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凤回巢 > 凤回巢最新章节 > 第二十九章 冷漠(一)

凤回巢 第二十九章 冷漠(一)



    她十六岁嫁给太孙,两年后生下儿子。儿子还不到周岁,太子便意外身亡,元佑帝也因为伤心过度一病不起。

    元佑帝一心要将皇位传给最疼爱的长孙。不料,齐王父子兴兵作乱,逼宫夺位。太孙被身边的内应所伤,后来死于齐王世子箭下。再后来,她领着两岁的儿子仓皇逃亡。

    她和太孙夫妻四年,便天人永隔。

    她在四十三岁时病重离世,算起来,和太孙生离死别足足二十三年。

    时隔多年,这个短命的丈夫在她的记忆力早已成了模糊的剪影。她甚至已经记不起他长的是何模样了……

    “莞宁表妹,”一个娇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见过那位太孙殿下么?”

    是沈青岚。

    总是这副娇弱可怜楚楚动人的模样。就连说话,也不放开音量,仿佛总受别人的欺辱一般。

    当年,萧睿就是被沈青岚这副模样迷住了心窍吧!

    相较之下,骄傲倔强又执拗的她,连示弱撒娇也不会,自然也就没了让人怜爱的资格。

    顾莞宁淡淡地看了沈青岚一眼,漫不经心地应了句:“你以为太孙殿下是什么人都能见到的吗?”

    沈青岚被噎得哑口无言。心里暗暗恼羞不已。

    她每次好声好气地说话,顾莞宁都毫不领情地讥讽回来。真不知道顾莞宁为何这般针对她!

    更可恨的是,她根本没有和顾莞宁较劲争锋的底气。被那双冷漠凌厉的眼眸一看,她连张口还击的勇气都没有。

    ……

    众人闲话了太孙几句,又将话题扯到了傅老夫人的寿宴上。

    “傅老夫人的八十寿宴,一定给齐王府下了请帖吧!”太夫人笑着问道:“到时候,世子打算亲自去赴宴,还是让人送礼登门道贺?”

    齐王世子应道:“傅老夫人是一品诰命,又是八十高寿。这样的喜事,我自是要亲自登门道贺。”

    顿了顿,终于忍不住看向顾莞宁:“到时候,宁表妹也会随外祖母一起去赴宴吧!”

    顾莞宁抬眸,和齐王世子对视了片刻。

    那双冷静又平静的眼眸,犹如深不见底的潭水,让人无法琢磨。

    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来了!

    齐王世子按捺住心里的异样,颇有耐心地重复了一遍:“宁表妹,到时候你会去傅家吗?”

    顾莞宁终于张了口:“是。”

    短短一个字,再无下文。

    齐王世子碰了个软钉子,面上不显,心里却有些微恼怒不快。

    他和顾莞宁虽然情意深厚,可他毕竟出身高贵,是堂堂皇孙,也是齐王世子。这样的身份,只有他撂脸色给别人看的份,何曾受过这等冷落?

    众人此时也察觉出不对劲了。

    往日齐王世子登门做客,顾莞宁总是喜形于色,说话也比平时多的多。今天她一直没吭声也就罢了。难得齐王世子放低身段主动搭话,她竟然是这等反应!

    顾莞宁这是怎么了?

    “莞宁,”沈氏有些不悦地瞪了顾莞宁一眼:“世子和你说话,你怎么是这般态度。快些向世子道歉。”

    顾莞宁面无表情地应道:“女儿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更不知该为什么道歉。”

    沈氏:“……”

    众人:“……”

    沈氏心浮气躁,正要出言斥责。

    齐王世子抢先一步张了口:“二舅母请息怒。宁表妹今日大概是心情不佳,不太想说话罢了。对我并没什么不敬之处,道歉实在无从说起。”

    齐王世子都这么说了,沈氏也不好再说什么,有些悻悻地住了嘴,心里暗暗哼了一声。顾莞宁骄纵任性的坏脾气,就是被这么捧出来的。

    更可气的是,顾莞宁根本就没领齐王世子的情。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便移开了目光。摆明了一副不想搭理他的冷漠模样。

    齐王世子也有他的骄傲,这般示好被顾莞宁扔了回来,也不再张口了。

    众人一时无人说话,冷了场。

    太夫人咳嗽一声,打起了圆场:“不止是宁姐儿,到时候华姐儿她们也会一并跟着去赴宴。可惜男客和女眷不在一处,当日老身怕是没机会见到世子了。”

    齐王世子定定神笑道:“当然有机会。到时候我会随行表弟他们一起去见外祖母。”

    太夫人满心欢喜,看着齐王世子的目光愈发慈爱。

    她只生了一子一女。

    顾湛战死沙场,只留下顾莞宁顾谨言姐弟。她对这一双孙子孙女自是疼爱非常。齐王世子是长女顾渝的嫡长子,是她嫡亲的外孙。她岂有不疼爱的道理?

    只可惜,齐王世子平日住在皇宫里,课业繁重,出宫的机会并不多。她这个外祖母,想见一见自己的外孙着实不易。

    “天色也不早了,世子留下吃了晚饭再回吧!”太夫人和颜悦色地说道。

    齐王世子略一犹豫,便应下了。

    ……

    太夫人特意打发人去兵部送了口信。

    顾谨行几个都还小,由顾海出面招呼齐王世子更合适。

    顾海很快赶了回来。

    太夫人早已吩咐厨房备下两桌菜肴。男子一席,女眷们坐一席。中间用一道山水屏风隔开。既避了男女之嫌,又在同一个饭厅里显得随意热闹。

    太夫人坐了上首,三个儿媳依次坐在太夫人身侧。再然后,就是五位侯府小姐和三位表小姐。

    太夫人今日心情显然颇佳,笑着吩咐紫嫣:“去厨房拿一壶果酒来,今儿个我也喝上一两杯。”

    紫嫣笑着应了一声,退了下去。过了片刻,便捧了一壶果酒上来。

    这果酒度数极低,入口绵软带甜,最适合女子饮用。

    太夫人领头喝酒,儿媳孙女们也都跟着凑起了热闹。

    “只这一壶,哪里够喝。”吴氏笑着凑趣:“烦请紫嫣再跑一趟,再拿两壶果酒来。”

    “大嫂说的是。”方氏立刻笑着附和:“难得今日世子来府里,还留了饭。大家伙儿都高兴,自是要好好喝上几杯。”

    沈氏虽看不惯吴氏方氏讨好太夫人的行径,在这种时候也不能扫了兴致,也含笑说道:“儿媳也想讨几杯酒喝。”

    儿媳们有意哄自己高兴,太夫人颇为快慰,笑着说道:“好好好,今日大家都放开了喝一回。想喝多少都无妨。”

    顾莞琪大着胆子张口:“祖母,我们也能尝一尝果酒吗?”

    方氏嗔怪地瞪了过来:“就你最淘气胡闹。你们还是没出阁的姑娘家,怎么能喝酒?”

    “老三媳妇,你也别数落琪姐儿了。”太夫人笑道:“这果酒度数低,不醉人。让她们尝一些好了。”

    太夫人一发话,方氏也不再反对。

    顾莞琪大喜过望,冲顾莞宁等人得意地眨眨眼。

    顾莞宁哑然失笑,因齐王世子出现而沉郁的心情,也稍稍缓和了几分。

    定北侯府传承百余年,人丁虽不兴旺,家底却丰厚得令人咋舌。衣食住行样样低调而讲究。这果酒是挑选十余种水果经过多道工序精心酿制而成。配方是侯府酿酒的管事研究出来的,外面的酒楼出了数千两银子想买配方,也没能如愿。

    琳琅为顾莞宁斟酒。

    然后,就见顾莞宁面不改色地喝了一杯又一杯。

    琳琅暗暗惊讶。

    小姐以前也喝过酒,不过,酒量颇为浅薄。今天晚上连续喝了十几杯,竟是半点事都没有。

    喝得越多,顾莞宁的目光越明亮。

    红晕悄然染上脸颊,犹如桃花般明媚娇艳。

    齐王世子不知何时站在了屏风边,默默地凝望着顾莞宁,目光温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