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凤回巢 > 凤回巢最新章节 > 第十一章 拉拢

凤回巢 第十一章 拉拢



    第二日早晨,玲珑悄然进了荣德堂。

    这个时辰,沈氏正领着一双儿女在正和堂里给太夫人请安。

    有头脸的大丫鬟都跟着去了正和堂,碧彤额上顶着一块明显的红肿淤青,不宜出去见人,憋憋屈屈地待在自己的屋子里。

    听到敲门声,碧彤忙去开了门。

    见了来人,碧彤微微一怔:“玲珑,怎么是你?”

    玲珑是顾莞宁的大丫鬟,平日常出入荣德堂,和碧彤也算熟络。闻言叹道:“我听闻你昨日挨了夫人的挂落,今日特意过来看你。”

    一边细细打量碧彤的额头,一边蹙眉道:“瞧瞧你这额头,伤得可不轻。怎么也不擦些药,要是留了印记,以后就别想在主子面前露面了。”

    碧彤苦笑一声:“我不过是个皮粗肉厚的丫鬟,哪里就这般娇贵了。”

    顿了顿又道:“夫人这几日心情不好,我正好借着养伤避一避。也免得无意中冲撞了夫人。”

    语气里不免流露出几分怨气。

    玲珑从荷包里取出药膏,塞到碧彤手里:“就算要避上几天,也得用些药膏。”

    装着药膏的是半透明的玉白色瓷瓶,晶莹通透,握在手中凉意沁人。

    碧彤也是识货之人,瓷瓶一入手,就知道不是凡品,忙笑着将瓷瓶还回来:“怎么好意思要你这么贵重的东西。”

    玲珑抿唇一笑,亲热地按着碧彤的手:“不瞒你说,这是小姐特意让我送来的。我若是这么拿回去,差事没办好,少不得要被小姐数落。好碧彤,你快点将药膏收好,就当是帮我这一回了!”

    这番话,听的碧彤受宠若惊,心里热乎乎的。

    真没想到,小姐竟这般细心,特意让玲珑送了药膏来。

    相较之下,夫人就显得太过冷漠寡情了。

    她自十岁起就进了荣德堂,在夫人身边伺候了六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夫人一发怒,照样拿她这个大丫鬟撒气,让她没脸。事后问都没问一声,更别说送什么药膏了。

    玲珑人如其名,心思最是敏锐剔透。

    见碧彤神色复杂,玲珑很快便猜到碧彤在想什么,面上却故作不知,口中劝慰道:“我们做奴婢的,生来就是伺候人的命。主子不高兴了,少不得拿我们这些丫鬟出气。你也不必太过介怀了。”

    碧彤自嘲地苦笑一声:“你说的是。在主子眼里,我们就和屋子里的物件摆设差不多。”

    有谁会在乎物件摆设的心情?

    “这倒也未必。”玲珑故作不经意地笑道:“小姐待身边的人可好的很。平日里温和随意,从不责罚。我们有个头疼脑热的,小姐会特意让人请大夫来瞧瞧。要是家中有事了,只要禀报一声告假,小姐从没有不准的。”

    “小姐还对我们几个说过,等过几年,会为我们挑一门合意的亲事,还会为我们准备丰厚的嫁妆。”

    碧彤眼中流露出艳羡之色。

    身为丫鬟,最大的奢求,就是遇上这样一个宽厚的主子。

    玲珑看着碧彤,若有所指地说道:“小姐从不亏待任何心向着她的人。只要肯为小姐出力做事,将来有什么事求到小姐面前,小姐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碧彤心里悄然一动,下意识地握紧了瓷瓶。

    玲珑特意来找她,不止是送一瓶药那么简单吧……话里话外透出的意思,实在值得琢磨……

    小姐和夫人,虽是嫡亲的母女,素日里却不亲近。这几天更是针锋相对,火药味十足。夫人在太夫人那里吃了挂落,还是因为小姐的缘故……

    夫人执掌着侯府中馈,她在夫人身边做着一等丫鬟,是天大的体面。本不该生出别的心思。

    可是,小姐是府里唯一的嫡女,身份矜贵。若是能暗中讨了小姐欢心,日后说不得就会有一份好前程。

    府里的亲娘老子兄妹,都能得到格外的照拂。

    小姐到底想让她怎么“出力做事”?

    玲珑深谙“欲速则不达”的道理,抛了个诱饵出来,不再多说。很快将话题扯了开去。

    碧彤隐隐有些失望,又暗暗松了口气。

    ……

    郑妈妈一番苦心劝慰,果然起了作用。

    接下来几日,沈氏对顾莞宁一意练武的事不再过问,一门心思地打点沈青岚父女的住处。

    琳琅随口说着听来的消息:“夫人挑的院子,离荣德堂颇近。原来的院名,夫人嫌太过俗气,改做了归兰院。”

    归兰院?

    顾莞宁心中默念两次,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唇角:“这倒是个好名字。”

    兰和岚同音,归兰院,寓意着青岚归来。

    沈氏对沈青岚果然格外上心。

    顾莞宁没有掩饰话语中的嘲讽。

    琳琅心里也有些忿忿不平,低声道:“不过是堂舅爷家里的姑娘,夫人也太上心了。听说不但改了院名,里面所有的家具摆设也都换过了一遭。夫人的库房快被搬了大半。”

    依柳院里的摆设优雅奢华,样样精致。大多是太夫人私库里的搬来的,夫人没怎么过问。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表姑娘,夫人倒是这般用心。

    两相比较,委实让人心中不痛快。

    顾莞宁倒是没放在心上,淡淡一笑:“这点小事,不值得生气。”

    “小姐,你也太大度了。”琳琅低声嘟哝:“这位沈姑娘还没来,已经惹得你和夫人起了口角闹了别扭,这都几日没说话了。要是真的来了,日后还不知要生多少口舌是非呢!”

    “想生是非,也得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顾莞宁目中冷芒一闪,声音里透出冷意。

    她是定北侯府的嫡出小姐,是顾家最矜贵的女儿,是京城最耀目的世家贵女。

    前世是她太过天真,被沈氏几句好听话和沈青岚的惺惺作态蒙骗住了,不知做了多少傻事……

    否则,区区一个西京来的沈家表姑娘,凭什么压着她的风头,踩着她往上爬?

    “小姐,”琉璃快速地走了进来禀报:“沈家五舅爷和表小姐,已经坐船到了码头。现在正坐了马车往侯府来。夫人命人来请小姐现在去荣德堂。”

    定北侯府的马车已经在码头上等了四天,今天总算是等到了沈青岚父女。

    顾莞宁随意地嗯了一声,却没动弹。

    琉璃略略一怔,看了琳琅一眼。

    小姐这是怎么了?

    夫人可是急着催她过去呢!

    琳琅不疾不徐地说道:“既是贵客要到了,小姐总得装扮收拾妥当了再过去。免得夫人觉得小姐怠慢了贵客。你去打盆热水来给小姐净面,再叫璎珞来为小姐梳妆。”

    琉璃也是个机灵的,闻言顿时反应过来,忙笑着附和:“是是是,贵客来了,小姐总得盛装相迎,方显得慎重。奴婢这就去叫璎珞过来。”

    ……

    沈氏也在对镜梳妆。

    大丫鬟碧环心灵手巧,为沈氏挽了个流云髻。因着沈氏喜素雅,发髻上只插了一支精巧的发钗,点点流苏垂至耳边。

    碧玉殷勤地捧来一袭新衣:“夫人,这是今年刚制的春裳。是上好的蜀锦制成的,色泽繁复不失优雅。夫人穿上这身新衣,也显得气色更好看些。”

    沈氏嗯了一声,由着碧玉伺候更衣。

    收拾妥当后,沈氏打量镜中的自己。

    柳眉淡扫,轻点朱唇。

    薄薄的脂粉,巧妙地遮掩了眼角细细的皱纹。

    梳妆更衣后,镜中的女子美丽优雅,容光焕发。

    时光待她格外优厚,十几年的光阴,只给了她成熟的风韵,并未让她苍老。

    沈氏眼中含笑,心情颇佳,赏了碧环碧玉各一个赤金手镯。两个丫鬟满心欢喜地谢了恩。待郑妈妈进来后,便识趣地各自退下了。

    “郑妈妈,我这样装扮如何?”沈氏像个十几岁的少女一般,明知道自己的美丽,依然心存忐忑,迫不及待地想从他人的口中得到肯定和赞许。

    郑妈妈笑着夸赞:“夫人这样穿戴,看着和没出阁的时候差不多。”

    沈氏抿唇一笑,眼中闪出异样的光芒。

    “说起来,老奴也有些年头没见五爷了。不知道五爷现在是何模样。”郑妈妈又笑着说道:“好在五爷和岚姑娘待会儿就到了。”

    沈氏心情愉悦,笑容也比平日深了许多:“等了这么多时日,总算是把他们父女盼来了。”

    正说着话,顾谨言便来了。

    沈氏笑吟吟地对顾谨言说道:“阿言,你五舅舅和青岚表姐就快到了。我们一起去门口迎一迎他们。”

    其实,应该先打发丫鬟婆子在门口等着。沈青岚父女到了,沈氏再出去相迎也不迟。这才是定北侯夫人应该有的做派。

    看着沈氏迫不及待的样子,郑妈妈默默地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顾谨言先是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姐姐还没来。母亲,我们等等她。”

    沈氏笑容一顿,皱了皱柳眉,轻哼一声:“我早就打发人去叫她了。偏她事多,到现在还没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