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凤回巢 > 凤回巢最新章节 > 第九章 交锋(二)

凤回巢 第九章 交锋(二)



    沈氏清冷自持,美丽优雅,极少在人前动怒发脾气。

    像此时这般怒喝,更是前所未有的失态!

    顾莞宁不但没慌乱请罪,反而讥讽地扯了扯唇角:“母亲这么说,我实在愧不敢当。我自问言行举止都无差错,对母亲也没有丝毫不敬之处。”

    “倒是母亲,只听闻我练箭一事,连问都没细问,就出言指责于我。还口口声声认定了我身边人在怂恿我。我若是半句都不辩解,只怕母亲现在就要拿下我身边的丫鬟还有陈夫子,一一问罪了吧!”

    和沈氏的暴怒正好相反,顾莞宁神色平静漠然,气势却半点不落下风,甚至犹有过之:“母亲就一点都不想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吗?”

    沈氏被噎得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面对那双冷漠中含着指责的眼眸,沈氏难得的有了一丝心虚。却强撑着不肯表露出来:“你身为侯府嫡女,要学的东西多的是。习武射箭是男子们的事,你一个闺阁少女,学了这些又有何用?”

    “母亲此言差矣。”

    顾莞宁目光一闪,淡淡说道:“我们顾家以武起家,世代戍守边关保家卫国。尚武的风气,是从先祖那一辈就传下来的,早就烙印在每一个顾家子女的血液里。也因此,顾家的女学开设了武艺骑射课。”

    “堂兄他们自小就要练武学习兵法,成家有了子嗣后,随时都会被派去边关上战场,以一己之力报效朝廷。战场上刀剑无眼,随时会流血牺牲,顾家的男子从来不会胆怯退缩。”

    “身为女儿身,我很遗憾没有这样的机会光耀门庭振兴顾家。”

    “我想习武练箭,一来是为了继承父亲遗志,不让任何人小觑了顾家的女儿。二来,是为了强身健体。哪怕日后长居内宅,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总是好事。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能更好地撑下去。”

    “白云苍狗世事无常。将来会发生什么事,谁也不清楚。我现在多花些时间精力练武,说不定有朝一日就会成为我保命的手段。”

    “敢问母亲,我的行为到底有何不妥?”

    顾莞宁挺直胸膛,身姿傲然。

    全身上下散发出凛然睥睨的气势!

    沈氏呼吸一窒,竟没了和顾莞宁对视对峙的勇气。

    ……

    “好!说得好!”太夫人听的热血澎湃,激动不已:“这才是我顾家的女儿!有傲气,有傲骨!你父亲九泉之下有知,也一定以你为傲。”

    提起死去的儿子顾湛,太夫人既骄傲又心酸,眼中闪过一丝水光。

    顾莞宁放柔了神情,看向太夫人:“祖母,我一直以自己是顾家女儿为傲。”

    “好孩子!”太夫人握着顾莞宁的手,语气里有一丝淡淡的遗憾:“你若身成男儿身该有多好。”

    顾家这一辈的孙子共有四个。

    长房的顾谨行举止端方性情严谨,却失之果决。

    顾谨知是长房庶出,沉默少言,存在感稀薄。

    三房的顾谨礼八岁,二房的嫡孙顾谨言只有七岁,年龄太小了,还都是一团孩子气。

    满眼看去,竟没一个能及得上当年的顾湛,就是比起顾淙顾海也多有不及。太夫人每每想及这些,心里总难免有些后继无人的怅然感慨。

    现在看来,顾家的儿郎们,竟不如一个十三岁的闺阁少女有风骨有傲气!

    顾莞宁挑了挑眉,傲然一笑:“我虽是女儿身,也不会弱于任何男子。”

    前世那个执掌朝政数年杀伐果决的顾太后,瞬间回来了。气势威压迅速弥散,让人不自觉地生出诚服敬畏。

    就连老于世故的太夫人,也被震慑了一下。眼底的笑意却越来越浓。

    是啊!

    顾家有儿郎征战沙场立下赫赫战功,顾家的女子要撑起内宅后院和各府来往打交道。定北侯府的荣耀,从来都不是只属于男子的。

    太夫人含笑看着顾莞宁,张口道:“宁姐儿,你想做什么只管放手去做。有祖母在,谁也阻挠不了你。”

    沈氏面色一变:“婆婆……”

    “你暂且退下,我有些话要单独和你母亲说。”太夫人冲顾莞宁温和地一笑。

    顾莞宁应了声是,对着太夫人和沈氏各自行了一礼,翩然退下。

    ……

    沈氏看着顾莞宁翩然离去的身影,心血翻涌,目光沉沉,面色难看。

    太夫人瞄了沈氏一眼,顿时收敛了平日的温和,目光中流露出几分凛冽。仔细看来,竟和顾莞宁刚才的神情十分肖似。

    “沈氏,我特意支开宁姐儿,是为了给你这个当娘的留几分颜面。”太夫人冷冷说道:“今日的事,就此作罢,以后无需再提。”

    这么多年来,太夫人对沈氏这个儿媳还算满意,像此刻这般冷言冷语的,几乎从未有过。

    沈氏面色微微泛白,想低声应下,却无论如何咽不下这口气:“婆婆,我也是一心为莞宁着想,这才出言询问。没想到她竟出言顶撞,态度恶劣。她今年十三岁,再有两年及笄,年龄也不算小了。这样的脾气可要不得,应该好好管教才是……”

    太夫人抬头看了过来。

    眼神森冷,目光如电。

    沈氏心里一寒,剩余的话生生地卡在嗓子眼里。

    “你平日偏心言哥儿,对宁姐儿疏远淡漠,我这个老婆子眼未花耳未聋,都看在眼里听在耳中。不过是顾着你的颜面,没有说穿罢了。”

    太夫人紧紧地盯着沈氏,一字一顿:“你真以为我是老糊涂了不成?”

    沈氏后背直冒冷汗,不敢和太夫人对视:“儿媳不敢。”

    不敢?

    太夫人扯了扯唇角,眼里毫无笑意:“今天只有我们婆媳两个,我倒要问问你,宁姐儿到底是哪里入不了你的眼?你这个亲娘,对她没有半分怜惜不说,反而处处挑刺找茬。要是让外人见了,指不定以为这是别人肚皮里生出来的。”

    沈氏额上也开始冒出细密的冷汗,慌忙辩解:“婆婆误会儿媳了。莞宁是儿媳怀胎十月生下的女儿,怎么会不疼惜。”

    “哦?”太夫人似笑非笑地扬起唇角:“平日里对她的衣食起居不闻不问,见了面冷冷淡淡,遇到任何事都挑她的不是。你就是这么疼惜她的?”

    沈氏:“……”

    沈氏再也坐不住了,起身跪下请罪:“都是儿媳的不是。平日里对莞宁多有疏忽,没尽到做母亲的责任。还请婆婆责罚!”

    做母亲的,对女儿的疼爱应该是与生俱来的。

    沈氏一张口就是“责任”,这哪是一个母亲应该有的态度口吻?

    宁姐儿生性聪慧敏锐,焉能察觉不出沈氏的冷漠。怕是早就对沈氏失望寒心了吧!

    太夫人眼中闪过浓浓的失望之色。

    太夫人没有说话,任由沈氏跪着。

    沈氏嫁入定北侯府十几年,平日养尊处优高高在上,这般战战兢兢跪着不敢抬头的情形,已经数年都不曾有过了。

    幸好此时没有外人,没人看到她此时狼狈的模样。

    沈氏垂着头,膝盖隐隐作痛,额上冷汗涔涔。

    过了许久,太夫人才淡淡说道:“罢了,你起来吧!”

    沈氏提在嗓子眼的一颗心终于落回原位,老老实实地应了声是,然后起身恭敬地站在一旁。

    太夫人不疾不徐的声音在沈氏耳边响起:“侯府内宅这一摊琐事,平日都由你打理。你又要照顾言哥儿的衣食起居,对宁姐儿偶有疏忽也是难免的。以后宁姐儿的事交给我,你也少操些心。”

    这是在警告她,以后不准再刁难顾莞宁!

    沈氏气短胸闷,神情僵硬:“都是儿媳不孝,婆婆这把年纪了,还要让婆婆操心。”

    太夫人懒得和儿媳口舌较劲,挥挥手道:“今儿个说了半天话,我也乏了,你先回去!”

    ……

    回了归兰院,沈氏阴沉着脸,摔了一整套名贵的宋窑瓷碗。

    价值数百两的瓷碗,短短片刻就成了满地碎片。

    碧玉碧彤等人噤若寒蝉,无人敢张口劝说。

    沈氏在人前是优雅高贵清冷自持的定北侯夫人,极少动怒。只有贴身伺候的丫鬟婆子才熟悉她真正的脾气。一旦发起火来,少不得迁怒身边的人……

    果然,沈氏冷冷地瞥了碧彤一眼:“碧彤,你傻站在那儿做什么。”

    碧彤心里暗暗叫苦,战战兢兢地走上前,蹲下身子,收拾起地上的碎片。

    一不小心,手指被锋利的碎片划破了,迅速渗出了血珠。

    碧彤反射性地“嘶”了一声。

    “蠢货!这点小事也做不好!”伴随着沈氏的怒斥,一个茶碗盖飞了过来,正好砸中了碧彤的额头。

    碧彤只觉得额上火辣辣的,不用照镜子也知道红肿了一片。

    真是倒霉晦气!

    碧彤暗暗咬牙,脸上却不敢露出半点怨怼不满,一声不吭低着头继续收拾。

    碧玉目不斜视,垂手束立。

    夫人正在气头上。这种时候,谁敢为碧彤说情?

    待碧彤将地上收拾的干干净净,一旁的郑妈妈才咳嗽一声张了口:“碧彤,这里暂且不用你和碧玉伺候了,先退下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