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凤回巢 > 凤回巢最新章节 > 第三十八章 季同(二)

凤回巢 第三十八章 季同(二)



    玲珑身段娇小,相貌俏丽,一双眼睛妩媚灵动。

    被她这么笑吟吟地看着,李山耳后微微一热,很快又镇定下来,冲玲珑笑了一笑:“有劳玲珑妹妹了。”

    李山的父亲也是顾家家将,和玲珑的父亲顾柏是莫逆之交。

    后来,李山父亲在边关战死,李山亲娘伤心过度,很快病重去世。那个时候,李山还是个六岁的孩童。

    顾家战死边关的亲兵着实不少,留下的孤儿寡母自有顾家照顾。李山在亲兵营里生活了一段时日。

    虽说衣食无忧,可一个六岁的孩童,没了亲爹亲娘,孤零零的一个人住在屋子里,到底有几分可怜。

    顾柏看在眼里,于心不忍,向主子请示了之后,便将李山接到了自己家中。

    当年,玲珑还是个两岁孩童,走路尚且不稳。见家中多了一个哥哥,倒是颇为高兴,整日跟在李山身后,一口一个“李大哥”。

    李山对活泼聪慧的玲珑也颇为喜爱,两人一起长大,感情深厚。

    不过,两人毕竟不是亲兄妹,随着年龄渐长,平日相处也渐渐谨慎了起来。免得过于亲近,惹来府中下人们的闲言碎语。

    尤其是李山,他自觉年长几岁,更应该照顾好玲珑的声誉清名,也格外地注意保持距离。

    如今,李山是顾海身边的长随,玲珑则是顾莞宁身边的丫鬟。两人见面的机会倒也不少,时常见面说话,自是比旁人亲密的多。

    玲珑送李山出了依柳院,李山让玲珑回去,玲珑不肯,执意又送了一段。

    李山又是好笑又是无奈:“我又不是不识路的孩童,还要你护送不成?”

    玲珑俏皮地笑道:“我们两个也有些日子没见了。难得有机会见面,我想和你多待一会儿多说几句话。这也不行吗?”

    李山心头一热,脸上掠过一抹暗红,很快又恢复如常:“行了,你就别拿我打趣了。快些回去吧!出来的太久了,怕是二小姐会不高兴。”

    玲珑不以为意地笑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二小姐对我们几个最是宽厚,怎么会为了这一点点小事生气。”

    李山正色道:“主子宽厚是做奴才的福气。不过,绝不能因此恃宠生娇。”

    玲珑扮了个鬼脸:“是是是,知道了。每次见面你都这么啰啰嗦嗦的,都快赶上我爹了。我这就回去总行了吧!”

    说完,笑嘻嘻地冲李山挥挥手,然后转身离开。

    脚步轻快,背影窈窕。

    李山在原地站了片刻,直到玲珑走远了,才转身回去复命。

    ……

    依柳院里。

    顾莞宁微微笑道:“季同,你起来说话吧!”

    季同恭敬地领命:“奴才遵命。”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

    李山个头极高,季同也不遑多让。常年练武,使得他身材修长结实。青色武服十分合身,愈发显得胸膛宽阔,四肢修长有力。

    那张俊朗的脸孔,此时沉着冷静,一双锐目炯炯有神。

    原来,他竟是这么一个优秀出色的男子。

    当年他在她身边半年之久,她还从没有如此仔细打量过他。

    季同察觉到顾莞宁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的身上,身体不由得微微僵硬。

    他自幼在亲兵营里长大,三年前才开始当差。顾柏有意锻炼他,经常派他外出,执行一些不宜见光更不宜让人知晓的秘密任务。

    也因此,他在侯府里的时间并不多。

    二小姐他当然是见过的。不过,也只远远地见过几回罢了。像这般近距离地说话,还是第一回……

    “你今年多大了?”

    二小姐的声音淡然悦耳,不算亲切,透着一股常年居于高位的上位者才有的威严。

    季同收敛心神,答道:“奴才今年十八岁。”

    “你几岁开始习武?擅长什么兵器?”

    “奴才四岁就开始习武,刀枪棍棒什么兵器都会用,最擅长的是长枪。”

    她当然知道季同善用的是长枪。她曾经亲眼目睹,他将一杆长枪挥舞得猎猎生风寒光闪闪,以一挡十,勇不可当。

    顾莞宁眼中闪过一丝追忆,口中无声地轻叹。

    和故人重逢,是世上最令人高兴的事。

    只可惜,所有的往昔回忆都在她一个人的脑海里。对此时的季同来说,她只是被长辈娇惯宠爱的侯府二小姐。

    罢了!往事多想无益。

    不管怎么说,季同又重新到了她身边。

    顾莞宁注视着季同,随口问道:“我近来随陈夫子学射箭练武,此事你知道吗?”

    季同恭敬地应道:“我这两个月一直在外当差,刚一回府,就被李大哥领着来见二小姐,还没见过我娘。”

    事实上,当他接到顾海的命令时,心里十分诧异。

    二小姐整日住在内宅后院,平日极少出门。侯府守卫森严,等闲宵小之辈绝不敢靠近侯府半步。退一步说,就算是出了什么事,也有三老爷顶着,总轮不到她这么一个闺阁少女来操心。

    那么,她坚持将他“借”过来,到底是要做什么?

    “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何要向三叔张口要你到身边?”顾莞宁的声音悠然响起。

    仿佛窥破了他的心思。

    季同心里一凛,却没有否认:“是,请小姐赎奴才斗胆一问,不知小姐要奴才做些什么?”

    顾莞宁微微一笑:“你就是不问,我也是要说的。”

    “不知三叔告诉你没有,我不止要了你过来,还向他‘借用了’两百亲兵?”

    季同点点头:“三老爷已经告诉奴才了。”

    这也是让季同百思不得其解之处。

    顾莞宁要这么多亲兵有何用?而且,要的还是私兵中的精锐!

    三老爷对二小姐也真是信任有加。二小姐一张口,三老爷竟然都应允了。

    顾莞宁目光微闪,声音沉凝:“季同,今日我对你说的话,只有你知我知,绝不容第三个人知晓。哪怕是三叔问起,你也不能透露半个字。”

    季同又是一愣,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

    正迎上顾莞宁明**人的眼眸。

    他也第一次看清了二小姐的脸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