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凤回巢 > 凤回巢最新章节 > 第三十二章 “慈母”

凤回巢 第三十二章 “慈母”



    短短一段路,母女俱都无言,气氛沉默。

    到了依柳院,沈氏不但没走,反而坚持送顾莞宁进了闺房。又吩咐丫鬟们都退下。显然是有话要和她说。

    顾莞宁不动声色地冷眼旁观。

    待屋子里只剩下她们母女两人了,沈氏关切地张口问道:“莞宁,你是不是和世子闹别扭了?今日怎么不肯理睬世子,还当面让世子难堪?”

    原来是为了齐王世子!

    此时的沈青岚,刚对齐王世子生出恋慕,还没敢动别的心思。沈氏也是到了后来,才决意替沈青岚筹谋嫁给齐王世子。

    现在沈氏这般关心她和齐王世子之间的事,倒不是全装出来的。

    定北侯府再显赫,也及不上齐王府。她若是嫁给齐王世子,顾家和齐王府亲上加亲关系会更密切。

    将来顾谨言承袭爵位接掌了定北侯府,也会多些助力。

    沈氏为了这一双儿女,真是费尽心思。

    “母亲此话从何说起。”顾莞宁不冷不热地应道:“齐王世子身份尊贵,我和他虽是表兄妹,也不该逾越礼数。何来闹别扭一说。”

    “这等话私下里说说也就罢了,在人前还是少说的好。免得被人耻笑我们定北侯府行事轻狂。”

    沈氏:“……”

    这个丫头!

    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往日和齐王世子有说有笑从不拘泥,现在倒是撇清的一干二净。

    沈氏按捺着不快,挤出笑容道:“现在就我们母女两个,还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

    顿了顿,语气又柔和了起来:“莞宁,我知道你心里对我有怨气。我这个做母亲的,平日待你确实不够细心周全,也怪不得你和我疏远。可你也得体谅我。”

    “你父亲早早去世,如今爵位已经落到了长房。这管家的事务,万万不能再被长房抢走。我一个人要打理府中琐事,又要照顾阿言的衣食起居,委实忙碌。你如今已经十三岁,长大成人了。又聪慧能干,将自己照顾得妥帖。我对你素来是放心的,这才稍稍疏忽了一些。”

    “可这绝不代表我不在意你。”

    “你是我肚子里掉下的一块肉,是我怀胎十月辛苦生下的女儿。我是你亲娘,岂会不疼你?”

    沈氏一边说着,一边拉起顾莞宁的手。

    脸上的表情要多慈爱有多慈爱。

    ……顾莞宁非但没敢动,反而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真难为沈氏装出慈母的样子来哄她!

    沈氏当年和沈谦私逃,生下女儿后被沈家人找了回去。沈家人以沈谦父女性命相挟,逼着沈氏嫁到定北侯府。

    沈氏心存怨怼,对顾湛也充满了怨恨。即使顾湛一心一意待沈氏,沈氏依然恨顾湛。这份恨意,甚至延续到了她这个女儿身上。

    沈氏对她,根本没有身为母亲应有的怜爱疼惜。

    此时沈氏说的再动听悦耳,也无法打动知悉一切的她了。

    顾莞宁丝毫没有配合沈氏唱一出“母女情深”大戏的意思,神色淡然地抽回手:“母亲特意到我屋子里来,就是为了说这些吗?”

    “母亲对我的‘心意’,我都明白。母亲不必再强调了。”

    沈氏打定主意要放下身段哄一哄这个骄纵任性又难缠的女儿,闻言难得的没有恼怒,反而笑了起来:“母女连心,你懂我的心意就好。”

    “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为了你好。你动辄在人前和我怄气,一来让长房三房看了热闹,二来也伤了我们的母女情分。以后可别总这么和我闹脾气了。”

    谁说沈氏不会哄人?

    这番温柔小意的话,换了以前那个天真的自己,早就感动得热泪盈眶了。

    顾莞宁索性不吭声,冷眼看着沈氏唱念俱佳地做戏。

    “你和齐王世子青梅竹马,情意远胜旁人。论家世,你是我们侯府唯一的嫡女,论容貌才情,整个京城也找不出比你更优秀出众的。做世子妃绰绰有余。”

    “不瞒你说,去年齐王妃让人送了信来,在信中透露出了想和我们侯府结亲的意思。你祖母对这门亲事也是乐见其成。”

    “以前你还小,这件事我在你面前从未说过。现在说破了也无妨。不过,你自己心中有数就好。在华姐儿她们面前,可千万别说漏了嘴。免得惹来闲言碎语。”

    沈氏一脸殷切地叮嘱。

    顾莞宁扯了扯唇角,神色冷淡:“母亲每日这么忙碌,还要为我操心,女儿实在不孝。”

    话语中透着一丝讥讽。

    沈氏笑容顿时有些僵硬,怒火在胸膛里蠢蠢欲动。

    顾莞宁瞄了沈氏一眼,闲闲问道:“母亲是不是还有要紧的话没说?”

    沈氏将胸口的闷气按捺下去,继续和颜悦色地笑道:“我们母女两个闲话,有什么要紧不要紧的。”

    “说起来,我确实还有件小事要叮嘱你。”

    “再过几日是傅老夫人的八十寿宴。到时候去赴宴的,俱都是京城显贵。你岚表姐初来乍到,对什么都陌生的很。你这个做表妹的,可得多多照顾她才是。”

    果然还是为了沈青岚!

    也只有为了顾谨言和沈青岚,沈氏才会耐着性子在她面前扮演一回慈母了。

    顾莞宁纵然对沈氏没有半点期待,闻言还是自嘲地笑了笑。

    不知是嘲笑沈氏的偏心,还是嘲笑自己心底不该有的奢望。

    沈氏见顾莞宁笑了,觉得她听进了自己的话,心中一喜,神色愈发温柔:“岚儿是我娘家侄女,我在人前总得装装样子,对她好一些。也免得那些捧高踩低的下人们小瞧了岚儿。”

    “你是我的女儿,我最疼的自然还是你。”

    “你以后也对岚儿好一些。算是我这个做母亲的求你了,好不好?”

    明亮的烛火下,沈氏神色慈爱,目光温柔。

    顾莞宁却只觉得满心疲惫荒凉。

    眼前这个女子,是她的亲生母亲。她的身上,流淌着她的血液。她们本该是世上最亲近最亲密的人。

    可现在,她们两个却戴着虚伪的面具,装模作样彼此敷衍。

    这是何等的荒唐可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