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凤回巢 > 凤回巢最新章节 > 第六十三章 撕破(二)

凤回巢 第六十三章 撕破(二)



    丫鬟们很快都退下了。

    玲珑守在门外五米左右的地方,既能守着门,又不会听到主子们说话。

    沈氏面色阴沉,步履也没了平日的优雅,显得急促而僵硬。

    顾莞宁挺直腰杆,随沈氏进了屋子,顺手关了门。

    一直哭个不停的沈青岚,此时站起身来。

    她满脸泪痕,梨花带雨,声音哽咽:“姑姑,莞宁表妹,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们母女情深,千万别为了我这个外人发生争执。若是因此伤了你们母女的情分,我真是再没脸见你们了……”

    沈氏见她这副模样,一颗心纠痛不已:“岚儿,谁说你是外人了……”

    “知道自己是外人,就该有外人的样子。”

    顾莞宁冷硬漠然的声音响起:“我们母女‘沟通’,你在这儿哭鼻子抹眼泪的算怎么回事!回自己的院子去!”

    沈青岚心里一颤,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

    顾莞宁面无表情,目光冷凝,透着凌厉肃杀。

    一个十三岁的少女,怎么会有这般慑人的气势威压?

    被顾莞宁这么看着,沈青岚就已心慌意乱,别说反驳,就连和顾莞宁对视的勇气都没有。颤抖着站起身来:“是,我这就回去。”

    “不用走。”

    沈氏不假思索地拉住沈青岚:“这里是荣德堂,我让你留下,谁敢撵你走!”

    顾莞宁冷笑连连:“荣德堂是定北侯夫人的住处,你是顾家的儿媳,这里才成了你的居处。若是你做了对不起顾家的事,只怕这荣德堂也容不下你了。”

    沈氏本就心虚,被顾莞宁说中了痛处,顿时恼羞成怒。

    她再也顾不得定北侯夫人的仪态,伸手指着顾莞宁的鼻子:“顾莞宁!你这个不孝的孽障!敢这般顶撞自己的亲娘!我这就领着你去正和堂,让你祖母看看,她最疼爱的孙女到底是何等的乖张任性桀骜不逊。”

    顾莞宁毫不退让,挑眉冷笑:“去就去!正好也让祖母看看,你这个做亲娘的,是怎么偏疼一个外人,又是怎么对自己的亲生女儿!”

    沈氏:“……”

    真去正和堂的话,那个老不死的一定会向着顾莞宁!

    她刚才那么说,当然不是真心想去,不过是吓唬顾莞宁罢了。没想到,顾莞宁的脾气这般冷硬,毫不顾及半点母女情分。

    顾莞宁看也不看沈氏愤怒涨红的脸,转身就要走。

    沈青岚见状不妙,忙张口道:“姑姑,你先消消气。莞宁表妹在气头上,说话难免冲动了一些。天已经这么晚了,太夫人此时一定睡下了。还是别去正和堂了。”

    太夫人对顾莞宁的偏心疼爱,就像姑姑对她一样。

    如果真的去了正和堂,太夫人少不得要训斥姑姑几句,也会对她心生不喜。万一将她撵出顾家……

    不!她不想走!

    她不再是那个毫无见识的土包子。

    短短月余,她已经见识到了侯府的富庶,领略了京城的繁华。她已经迅速地适应了顾家的生活。

    她怎么甘心再回到西京那个偏僻冷清的小院子里去?

    哪怕是受些屈辱,哪怕要看顾莞宁的脸色,她也要留下!

    眼看着顾莞宁已经走到了门边,沈青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到了门边,拦下了顾莞宁:“莞宁表妹,我知道错了。今天我不该厚颜跟在你身后,不该胡乱说话,惹得傅小姐她们嘲笑轻视。更不该在姑姑面前说起这些,一切都是我的错。”

    “求求你别生我的气,更别生姑姑的气。你别走!该走的是我,我现在就回院子里待着。”

    说着,沈青岚抢先一步开了门,迅速走出去,然后关上门。

    沈氏:“……”

    顾莞宁不疾不徐地转过身来,脸上是熟悉的嘲讽讥削:“母亲是不是又在心疼‘善良软弱无助’的沈表姐了?其实,她比你想象中的要聪明多了。”

    “她知道要留在侯府,就得学会看我的脸色说话行事。因为我是顾家嫡出的血脉,是祖母最疼爱的孙女。因为我姓顾,她姓沈!”

    “母亲处处偏疼她,恨不得将属于我的一切都给她。这是绝不可能的事!属于我顾莞宁的一切,没有任何人能抢走。”

    顾莞宁略略侧着头,下巴微微扬起,目光冷冽。

    神态语气,都像极了她的父亲顾湛。

    甚至比顾湛更多了几分夺人的气势。

    沈氏脑海中一片纷乱。

    愤怒的情绪依然挥之不去。这份愤怒中,又夹杂了许多复杂的难以名状的东西。

    对沈青岚的愧疚心疼中,多了一丝错愕和失望。对顾莞宁的厌恶不喜中,多了一些莫名的畏怯和心虚。

    “如果母亲没有别的吩咐,我就回去了。”顾莞宁淡淡说了一句。

    沈氏下意识地张口叫住了她:“等等!”

    顾莞宁挑了挑眉,定定地看着她:“母亲还有什么话要说?”

    是啊,今天这般争执,母女两个温情脉脉的虚假面具已经被撕破。之前一段日子的缓和,也成了笑话。

    她不喜欢顾莞宁,顾莞宁其实也并不在意她这个母亲。

    她们母女之间,只剩冰冷漠然的对峙。

    沈氏张张嘴,似想说什么。然而,什么也没说出口。

    只余下无边的沉默。

    顾莞宁冷冷地看了表情僵硬的沈氏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门开了,又被关上。

    沈氏一个人呆呆地坐了许久。

    不知怎么地,她忽然想起了顾莞宁出生时的情景。

    那个时候,顾湛和太夫人俱都等在产房外,她拼命地用力生下肚里的孩子,脑海中想着的,却是无缘见面的女儿。一时间泪流满面。

    当顾湛欢喜地抱着刚出生的小小婴儿来到她的面前,她假意装着虚弱不堪闭上了眼睛。孩子的哭声很响亮,在她耳边不断回响。

    她有瞬间的心软,可最终,还是没有睁眼。

    似乎只是一转眼的功夫,十几年的时光就溜走了。

    顾湛的女儿已经长大成人,和她这个母亲离心离德针锋相对。

    沈氏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经是一脸决然。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