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霸爱太子妃 > 霸爱太子妃最新章节 > 第98章 燕候,皇上有请

霸爱太子妃 第98章 燕候,皇上有请



    燕流彩回头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双胞胎兄长燕流沙。

    “燕流沙你抓着我干什么?”

    “你呢?你又要干什么?”

    燕流彩伸手朝前面一指,“你看到前面那个女人没有?方才那件事情肯定和她脱不了关系。不行,我一定得把她抓过来,仔细的审问一下才行!”

    果然如此,燕流沙一听这话,脸色突然就沉了下来,“燕流彩,听我一句劝,这种时候,你最好还是不要找事的好。”

    “燕流沙你什么意思?”燕流沙觉得今日的大哥有些奇怪,“我怎么会是找事?那个人明明想要加害燕云茜好不好?”

    燕流沙闻言冷冷一笑,“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燕流沙?你不会吧?”燕流彩简直就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你到底怎么了?好端端的,你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哼哼,燕流彩,你不会是这么快就已经忘记过去的那些事情了吧?在你的心里,不是早就已经巴不得燕云茜死掉了吗?怎么这一会儿,你竟然变得如此好心起来了?”

    “燕流沙你到底怎么了?”面前这个人,还是她的大哥吗?此时在燕流彩的心里,突然升起一丝恐怖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妙,更是让燕流彩非常的担心。

    “我怎么了?我只是心有不甘!明明都是从七星阁里出来的人,凭什么就她可以封候拜将?”

    “凭什么?就凭她是皇上封的先锋官,就凭她在西疆打下的那几场胜仗!燕流沙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初西疆之行是那么凶险,可是要不是因为有燕云茜,咱们能够这么快就取得胜利吗?”

    “是吗?可如果当初没有我们保着她,你说她还会不会有机会活到现在?就更别说位封列候了!”

    “我们保护她,那也是职责所在,燕流沙你不要忘记了,你的职责,就是太子殿下身边的暗卫!”

    一句话,犹如一记重锤,正好狠狠的砸在燕流沙的心头上。

    没错,暗卫,想他燕流沙在这一界七星阁的高手之中,怎么说也是一等一的人物,可是到头来,他也不过就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暗卫!

    不,他不要再这样继续下去,一定不要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可是他的这一切心里活动,燕流彩并没有看出来,反而此时,燕流彩因为不见了之前那个女人的身影,而感觉到心头十分的气闷。

    可是这一切,又关系着燕流沙,如果她这个时候报上去的话,只怕会给他带来不好的影响,于是思来想去,燕流彩最终还是选择将这一切埋在心里。

    只是燕流彩怎么都没有料到,正是因为她的这一次隐瞒,终将使得燕流沙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而此时,虽说出了这么一段小插曲,好在最终并没有引起什么大的乱子,所以大家便也没有把它给放在心上。

    游街的队伍依旧在继续,盛京城依旧是一片欢乐的海洋!

    而此时的皇宫里,皇上的心里却并没有那么的欢乐!

    生了半天的闷气之后,皇上决定,这件事情还是要尽快想办法解决掉才行,要不然的话他这帝王的脸面,真不知道要往哪里搁了!

    “贺年”皇上抬眼看了一下躲在一边装死的贺年。

    “奴才在呢!”自从皇上从朝中回来,脸色就一直黑压压的,贺年这一颗心呢,也一直都在嗓子眼儿里悬着,此时听到皇上开口叫他,也着实把他给吓了一跳。

    不过也别说,正是因为贺年这一惊一乍的神情,倒是把皇上给逗笑了,“瞧瞧你那一副德兴!朕不过是叫了你一声,你哆嗦个什么劲儿啊?”

    贺年见皇上终于露出了笑脸,一颗心也总算是落了地,连忙上前道:“皇上,您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奴才说啊?”

    皇上这才点头:“去,把平西王给朕找来!朕这心里有些话,要是不当面和他说个清楚的话,总觉得不痛快。”

    “是,奴才这就让人去请平西王!”

    又过了些时候,等到平西王进了宫,皇上直接把他给叫到了御书房里。

    结果平西王刚一进门,皇上便忍不住劈头盖脸就把他给训了一顿。

    “阿棋,朕问你,你今日在朝堂之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你倒是说说看,朕这么做,到底是为了谁?还不是因为你的面子!可是你倒好,居然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反过来和朕唱起反调来了,朕看你真是老糊涂了!”

    平西王立于皇上的身边,一直也不说话,就那么任由皇上把心里的气给消平了,才又开口:“皇上,臣这么做,也是为了皇上着想啊!”

    “为了朕着想?你这话说的倒是好听!那你倒是和朕说说,你怎么个为朕着想法!”

    平西王道:“皇上您就先消消气,听臣把话说完。”

    皇上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之后看他一直站在那里,心里又有些心疼他,“你说你一直站在哪里算个什么事?有什么话,你先坐下来再说吧!”

    平西王听到皇上这么说之后,也不由笑了起来:“皇上,臣知道您的心里一直都是心疼臣的,可是臣这心里又何尝不心疼皇上啊!”

    “就拿太子殿下和燕云茜的这件事情来说,虽说之前臣的心里的确是有些不痛快,可是络儿如此毕竟已经成了贤王妃,所以之前的那些事情也就算是过去了。”

    “倒是皇上您,太子在您心里的份量,臣比谁都要明白,太子是这东洛朝的太子,更是皇上您的嫡子,做为父亲,看到自己的儿子遇到这么多的不顺,臣知道,皇上您的心里其实比谁都要在意。”

    “你个老家伙,看来朕的心思,永远瞒不过你啊!”

    平西王闻言笑笑,这才又接着道:“皇上,正如老臣说的那样,璃儿和太子两个人,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

    “而如今璃儿早已嫁做他人妇,太子的心里也有自己喜欢的人。更何况如今的燕候,比起寻常的女子,难道皇上您就不觉得,她更加适合站在太子的身边吗?”

    皇上听了平西王的这些话之后,也不由沉默了下来,过了片刻之后,他才又开口道:“阿棋你说的这些话,朕的心里又何尝没有想过。”

    “可是阿棋,难道你的心里就真的只有这个想法吗?难道你就没有想过,那个女人和太子在一起,就真的是最合适的吗?”

    听着皇上的这些话,平西王又何尝不明白,身为帝王,皇上的心里考虑的其实比谁都要多。

    这也并不能就是说皇上生性多疑,而是他身处高位时间久了,便不由自主的就会想得多了。

    不过,平西王却并不认为,皇上心里想的这些有什么意义,“皇上,臣明白你在担心什么,可是皇上您也看到了,这位燕姑娘她就是一个至情至信之人,这一点儿就和臣的性子一样。这些年皇上如果信不过别人,难道说您还信不过老臣吗?”

    “朕自然是相信你的!”等皇上说出这句话之后,突然便跟着笑了起来:“你啊,你啊!”皇上一边笑,一边拿手点头平西王的鼻子道:“行了,朕已经明白你的心意了,既然连你都这么说了,那么朕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既然如此,皇上还是早一点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太子殿下和燕候吧,也好早一点让天下人知道,皇上您这一次的决定又是多么英明睿智!”

    “你又开始拍起朕的马屁来了是吧?说来也是奇怪了,你说说你,朕明明知道你说的这些话,都是为了哄朕开心的,可是朕还偏偏就吃你这一套!”

    皇上说着哈哈一笑,之后便对守在一边的贺年说:“贺年啊,你去东宫,把太子和燕云茜给朕找来!”

    “是!”贺年领了命,一脸笑嘻嘻的便出了御书房。

    刚一到了东宫,便看到林福儿正守在大殿门口,一张白胖胖的脸上布满了愁云。

    “哟,林总管,您这是怎么啦?这脸上,怎么还愁上了?”

    林福儿一听这声音,便知道是贺年来了,连忙上前见礼:“原来是大总管您来了,林福儿这边给您请安了!”

    “行了行了,咱们两个人之间,都谁跟谁啊,你就别再跟我这整这些虚头巴脑的了。太子殿下呢?可是已经回来了?这一次咱家来,可是专门来找他来了!”

    林福儿一听这话,一双眼睛立马又暗了下来:“大总管,这一次,只怕要让您白跑一趟喽!”

    “你这话儿又是什么个意思来的?”贺年说着拿他那一双笑眯眯的小眼睛往里面瞄了两眼:“莫非太子殿下这会儿不在这东宫?”

    林福儿点头:“可不是嘛!殿下他自从下了朝,奴才根本就没有见着人。虽说皇上传令众将打马游街,可是大总管您倒是说说,咱们这东宫里上上下下这么多人,得知殿下凯旋归来,个个的心里都高兴的跟什么似的,就等着殿下回来祝贺呢。可结果到好,这都过去一整天了,殿下他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所以大家伙儿这心里啊,别提都有多难受了……”

    贺年点头,表示理解,“咱家也知道,咱们这些做奴才的,个个都不容易啊!”说到这里,贺年忽然又笑了起来:“不过林总管您就放心好了,这一回咱家来啊,就是专门给你们东宫道喜来的,到时候太子殿下要是知道了,还指不定怎么赏你们呢!”

    “大总管这话的意思是?”林福儿可是一直跟在东方墨身边的人,自然也是一个极聪明的,此时听了贺年这些话,再加上他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心里顿时就明白了过来。

    “大总管,我这儿跟您打听打听好不?皇上让您这个时候来找太子殿下,可是那件事情已经成了?”

    贺年听了冲他露出迷之一笑:“皇上的意思,自然是要当面传达给太子殿下的,至于咱们这些做奴才的,现在还是赶快想办法先找到殿下才是,林总管您说是不是啊?”

    林福儿一听这话,脸上立马眉开颜笑起来,“是是是,这是自然,这是自然。大总管您就放心好了,太子殿下虽然不在宫里,可是奴才知道有一个地方,保准一找一个准儿!”

    贺年闻言也笑了起来:“如果咱家没有猜错的话,林总管您说的,应该是皇上新赐的那座将军府上吧?”

    “大总管果然高明,看来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您啊!”

    “瞧您这话儿说的,太子殿下的心情,试问这天下,如今还有哪一个是不知道的吗?”

    “嘿嘿嘿,也是,也是啊!”林福一阵傻笑之后,这才冲着贺年伸手,请道:“大总管,请吧,咱们这就一起去找太子殿下如何?”

    而此时的云麾将军府上,燕云茜正被一群人簇拥在中间。而太子东方墨和靖王东方炎,则远远的站在一边看着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

    “奴才们给候爷请安!”

    燕云茜看着眼前跪了大大小小二三十号的人,忍不住有些头疼:“你们都快点儿起来吧!”以后,这些人可都是她的家人了,可是直到现在,她可是连一个都不认识。

    “你们之中,谁是管事的?不妨上前来,做个自我介绍吧!”

    燕云茜话音一落,便从人群之中走出一人,“奴才苏继南,是将军府上的管家。”

    燕云茜仔细打量眼前这个三十多岁,四十岁不到的中年男子,虽说个头不高,但是相貌堂堂,一脸的忠厚老实相,一看就是一个值得信赖的管事人。

    “你叫苏继南是吧?嗯,本候记得了!”燕云茜上前冲他一抱拳:“从此以后,这将军府上的大小事宜,本候就拜托给苏管家了!”

    苏继南一见燕云茜这样,连忙俯身还礼:“候爷万万不可,奴才不敢当!为候爷效命,本奴才份内之事!”

    “嗯,”看着眼前这个小心翼翼,却又十分冷静镇定的中年男子,燕云茜心里感觉到十分的满意。

    要想成为她府上的管家,如果没有一点儿魄力,那肯定是不行的。

    不过燕云茜心里也知道,这位苏管家,必然是皇上安排到她这里来的,所以此人才会如此的守礼有谨慎。

    不过没关系,就算是皇上安排到这里的人,可既然来的,那她燕云茜就有信心,让他从此以后成为自己的人。

    要是不行的话,那也没关系,想她燕云茜若是想要办掉一个人的话,那也是有的是办法的!

    “很好!苏管家,以后咱们就是自已人了,本候希望你能够带领着大家,将咱们这将军府打理的井井有条,本候也绝对不会亏待于你的!”

    “候爷放心,奴才们一定会尽心尽力为候爷效力的!”苏继南说完之后,又开口请示:“候爷您还是第一次回府,不如先让奴才们带您好好熟悉一下如何?”

    燕云茜一想也是,以后这里可就是她的家了,她自然是要好好的熟悉一下才行。于是她便对苏继南点了点头:“嗯,你说的不错,本候是应该要好好的熟悉一下才行。”

    边上的东方炎听了,也跟着起哄:“说的是啊,燕候,如今你也是有家有业的人了,本王今日可要好好的参观一番你这云麾将军府,看看父皇对你的赏赐,到底是怎么样的,皇兄你说是吧?”

    东方墨也点头,“以后这里就是茜茜的私人产业了,本宫自然也是要好好的参观一下的!”

    燕云茜闻言笑道:“既然如此,两位殿下请吧!”

    一行人跟在苏继南的身后,将整个将军府给走了一遍,别说,这府院不愧是皇上赏赐下来的,地方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前前后后共有五进院子,还带着一个小花园儿,环境自然是没得说的。

    走了一圈下来之后,苏继南又把燕云茜三个人领到第二道院子的正厅前,“候爷这边请,”一进门,燕云茜便看到整个大厅里摆满了各种物品。

    心里正奇怪时,苏继南便已经开口了,“候爷,这些东西都是之前皇上派人赏赐下来的,还请候爷亲自过目。”

    哦?燕云茜一听,脸上也不由笑了起来:“皇上对本候如此厚爱,本候这心里还真是感激不尽啊!”

    “说的什么大实话!”东方炎在身后取笑她道:“我说燕候,你有这个时间说这些恭维话儿,还不如快点儿带着我们一起上前看看,看父皇到底都赏了你些什么宝贝。”

    燕云茜摇头笑道:“我说靖王殿下,您自小生长在皇宫大院里,这天底下还有什么宝贝是您不曾见过的啊?”

    “嘿,这可说不准!要知道这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本王可从来都不会说些我什么都见过的大话,皇兄你说是吧?”

    东方墨不说话,只在一边笑。

    燕云茜也只得对他摇摇头,之后吩咐苏继南:“苏管家,你还不快点上前去,把皇上赏赐下来的宝贝都拿过来给靖王殿下过过目?”

    “是!”苏继南这边也是忍着笑,低头应道。

    等到一样一样的东西都过目之后,燕云茜也不由暗自咋舌,真没有想到,说来前世她也算是小康社会的一员,自己也算是有房有车一族的,可是跟这一世比起来,那简直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好不好?

    就先不要提她如今的这一座豪宅了,单单是眼前皇上赏下来的这些宝贝,这要是随随便便的拿出去一样,也够她吃上好几年的了。

    看着看着,燕云茜眼前突然一亮,“哎哟,那个东西是什么来的?”燕云茜伸手一指,苏继南连忙上前把东西捧起来送到了她的手上。

    结果燕云茜一看不打紧,还真是差点儿让她给惊掉了下巴。

    “不是吧?这里居然还有这种玩意?嘿,好玩好玩,实在是好玩!”燕云茜正说着,突然听到前院传来一阵热闹的声响,不由停下手下的动作,回头看了苏继南一眼,“外面怎么回事?”

    东方墨皱眉:“本宫听着,怎么像是有林青的声音,不如本宫陪你一起出去看看吧!”

    “那好吧。”燕云茜说着,顺手将东西揣入怀里,然后便吩咐苏继南,“这些东西本候也都看的差不多了,接下来你就准备将它们登记入库了吧!”

    “是!”苏继南点头,然后吩咐下去,让人把东西全部都转移到库房里去。之后便又上前陪同着燕云茜一行人回到了前院。

    结果一进前院,便看到一群人呼啦一下便围了上来!

    “恭喜长平候!贺喜长平候!”来的人果然是林青一行。

    这群人一见到燕云茜便忍不住开始起哄,还一边忍不住啧啧称赞:“皇上出手就是大方,看看咱们这云麾将军府,可真是气派不已啊!”

    “哪是,怎么说这都是皇家赏下来的,而且燕云茜又是有功之臣,父皇自然是要大加封赏的!”靖王东方炎也是一个好喜热闹之人,此时看到林青他们一行人,脸上也忍不住笑开了花。

    众人见了,连忙上前见礼:“臣等参见太子殿下,靖王殿下!”

    东方墨冲他们一挥手:“都免礼吧!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难得你们有心,专门跑到这里来向云茜道贺,本宫替云茜谢谢大家了。”

    众人一笑,这才又抱拳对燕云茜道:“恭喜恭喜,燕将军,看到您能被皇上封为列候,兄弟们都替你感到高兴啊!”

    “说的是,特别是白日里,兄弟们随着燕将军一起打马游街,那场面又是何等的威风,又是何等的壮观啊!”

    “可是散了之后,兄弟们总还是觉得不过瘾,所以咱们这才都自发的跑到燕将军你这里来,想要向你讨上一杯喜酒吃,不知燕将军可否愿意招待我们大家啊?”

    “同喜同喜!”燕云茜抬手抱拳道:“这是自然!说来这一切,全都是大家的功劳,如果不是各位兄弟的全力支持,又哪里会有我燕云茜的今日!所以今天晚上,云茜恳请各位兄弟留下来,让云茜好酒好菜,好好的招待各位兄弟一番如何?”

    “这个可以有!”大家一听便都高兴的大笑起来:“只要燕候不嫌咱们都是些大老粗,那么咱们就一定要在这云麾将军府上喝他个不醉不归!”

    “痛快!”燕云茜也跟着大家大笑道:“虽说云茜本是女儿身,可咱们都是一起并肩杀过敌的,如果各位兄弟都是真汉子的话,那云茜我就是女汉子!所以兄弟们今天晚上一定不要和我客气,咱们一定要不醉不归!”

    燕云茜说完,一回头看向身边的东方墨,忍不住笑道:“殿下,看到兄弟这么高兴,您是不是也应该要表表态啊?”

    虽说看到燕云茜和这些大老爷们如此亲近,让东方墨的心里有些小小的不痛快,可是东方墨又岂能不懂燕云茜的心情。

    此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燕云茜也是一副胸襟坦荡荡的模样,东方墨就更加不应该多想什么了。

    何况此情此景,又是如此的激动人心,所以即便东方墨平时是一个冷若冰山的人,也不免情绪高涨了起来,“好!本宫也陪着大家,一定不醉不归!”

    东方墨这一发话,站在他身边的靖王东方炎就更加的兴奋了:“也算上本王一个,虽说本王去的晚,没能赶上和你们大家一起打几场大胜仗,可好在本王还是赶上了咱们最后的胜利,所以本王这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来啊!苏总管,传令下去,摆酒布菜!今夜咱们就畅饮将军府!”

    正当大家准备开喝的时候,门口又有人来报:“候爷,外面来了两位公公,说是要求见太子殿下!”

    “哦?”燕云茜听了,连忙起身:“快请人进来!”

    不一会儿,贺年和林福儿两个人便来到大厅:“哟,大家伙儿都在呢?老奴在此给两位殿下请安,给燕候请安,给各位将军请安!”

    林青等众将一看,来的竟然是贺年和林福儿,连忙也都起身还礼,“给两位公公请安!”

    东方墨这才开口道:“贺年,林福儿,你们两个找到这里来,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东方炎干脆从座置上走了出来,来到两个人面前,一脸的坏笑:“我说你们两个老家伙,居然一起找到这里来了,说,你们到这里来,到底有什么事情?”

    别说,这两个人别的人都不怵,还单单就怵这位靖王爷,贺年连忙满面堆笑的道:“看靖王殿下这话说的,奴才们之所以专门找到这里来,可不就是因为领了皇上的旨意么?”

    东方炎一皱眉,“父皇?父皇这个时候让你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贺年也不磨叽,直接道:“皇上让奴才们请太子殿下和燕候一起入宫呢!”

    结果众人一听这话,一颗心顿时就悬起来了。

    燕云茜一看,这酒估计她是喝不下去了,只得站身起形冲大家抱拳道:“各位,大家也看到了,既然皇上派了两位公公前来这里传旨,定然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云茜在这里和大家说声抱歉,今天晚上,只怕不能陪着大家一起畅快对饮了。”

    众人连忙回道:“无碍无碍,既然皇上要传见殿下与燕候,那么殿下和燕候还是快快入宫的要紧。”

    燕云茜又看一眼往来穿梭与庭院之中,还在送着酒菜的小厮和丫环们,脸上又是一阵苦笑,“我说各位兄弟,大家看如今酒菜也都布的差不多了,依我看,大家既然都已经来了,不如就在这里喝个痛快再回去吧。”

    众人想的就是她这句话,说实在的,今日在朝堂之上,大家心里那可是全部都看到了,皇上对太子和燕云茜两个人的婚事,那可是咬紧了牙关不开口的啊。

    而大家之所以会在这个时候来凑热闹,无非也是担心太子殿下和燕云茜两个人心里会不痛快,倒不如大家聚在一起喝喝酒,说说笑笑也好排遣一下两人心中的不快。

    却不想在这节骨眼儿上,皇上竟然要传召两个人进宫。

    而这一进宫,也不知道到底是吉还是凶。

    大家伙儿这心里一没谱,可就急上了。

    然而,他们又不能冒然跟随两个人一起进宫。你说这可要怎么办法吧。

    幸好此时燕云茜开口说了这些话,大家一听正中下怀:“燕候你随着太子殿下放心进宫去就是了,不用担心我等。我们几个人自会在这里饮酒作乐,若是燕候你能够早点回来,到时我们不妨再接着饮酒就是了。若实在是等不到你们回来,就我们几个人也可以喝个痛快,总之只要有酒,那便是美事一桩了!”

    “皇兄你放心好了,这不是还有本王嘛,虽然你和燕候两个人都不能陪着大家,可是本王一定会陪着大家好好喝个痛快的!”

    关键时刻还是靖王殿下啊。

    东方墨一看老八发声了,便点了点头,“这样也好,各位,本宫和云茜实在是对不住大家,不能陪着大家一起喝个痛快了,不过,本宫在此时承诺,等到这件事情过去了,到时候本宫一定会好好补偿大家的!”

    大家连忙说:“臣等在此恭候殿下在的好消息!”

    两个人刚一出门,便遇到从外面进来的党世杰。

    “茜茜,你要去哪儿?”党世杰此时手上抓着一只大肘子,正吃的满嘴流油。

    燕云茜冲他一笑:“世杰哥哥今天晚上要吃好喝好,我和太子出一去趟,很快就回来。”

    “你们要去哪里?”党世杰心里觉得很奇怪,明明说好了要陪着大家喝酒的,怎么这会儿又要出去了,而且跟在两个人身后的那两个人,他还是认识的,“你们两个,不是宫里的那两个总管公公吗?”

    贺年虽然他不熟悉,可是林福儿党世杰可是熟悉的很:“我说林公公,你不在东宫好好的守着,带着这个胖公公跑到我们这将军府上干什么?”

    林福儿连忙冲他笑道:“啊,世杰啊,咱家这不是奉了皇上的命令,前来请太子殿下和燕候入宫来了么。”

    党世杰一听说皇上要见燕云茜,心里就一阵紧张,“皇上要见我茜茜?”

    “啊。”林福点头。

    党世杰可还记得,当初燕云茜在皇宫里遇到的那些事情,而这一次,皇上虽然封了茜茜做大官,可是却并没有点头同意让她嫁给太子殿下,所以党世杰这心里突然就多出了个心眼儿。

    这皇帝老儿,不会是又要生些什么法子,要来害茜茜吧?

    一想到这些,党世杰大肘子也吃不下去了,只见他顺手将手上的大肘子往院子里一丢,然后伸手在身后抹上两把:“那,茜茜,我和你们一起去!”

    贺年和林福儿看到党世杰这动作,无不皱起了眉头。燕云茜心中暗笑,这两位可都是过着精细生活的人,自然是看不惯党世杰这种行径的。无奈面对党世杰这个憨傻之人,又不能说他些什么,所以也只能自己忍着了。

    “世杰不用担心,这一次皇上召见太子殿下和燕候,是要商量事情的,要是你跟去了,反而有些不方便。倒不如你先这里和大家一起吃着肉,喝着酒,等着燕候回来如何?”

    贺年也是见识过党世杰的野蛮的,所以这个时候见他说要跟着一起去,心里就开始有点儿发怵,便想着不如开口把他给劝下来。

    林福儿也开口向党世杰保证:“世杰你就放心好了,一切都有太子殿下在呢,燕候不过是去去就回来了。”

    “那也不行,我已经说过了,不管茜茜去哪儿,我都要跟着她的,特别是去皇宫里,谁知道你们的心里又打什么鬼主意啊?不行,反正我是一定要跟着去的。”

    “这……”贺年和林福儿没办法了,只得看向燕云茜求救。

    只不过燕云茜这边还没有开口,东方墨便点头了:“行,既然世杰非要一起去,那我们就带上他好了。”

    贺年和林福闻言对望,却也无可奈何。

    一行人出了将军府,直奔皇宫,一路无话,气氛显得莫明有些沉闷。

    直到东方墨带着燕云茜和党世杰随着贺年和林福儿一起来到皇上的御书房门口时,燕云茜才暗自吸了一口气。

    别说,燕云茜的心里还真是有些紧张。

    有一瞬间,她真的想要问一问东方墨,看他心里是否能够清楚,皇上这一次传唤他们,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可是想了想之后,燕云茜决定她还是保持沉默好了,毕竟不等到皇上开口的那一刻,所有一切的猜测都是枉然。

    正想着,看到贺年在前面站定身形,然后转过脸来,冲着他们两个人露出一副笑眯眯的神情:“二位,请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下,老奴先到里面向皇上通报一声。”

    燕云茜道,“公公请。”

    等到贺年一进去,燕云茜忍不住偷偷在身侧擦了一把手心的汗,而这一点,刚好落入东方墨的眼帘。

    看到之后,东方墨忍不住笑了,“怎么,看你好像很紧张是吗?”

    燕云茜抬头尴尬一笑:“你我之间,到底是死还是活,也就在这一记了,所以要说我这心里不紧张的话,那绝对是骗人的。”

    东方墨笑着执起她的手:“放心好了,这一切不是还有我吗?”

    “还有我!”党世杰也接了一句:“茜茜你就放心好了,这一次皇上要是好说话便罢,要是还像以前那样,不好好说话的话,我一定会……”

    “世杰哥哥。”这里毕竟是皇宫,有些话还是不要多说的好,于是燕云茜连忙开口叫住党世杰,并笑着安抚他道:“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好了。”

    正说着,贺年从里面又走了出来:“太子殿下,燕候,皇上有请二位——”

    燕云茜闻言挺直脊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暗自道,姐什么场面没有见过?姐可是连仗都打胜了几场的人,现在不过是去见个老皇上,有什么可紧张的?

    一想到这些,燕云茜心里果然轻松了很多,然后又回头对党世杰吩咐了一句:“世杰哥哥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啊,千万不可轻举妄动,知道了吗?”

    党世杰点头:“嗯,茜茜你就放心好了,只要你在里面没有什么事情,我就一定会乖乖的守在这里等着你出来。”

    燕云茜这才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和东方墨一起并肩而入。

    “你们来了?”皇上这会儿正坐在书案后面,看到两个人进门,直接便开了口。

    东方墨带着燕云茜一起跪倒行礼。

    “儿臣给父皇请安!”

    “臣参见皇上!”

    ------题外话------

    新的一周,祝大家有个好开端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