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凤回巢 > 凤回巢最新章节 > 第十八章 偏心(一)

凤回巢 第十八章 偏心(一)



    此时,沈青岚正在荣德堂里陪着沈氏说话。

    沈氏温柔地招呼沈青岚坐在自己身侧,亲昵地拉着沈青岚的手,细细地问道:“岚儿,你和你爹平日住在哪里?身边有哪些人伺候?衣食住行是不是很清苦?”

    那份怜爱和关切,在眼角眉梢毕露无疑。

    沈青岚自小到大,身边只有亲爹,从没有女性长辈陪伴。被沈氏这般温柔怜惜地询问着,几乎有些受宠若惊了,乖巧地一一作答。

    “我和爹住在一处僻静的小院子里。爹身边有一个小厮,我身边有一个丫鬟,叫绿儿。”

    “衣食住行确实简单些,不过,也算不得清苦。”

    沈氏看着沈青岚身上穿的细棉布衣裙,一阵心疼:“怎么不清苦。瞧瞧你身上穿的,连件像样的衣裙也没有。”

    在定北侯府,就是丫鬟身上穿的衣料也比沈青岚强一些。

    沈青岚有些羞愧地低下头:“让姑姑见笑了。”

    这已经是她穿过的最好的衣裙了。

    沈氏见沈青岚这副羞愧交加的可怜模样,心中满是酸楚。

    就是沈青岚不说,她也能猜到父女两个生活的窘迫。

    沈谦天资聪颖年少多才,却因为和她的私情被她父亲打断了右腿,这一生都被毁了。他领着孩子住在僻静的院子里,一切用度从哪儿来?单靠着族里的接济,生活能好到哪儿去?

    “岚儿,我之前不知道你的身材样貌,不便为你准备衣裙。”

    沈氏将心里的酸涩按捺下去,笑着说道:“如今你来了正好,我今日就打发人去叫绣庄的掌柜过来,替你做几身新衣。再给你添置些头面首饰。”

    “你正是鲜花一样的年纪,又生的好相貌,该好好打扮才是。”

    沈青岚既感激又有些不安,怯生生地说道:“姑姑别这么破费了,我已经给姑姑添了许多麻烦……”

    “这算什么麻烦。”

    沈氏笑着安抚:“你且安心住着,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就是了。我们侯府一年四季,每季都要给主子们各添置五身新衣两套首饰,若是要出府赴宴或是去要紧的场合,还会另外添置。”

    “你来之前,府里有两位表小姐,她们一应的月例用度都是比照府里的小姐。你当然也不例外。”

    沈氏这么说了,沈青岚才稍稍安了心,起身道了谢:“那岚儿就厚颜领受姑姑的美意了。”

    “好孩子!”沈氏轻轻拍了拍沈青岚的手背,目光温和慈爱:“以后在姑姑面前,不必拘束,更不必说这些客套话。”

    沈青岚点点头,眼眶有些湿润:“姑姑,你对我真好。”

    原来,爹说的都是真的。

    姑姑的性子真的温柔可亲,待她也是极好的。

    沈氏展颜一笑:“傻丫头,我是你姑姑,对你好是应该的。”顿了顿又道:“莞宁那个丫头自小被惯坏了,任性骄纵了些,说话也有些刻薄。不是刻意针对你,你别放在心上。”

    沈青岚谨记着沈谦的叮嘱,闻言立刻应道:“姑姑严重了。莞宁表妹不过是性子率直了些,哪里算得上任性骄纵刻薄。昨日是第一次见面,莞宁表妹和我还不熟悉,所以不甚热情。日后我一定好好和莞宁表妹相处。”

    沈氏欣慰地笑道:“你真是个善解人意又懂事的孩子。五哥将你教的真好!”

    一声嗤笑声,陡然响起。

    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了沈氏和沈青岚的耳中:

    “听母亲的意思,青岚表姐善解人意又懂事,我这个女儿,显然就是无理取闹不明事理的那一个了。”

    ……

    顾莞宁不知何时站在门口,嘴角扬起讥削的弧度。

    沈氏眉头一皱,没什么好气地说道:“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没丫鬟来通传禀报?”

    顾莞宁扯了扯唇角,笑了一笑:“我这个女儿,进自己母亲的屋子,还用得着丫鬟通传么?”

    ……沈氏被诘问得无言以对。

    原本轻松和睦的气氛,瞬间冷了下来。

    顾莞宁无视沈氏僵硬的神情,迈步走了进来。犹如闲庭散步,步履悠闲。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从容和逼人的贵气,散发出夺人的光华。

    令人自惭形秽,自愧不如。

    沈青岚怔怔地看着光华灼灼的少女,心中掠过一个模糊的念头。

    如果……她是姑姑的女儿,像顾莞宁一样出身高贵锦衣玉食在众人的娇宠中长大,也绝不会比眼前的少女逊色半分吧!

    顾莞宁目光一扫,看了过来。

    目光锐利,似乎洞悉了她心底一闪而逝的阴暗,

    沈青岚有些不自在,忙用热络的笑容掩饰心虚:“莞宁表妹,我和姑姑刚才正说起你呢!”

    “是啊!正说起你是如何的温柔懂事,而我,又是何等的骄纵任性说话刻薄。”

    顾莞宁神色淡淡地接过了话茬:“我也是到今日才知道,原来母亲对我这般不满。有青岚表姐在,日后母亲有人相陪,怕是更不乐意见到我了。”

    沈青岚:“……”

    沈青岚涨红了脸,站起身来,讪讪地解释:“莞宁表妹误会了。我绝没有要抢走姑姑的意思。我从西京远道而来,姑姑肯收留我,我心中已经十分感激了。断然不会生出任何不该有的心思。”

    说着抬起头,眼眸中流露出些许怯意和温软的恳求:“莞宁表妹,如果我有什么地方惹你不喜,我现在就向你陪个不是。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在那双楚楚可怜的目光下,就算是铁石心肠,也会化成绕指柔。

    当年,齐王世子萧睿就被这样的沈青岚迷去了心窍,浑然忘却了和她多年青梅竹马的情意……

    时隔多年,她对萧睿的痴恋早已烟消云散,对沈青岚的厌恶憎恨,却没有减少半分。

    顾莞宁冷冷地看着沈青岚,丝毫不掩饰眼底的厌恶:“你放心,我从来没将你放在心上。以后,你少在我面前出现就行了。”

    沈青岚的脸庞忽红忽白,眼中闪出水光。

    沈氏看着心疼不已,怒目瞪着顾莞宁:“莞宁,你太过分了!怎么能对岚儿这么说话。你现在立刻向岚儿道歉!”

    一个是莞宁,一个是亲昵的岚儿。

    只听称呼,就知道沈氏有多么疼惜这个远道而来的“侄女”。

    顾莞宁挑了挑眉:“我说的都是实话,为何要道歉?”

    “你!”沈氏气的脸都白了。

    她生性清冷自持,满腹诗书才华,从不肯口出恶言。即使生气,也说不出难听话来。

    沈青岚眼圈一红,泪水溢出了眼眶。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顾莞宁这般咄咄逼人地欺负她?

    “没有为什么。”顾莞宁淡淡说道:“我就是讨厌你。”

    顾莞宁怎么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沈青岚惊骇地抬头。泪珠还在眼眶里滚动,像一朵被风雨无情吹打的白莲花,弱不禁风,惹人怜惜。

    可惜,顾莞宁没有惜香怜玉的心情,扔下一句“我去给祖母请安”,便转身离开。

    她当然可以虚与委蛇。

    以她的城府演技,假装和沈青岚相处的亲热和睦不算难事。这样,既能稳住沈氏,又能迷惑沈青岚。

    不过,她没有一丝一毫委屈自己的打算。

    不管是前生还是今世,她都是骄傲的顾莞宁。

    喜欢一个人时,全心全意,毫无保留。

    憎恶一个人时,彻彻底底,绝不委屈求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