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凤回巢 > 凤回巢最新章节 > 第十六章 往事(一)

凤回巢 第十六章 往事(一)



    “宁姐儿,你今日是怎么回事?”

    正和堂里,太夫人握着顾莞宁的手,低声问道:“沈家父女今日刚到府里,怎么就惹你不高兴了?”

    顾莞宁不答反问:“祖母为什么这么问?或许不是他们惹我不高兴,是我心胸狭窄,容不得母亲对别人比对我好,所以才故意刁难他们。”

    太夫人笑了一笑:“我的宁姐儿可不是这等小气的人。你这么做,肯定有你的原因。”

    平淡寻常的两句话,却让顾莞宁鼻子一酸:“祖母,你对我真好。”

    这才是真正的亲人。

    毫不犹豫地信任她,永远站在她这一边。

    太夫人失笑,拍了拍顾莞宁的手背:“傻丫头,尽说些傻话。祖母就你这么一个嫡亲的孙女,不对你好,难道要对不相干的外人好不成?”

    是啊!论血缘关系,祖母只有她这么一个亲人。顾谨言根本就不是顾家的血脉!

    顾莞宁深呼吸口气,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祖母年龄大了,乍然将这么惊人的真相告诉她,只怕她经受不起这样的打击。更何况,此时她无凭无据。即使说了,祖母也未必肯信。

    “怎么了?”太夫人敏锐地察觉到顾莞宁的些许异样:“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和祖母说?”

    “祖母真是厉害,一眼就看出我有心事。”

    顾莞宁掩饰地笑道:“我就是想告诉祖母,我不喜欢沈青岚,若是母亲逼着我和她亲近,我肯定不依。以后少不得会因此和母亲发生争执。到时候,祖母可得护着我。否则,只怕母亲会迁怒于我……”

    “她敢!”太夫人挑眉轻哼一声:“有我在,谁都休想让你受半点闲气。”

    顾莞宁心里一暖,故意笑道:“祖母,你为什么不问问我,为何不喜欢沈青岚?”

    太夫人不以为意地应道:“区区一个表姑娘,不喜欢就不喜欢,还要什么理由。你不喜欢她,就让她安分地在归兰院里待着,少出来碍你的眼。这些话你不便说,以后我交代你母亲一声就行了。”

    被人这般放在心上疼爱,被人这般不问缘由地护短,真幸福。

    顾莞宁嗯了一声,跪在太夫人身前,将头靠在太夫人的膝盖上。

    太夫人爱怜地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丝,柔声道:“天色不早了,你也早些回去歇着吧!你这些日子随着陈夫子苦练武艺箭术,一定很辛苦很累。”

    “你喜欢做的事,祖母不会拦着你。”

    “不过,你也要保重身子,别让祖母整日为你操心。就当是给祖母尽孝心了。”

    顾莞宁乖乖应下了。

    ……

    隔日,沈谦就搬出了侯府。

    沈氏不宜出府,特意叮嘱心腹郑妈妈随着沈谦一起去安顿。

    沈氏为沈谦准备的住处,和定北侯府只隔了几条街道,步行只要小半个时辰。两进的院子确实不算大,一个人住却是绰绰有余。

    院子里种了几株梅花,书房里摆放着上好的笔墨纸砚。

    沈氏不但准备好了住处,还特意买了两个书童四个小厮。

    沈谦心下感动,对郑妈妈低声道:“请郑妈妈回去后,代我向九妹道谢。”

    郑妈妈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五舅爷说这话,可就太见外了。夫人知道五舅爷要带着表小姐到京城来,高兴得一连几晚都睡不着。老奴伺候夫人这么多年,已经很久都没见过夫人这般高兴了。”

    沈谦目中闪过复杂难掩的情绪,半晌才低声问道:“九妹她……素日里很少展颜吗?”

    郑妈妈目光一扫,示意所有伺候的下人都退下。

    待屋子里只剩下她和沈谦两个人了,郑妈妈才叹道:“五少爷,小姐心里惦记着你们父女,这么多年来,何曾真正开怀过?幸好老天保佑,你和小姐又能重逢相聚。小姐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

    听到熟悉的称呼,沈谦神情有一刹那的恍惚。

    旧日的记忆,瞬间涌上心头。

    ……

    她是长房嫡出的幼女,在族中排行第九。

    他是五房唯一的儿子,排行第五。

    只有寥寥几人知道,五房的夫妻当年生下的儿子夭折而亡,后来从人牙子手中买下了年幼的他。

    他顶替了原来的沈谦,成了沈家的五少爷。

    他自幼聪慧,在读书上极有天分,早早就中了童生,又考中了秀才。又因为相貌生的俊俏,在西京颇有名气。养父母待他也极好。

    那个时候的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他和她是堂兄妹,年龄相若,自小一起长大,爱好性情相投,感情十分亲厚。

    他喜欢读书擅长作画,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他相貌清俊斯文儒雅,她美丽动人气质优雅。两人站在一起,犹如一双金童玉女。总会惹来许多赞叹惊艳的目光。

    有人玩笑般地说过,可惜你们两个是堂兄妹,不然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年少的他听了这样的玩笑话,心中漾起阵阵涟漪。

    真可惜,他们是堂兄妹,绝不可能成为他人口中的“一对璧人”。

    他心中遗憾又怅然,抬起头看着她,却发现她那双美丽清澈的眼眸中也浮起了淡淡的忧伤。

    那一刻,他的心怦然而动。

    原来,她的心里,也是有他的。

    后来,他偶尔中得知了自己的真正身世,心中狂喜不已。他和她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他可以喜欢她,她也可以喜欢他!

    两颗年少懵懂的心,渐渐靠近,开出绚烂的花朵。在众人不知道的角落里,肆意盛开。

    残酷的现实,很快给了他和她重重一击。

    她哭着来找他,告诉他顾家登门来提亲了。

    定北侯府顾家,大秦朝声名鼎赫的将门侯府。顾湛身为顾家唯一的嫡子,十五岁时便承袭了定北侯的爵位。

    家世显赫也就罢了,顾湛偏偏还是个英俊过人的少年郎,武艺出众,年少便开始领兵打仗,立下了不少战功。不管从哪一方面来看,顾湛无疑都是极为出众的。

    这样一门好亲事,也怪不得她父母这般高兴,迫不及待地就应下了亲事。

    “五哥,我不想嫁给什么顾湛。我喜欢的人是你!我想和你在一起厮守终身。”少女投进他的怀中,一边落泪,一边诉说着绵绵情意。

    他激动的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坚定地说道:“九妹,我对你的心意,日月可鉴。你等我,我现在就去见大伯父大伯母,向他们求娶你。”

    她喜极而泣,沾满了泪珠的脸庞绽放出明媚动人的笑容。

    很快,他就知道自己是何等的天真可笑了。

    当他跪在她父母面前说清自己的心意和来意时,素来随和可亲的大伯父勃然大怒:“荒唐!可笑!你是沈家的儿郎,哪怕没有血缘关系,也依然是梅君的堂兄。你们两个怎么能有私情?”

    “更何况,梅君已经和顾侯爷定了亲事,婚期就在年底。你就别痴心妄想了,趁早打消这份心思。”

    养父母闻讯赶来,既惊又怒,怒斥了他的痴心妄想,不由分说地将他关了起来。

    她也被软禁在了闺阁里。

    一对有情的少年男女,被硬生生地分开。

    少年人最是冲动,她趁着半夜逃出家门。她的乳母悄悄来给他送信。

    她的爱热烈而决绝,他怎能辜负?为了她,就算是终生隐姓埋名远走他乡,他也心甘情愿。

    两人匆匆夜奔逃走,只带了两个包裹,身边只有她的乳母。

    他们逃到了一个小镇上,隐姓改名,以天地为媒拜了堂,做起了夫妻。少年情热,每天厮守痴缠,哪怕日子过的清苦,也是甜蜜幸福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