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凤回巢 > 凤回巢最新章节 > 第四章 重演?

凤回巢 第四章 重演?



    “前些日子,我接到了五哥的来信。”

    沈氏不疾不徐地说道:“五哥是我娘家三房的独子,比我年长一岁,自小和我一起长大,感情素来亲厚。自从我出嫁到京城后,这么多年来,和他再无书信来往。没想到他会写信给我。”

    沈氏的五堂兄?

    太夫人在脑海中迅速地搜索了一圈,意外地发现自己竟毫无印象。

    沈氏生于西京长于西京。当年顾湛偶尔路过西京,和年少时的沈氏有了一面之缘,为沈氏的绝色姿容倾倒,执意要娶沈氏为妻。

    太夫人对唯一的爱子亲事,自是格外上心。特意命得力的管事妈妈去了西京一趟,细细地打听了沈家的情形。

    沈家虽比不得京城勋贵,也是诗书传家的名门望族。沈氏美貌无双,擅琴棋书画,有西京第一美人之称。

    抬头嫁女,低头娶媳。

    太夫人拗不过顾湛的坚持,很快应了这门亲事。请了官媒登门提亲。

    以沈家的门第,和定北侯府结亲,无疑是沈家高攀。不出所料,官媒登门后,沈家喜出望外,很快便应了这门亲事。

    婚期原本定在当年年底,不料沈氏在入冬之际受了风寒,生了一场重病。沈氏体弱,病情时好时坏,养了近一年才痊愈。

    第二年年底,沈家人送嫁到京城,苦等了一年的顾湛,终于如愿以偿地娶了沈氏。

    京城离西京路途遥远,这些年来,沈氏从未回过娘家,除了书信年节礼来往,走动并不密切。

    沈氏的几个堂兄,太夫人都是见过的。

    这位沈五爷,却从未露过面。

    “沈五爷特意写信来,可是有什么事请托?”太夫人将心头浮起的一丝疑惑按捺下去,温和地询问。

    这么多年没有来往,忽然写了信来,必然是有事相求。

    沈氏轻叹一声:“五哥自幼饱读诗书才学出众,十六岁时就中了举。是沈家这一辈兄弟中天赋最出众的一个。他本该很快到京城来参加会试,考中进士谋取功名光耀门庭。”

    “只可惜,十几年前他骑马时不慎落了马,落下了腿疾,行走有些不便……”

    说起往事,沈氏眉尖轻蹙,美丽清雅的脸庞似笼上了一层轻纱,美得令女子也要动容。

    大秦科举制度严苛,男子身有疾病或残缺者不得参加科举考试,更不得为官。

    身患腿疾的沈五爷,自是和仕途绝了缘分。

    太夫人听了,心中也不由得暗暗惋惜。怪不得沈五爷这些年从未来过京城。原来其中还有这么一层缘故。

    吴氏在一旁听的有些不耐,插嘴问道:“二弟妹,你说了半天,我还是没听懂。沈五爷特意写信来,到底是有什么事相求?”

    方氏也好奇地看了过来。

    沈氏略一犹豫,才说道:“五哥妻室早亡,一直未曾续弦。身边只有一个爱女,闺名青岚。岚姐儿今年十四岁,眼看着快到了说亲的年龄。五哥便想着让岚姐儿到京城来投奔我这个姑姑。”

    日后也能在京城说一门好亲事。

    原来只是这么一桩小事!

    太夫人失笑:“亏你郑重其事地这么说了半天,原来只是这等小事。我这把年纪了,最喜欢热闹,巴不得府里的人多热闹一些。”

    对顾家来说,接纳一个来投奔的表姑娘,确实算不得大事。

    别的不说,现在顾家就住着两位表姑娘。一个是太夫人娘家的侄孙女姚若竹,另一个是吴氏娘家的侄女吴莲香。

    再多一个沈青岚也无妨。不过是收拾一处空院子,每个月多些花销用度罢了。

    就连吴氏听了,也觉得此事无关紧要,笑着附和道:“婆婆说的是。岚姐儿来了,正好给宁姐儿做个伴。”

    沈氏难得觉得吴氏说的话顺耳,含笑道:“大嫂说的是。莞宁一个人住在依柳院里,空空荡荡的,不免有些孤单寂寞。我想着,也不必另外给岚姐儿收拾住处了,就让岚姐儿住到依柳院的西厢房里,和莞宁作伴……”

    “不必了!”

    一个声音突兀响起,打断了沈氏的滔滔不绝。

    ……

    沈氏笑容一僵,下意识地看了过去。

    顾莞宁也微笑着看了过来,清亮的眼中却毫无笑意:“我习惯一个人独住,不想和人同住。”

    拒绝得干脆利落,毫不留情面。

    沈氏既惊愕又难堪,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如果不是在正和堂,只怕她现在已经阴沉着脸训斥出声了。

    不过,太夫人一向最疼爱顾莞宁。当着太夫人的面,她这个做母亲的,也不得不收敛几分。

    沈氏硬是将心里的怒气压了下去,挤出一个笑容来:“莞宁,岚姐儿在西京长大,从未来过京城。乍然到我们侯府来,若是让她独住一个院子,怕是不太习惯。你的依柳院这么大,让她一并住下也无妨。她听话懂事,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顾莞宁扯了扯唇角:“母亲刚才也说了,这么多年从未见过五舅舅,也从未见过青岚表姐吧!既是如此,母亲又怎么敢断定她听话懂事,不会给我添麻烦?”

    沈氏:“……”

    “再者说了,远来是客。我们顾家不缺待客的院子,也不缺伺候的下人,更不缺每个月的月例银子。让青岚表姐住进我的院子里,本是母亲的一片好意。在别人看来,只怕会觉得我们怠慢了亲戚。”

    顾莞宁慢条斯理地说完这番话,又冲太夫人撒娇:“祖母,孙女说的对不对?”

    “对对对,宁姐儿说的有道理。”

    太夫人乐呵呵地点点头,然后和颜悦色地对沈氏说道:“宁姐儿不惯和人同住,你就另挑一个院子给岚姐儿。需要什么家具摆设,让人去库房里找一找,或是打发人出府置办。”

    太夫人一张口,这件事就算是定下了。

    沈氏心有不甘,却不得不强颜欢笑:“多谢婆婆。”

    缩在袖中的手,下意识地紧握成拳。

    长长的指甲掐入掌心,一阵阵细微的刺痛。

    顾莞宁是定北侯府嫡出二房的嫡女,身份矜贵,不言而喻。平日里来往的,都是京城勋贵世家的嫡出小姐,其中还有宗室贵女和郡主之流。

    沈青岚住进依柳院,就能和顾莞宁朝夕相伴同进同出。能随着顾莞宁一起出门做客,会很快融入京城顶级闺秀圈。将来想谋一门好亲事,也会容易得多。

    万万没想到,顾莞宁竟然拒绝得这般干脆利落,不留半点余地!

    ……

    顾莞宁冷眼看着沈氏难掩不快的面容,心中冷冷一笑。

    前世沈青岚入府前,沈氏也是这般说辞。当年的她,一心想讨好自己的母亲,想也不想地就答应了。

    然后,沈青岚住进了依柳院,和她以姐妹相称。

    她爱屋及乌,对沈青岚掏心掏肺,领着沈青岚和闺阁密友相识,一步步地融入京城闺秀圈。

    貌美多才楚楚动人的沈青岚,很快崭露头角,在京城渐渐扬名。也很快有了爱慕者和世间难寻的好亲事……

    一切都如沈氏所愿!

    而她,在知道了真相之后,才惊觉自己当年是何等的愚蠢可笑。

    现在,沈氏还想重施故技……呵呵,真是痴心妄想!

    “母亲,青岚表姐什么时候能到京城?”顾莞宁冷不丁地张口问道。

    沈氏未及多想,张口便答:“算算日子,最多五六天就该到了。”

    顾莞宁似笑非笑地“哦”了一声,尾音上扬:“西京离京城路途遥远,一路上就是乘船,也得半个多月。没想到,青岚表姐这么快就要到京城了。看来,青岚表姐思京心切,连母亲的回信也等不得了。”

    沈氏:“……”

    太夫人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

    接纳一个来投奔借住的表姑娘不算什么。

    不过,沈青岚父女这样的做法也着实让人膈应。

    太夫人对这位尚未谋面的沈家小姐,顿时生出了几分不喜。

    沈氏心中暗暗懊恼,强忍住瞪顾莞宁一眼的冲动,忙向太夫人告罪解释:“前些日子接到五哥的来信,我心中欢喜,没等禀报婆婆,就自作主张写了回信。五哥接了信后,便领着岚姐儿收拾行李来了京城。”

    “都是儿媳思虑不周,还望婆婆不要怪罪。”

    太夫人淡淡一笑:“罢了,左右都是些小事。一家人说话,有什么怪罪不怪罪的。”

    比起之前,态度已经冷淡了许多。

    沈氏心中一紧,有心想再解释几句,却也知道此事越描越黑,讪讪地住了嘴。

    吴氏最乐见沈氏吃挂落,故意笑着“解围”:“二弟妹这么多年没见过娘家人了,接到五舅爷来信,心中激动高兴也在所难免。二弟妹一时忘了回禀请示婆婆就写了回信,也是情有可原。”

    沈氏笑容愈发僵硬,胸口像被什么堵住似的,呼吸不畅。

    眼角余光看到顾莞宁漫不经心的样子,心里气不打一处来。

    这丫头,今日处处和她作对!

    成心让她在众人面前出丑丢人下不了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