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凤回巢 > 凤回巢最新章节 > 第三章 祖母

凤回巢 第三章 祖母



    顾谨言的手尴尬地落在半空。

    那张精致可爱的脸孔上,满是惊愕和委屈。

    姐姐今天是怎么了?

    为什么会这么用力地拍开他的手?他的手背都被打痛了。

    往日,她可是最喜欢拉着他的手去正和堂的。

    没等顾谨言委屈地张口,沈氏已经霍然变了脸色:“莞宁,你这是做什么?好端端地,为什么打阿言的手?”

    那张似梅花般清冷自持美丽动人的脸孔,此时绷得极紧,看着顾莞宁的目光透着森冷不善。

    顾莞宁原本还有些微歉疚之意,见了沈氏这般神情,深藏在心底的怨怼和恨意顿时涌了上来。

    为什么?

    沈氏怎么有脸问她为什么?

    顾谨言的真正身世,没人比沈氏这个亲娘更清楚。

    沈氏费尽心机,生下儿子,顶着顾家的姓氏,成了顾家唯一的嫡孙。将来定北侯府世袭的爵位和偌大的家业都会是顾谨言的……顾家百年基业,就这么落入沈氏母子手中。

    好深的算计!好毒的心肠!

    当年知道真相之后,她既伤心绝望又万分痛苦,几乎崩溃。

    她毅然嫁给病重的太孙。有了太孙妃的身份,她才得以保全自己。也有了身份资格暗中筹谋,对付所有曾背叛伤害过她的人……

    过程中的种种艰辛磨难不提也罢。

    不过,笑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领着儿子重新踏入皇宫的那一刻起,她心中再无半点柔软和温情。哪怕是对着生母和有一半血缘关系的胞弟下手,也丝毫没有犹豫过。

    重活这一回,知悉所有晦暗扭曲的隐秘的她,绝不会心软!

    该报的仇,该出的恶气,她会一点不漏地讨回来!

    “母亲息怒。我一时失神,没察觉是阿言来拉我的手,刚才的举动,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顾莞宁面不改色地应道。

    顾家尚武风气浓重,男子人人自幼习武,女子也要学些骑射的本领。这一辈的五个女孩里,顾莞宁的骑射是学的最好的,身手也远胜过其他堂姐妹。

    沈氏轻哼一声,依旧沉着脸。

    现在还不是和沈氏撕破脸的时候。

    顾谨言对自己的真正身世一无所知,现在还只是个天真可爱的孩童罢了。

    顾莞宁冲着顾谨言歉然一笑:“阿言,我刚才是不是打痛你的手了?手给我看看。”

    顾谨言被顾莞宁这么一哄,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现在一点都不痛了。刚才是我大惊小怪,吓着姐姐了。”又仰着小脸对沈氏灿然一笑:“母亲,你别生姐姐的气了。我们一起去给祖母请安好不好?”

    沈氏的怒容撑不住了,笑着嗯了一声。

    一家三口,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和和美美地一起去了正和堂。

    ……

    长房三房的人已经都到了,正和堂一派热闹。

    长媳吴氏和三儿媳方氏,各自领着儿女站在太夫人姚氏面前。

    太夫人年近六旬,满头银丝,额上眼角俱是皱纹,唇角含笑地看着孙子孙女,面容慈祥可亲。

    不过,没人敢小觑了这位貌似温和的太夫人。

    老侯爷英年早逝,留下一堆妇孺孩童。顾家旁支对爵位虎视眈眈。是太夫人一手撑起了定北侯府,保住了爵位,将三子一女都抚养成人。

    再到后来,长女顾渝嫁入天家做了儿媳,唯一的嫡子顾湛成亲不满三年就去了边关,领兵打仗戍守边关,立下赫赫战功,成了大秦朝武将的中流砥柱,简在帝心。

    太夫人有这么一双出众的儿女,足以骄傲地抬起头颅。

    庶出的顾淙顾海,对这位坚强精明处事公正的嫡母,只有感激尊敬,从无半点不满。三个儿媳和满堂的孙子孙女,在太夫人面前更是毕恭毕敬。

    三年前顾湛战死身亡的噩耗传回京城时,太夫人当场口吐鲜血昏迷过去。醒来痛哭了一场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庶长子顾淙请封爵位。

    只从此事,便能看出太夫人的精明厉害之处。

    顾湛死了,嫡出的孙子顾谨言还是个懵懂无知的孩童。想承袭爵位,至少也要等到顾谨言长大成人。

    与其让爵位空悬,倒不如先让庶长子承袭爵位。日后,顾谨言娶妻生子,再袭爵位也不迟。

    太夫人没有隐瞒自己的心思,将这个打算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顾淙夫妇。

    顾淙万万没料到这个爵位会轻飘飘地落到自己头上,惊喜之余,不假思索地答应了太夫人这个条件。

    吴氏一开始当然也是高兴的。时间长了,心里开始觉得不是滋味。

    丈夫是定北侯,她才是正经的定北侯夫人,这侯府里的事务也该由她来执掌才是正理。这荣德堂,沈氏住了十几年,也该让出来给她才对!

    偏偏府中上下都对沈氏执掌中馈的事毫无异议。

    她这个长房长媳,依旧和以前一样,每月领些月例,想额外支出银子置买东西,还得看弟媳的脸色……

    沈氏母子三人翩然进了正和堂。

    原本正和吴氏闲话的太夫人,立刻抬起头来,笑容亲切和蔼:“言哥儿,宁姐儿,你们两个都到祖母这儿来。”

    之前笑得敷衍,说话也漫不经心,二房的人一来,笑容才真正延伸到了眼里。

    到底是嫡亲血脉!

    太夫人这颗心,总是最偏着二房的。

    吴氏心里酸溜溜地想着,面上却扬起热络的笑意:“二弟妹,快些过来坐,位置早就给你留着了。”

    沈氏在妯娌中地位超然,也最得太夫人欢心。吴氏虽是长嫂,在这个弟媳面前却生生矮了一个头,特意留了最靠近太夫人的位置。

    沈氏淡淡应了句:“多谢大嫂。”

    然后施施然坐下了。

    吴氏看着沈氏美丽优雅的侧脸,心里那口气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既窝囊又憋屈。

    一旁的方氏倒是平和多了。论长论嫡,都轮不到三房。她争不过,索性伏小做低,乐得省心自在。

    在顾家,女人们的地位荣耀都是靠男人用命博来的。

    顾湛死了,如今在边关打仗受苦的人是顾淙。一走就是三年未归。想回来,要么是垂垂老矣不能再上战场,要么就是马革裹尸。她倒宁愿丈夫没什么出息,至少能待在京城守在她身边。

    妯娌三个坐到一起,不管心里各自在想什么,表面上看一团和气。除了沈氏天生一张清冷的模样话语少了些,吴氏和方氏都颇为健谈。

    ……

    这一边,太夫人亲切地询问道:“言哥儿,你近来课业学得如何?有没有觉得吃力?”

    顾谨言乖乖答道:“回祖母的话,孙儿课业还能应付,不算吃力。”

    太夫人笑着点点头,又看向顾莞宁:“宁姐儿,你前几日做了噩梦,这几天气色看着不如以往,还是请个大夫来瞧瞧。别被噩梦惊着了。”

    太夫人的目光里,是遥远又熟悉的温和慈爱。

    顾莞宁看着满头银丝满额皱纹的祖母,鼻子陡然一酸。

    那一年,她被沈氏和沈青岚联手逼至绝境。绝望之余,她破釜沉舟,决意要嫁给病重的太孙冲喜。

    素来最疼爱她的祖母,又气又急,怒骂她一顿。可惜到了那个时候,已经无法阻止无力回天了。

    祖母忍着伤心难过失望,为她准备了丰厚的嫁妆。

    她出嫁后不久,祖母就病倒了。

    原本只要好生将养,便能慢慢痊愈。不料,沈氏竟暗中在汤药里做了手脚。

    祖母一病不起。

    风雨交加的夜晚,她在产房里拼命生下儿子。没等将喜讯送到定北侯府,就惊闻了祖母病逝的噩耗。

    撕心裂肺的痛楚,令她痛不欲生。

    她哭了一整天,也落下了见风流泪的毛病。

    可哭的再多也没用了,祖母已经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后来,她亲手除去了沈氏,为祖母报了仇。只是,逝者已逝,世上唯一全心全意疼爱她的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恨沈氏,更恨自己。

    如果她当年能够更聪明更冷静,如果她没被背叛嫉恨冲昏了头脑,如果她不是坚持要嫁给短命的萧诩,性情坚韧的祖母就不会心力交瘁大病一场,也不会被沈氏害了性命。

    苍天垂怜,让她重回到十三岁这一年,也令她和安然无恙的祖母重逢。

    太夫人见顾莞宁眼中水光点点,先是一怔,旋即皱着眉头问道:“说的好好的,怎么忽然就哭了?是不是有谁欺负你了?还是哪里不舒服?快些告诉祖母!”

    下一句没出口的话当然是:不用怕,凡事都有祖母给你撑腰!

    顾莞宁鼻子愈发酸涩,心里却涌起熟悉的暖流。

    是啊!

    一切都重来了!

    没什么可怕的。

    这一世,她会守护所有在意的人。再没人能伤害到她们一星半点。

    “祖母这么疼我,这府里哪有人敢欺负我。”顾莞宁眨眨眼,将泪水逼了回去,唇边漾开甜笑,像往日一般撒娇卖乖。

    太夫人被逗得开怀一笑。

    沈氏悦耳的声音忽然响起:“儿媳有件要紧为难的事,思来想去,只得厚颜和婆婆商议。”

    太夫人笑容不减:“有什么事,只管张口说就是了。”

    顾莞宁眸光一闪,唇角扯出一抹冷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