有人都可以去,难道还多我一个?莫不是大姐害怕了?”他盯住了天羽舞衣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

    天羽舞衣才不承认自己会害怕,她刚想回嘴就看到少年的眼睛,本来就是黑幽幽的一片寂静,此刻却多了一分说不清楚的感觉,要出口的话就堵在了嗓子口里。

    “希望你不要丢天羽家族的脸!”天羽舞衣转身时甩了甩衣袖,身后的侍女毕恭毕敬地跟在她的身后,她们的身影渐行渐远,但阿琉却还是听到了她们主仆二人的对话,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今儿个博雅少爷也会去,你说我今天应该梳个什么头发佩戴什么发饰好看?”

    “小姐天姿国色,什么发型都漂亮!”

    换做以前的天羽琉璃看到天羽舞衣这般秀恩爱早就伤心欲绝,但阿琉不同,他对源博雅没有任何称之为‘爱’的感情当然不会伤心。

    阿琉不如天羽舞衣在府中的地位,天羽舞衣和天羽灵皇都有专用马车将他们送到安倍本家大宅,但阿琉不一样,府里的下人他都无法支配,所以他步行到安倍本家之时,比他后出发的天羽舞衣早就到了,还坐在了贵宾的位置。

    不过饶是她游刃有余也抵不住伊藤爱梨带刺的眼神,原来伊藤爱梨也穿了一件红色的和服,恰巧上面也是用金丝线绣了一朵牡丹花,偏偏二人美色不相上下,这身大红色牡丹和服倒也分不出谁更胜一筹,不过女人的心眼向来就要小,尤其是漂亮女人更喜欢互相比较,明面上两人笑谈风声暗地里早就针锋相对。

    阿琉并未太过显摆就坐到了最不显眼的位置,但他丝毫不知道自他一出现安倍晴明的视线未曾从他身上离开过。

    阿琉偷偷观察了下目前的情况,源博雅坐在天羽舞衣的身侧,他的另一边坐着一个少年,年纪比起阿琉大了几岁,个子很高,看他和源博雅关系不错,应该是源氏家族的人。

    天羽舞衣的另一旁坐了一个男人,他面容和天羽舞衣有几分相似却比她多了几分阳刚,但五官依旧偏于秀美,是个少见的美人,若是无错,这个人就是他的大哥天羽灵皇。

    安倍晴明的左手边坐的是天羽凤曜,另外是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看他的穿着应该是天羽家族本家的大长老。

    “莲华公子到!”

    此时,一身素衣的安倍莲华缓缓而来,从他身上仿佛真的看到了翩翩佳公子的风采,他迎着光走来,如雪的发丝随风飘荡,今日他的额前佩戴了额饰,深蓝色的缎带遮住了大片额头却显示他多了几分成熟,他并未在意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他的身上只是淡淡地喊了一声:“父亲大人!”

    安倍晴明点了点头算是听到了,他指了指身旁的空位,安倍莲华默默地走过去坐下,期间不发一言。

    “莲华公子果真风姿绰约,就跟安倍大人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

    那个中年男人首先开了口打破了这个僵局,听到这话安倍晴明抿了抿唇,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看到安倍晴明的这副样子中年男人有些尴尬,估计是以为自己说错了话。

    过了一会儿,安倍晴明开口了:“多谢南恭长老谬赞,莲华是我的儿子,自是和我很像!”

    天羽南恭笑了笑,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

    “晴明兄,不要摆着脸,笑一笑,今天是个大日子,又是个喜庆的日子,你那个表情会将运气都吓跑的,你看看我的莲华侄儿,脸色都发白了!”源博雅调笑了几句,他是这些人里唯一一个不怕安倍晴明的,其他几人就算年纪相仿也害怕安倍晴明,只怪这个人太出色了。

    “博雅兄,你右手边的茶是我下人特地为你准备的,你以前最喜欢的!”

    “那就多谢晴明兄了!”源博雅捧起茶杯掀开茶杯盖子,一闻到这股子茶香他脸色一变,眸子由浅变深最后他还是放到唇边喝了一小口,“依旧是这个味道,想不到晴明兄还记得我最喜欢这绿茶!”

    “博雅兄是我一生唯一知己,我自当记得!”

    这话极其讽刺,源博雅当然不相信安倍晴明的虚晃之词,只不过安倍晴明态度友好他也不便此刻就撕破这层窗户纸。

    “晴明兄亦如是!”

    阿琉就看着两个大男人虚晃了大半天,他倒真不觉得两个人的朋友之情多么深交,不过他记得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也不清楚为什么现在的源博雅说话句句带刺。

    天羽舞衣倒和阿琉想的不一样,她身为女人自然认为这是男人之间表示友好的一种方式,她也曾听说安倍大人和博雅少爷认识了二十多年,关系比血缘至亲更深。

    “博雅少爷,我让下人特地准备了你最爱吃的酥饼,待会儿你可以一边看比赛一边品尝!”在源博雅面前天羽舞衣小女儿的姿态展漏无疑,但她爱上的是源博雅,注定得不到他的心。

    “天羽大小姐有心了!”源博雅笑了笑,看到他的笑容天羽舞衣的脸庞红了,娇羞的同时心里却有一丝难受,认识这么久,他从不曾唤她舞衣。

    “这是舞衣该做的,博雅少爷高兴就好!”

    “今儿个小琉也来了,你有没有为小琉准备些吃的,若是饿到他可不好!”

    许是源博雅的神情太温柔了,天羽舞衣生出了一丝嫉妒,她捧住糕点的手抖了抖差点将陶瓷盘子摔在地上,可在源博雅面前她不敢露出任何不悦的神色,她笑了笑,今天她嘴唇涂抹的胭脂是平安京新开的一家胭脂铺子买的,有股淡然的梅花香味,颜色接近于冬天里的红色腊梅,配上她肤白貌美倒成了全场的焦点,这让伊藤爱梨更加不悦,女人一旦攀比,什么都要比,比美貌、比穿着、比家世……还可以比男人!

    “小菊,你带点桂花糕给三弟,做姐姐的怎么能让弟弟饿肚子!”

    “是,小姐!”

    小菊环顾了一圈,她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阿琉,倒是有人帮她提了个醒。

    “在最后一排!”

    安倍晴明和源博雅同时说道。

    瞬间,伊藤爱梨和天羽舞衣的表情如出一辙。

    难不成晴明哥哥一开始就注意到了那个人?

    天羽舞衣的想法也一样,只是她比较善于隐藏。

    阿琉看到天羽舞衣身旁的丫鬟端着一盘子糕点朝着他走来,他从默默无闻变成了全场的焦点,这样的感觉很不好受。

    “晴明哥哥,小梨也饿了,要不让厨房去做些好吃的,也可以犒劳一下各位!”

    伊藤爱梨看到安倍晴明的视线终于从那个人身上移开落到了她的身上,她十分开心想要表现自己,今天是个极其特殊的日子,她一定要表现出她的落落大方让所有人看看,她才是有资格成为安倍家女主人的女人。

    “晴明啊,比赛可以开始了吗?”

    安倍武秀拄着拐杖走进了大门,看到他的身影安倍莲华首先起身快步走到了安倍武秀的身旁扶着他的身子。

    安倍武秀看到自己的曾孙子如此孝顺,一张老脸由原本的严肃变成了笑脸,这个孩子就是懂事,从他身上他找到了作为长辈的成就感,而他的孙子晴明却从来不需要他为他担心,与其说是爷孙倒跟陌生人差不多。

    “莲华,今天是你挑选守护者的大日子,守护者就跟天皇的死侍差不多,这关系到你一辈子所以一定要想清楚,不过曾祖父今天会为你把关的,任何人还得过曾祖父的眼睛!”安倍武秀早已年迈,但在安倍家的地位依旧举足轻重,他说的话没有人敢去忤逆,就算是安倍晴明也会给他几分薄面。

    “爷爷,万事俱备,待所有要参赛的人抽完签就可以开始了!”

    一个安倍家族的下人拿来了签筒,签筒内有八支签,分别为‘天干地支’四个大字,每个字有两支签,抽到同一组签文的人就是对手。

    所有人依次抽签,阿琉是最后一个抽签的,他抽到的签文上的字是个‘地’字,而另一个抽到这个签的人正是天羽舞衣。

    没想到他今天走了大运,他一上来就对上了天羽舞衣,若是输掉岂不是第一轮就被淘汰了?

    天羽舞衣看了一眼阿琉的签文,满脸嘲笑,可她的右手抓得越来越紧差点将手中的签文折断,她就不相信以她的能力还解决不掉一个废物。

    她要在博雅少爷面前好好表现一番,让博雅少爷对她另眼相看,让这个废物再也抬不起头,更不敢出现在博雅少爷的面前,废物就是废物,这样的人怎么有资格和她并肩,她简直为有这样一个弟弟感到耻辱。

    心里虽然这么想,天羽舞衣说话声音却柔柔的十分动听:“博雅少爷,想不到我会和三弟对上,若是待会儿我不知道轻重伤到了他怎么办?”

    “尽力就可,战场上无兄弟,你自然不必放水!”

    听到这话天羽舞衣就满足了,她巧笑道:“弟弟,待会儿可别怪姐姐下手太重!”

    第一对:源玉玦对天羽灵皇

    第二对:天羽朱雀对天羽凤曜

    第三对:源博雅对伊藤爱梨

    第四对:天羽琉璃对天羽舞衣

    阿琉认为伊藤爱梨想要参加倒也情有可原,毕竟这个女人想要讨好安倍晴明,若是她今日拔得头筹肯定会让安倍晴明对她更加不舍。

    可是为什么天羽朱雀也要参加?

    身为天羽家族的族长,他的身份级别很高,不过他的年龄给安倍莲华当守护者实在是有些老了,难不成他以前当不了安倍晴明的守护者这个愿望就寄托到了他儿子身上?

    还有天羽凤曜,他来凑什么热闹?

    “赢的人就可以晋级下一轮!输的人立刻淘汰,希望各位努力!”安倍家族的继承人除了安倍武秀那一代,他也就有幸看到自己的曾孙子这一代,他的儿子早逝,孙子又执意要选那个人当守护者,所以这一次可算是几十年难得一见。

    “久闻灵皇公子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源玉玦抱拳道:“和传闻中一样是个大美人,只可惜我不太喜欢你的眼神,太过于锋芒毕露!”

    天羽灵皇抿唇一笑,对眼前的源玉玦顿时好感全无,“我也不喜欢你,太过于骄傲的人永远会是输家!”

    还未开始两个人的言语间就冒出了火星子,可以预料待会儿的比赛该是如何激斗,两个人都是世家的大公子,性格自然高傲。

    源博雅所属的源氏家族最擅长的就是乐器,以乐器形成灵力攻击,源博雅擅长古琴,而源玉玦擅长的却是玉笛,笛声所到之处皆是结界。

    而天羽灵皇,一开始就未曾亮出什么灵器,阿琉见过天羽舞衣的灵器,是铃铛,那铃铛十分诡异。

    源玉玦首先布置了一个阵法,这个阵法可以在自我的结界里随意攻击,而对方的攻击却会大幅度削弱,不过他却高看了自己的能力,天羽家族的大公子,天羽灵皇的实力不可小觑,只是一瞬间天羽灵皇就化解了他的攻击。

    这时阿琉才看到天羽灵皇的灵器,但那也不算是什么灵器,无琴有弦,那只是一根根白色的丝,就如伊藤爱梨的傀儡术用到的丝线一样,不同的是他的丝线泛着白色的光芒,天羽灵皇将所有灵力汇集到了丝线上,那些丝线仿佛有了生命一样朝着源玉玦攻击,紧紧缠绕住了他手中的玉笛也缠上了他的身子令他不能动弹。

    这场比赛胜负已经有了分晓,天羽灵皇的能力比起源玉玦高了不止一个层次,他的灵力修为高,人比源玉玦更加聪明会看准机会,遇到他也算源玉玦的不幸。

    “天羽灵皇胜!”

    这第二对也确实好笑了点,天羽朱雀和天羽凤曜,且不看这两人都是天羽家族的人,天羽朱雀贵为天羽家族的掌门人,如果这次比赛他输给了天羽凤曜那么他现在的地位岌岌可危,本来天羽家族的长老们已经商议好了下一任族长由天羽凤曜继承,这一次比赛已经无关是否能成为天羽家族继承人的守护者,而是面子问题。

    此时的天羽朱雀早就后悔了,他不应该为了一个什么守护者的名号和天羽凤曜硬碰硬,天羽凤曜的实力不可小觑,如果输在其他人手中倒并不丢脸,可输在自己家族的后辈手中是个男人都会觉得丢脸,但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天羽朱雀已经做好了准备,他就不相信一个小辈可以赢得了他!

    对比天羽朱雀的焦虑,天羽凤曜根本就不担心自己是不是能赢,他对守护者的身份丝毫不感兴趣,他只不过是为了保住天羽家族的名声,若是小辈里的人都输了他可以替补上,不过现在所有人里就剩下源博雅和伊藤爱梨这个女人是外人,其他人无论是谁赢得这场比赛都一样,只是他们好像都不是这样想的。

    天羽凤曜的心思天羽朱雀并不知晓,他以为天羽凤曜铁了心要和他抢,身为

    族长的面子今天他必不能输掉。

    “凤曜,你待会儿可不要手下留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