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凤回巢 > 凤回巢最新章节 > 第八章 交锋(一)

凤回巢 第八章 交锋(一)



    来人正是顾谨言。

    沈氏满脸的怒容还没来得及收敛,尽数落入顾谨言眼中。

    “母亲在为何事生气?”顾谨言走上前,关切地问道。

    沈氏满肚子的怒火,在见到儿子之后,顿时消失了大半,故作轻描淡写地应道:“也没什么大事。我打发碧玉去请你姐姐过来用晚饭,她今日多练了半个时辰的箭,说身子疲累不过来了。”

    “我想着,再累也不至于连到荣德堂来的力气都没有。正打算让碧玉再去依柳院一趟。”

    “还是算了吧!”顾谨言想也不想地劝道:“练箭确实最耗臂力体力。姐姐既是累了,就让她好好歇着。有什么话,明天再说也不迟。”

    沈氏瞄了顾谨言一言,唇角似笑非笑:“你倒是一心向着她。”

    顾谨言理所当然地接过话茬:“那是当然。我只有这么一个嫡亲的长姐,不向着她向着谁?”

    只有这么一个嫡亲的长姐……

    沈氏目光一暗,不知想起了什么,眼底涌起复杂难言的恨意。

    她不自觉地攥紧了手中的茶碗。

    纤细的手背青筋毕露。

    “母亲,你怎么了?”顾谨言被沈氏激烈的反应吓了一跳:“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惹得母亲不高兴了?”

    沈氏回过神来,将心里汹涌澎湃的情绪按捺下去,柔声安抚道:“没有的事。我刚才是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一时有些激动,和你无关。”

    顿了顿,又若无其事地扯开话题:“晚饭已经摆好了。莞宁不来,我们也不必等了,现在就去用晚饭吧!”

    顾谨言有些疑惑地看了沈氏一眼:“母亲真的没事么?”

    这么多年都忍过来了,再有几天,五哥就要领着青岚来了……

    再忍上几日就行了!

    这个时候万万不能出什么差错,更不能惹来任何人的疑心。

    沈氏暗暗定定心神,露出顾谨言最熟悉的微笑:“母亲什么时候骗过你。快些随我到饭堂去,免得饭菜凉了。”

    顾谨言素来听话,乖乖点头应了。

    沈氏见总算把他糊弄过去了,暗暗松了口气。

    ……

    隔日清晨。

    休息了一夜,顾莞宁酸疼的胳膊恢复了一些力气,总算能稳稳地端着饭碗了。不过,动作免不了比平日迟缓一些。

    琳琅忍不住说道:“小姐,还是让奴婢喂你吧!”

    “是啊,反正这里也没外人。”身材窈窕面容俏丽的玲珑也是一脸心疼:“没人会笑话小姐的。”

    顾莞宁听得失笑不已:“行了,你们两个别大惊小怪的。我昨日多练了半个时辰的箭,胳膊酸疼也是难免的。过上几日,适应了就会好了。”

    琳琅略一犹豫,张口劝道:“练箭太辛苦了。依奴婢看,小姐还是别练了。陈夫子也断然不会因此生气的。”

    玲珑立刻接过话茬:“琳琅说的对。练箭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奴婢自小不知吃了多少苦头,现在也不过练至百步开弓射箭的地步。小姐每天都在内院里待着,又有奴婢随时在一旁伺候。箭术练得再好也派不上用场。何必这般折腾自己。”

    顾莞宁淡淡一笑,并不多解释:“我这么做,自有我的道理。”

    那段生死逃亡朝不保夕的岁月,早已深深地镌刻在她的脑海中。纵然之后数年锦衣玉食养尊处优,她也从未忘怀过昔日的狼狈痛苦。

    现在勤练箭术,将来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这点辛苦实在不算什么。

    琳琅和玲珑伺候顾莞宁几年,熟知她的脾气,知道再劝也是白费口舌。无奈地对视一眼,各自怏怏地住了嘴。

    ……

    丫鬟们好糊弄。

    沈氏可就没那么好打发了。

    沈氏昨天憋了一肚子火气,今天找到了正大光明的理由,刚一进正和堂,就迫不及待地当着太夫人的面发作了。

    “婆婆,儿媳有些话,实在不吐不快。”

    “莞宁昨日在女学里多留了半个时辰,随着陈夫子练箭,还对陈夫子说,以后每天都是如此。这么大的事,她不和长辈商议就自作主张,实在是肆意妄为。”

    “她一日日大了,主意也越来越高。我这个当娘的,是管不住她了。只得厚颜请婆婆多多管教她。不然,儿媳日后实在无颜去地下见她的父亲……”

    沈氏先是满脸怒容,说到后来,却哀伤难过起来。

    太夫人听了这番话,反射性地皱眉看了过来,眼中满是不赞成:“宁姐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氏眼眶微红,拿着帕子轻轻擦拭眼角。

    宛然一个忧心女儿却无力管束的可怜母亲!

    好精湛的演技!

    顾莞宁心中冷笑连连,面上却流露出委屈之色:“母亲还没听我解释,就先给我定了罪。祖母也不想听听孙女心里的想法么?”

    顾家这一辈共有四个孙子五个孙女。

    太夫人最看重最疼爱的,自是顾莞宁姐弟两个。

    顾谨言年纪尚小,自出生以后一直养在沈氏身边,和太夫人的接触不算太多。

    顾莞宁却自小就爱黏着太夫人,相貌又肖似其父顾湛。真论宠爱,她才是太夫人的心头宝,无人能及。

    太夫人一见顾莞宁盈然欲泣的样子,顿时软了心肠,声音也柔缓了下来:“谁给你定罪了。你这丫头,也不知随了谁,受不得半点委屈闲气。你母亲说你几句,你也听不得。这副脾气,将来嫁了人可怎生是好。谁家能容得下这么大脾气的儿媳。”

    最后这一句,不知是在说顾莞宁,还是有意无意数落小题大做的沈氏。

    沈氏擦拭眼泪的动作顿时有些僵硬。

    顾莞宁瞬间破涕为笑:“还是祖母最疼孙女了。孙女以后谁也不嫁,就一直留在祖母身边孝顺祖母。”

    “又说傻话了。女子大了,哪有不嫁人的。祖母身边多的是伺候的人,少了你这个淘气捣蛋的,祖母还能省点心多活几年。”

    太夫人嗔怪地瞪了顾莞宁一眼,眉眼却舒展开来,眼里也有了笑意。

    顾莞宁心里有些酸涩,声音略略低了一些:“祖母,孙女说的都是真心话。”

    前世那样炽热的爱过恨过,后来心如灰烬,不得已嫁了人,还生了儿子。可她的心里,犹如一潭死水,再也没漾起过半点涟漪。

    这一生,她不会再嫁人!

    不会再傻乎乎地捧出一颗真心任人践踏!

    太夫人只以为顾莞宁是出于少女的羞涩不愿多提嫁人之类的话,不由得莞尔一笑:“好好好,都依你。你不想嫁人,以后就一直留在祖母身边好了。”

    顾莞宁顺着太夫人的话音道:“这可是祖母亲口答应过的,以后可不能逼着孙女嫁人。”

    沈氏暗暗咬牙。

    不是在说顾莞宁自作主张习武的事情么?

    怎么话题忽然又转到嫁人不嫁人了?

    太夫人果然是个偏听偏信又偏心的老糊涂,被顾莞宁几句话就哄得乐呵呵的,分不清东南西北。

    “莞宁,你别左顾言他。更别仗着祖母疼你,就任性肆意为所欲为。”

    沈氏放下手中的帕子,语气颇有些严厉:“你老老实实地说清楚,昨天练箭的事,到底是谁怂恿你的?是你身边的丫鬟,还是陈夫子?”

    想攀扯她身边的人?

    顾莞宁目光一冷,看向沈氏:“这是我自己的主意,和她们都无关。”

    ……

    那清冷锐利的目光,和顾湛生前如出一辙。

    沈氏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

    眼前这个明艳夺目高傲的少女是她怀胎十月辛苦生下的女儿。是她血脉的延续。她应该爱她如生命如至宝!

    就算为了定北侯夫人的身份,她也该表现出身为母亲的疼爱和怜惜。

    可是,她真的做不到!

    每当看到那张神似顾湛的脸孔,看到顾莞宁的神采奕奕顾盼飞扬,她的心底就会涌起无穷无尽的怨怼和痛苦。

    被逼着和心爱的人分离,被逼着嫁给毫无感情的丈夫,还生下了他的孩子。她心中只有愤恨和憎恶,哪里来的怜爱疼惜?

    她实在无法勉强自己喜欢这个女儿。

    所以,平日对顾莞宁也格外冷淡。

    母女两个的疏远,在定北侯府的内宅里不是什么秘密。吴氏方氏她们都心知肚明,更瞒不过人老成精的太夫人。

    顾湛早逝,她留在侯府守寡养育一双儿女。太夫人对她这个儿媳,不便苛求太多。对顾莞宁格外疼惜纵容,也不无怜惜补偿的心思。

    顾莞宁对她这个母亲,平日还算顺从,从未像这般顶过嘴。

    更未用那样陌生又锐利的目光看过她。

    是哪里出了差错?

    为什么顾莞宁忽然就变了?

    沈氏没来得及细想,耳边又响起顾莞宁冷然的声音:“母亲对我有什么不满,只管冲着我来,不要攀扯到我身边的人。”

    听听这是什么语气?!

    这个忤逆不孝的东西!

    沈氏隐忍的怒火瞬间升至顶点,霍然站了起来,保养得犹如少女一般白嫩的脸孔漾起愤怒的红晕:“顾莞宁!你怎么敢这般和我说话?你的书都读到哪里去了?哪本圣贤书教过你,可以这样顶撞自己的母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