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嫡女医妃之冷王诱爱 第一百零九章 治疗



    凌云和凌雨就那么看着这个所谓的医圣就那么对自己主子无礼。

    欧阳锐进去之后,只觉得浑身都好烫。

    “你现在应该会感觉很烫,没事,烫不坏你的,就给我老实待着。”

    就是要烫,浑身的气血才会行走于周身,才能排毒啊。

    颜雪一边注意着水的温度,一边捻着各个穴道的银针。

    当颜雪拔出第一根银针的时候,整个银针都已经变成了黑色。

    “公子,我们世子没事吧?”

    凌云看着乌黑的银针,心里有点担心。

    “放心吧,没事,银针上都是从他身体带出来的毒素,现在他身体有银针和汤药同时给她排除毒素,应该很快就能把毒素都能去除掉的。”

    不一会,欧阳锐就觉得浑身发烫,额头,身上每一处的毛孔都在流着汗。

    颜雪仔细的观察着,可是凌云和凌雨差点吓一跳,欧阳锐流出的汗居然是黑红色的。

    “这...”

    凌雨首先就喊了出来。

    颜雪一个眼神扫过去,凌雨就闭了嘴巴。

    凌雨和凌云都没想到的是,这个看着瘦弱的男孩子,居然会有如此的气势,简简单单的一个眼神,让两人都以为见到了自己的主子。

    “他只是在排毒而已,毒素会带出一些血液,所以才会成黑红色。”

    颜雪轻描淡写的解释,两人就松了口气。

    “疼不疼。”

    注意到欧阳锐的五官有点变形,颜雪问道。

    “还可以。”

    咬牙切齿的声音怎么听也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欧阳锐只觉得浑身都像是被蚂蚁咬一般,不是很疼,但是那种又疼又痒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

    还不如直接疼痛来的干脆,但是这却不是能够控制的。

    颜雪自己配的药,药有什么后果,颜雪当然知道了,不过看对方死咬着牙不肯的说的样子,果然还是跟三年前一样傲娇。

    欧阳锐很想动,但是一想到自己身上到处都是银针,就忍着。

    “会有些痒是正常的,你再坚持一会,等到毒素排的差不多了,就没那么痒了。”

    果然,颜雪就是心软,看到欧阳锐平日的样子,此刻看着他硬撑,颜雪还是给他解释了下。

    语气中的关心,欧阳锐自然是听出来了。

    “多谢。”

    淡淡的一句多谢,颜雪挑了下眉,这家伙三年前自己救了他,都没换来一句谢谢,今天就是一句话而已,居然能给自己道谢?

    这是在战场上待久了,还能变得有礼貌了?

    欧阳锐哪里是战场上待久了,有礼貌了,只是现在的欧阳锐成长了许多,对人对事都不像以前那么的简单粗暴。

    听到颜雪的关心,自然是会感谢,不过依旧面无表情。

    颜雪看着对方除了脸上有些狰狞以外,就没有一点点感谢的该有的表情,翻了个白眼。

    不一会,随着欧阳锐身体越来越热,排除的毒素越来越多,欧阳锐的整张脸都没法看了。

    就像是从血里面出来的样子,颜雪用软布,轻轻的给欧阳锐擦了下,整块布都是黑红色的了。

    终于当欧阳锐的皮肤慢慢的不再排除黑红色的时候,颜雪拔出了所有的银针。

    “你出来吧。”

    颜雪这次可不想磨磨唧唧的往外抬了,直接手一抬,用起内力,欧阳锐就被颜雪摔倒床上。

    欧阳锐被摔的感觉内脏都快移位了,整个人就那么瞪着颜雪。

    “你别瞪我,谁让你的下属不把你扶到床上的,像刚才那样再来一次,为会累死。”

    欧阳锐听过之后,总算没那么暴力了。

    欧阳锐的气息一弱,颜雪这才注意到,欧阳锐的亵裤已经整个湿透,紧贴着身躯。

    然后让颜雪无语的就是,白色的亵裤太透了,欧阳锐的私处就那么像是敷了一层薄纱而已,若隐若现。

    颜雪差点要喊叫出声,不过想到自己女扮男装,忍住了。

    但是内心不停的在骂娘!

    “那个,我先去休息会,你们有事就找真悦,或是其他徒弟都行。”

    也不给其他人反应,一转身就不见了,走的那是个着急。

    凌云和凌雨还来不及问颜雪要注意些什么,看到人就不见了。

    两人面面相觑,这是怎么了?

    欧阳锐也疑惑的看着对方消失的地方,真以为颜雪是太累了。

    颜雪出来,就回了对面自己的房间,关上门,靠在门后面。

    拍了怕胸口:“天,你别跳了,不就是看了个若隐若现的裸男吗,你跳那么快干嘛?”

    颜雪自言自语的说道,但是整个人从脖子到耳朵都红透了。

    两个手摸着耳朵:“天,难道真的在这个时代太久了,自己都被同化了?不就是看一个半裸的男人吗,真是的,真是够了。”

    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刚才的景象不停的在脑子中闪现。

    “好了,不想了,不想了,颜雪,你别想了,不就是个半裸的男人吗。”

    拍了拍脑子,一下子就埋到自己床上。

    终于好久,颜雪的心跳和皮肤才正常了下来。

    “不行,下次一定要让他们自己来,这种事情再来几次,会不会爆血管啊。”

    颜雪摸了摸自己的脸。

    ......

    “世子,您怎么样了?”

    凌云和凌雨看到颜雪出去,赶紧上前询问。

    “好多了,赶紧身体轻松了许多。”

    知道两人关心自己,欧阳锐给两人解释了下。

    “锐,怎么回事,那个医圣怎么就一溜烟跑了。”

    赵修明在外面随意的找了个地方坐着,就看到颜雪一溜烟从房子里跑了出来。

    疑惑的进来,三个人都在说话,也没什么不正常的啊,怎么就颜雪的脸那么红啊。

    “还有,他脸红什么?”

    凌云和凌雨听过之后,有些疑惑的看着赵修明。

    但是欧阳锐听到脸红两个字之后,心里却有了些疑惑。

    脸红?

    欧阳锐低着头,正好看到自己的身体,包括下身也看的清清楚楚。

    看到这副情况,还能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脸红,欧阳锐勾起嘴角,眼底意味深长的光芒,谁也没有看到。

    这一天颜雪都没有再出现过,反正药王谷的人自会把他们照顾好。

    第二天,一早,颜雪起床练了武功,换了身衣服,就到了欧阳锐的房间。

    今日颜雪换了身乳白色的袍子,衣服和昨日的款式差不多,这样的窄袖掐腰的样子,跟前世的风衣差不多,但是长度又能够达到自己的小腿那么长。

    能够显得个子高,这是颜雪女扮男装之后,专门让嬷嬷给自己做的衣服。

    乳白色的颜色,显得颜雪的皮肤更是白皙,眉眼间越发清俊。

    欧阳锐从颜雪踏进房间的那一刻就在观察,一颦一笑,还有对方的五官,对方的行动,统统都观察的很细致。

    可是这样的眉眼确实有点女气,但是对方的脖颈之间的喉结自己看的又很清晰。

    动作更是大开大合,完全是一个男生的样子,这样的人,虽然眉眼间有点女气,可是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却一点不娘,反而很有一股爽快的气息。

    一看就是一个长相精致的少年郎。

    这也是颜雪想要的结果,颜雪的骨架本身就比较小巧,如果装一个长相粗狂的男人肯定是不可能,颜雪就反其道而行之,莫不如装一个长相精致的少年郎,这样来的让人容易接受些。

    “今日不用进行药浴,三天一次,从今日开始要给你治疗你的腿。”

    一听,不用药浴,凌雨和凌云两人都松了口气,没办法,想帮不能帮的感觉真的是太差劲了。

    “你坐到床边,需要你把腿放到地上。”

    听到颜雪的话,欧阳锐停止了打量。

    听话的,用自己的双手抬起腿,放在了地上。

    颜雪把欧阳锐的裤子挽了起来,看到欧阳锐的腿,肌肉松松垮快的,不像上身那样的紧致,颜雪就知道,这半年来,欧阳锐估计小腿就没管过。

    “你的腿已经有些萎缩的症状了,你平日里不会捏一捏吗?”

    颜雪的话,语气并不好,但是其他人都没有感反驳。

    欧阳锐只是把脸转到一边,没有回答。

    欧阳锐本身就讨厌别人触碰,这半年来每日行动不便,自己刚应付日常的生活,就已经很艰难了,对于小腿,自己根本就顾不上。

    虽然自己没有再别人面前表现出来,但是内心还是很着急的。

    “从今天开始,我给你治疗双腿,你要配合我,等你的毒解了,要过很长一段时间你才能站起来,你配合的越好,腿站起来所用的时间就越短。”

    颜雪温和的说着,对于之前自己见到的还是那样一个有点霸道,有点傲娇,又有点小孩子性格的欧阳锐突然之间,变成残废,颜雪心里还是有点不好收的。

    “恩,我知道了。”

    凌云和凌雨一听,欧阳锐的腿能站起来,两人都激动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先给你扎针。”

    扎针是为了让欧阳锐的腿上的穴道能够通,然后能够加速血液循环。

    欧阳锐腿上已经没有什么感觉,所以扎针根本就感觉不到什么。

    扎了针,颜雪就坐到一旁等着。

    “你们两个给我拿纸笔过来,为画个东西出来,你们两个想办法做出来。”

    其实颜雪画的东西,很简单,就是一个单杠而已,两个单杠放在一起,中间能够让欧阳锐站在里面,胳膊放在单杠上面,可以练习走路。

    “你们照着这个做出来,可以用木头,但是如果用木头,你们最后,能够把他固定在土下面深一些,到时候,你们的主子,两个胳膊可以架在上面,慢慢走路。”

    两人一听为了欧阳锐,赶紧就下去准备。

    凌云突然之间,就停住了脚步,看着自家主子,颜雪翻了个白眼。

    “去吧,没事。”

    欧阳锐淡淡的说着。

    颜雪瞪了一眼:“难不成你的下属,还以为我能把你怎么样?”

    没有听到欧阳锐的回答,颜雪也不恼,看着时间差不多,就过去拔了针。

    从旁边拿了个小凳子,然后就动手去捏欧阳锐的腿。

    凌云和凌雨没想到颜雪居然去捏欧阳锐的腿,两人退后一步。

    惊讶的是,主子真的没事。

    对于两人的表现,欧阳锐就当没看到。

    反倒是主要到捏着自己小腿的那双手,纤纤细手,白皙的连上面的血管都能够看到。

    就像是最好的艺术品,让人想要保护。

    尤其此刻那双手还在自己的双腿上揉捏。

    “这样的力道有感觉没有?”

    颜雪稍微用了点力气,抬起头问了下。

    “刚刚有点感觉。”

    “这样呢?”

    这次颜雪直接碰到了穴位。

    “有点酸。”

    颜雪大概明白了,点了点头。

    “你的腿部还不算严重,大概需要三个月的时间,也就差不多能够恢复到之前。”

    “真的吗?”

    欧阳锐着急就问了出来。

    颜雪眉毛一挑,这还是再一次相见之后,欧阳锐第一次有的心情的浮动。

    “没错,不过,你要好好的配合。”

    欧阳锐点了点头。

    颜雪给欧阳锐开始慢慢的按摩,每一下都用了力气,等到一通下来,颜雪的身上已经出了好多汗了。

    欧阳锐的腿虽然此刻已经有些畏缩,但是整个人腿也够重的。

    腿上的汗毛很浓密,一双大脚足足有四十四码那么大,颜雪捏的真的很累。

    “好了,明天继续,等到他们把东西做出来之后,就可以锻炼了。”

    看到颜雪满头的大喊,欧阳锐有点不忍心,刚才颜雪的手在自己的腿上用了多大的力气,自己是知道的,此刻又是夏季,而且对方如此的瘦弱。

    “多谢。”

    “没事,你好好休息下,我就先离开了。”

    颜雪收拾了下药箱就转身离开了。

    看到颜雪的背影,想到刚才颜雪的双手在自己的腿上揉捏,虽然自己感觉不到那般的触感,但是那般白皙的双手,触感一定很好。

    想到自己居然想到了这里,欧阳锐赶紧摇了摇头。

    “哎呀,锐,你起床这么早啊。”

    看到欧阳锐正在弄自己的裤子,一想就是刚才颜雪肯定来过了。

    “你们都起的这么早,好吧,我睡的久了点。”

    一边进来,一边打着哈气。

    “你那两个跟屁虫呢?”

    赵修明看到就欧阳锐一个人在这里,有点好奇的问着。

    “他们二人有事。”

    欧阳锐淡淡的说着,弄好了双腿,就自己抬着腿上了床。

    颜雪放下了药箱,就去了大堂。

    “师傅。”

    今日真阳已经换上了新的衣服,一身翠色的衣服,倒是让真阳看上去阳光了几分。

    “恩,我经常不在谷中,你跟各位师兄多学习学习。”

    真阳称是。

    “师傅,难道徒儿不能跟在您身边吗?”

    颜雪抬头看着自己的徒弟摇了摇头:“不行,我在外面有事要做,药王谷的事情,不能现于人前,而且真悦的医术现在并不差,等你把医术学的差不多了,他教不了你的时候,我自然就会教授与你。”

    听到颜雪的话,真悦点了点头,对于颜雪的医术,自己真心想要学,但是既然颜雪这样说了,就不再多说什么。

    药王谷谁不知道,颜雪平日里性子虽然温和,但是说出的话,却不容置疑。

    转了一圈,发现也没什么事,颜雪就回了房间,颜雪真心想回颜家村了,不过这里有了这么大一尊大神,颜雪就郁闷了。

    不如今天回去一趟,明日早上再过来?

    这么一想,颜雪就找来真悦,说了声,就离开。

    主要是怕万一欧阳锐有事找自己,然后露馅了就不好了。

    颜雪从后面的山谷就能回到颜家村,这里颜雪让天一也弄了阵法,就见颜雪七拐八拐的就出了阵法。

    看到山下的颜家村,颜雪避过村里的人,快速回了家。

    “嬷嬷,嬷嬷我回来了。”

    颜雪快速的跑了回来,就喊着嬷嬷。

    “姑娘,你可算回来了。”

    虽然颜雪隔三差五就离开,但是这一次一走十几天,虽然就是在山里面,但是嬷嬷还是忍不住关心啊。

    看着颜雪这次没瘦,也没有受伤,嬷嬷才放心了。

    “哎呀,嬷嬷,我就是去山里一趟而已,你担心什么啊,你看人家真的没事了。”

    说着颜雪就抱着嬷嬷的胳膊撒娇,每次颜雪对嬷嬷一撒娇,嬷嬷就受不了,什么话都不说了。

    百试不爽啊。

    其他人看到一个个都摇了摇头,果然每次只有嬷嬷才能拿下姑娘。

    看着好像是颜雪拿下了嬷嬷,但是他们都一致认为,只有嬷嬷才能让姑娘温顺啊。

    “嬷嬷,最近大家过的都可好啊?”

    颜雪问着,其他人一个个都赶紧说着,家里一切都好,颜雪也就点了点头。

    “姑娘,最近总有人打探咱们的村里的事情,我都让村里人都小心,什么话都不要说。”

    颜雪挑眉看着冥五,对于冥字辈的人,颜雪很放心,他们本来在杀手组织,就是以追踪消息为主,所以查到的东西自然很真实。

    “都是些什么人?”

    “姑娘,我查到的有的是隔壁村的,还有些是县城里的人。”

    颜雪挑眉,隔壁村自己可以理解,不过这高昌县的是怎么回事?

    “高昌县的都是些什么人?”

    冥五低了头:“姑娘,家里的人都不敢随意出去,所以具体的并不知晓。”

    “恩,没事,你们做的很好,你带着人去打探一下,不要打草惊蛇,看看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颜雪吩咐了下。

    “是,姑娘。”

    “以后,再有人来打探,你们先摸透了对方的底细上报与我就成。”

    冥五收到了命令就退了下去。

    “嬷嬷,您先去忙,我去找下平伯。”

    自己经常离开,平傲柏有见识,有武功,能力不错,以后应该让平傲柏多给家里出分力才行。

    看到颜雪进来,平傲柏赶紧请颜雪坐了下来。

    “姑娘,找在下是有何见教?”

    颜雪摇了摇头:“平伯,见教不敢当,只是过来跟平伯说一点事情而已。”

    “呵呵,姑娘请说。”

    “平伯,我也不跟你客气,是这样的,我经常出门,家里的事情,我想托付给平伯,他们各自现在都有我安排的事情,所以有时候难免没有总体统筹的人。

    有的时候难免会出现一些纰漏,就像这次的事情,如果我从外面回来,万一那边出手对颜家村做一些不好的事情就不好了。”

    平傲柏一听也是,自己既然以后要在颜雪的保护下,养老,那自然是要为颜雪分忧了。

    “好,姑娘放心,以后我会为姑娘守好姑娘的地盘的。”

    说完家里的事情,颜雪就回了自己房间,抱着被子到处滚啊。

    “哇,果然还是颜家村住着舒服啊,哎,明天还要去见那个冰块,天啊,真是好痛苦。”

    没想到第二天早上起来,整个颜家村都炸了。

    “姑娘,不好了,芽苗被毁了。”

    颜雪一听,整个人就崩了起来,尼玛啊,这次又是那个混蛋居然敢毁了芽苗,不过这一次却给颜雪提了醒。

    本来今日要回药王谷看样子是没机会了。

    “跟我走。”

    连脸都来不及,颜雪带着所有人都到了田地。

    “姑娘,这次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啊,村里的所有的药材都被毁了啊。”

    颜雪看了眼,整个颜家村的田地,全部都被毁了,全部被连根拔起。

    “你们昨晚上都睡死了?”

    只一眼颜雪就知道,昨晚上来的人肯定不少,村里人自从上次芽苗被毁,已经有了防范,所有的人家都在地头盖了简易的房子,晚上都有人守着,这样都能被毁,就证明,昨晚上一定用了药。

    “是的,姑娘,早上还是家里人把我们叫醒的,可是地里的药材都已经被毁了。”

    一个人说着。

    “带我去你们的房间看下。”

    颜雪说着,就往旁边的房子走去,果然进了房间,房间很是简单,只有一张床而已,里面一股迷药的味道,颜雪心里就有了计较。

    “走吧,出去吧。”

    “乡亲们,你们不用担心,这次损失惨重,同上次的解决方法一样,不过这次也有我的原因,每家减少两成的赔偿,趁现在还有时间,乡亲们从新开始种植。”

    大家一听,能够减少两成的赔偿,一个个都赶紧感谢。

    “姑娘说有您的原因不知道是?”

    “上次芽苗被毁,虽然是村里人所做,但是我没有考虑长久的,没有做好防范措施,让这样的事情再一次发生,是我过于自信了。”

    颜雪说完,看着远方。

    “乡亲们,这次的事情,很严重,但是也给我们提了个醒,咱们村里,从这边过去就是河流,从那边过去是山头,两边都各自是村庄。

    等到乡亲们这边忙完了之后,我希望村里人能够帮我在咱们村的土地间拉上一道防护网。

    “好,没问题,姑娘,您只管下命令就好。”

    为了大家的日子,大家当然愿意,再来一次的话,这村里的人损失多大啊。

    安抚了村民,颜雪回了家。

    “冥五,给我查,看看是两边的村庄的问题,还是高昌县的问题,一定要查出来。”

    “是,姑娘,为这就带人去。”

    看了下天色,已经不早了,但是回到药王谷也来的急。

    颜雪打算动身。

    “嬷嬷,我先回趟师兄那里,明日我就不回来了,冥五这边有了消息让他给我传个信。”

    颜雪说完,就上了山。

    “哎。”

    “嬷嬷,您别担心,姑娘一定是有事才走的这么急的。”

    木莲在一旁看到嬷嬷有点担心的样子,赶紧安慰。

    要是他们在家里把嬷嬷都照顾不好,回头颜雪回来多伤心啊。

    “我也知道啊,可是姑娘这来回跑,我是在是心疼啊。”

    颜雪今年已经十二岁了,可是这十二年了,除了侯爷来过,京城的人没有任何的消息,这样下去,颜雪的婚事可怎么办啊。

    回了药王谷,颜雪就回到房间拿起药箱向着欧阳锐的房间走去。

    欧阳锐左等右等都见不到颜雪的到来,整个人早已经烦躁不堪。

    欧阳锐以为颜雪今日不来了,就看到颜雪带着药箱进来了。

    “怎么了?”

    看到欧阳锐一副烦躁的样子,颜雪疑惑的问着。

    “没事。”

    欧阳锐粗噶着声音说着,转过头去不看颜雪。

    看着欧阳茹的样子,颜雪挑了眉,既然说没事,那就不问了,反正一个大男人能怎么样啊。

    凌云和凌雨看着这样的主子,都有点疑惑,主子这是怎么了。

    欧阳锐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总之就是一直期待着能够见到颜雪。

    这样的感觉,隐隐有些期待,让欧阳锐本就烦躁不堪,哪里想到颜雪好半天对不来,就更加的烦闷了。

    “把腿放下来,就像昨天一样。”

    欧阳锐听到颜雪的话,用双手抬着腿,放了下来。

    看到颜雪同昨日一样,给自己施了针一样,又开始揉捏。

    欧阳锐细细的看着颜雪,甚至连一秒钟都不放过。

    总觉的颜雪在哪里见过,身上有一股让自己熟悉的气息,但是就是想不起来。

    欧阳锐的眼光如此的明晃晃,颜雪再感觉不到就太夸张了。

    “你总盯着我看干嘛?”

    抬起头看到欧阳锐浓墨的犹如夜色般的眸子,里面有着自己看不懂的东西。

    但是被这样一个长相俊朗的男人盯着看,真的需要一个很强大的心脏。

    “这样要多长时间。”

    突然之间被颜雪一问,欧阳锐回过神来赶紧回答到。

    没想到颜雪会突然之间抬起头来,两人的眼神就在那一刹那间相遇。

    “哦,每天都要来一刻钟的。”

    说完,转过头来看着凌云和凌雨:“昨天让你们做的东西做好了吗?”

    颜雪一边问着,手里的动作也没有放缓。

    整个屋子里都有一片温馨,让欧阳锐觉得这样的日子感觉不错。

    “回姑娘,已经做好,就在旁边的树底下。”

    颜雪点了点头。

    给欧阳锐按摩好了脚,洗了手,用软布擦了手。

    “走吧,欧阳锐,去给你锻炼锻炼腿部。”

    凌云和凌雨把轮椅推过来,让颜雪无语的是,欧阳锐居然自己双手撑住轮椅,然后坐了上来。

    从头到尾,凌云和凌雨都没有帮忙。

    总算知道这家伙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上半身还是那么的有力了。

    颜雪来到房子侧面的单杠处,欧阳锐三人也跟着一起过来。

    不错,单杠削的很光滑,不过胳膊这么放上去,不用几天就会把皮肤磨破了的。

    “你们去找块布过来,把这个包一下,要不然不用多久,欧阳锐的胳膊就会蹭破皮的。”

    两人听到颜雪的话,赶紧找了个床单,一分为二,紧紧的抱住。

    “欧阳锐你在这里站起身子,然后两边胳膊像我这样,慢慢的走动。”

    颜雪说着,就做了样子给欧阳锐。

    欧阳锐看到之后,也明白了这个东西是做什么的了。

    欧阳锐推着轮椅到了一头,然后两只手拽住两边的单杠,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在胳膊上,整个人就站了起来。

    “欧阳锐,你现在试着把所有的力气都慢慢放在腿上,试着去抬脚跨步,一定要小心,千万别摔倒了。”

    颜雪站在另一头静静的看这欧阳锐。

    听出颜雪话里的关心,欧阳锐点了点头。

    刚开始还不觉得,但是不一会,因为整个身体的重量都放在了胳膊上,胳膊就开始酸软了。

    “来,试着往我这边走。”

    看到欧阳锐听懂了,颜雪定定的看着欧阳锐。

    欧阳锐深深的吸了口气,自己的腿,半年了,足足半年了,没有感觉,颜雪说了,毒素已经慢慢的排除体内了。

    以前没有感觉是因为毒素让自己的腿部神经受损,姬无双说了,只要通过按摩,针灸,就会慢慢恢复。

    自己每日再练习走路,就会恢复正常。

    听到这样的话,自己自然是相当的开心,但是此刻自己又有些退缩,这样的训练真的可以吗?

    抬头看着就在不远处的姬无双,对方自信的表情,以及明眸中的期盼,欧阳锐深深的吸了口气。

    抬起左脚,再抬右脚。

    但是不管自己心里怎么想,脑子怎么给自己的双腿发布这样的信息,双腿依旧没动。

    当不知道第几次再这样想的时候,欧阳锐依旧停留着不动。

    “没关系,慢慢来,你现在太长时间没有走过路,这样的情况很正常。”

    颜雪尽量温和的声音跟对方说,让欧阳锐能够相信这样的情况是正常的。

    有的时候病人的信心比医生的医术更加重要,只有病人有了信心,才会事半功倍。

    颜雪慢慢的走近。

    “欧阳锐现在你告诉我你想抬起哪个腿。”

    “左腿。”

    颜雪用手轻轻的捉住欧阳锐的裤子,然后缓缓的用力。

    “欧阳锐,自己再用点力气。”

    就这样,颜雪慢慢的帮着欧阳锐运动着他的双腿,一刻钟,欧阳锐已经浑身都是汗。

    “你们两个把轮椅推过来。”

    颜雪也没有给欧阳锐反应的机会,直接就把欧阳锐给一拉一推之间,就坐了下来。

    “你今天就到此为止,不能多练,循序渐进。”

    凌云和凌雨要过来推欧阳锐,欧阳锐低头看着两人放在轮椅上的手。

    凌云拉着凌雨就退后了几分。

    欧阳锐满意的看了眼两人,眼神自然就来到了颜雪的身上。

    那个眼神颜雪想要忽略都不行,颜雪觉得自从认识欧阳锐开始,这厮就不要脸的没下限,此刻更是。

    可是自己明明能拒绝啊,为什么每次都没拒绝,颜雪很想问问自己这是怎么了。

    认命的过去,推着欧阳锐的轮椅进了屋子。

    “喂,大哥,主子这是怎么了?”

    凌雨不可思议的问着自己的大哥。

    凌云瞪了凌雨一眼:“少说话多做事。”

    凌雨无语的看着自己的大哥,本来就是啊,这主子现在是什么个情况啊,这即使是师傅,谁不知道只是挂名啊,为了堵悠悠之口而已啊。

    “走啦。”

    拍了凌雨的头一下,凌云就跟着进了房间。

    “好了,你先休息吧,明日我再来。”

    说完,也不管几个人,自己就离开了。

    也不知道家里那边查的怎么样了,颜雪有点着急,整个颜家村的那么多的药材被毁,足足有两千两银子的收入就没了,要让我知道谁敢动我的药材,我一定要让你百倍偿还。

    颜雪跟真悦说了声,就从后山回到了颜家村。

    整个颜家村的人已经开始在补种药材了,但是天麻是毁了。

    不过没了天麻,种子也不够,看样子损失惨重啊。

    “姑娘,已经查清楚了。”

    颜雪示意冥五继续说,没想到这帮人打探消息的速度还挺快啊。

    “姑娘,属下查过了,高昌县有一个姓赵的家族,是高昌县的名流,就是他们找人做的。”

    “可知为何吗?”

    “回姑娘,这姓赵的一家,在高昌县算是数得上的家族,不过这一家子的人乱七八糟,这赵员外有五个姨太太,五个姨太太各个都给他生了几个...”

    “停,我不想知道他家里的那些破事,确定是他找人干的?”

    颜雪不耐烦的说着,对于别人家的事情,颜雪没有想法。

    “是他的三儿子做的。”

    颜雪一听,就知道,这家族大了,总有那么几个蛀虫,这样的事情,以后绝对不能发生在自己家身上。

    “知道为何?”

    “这位三公子,叫赵承励,有一个小妾,是云溪村的人,属下怀疑是她在三公子面前说了些什么,才会有今日之灾。”

    颜雪听完,摇了摇头。

    “云溪村,当年的张云泽的那个小妾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不可能是,我倒是觉得是最近这两年他们看着咱们挣得银子多,眼红了,不管是何原因,都不用想那么多,你去查查这位赵承励有什么缺点,禀报于我。”

    报官?

    颜雪还没有那么单纯,虽说李鹏治自己认识,但是报官,不也最多就是赔偿点银子而已。

    自己并不缺那么点银子,但是对于能够动了自己的人,颜雪一点不想那么容易放过。

    “姑娘,有两位村长找姑娘。”

    颜雪有点疑惑的看着,村长找我?

    木莲和木香跟着自己到了客厅,两位村长已经坐在哪里喝茶了。

    “两位村长不知道找我有何事?”

    颜雪坐在上位,一身的气度。

    尤其是颜雪的身量已经不算低,而且一看就是为人老道,两位村长实在是无法想象面前的这个人还未及笄。

    “姑娘,真是打扰了,我是颜家村东边的巫家坝的村长,在下姓张,这位是颜家村西边的李家庄,这位是李村长。”

    颜雪一听是隔壁的两个村子的,就已经知道这两人大概会说什么了。

    不过颜雪依旧装作不知道两人的目的,疑惑的看着两人。

    “两位村长伯伯,不知道二位到我家来有何事?”

    ------题外话------

    你们猜是谁毁了草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