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凤回巢 > 凤回巢最新章节 > 第八十章 探望(一)

凤回巢 第八十章 探望(一)



    “启禀夫人,二小姐来了。”碧彤恭敬地禀报。

    沈氏一肚子火气,心烦意乱,想也不想地应道:“她来做什么!让她回去!”

    碧彤:“……”

    女儿来探望,沈氏竟想着撵人。

    这算哪门子的亲娘!

    碧彤垂下眼,掩住眼里的不满,轻声道:“夫人身子不适,在屋子里养病。二小姐还是第一次来探望,这是小姐一片孝心。也能让那些无事生非的小人看看,夫人和小姐到底是母女,哪有隔夜的怨气。奴婢斗胆劝夫人一句,还是见见二小姐吧!”

    “碧彤说的十分有理。”郑妈妈立刻张口附和:“老奴知道夫人还在生二小姐的气。可母女到底是母女,哪有气一辈子的道理。”

    又压低了声音道:“二小姐肯来探望夫人,是件好事。夫人怎么倒闹起意气来了。若是传到太夫人耳中,太夫人必会不喜。”

    沈氏抿了抿唇角,不怎么情愿地说道:“我刚才也只是随口说说罢了!莞宁来探望,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不肯见她。”

    这样的态度才对嘛!

    郑妈妈立刻笑道:“碧彤,快去请二小姐进来。”

    ……

    片刻后,顾莞宁进了屋子。

    沈氏斜躺着厚厚的被褥上,淡淡地看了顾莞宁一眼:“你今儿个怎么有空过来了。”

    没见面的时候也就罢了,一见面,那天晚上怒目相视针锋相对的一幕便浮上脑海。沈氏气不打一处来,语气自然也没好到哪儿去。

    顾莞宁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唇角:“母亲身子不适,一直在屋子里静养。女儿心中岂有不牵挂的,这才特意来探望母亲。”

    沈氏一阵气血翻涌。

    “身子不适”只是对外的托辞,真相是什么样子,没人比顾莞宁更清楚。现在说这些,摆明了是故意来戳她的心窝。

    这哪里是来探望,根本是看她的笑话来了!

    顾莞宁用那种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说道:“我原本担心母亲心情阴郁气色不佳,今日一看,母亲的脸色倒是红润的很。”

    能不红润吗?

    这两天被气得心浮气躁火冒三丈七窍生烟,气血整日上涌。

    沈氏轻哼一声,语气不善:“你特意来一趟,就是为了说这些没用的吗?”

    “当然不是。”

    看着沈氏这副模样,顾莞宁心情颇为愉悦,也不计较沈氏恶劣的语气态度了:“我听闻府中有些不大好听的传言。也不知道是哪些无事生非的小人在乱嚼舌头,尽说些刺耳难听的话。”

    “就连我听着也觉得不痛快,想来母亲心中更是不快。所以我特意来安抚母亲一二。”

    瞧瞧那眼角眉梢的奚落和嘲弄!

    这是安抚吗?!

    成心是要气死她啊!

    沈氏冷冷道:“放心,这点小事还气不死我。”

    “母亲这话从何说来。”顾莞宁故意露出些许委屈:“我一心牵挂着母亲,特意来探望。母亲不高兴也就罢了,倒还这般和我说话。”

    说着,用帕子擦了擦干干的眼角。

    沈氏忍不住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顾莞宁擦了眼角,又“关切”地问道:“对了,沈表姐今日怎么没陪在母亲身边?”

    哪壶不开提哪壶!

    沈氏一脸悻悻地应道:“她昨日不慎伤了脚,正在西厢房里歇着。”

    顾莞宁很自然地追问了一句:“好端端地,沈表姐怎么会伤了脚?”

    沈氏:“……”

    郑妈妈也看出来了。二小姐和夫人哪里像是母女,简直就是一对仇敌。时不时地戳一戳彼此的心窝才痛快。

    眼看着沈氏的脸色又难看了起来,郑妈妈忙笑着打圆场:“说来也是不巧。夫人昨日不慎打翻了药碗,表小姐一片孝心,想亲自将药碗残渣收拾干净。没曾想踩到了一块碎碗片,弄伤了脚。”

    “既是这样,就让沈表姐好好歇着。”顾莞宁话锋一转,又问道:“阿言这几日来过荣德堂没有?”

    沈氏的脸快黑了。

    顾莞宁似乎没看沈氏阴沉难看的脸色,自顾自地说了下去:“阿言自小就孝顺听话,前几日和母亲使性子闹腾,以他的脾气,过不了几日就会抛到脑后,不会再和母亲生气。如果他没来荣德堂,母亲打发人去叫他过来,他总不会不来吧!”

    郑妈妈简直想给顾莞宁跪下了。

    夫人昨天就是为了顾谨言才会气得摔了药碗。今日一整天,她都没敢在沈氏面前提起过四少爷。

    顾莞宁倒好,句句不离四少爷。根本不顾沈氏脸色有多难看。

    在沈氏忍不住要发怒之前,郑妈妈抢着说道:“夫人身子虚弱,没力气说话。不如过两日,二小姐再来吧!”

    顾莞宁挑了挑眉,声音陡然一冷:“郑妈妈这是想撵我走?”

    目光冷冽,令人心惊。

    郑妈妈心中一颤,忙弯腰低头:“老奴绝无此意,二小姐真是冤枉老奴了。老奴只是心疼夫人体弱无力,这才多嘴了一句。”

    “照你这么说,我今日来探望母亲,倒是不心疼母亲了?”顾莞宁冷冷反问。

    郑妈妈万万没料到这一张口,竟惹火烧身。只得跪下请罪:“二小姐息怒,老奴笨嘴笨舌,不会说话,绝没有指责二小姐的意思。”

    顾莞宁继续冷笑:“你若是笨嘴笨舌,这阖府上下再找不出第二个刁钻厉害的了。换个软性子的,今日被你这么一说,以后哪里还有脸来荣德堂。”

    “我看,你这是成心挑唆我们母女不和,其心可诛。”

    这么一桩罪名不由分说地压下来,饶是郑妈妈胆气壮嘴皮子麻溜,也承受不起,连连磕头求饶:“都是老奴多嘴,求二小姐恕罪。”

    沈氏气得脸都白了。

    在沈氏心中,顾谨言排第一位,沈谦父女其次,接下来就要数到常伴在她身边数年一直忠心耿耿的郑妈妈。

    眼看着郑妈妈被顾莞宁整治得跪在地上连连求饶,沈氏心里的火苗彻底被点燃了。

    沈氏怒瞪着顾莞宁:“郑妈妈是我的乳母,就是我也从来舍不得让她跪着。你故意挑刺找茬,分明是成心来气我。”(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