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凤回巢 > 凤回巢最新章节 > 第五章 憋闷

凤回巢 第五章 憋闷



    沈氏满肚子火气,却无处可发。

    这里是正和堂,一家子老少加上两位表姑娘都在。当着众人的面,她不能也不便随意训斥数落顾莞宁。

    顾莞宁还嫌气得她不够似的,一脸好奇地问道:“母亲,五舅舅这次送青岚表姐过来,是打算将青岚表姐一直留在顾家吧!那五舅舅要怎么办?也一并留下吗?”

    ……这丫头,尽说些戳心窝子的话!

    沈氏恨得牙痒,却不好不答:“我和你五舅舅多年未见,也不清楚他是怎么打算的。得他到了京城再说。”

    说的含糊其辞。

    不过,在场的都是心思灵透之辈,自是能看出沈氏的真正心意。

    这么说,分明是想留下沈五爷一并住进侯府了。

    太夫人唇角的笑容悄然隐没。

    收留沈青岚也就罢了,沈五爷住下可就不太合适了。侯府内宅里都是女眷,沈五爷是姻亲也是外男,长期住在顾家多有不便。

    这个沈氏,往日看着还算周全,此次行事却太轻率了……

    “也就是说,若是五舅舅肯留在京城,就会和青岚表姐一起住进我们侯府了。”

    顾莞宁看着沈氏满心愤怒却不得不强自隐忍的样子,心里无比快意,继续戳沈氏的心窝:“说起来,五舅舅是母亲的堂兄,不是外人,在我们顾家住下本也不失礼。不过,现在除了三叔之外,我们顾家内院都是老弱妇孺。有男子住着,着实不便。”

    “母亲若想留五舅舅住下,不如另外寻一处小一些的宅院。既能就近照顾五舅舅,又避了嫌。”

    顾莞宁的声音清亮悦耳,语气欢快,一副娇俏的小女儿姿态。

    沈氏一口气卡在嗓子眼里,上不去下不来,别提多憋屈了。

    是,她早就打定主意要让沈五爷一并留下。

    之前没说,就是不想让众人议论闲话。等沈五爷到了侯府住下,造成既定事实了,太夫人总不好张口撵人。到时候,一切都水到渠成顺理成章。

    没想到,顾莞宁竟当众揭穿了她的心思。还说出这么一番让她无力招架的话来……

    实在太可恶了!

    等到了私下里,非好好教训她一顿不可!

    顾莞宁等了片刻,没等来沈氏的回应,眼中流露出些许委屈:“母亲是不是怪女儿多嘴?女儿真的别无他意,只是为了我们侯府的名声着想罢了。”

    说着,又泪眼汪汪地看向太夫人:“祖母,我刚才说错话,惹得母亲不高兴了。祖母替我向母亲说个情,让母亲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黑白分明的清亮眸子,浮着一层薄薄的水汽,仿佛随时会变成水珠滴落下来。

    格外惹人怜爱疼惜。

    太夫人心里一软,不假思索地拉起顾莞宁的手哄道:“你刚才说的话,祖母字字句句都听进耳中了,没有半点不妥之处。你母亲怎么会怪你。”

    说着,瞪了沈氏一眼。

    目光中不无警告之意。

    太夫人执掌侯府多年,沉下脸时的威压和气势,绝非沈氏能比。

    沈氏心中一凛,后背冒出了一身冷汗。太夫人轻易不动怒,此时沉着脸,是真的不高兴了。

    “莞宁,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恨不得日日将你捧在手心里疼爱,怎么舍得生你的气。”

    沈氏逼着自己放柔了表情,声音也格外温柔亲昵:“你也别胡闹了。这么大的姑娘,还腻在祖母身边撒娇卖乖。也不怕你大伯母三婶娘看了笑话。”

    那副假惺惺的慈母样子,看着既虚伪又恶心。

    顾莞宁心中冷笑不已,脸上却露出了怯生生的表情:“母亲,你真的不生我的气了么?不会是哄祖母高兴,转过身就狠狠骂我一顿吧!”

    沈氏:“……”

    沈氏美丽清雅的脸孔不小心有些扭曲,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这怎么会。”

    顾莞宁毫不掩饰地松了口气:“母亲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又腻在太夫人的身边,“悄声”说道:“要是母亲骂我,祖母可得为我撑腰。”

    沈氏:“……”

    太夫人被顾莞宁俏皮可爱的样子逗乐了,满口应了。有意无意地又看了沈氏一眼。

    沈氏硬生生地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

    给太夫人请了安之后,顾家的晚辈们先行告退,去了族学。

    顾家族学就设在定北侯府。从后院划出一大块空地,拉了围墙,另外开了门,便于顾家儿郎进学。

    顾家的族学还特地设了女学。读书习字,诗词书画,都有涉及。每日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学习骑射武艺。

    当然了,女学的骑射课程,要比族学那边轻松多了。喜欢的多练,不喜欢不想练也没人管。

    族学和女学,中间只一墙之隔。族学要从外面的门进去,女学的门则设在后院这一边。

    顾谨言随着堂兄们一起往外走,漂亮的小脸上没有笑容,有些低落。

    姐姐今天是怎么了?

    说的每一句话,都让母亲不喜。

    而母亲,口中说着不介意,看着姐姐的目光却是那样冰冷不善……和看着他时的温柔宠溺全然不同。

    母亲这么疼他,对姐姐却一直不冷不热的。

    就算喜欢儿子,对唯一的女儿,也不该是这样的态度。

    他已经七岁,不是懵懂无知的孩童了。有些事,他已经渐渐看出不对劲了。

    父亲死了,二房只剩他们母子三人。他们应该亲密无间,应该是世上最亲近最关心彼此的人,不该是这样……

    顾谨言瞄到顾莞宁的身影,下意识地要追上去。

    “四弟,”大堂兄顾谨行及时地阻止了他:“那边是去女学的路。”

    顾谨言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多谢大哥提醒。我刚才失神了,差点就走错了。”

    自以为掩饰得天衣无缝,浑然不知那张心事重重的小脸早已出卖了他的真正心情。

    顾谨行心中有数,却未挑破。

    沈氏母女之间的异样,人人都看在眼底。不过,这到底是二房的家事,他身为长房长子,不宜多嘴。

    ……

    少女们这一边,可就热闹多了。

    “二妹,你是不是和二婶娘闹别扭了?”大堂姐顾莞华小心翼翼地问道。

    顾莞华是顾淙的长女,也是顾家小姐中最年长的一个。今年刚及笄,容貌秀丽,温婉可人。

    顾莞华比顾莞宁年长两岁,在顾莞宁面前从不摆长姐的架子,反而处处谦让。顾莞宁对这个性情温和的大堂姐也颇为敬重,两人感情亲厚,相处得颇为融洽。

    顾莞宁目光微闪,淡淡一笑:“这倒没有。”

    没有才怪!

    刚才那一幕,大家可都看的清清楚楚。

    一旁的表姑娘吴莲香眼珠一转,娇笑一声道:“宁表妹就别瞒我们了。依我看,宁表妹妹是担心那位沈姑娘来了之后,二婶娘会偏心沈姑娘,这才心里不痛快吧!”

    这个吴莲香,是吴氏嫡亲的侄女,眼睛不大,滴溜溜转得格外灵活。皮肤略略黑了些,不算白皙,嘴唇略厚。不过,正值青春妙龄,也算得上俏丽。

    吴莲香相貌和吴氏不甚相似,性子却像足了八分。

    心眼小,爱记仇。

    搬弄口舌,无事生非。

    刚才那几句话,分明是在影射沈氏平日对顾莞宁的冷淡。

    顾莞宁皮笑肉不笑地瞄了她一眼,慢悠悠地应道:“吴表姐真是聪慧伶俐,生了一颗七窍玲珑心,竟连这些也看出来了。”

    “是啊,我心里确实不乐意。不知道从哪儿冒出的表小姐要到我们顾家来住,要分走母亲对我的关心。换了谁能高兴?”

    吴莲香:“……”

    吴莲香的脸瞬间涨得通红。

    顾莞宁这是指桑骂槐……不,根本就是明着打她的脸。

    她也是来投奔顾家的表小姐!整日里围着吴氏转讨好吴氏,说话行事常常抢顾莞华的风头。

    也亏得顾莞华性子随和温柔,很少计较。她也就厚着脸皮,将自己当成了侯府小姐。顾莞宁刚才这一番话,毫不留情地揭开了她的遮羞布……

    “吴表姐千万别误会。”顾莞宁闲闲地又补上一刀:“我刚才是在说青岚表姐,可不是在说你。吴表姐素来知进退懂分寸,怎么会做出那等喧宾夺主惹人讨厌的事。”

    吴莲香笑的僵硬极了:“宁表妹说的是。”

    论身份,顾莞宁是顾家唯一的嫡女,也最得太夫人欢心宠爱。顾莞华姐妹几个远远不如,她一个寄人篱下的表小姐,更没底气和顾莞宁较劲。

    撇开身份,单论口舌,她也远不是口舌犀利的顾莞宁对手。

    不,不只是口舌犀利。

    刚才顾莞宁目光扫过来的时候,带着难以言喻的威势和凛然,让人心慌意乱心生敬畏。她甚至生不出一丝一毫反抗的念头……

    这肯定是她的错觉!

    顾莞宁再厉害,也还是个待字闺中的少女。怎么会有那样凌厉的气势和眼神?

    一定是她看错了!

    吴莲香在心中反复宽慰自己,接下来,再也没敢吭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