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凤回巢 > 凤回巢最新章节 > 第三十九章 暗棋

凤回巢 第三十九章 暗棋



    以前远远地看着,只知道二小姐生的很美。

    此时离得近了,才知道美丽两个字太过浅薄,根本不足以形容二小姐。

    明媚夺目的容貌当然摄人心魄。更吸引人的,是眉宇间的聪慧机敏冷静沉着,还有全身散发出的慑人的气势威压。

    那双锐利的眼眸异常明亮,令人不自觉地屏住呼吸,听令行事,生不出半点反抗之意。

    一个长于内宅的闺阁少女,怎么会有这等夺人的气势?

    季同心神巨震之下,一时看得呆住了,竟愣愣地和顾莞宁对视了片刻。

    顾莞宁略一挑眉,似笑非笑地问道:“季同,我刚才说的话,你可都记住了?”

    二小姐刚才说了什么?!

    季同头脑空白了一瞬,迅疾反应过来,一张俊脸陡然红了,耳后也火辣辣的。忙低头请罪:“奴才一时忘形,冒犯了小姐。还请小姐责罚!”

    “多看一眼也算冒犯的话,这府中上下不知有多少人冒犯过我了。”

    顾莞宁倒是不以为意,甚至开起了玩笑:“以后你要替我跑腿办差事,见面的机会少不了。你不必如此拘谨。”

    季同定定神,应道:“小姐宽宏大度,是奴才的福气。奴才一定尽心尽力为小姐做事。小姐吩咐的差事,奴才绝不会告诉任何人。就是三老爷问起,奴才也绝不透露一星半点。”

    顾莞宁满意地嗯了一声。

    他话语不多,却句句有力。

    果然还是那个值得信任依赖的季同!

    顾莞宁淡淡说道:“从今日开始,两百亲兵都归你统领指挥。我身在内院,不便和他们多接触,有事只交代给你,由你指挥分派他们做事。我会吩咐下去,以后你有事禀报,直接进依柳院,让丫鬟们通传一声就是了。”

    可以进出内院。这既是对他的信任,也是主子赏给他的体面和殊荣。

    侯府里,有此等待遇的下人,无一不是主子们的心腹亲信。譬如定北侯府的管家顾松,定北侯府亲兵统领顾柏,还有顾海身边的长随李山。

    季同没料到自己也会有这样的殊荣,不由得受宠若惊,忙应道:“小姐这般信任奴才,奴才心中感激不尽。奴才只怕自己做事不力,辜负了小姐的期望。”

    顾莞宁抿唇微笑,声音也温和了几分:“我既是特意挑了你,自是信得过你。”

    语气中的信任,绝非作伪。

    季同动容之余,心里也暗暗生出了疑惑。

    二小姐往日和他从无接触,对他并不了解。怎么会挑中了他,还对他如此信任?

    “你是不是在奇怪,侯府里这么多侍卫,我为何独独挑中了你,还对你这般器重信任?”顾莞宁的声音悠然响起。

    季同被说中了心思,俊脸掠过一抹尴尬,很快又镇定下来:“是,奴才心中却是有些诧异。”

    顾莞宁自然不会说实话,将应付三叔顾海的借口又搬了出来:“我随着陈夫子习武,陈夫子曾在我面前夸赞过你。所以我才挑中了你。”

    原来如此!

    在亲娘的眼里,自己的儿子当然是天底下最优秀最出众的。

    二小姐一定是听得多了,所以对他有些印象。这才指名道姓点了他到身边差使。

    季同顿时释然“说来,奴才也是不孝。少时忙着习武,十四岁以后又常外出当差,我娘想见我一面都不容易。也怪不得她在人前总会念叨奴才。”

    顾莞宁默然片刻,徐徐说道:“你以后好好当差做事,过上几年,娶个媳妇生几个孩子,就是对陈夫子最大的孝顺了。”

    当年季同尚未娶妻生子便早早离世。陈夫子纵然有着一品诰命,每日锦衣玉食,依然心中阴郁难解极少展颜。

    这一生,她一定会让陈夫子季同母子安享荣华。也算是弥补了前世的遗憾。

    季同到底还是十八岁的少年,听到娶妻生子,顿时红了红脸。

    顾莞宁看着他忸怩局促的样子,不由得暗暗好笑。也不再出言打趣,很快说起了正题:“我要吩咐你做的事,你现在听好了。”

    季同束手敛容,仔细聆听。

    “首先,我要你派人盯着沈五舅爷。”

    顾莞宁淡淡说道:“他每天做了什么,有谁去见过他,和他说了什么话,所有能打探到的消息,一点不漏地送到我面前。”

    季同毫不犹豫地领命:“是,奴才知道了。”

    身为侍卫,听从主子的命令行事是天职。

    主子为何要这么做,就不是他应该探问关心的了。

    顾莞宁对他的表现很满意,继续说道:“派些人到西京去,暗中盯着沈老太爷和两位舅爷。还有二房的舅爷那里,也都让人盯着。”

    沈老太爷,是沈家的族长,沈氏的父亲,也是她的外祖父。

    沈老太爷除了沈氏这个女儿,还有两个儿子。

    二房和长房关系素来密切,二房的几位堂舅爷,当年曾随着沈老太爷一起找回了沈氏和沈谦。都是知道沈氏和沈谦当年那段私~情的。

    顾家的亲兵都曾接受过盯梢打探消息的训练,季同也常执行这样的任务,闻言立刻点头应道:“奴才领命。”

    接下来的命令,一个比一个更令人惊愕。

    “让人盯着齐王府的一举一动,留意齐王世子和什么人接触来往。有任何异动,都要立刻向我回禀。”

    “还有,派些人到齐王藩地去,暗中调查齐王在藩地里的举动,暗中豢养了多少私兵,和哪些朝臣有来往。尤其是和武将之间的来往,更要留心。”

    “太子府那边,也让人暗中盯着。”

    ……

    留意沈五舅爷和沈家人的动静,还说得过去。

    盯着齐王和齐王世子又是何意?

    最令人诧异的,还是最后一个吩咐。

    齐王父子是顾家姻亲,太子府和定北侯府却没太多来往。二小姐为什么忽然关心起太子府来了?

    一个接一个的疑问,在季同脑海中倏忽闪过。

    不过,他面上却没流露出多少惊讶,一一应下了。

    顾莞宁见季同沉稳如常,心中颇为满意:“暂时就这些了。日后若有别的差遣,我自会吩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