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凤回巢 > 凤回巢最新章节 > 第二十三章 挑唆

凤回巢 第二十三章 挑唆



    “罢了!我暂且就将季同借给你用上一阵子。”

    顾海叹口气,狠狠心应下了:“不过,季同前两日被派出去办差,得过上几日才回京城。到时候,我会亲自吩咐他一声。”

    终于说服三叔了。

    顾莞宁眼中漾起笑意:“多谢三叔。”

    顾海忍不住问道:“莞宁,你要的人我已经答应给你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非点名要季同不可?”

    季同在年轻一辈的亲兵中,确实是佼佼者。可他大多在外奔走,极少待在府里。顾莞宁怎么会这般看重他?

    顾莞宁面不改色地答道:“季同的亲娘是教导武艺骑射的陈夫子。我近来随着陈夫子练箭习武,曾听陈夫子提起过他。”

    原来如此!

    顾海果然被这个合情合理的理由敷衍了过去,不再追问。

    “三叔,我和你今日说的事,还请你守密,不要告诉任何人。”顾莞宁郑重地低声请求:“就算是我母亲,你也不能透露半个字。”

    顾海不假思索地应了:“好,我答应你。”

    又语重心长地叮嘱道:“莞宁,你自小就聪慧过人,极有主见。你忽然要这么多私兵,我相信你一定有你的原因。我会为你保密。不过,你也要切记,不能任性妄为,更不能暴露顾家有私兵的事。”

    暗中养私兵,是武将和勋贵皇亲们心照不宣的秘密。就连朝中那些文臣清流们,也免不了要养些高手看家护院。免得为宵小所乘。

    元佑帝未必没有耳闻,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深究罢了。

    这层透明的窗户纸,绝不能轻易捅破。

    顾莞宁当然知道轻重,立刻正色应道:“三叔放心,我绝不会向任何人泄露半个字。”

    顾海点点头,随口问道:“你办妥了想办的事,就将人还给我。”

    顾莞宁失笑不已:“三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了?人还没到我手里,就惦记着要我还回去。”

    顾海无奈地摊摊手:“被你这么一说,我倒真的成小气之人了。罢了罢了,我收回刚才的话。什么时候乐意将人还回来,全凭顾二小姐心情如何?”

    “这还差不多。”顾莞宁安之若素地领受了顾海的好意。

    顾海哭笑不得,拿赖皮的侄女没办法:“好了,你求的事我都应下了。现在快些出去吧!琪儿现在肯定在外面等你呢!”

    ……

    顾莞宁推开门,果然见顾莞琪一脸好奇地等在门外,不由得扬起唇角笑了一笑。

    知女莫若父。

    此话果然半点不假。

    几个堂姐妹中,就数顾莞琪性子最活泼,好奇心也最重。之前已经被方氏拉走了,不知什么时候又跑过来了。

    顾莞琪百无聊赖地等了许久,总算等到顾莞宁出来了,立刻兴冲冲地凑过来问道:“二姐,你和父亲在书房待了这么久,到底是有什么事?”

    顾莞宁随口笑道:“也没什么要紧事。就是有些日子没见三叔了,和他闲聊了几句。”

    顾莞琪抗议地翻了个白眼:“二姐,你这么敷衍我不太好吧!如果只是闲聊,当着大家的面说话就行了,何必要特意到书房去,还不让我跟着?”

    顾莞宁瞄了顾莞琪的身后一眼,忽地笑道:“就你疑神疑鬼的,幸好五妹不像你。”

    顾莞琪撇撇嘴:“我又不是五妹那个小傻蛋,别人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四姐!”

    顾莞月不知何时冒了出来,一脸委屈:“月儿很聪明,不是小傻蛋。”

    顾莞琪:“……”

    五妹怎么忽然冒出来了?!

    可恶的二姐,不但不提醒她一声,还故意捉弄她。

    顾莞月眼泪汪汪地抬起头,重复道:“月儿不是小傻蛋。”

    “月儿又聪明又可爱,怎么会是小傻蛋。”顾莞宁弯下腰,亲昵地捏了捏顾莞月白嫩圆润的小脸,一边哄道:“四妹这么说你,是因为她嫉妒你比她讨人喜欢。二姐最喜欢月儿了。”

    顾莞月虚岁五岁,生辰又在腊月,算起来还是个三岁多的幼童,心性单纯又天真。闻言顿时高兴起来:“月儿也最喜欢二姐。”

    又冲顾莞琪噘嘴:“四姐说月儿的坏话,以后月儿再也不和四姐好了。”

    顾莞宁冲顾莞琪眨眨眼,笑吟吟地附和:“就是,我们都不理她。”

    被晾在一旁的顾莞琪欲哭无泪。

    可恶的二姐,真是太狡猾了!

    顾莞宁对一脸哀怨的顾莞琪视而不见,笑着继续说道:“月儿,绣庄的掌柜要送衣料过来,二姐带你过去,挑些好看的衣料做两身新衣裙。”

    顾莞月连连点头。

    顾莞宁拉着顾莞月的手,慢悠悠地向前走。

    顾莞琪总算反应过来了,忙追了上去:“二姐,五妹,等一等我。”

    ……

    一路说,顾莞琪陪着笑脸,不知说了多少好话,总算是将顾莞月哄好了。姐妹两个手拉着手,和好如初。

    顾莞琪也自然地将刚才追问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太夫人习惯了午睡,此时尚未起身。吴氏已经领着顾莞华顾莞敏到了正和堂。过了片刻,方氏也来了。

    “宁姐儿,你母亲怎么还没来?”吴氏笑着问道:“还有岚姐儿,今天可是特意为她挑衣料首饰,我们都是来沾光的。现在倒好,正主儿没到,我们倒是一个个都来了。”

    顾莞宁淡淡一笑:“我今日中午是在三叔那儿吃的午饭。母亲和沈表姐什么时候来,我也不清楚。”

    吴氏眼珠转了转,一脸关切地说道:“你们母女两个,往日就稍显冷淡了些。如今这沈家表姑娘一来,倒是闹的你们母女更疏远了。”

    “你呀,也是个倔脾气。为了一点小事,就和你母亲顶撞,闹的彼此都不高兴。这又是何苦。岂不是便宜了外人?”

    “待会儿你母亲来了,你主动低个头认个错,我再替你从中说情,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吴氏一脸假惺惺的关切,眼中却闪着一丝幸灾乐祸。

    这哪里是要说和,有意挑唆才是真的。

    巴不得二房母女闹得更凶才好。

    顾莞宁心里冷笑一声。

    她和沈氏沈青岚之间的恩怨纠葛,和别人无关。至少,还轮不到吴氏在这儿指手画脚看热闹。

    顾莞宁扯了扯唇角,不软不硬地应了回去:“多谢大伯母的一番美意。不过,还是不用了。我这个人,天生就是这副臭脾气。谁惹得我不高兴,我就加倍地让她不痛快。用不着别人替我求情说和。”

    “大伯母有这份闲心,倒不如向母亲学一学怎么管家理事……不过,学了其实也用不上。这府里的大小事情,都由母亲管着。大伯母不必操心,倒是得了清闲自在,让人羡慕不已呢!”

    吴氏:“……”

    这丫头,简直句句都戳人心窝!

    吴氏气得牙痒,有心还击。

    还没等她张口,顾莞宁又歉然地看了过来:“大伯母,我这么说,绝没有取笑奚落你的意思。父亲去世后,这爵位由大伯父袭了,大伯母也被朝廷封了诰命,也是正经的定北侯夫人。”

    “外面那些人说三道四乱嚼舌根,说什么大伯母是庶出长媳不讨祖母喜欢所以才没掌家之类的话,大伯母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吴氏:“……”

    大伯母快被你气吐血了你知道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